第二十章纪墨的爱情观和罗曼史……


  第二十章纪墨的爱情观和罗曼史……

  “放手……”楚阳没好气的将他扔一边,道:“dào底咋回事?”

  “嘿嘿……”纪墨倒是立即放开了搂着他脖子的双手,却又立即亲热的抱起了他的胳膊,满脸的兴奋,显然还没有从久别重逢的惊喜之中醒过来,傻笑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老大你啥时候来的?”

  “我刚dào……还没超过四五天呢。”楚阳瞪他一眼。浑身不得劲的往外抽了抽自己的手臂,奈何这货抱的太紧,竟然没抽出来。

  纪墨就这样抱着他的胳膊,仰着脸,一路傻笑的带着他往里走。一步一个脚印,很带劲的样子。

  “你还没说……”楚阳很费劲的,使劲的挣扎着,总算是将自己的胳膊抽了出来,**,肉皮都被搓红了:“什么抢媳妇?听说你抢了高升的老婆?不会吧……”

  “对对对”纪墨顿时如梦chū醒,想起这件事来,刷的一声跳dào楚阳面前,两条腿罗圈着举起手怪叫一声:“嗷呜……狗大姨老大,我找dào自己的春天了哇……”

  楚阳一头黑线,别过头去不忍卒睹这货现在的样子:活像是一只发*期的猴子……

  “找dào你的春天……啦?”楚阳想起呼延傲波那‘魁梧雄壮五大三粗’的样子,再看看自己面前上蹿下跳瘦的跟鸡子似地纪墨,在脑海中对比了一下双方的体积,不由得一阵眩晕,有些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那位呼延……姑娘?”

  “对”纪墨兴奋的拍了一下手,发出响亮的‘啪’的一声,眉飞色舞,眼中充满了思念:“老大,记得那一次你就说过,什么时候若是看dào了心爱的姑娘,心跳就会快,觉得寒风也醉人,阳光也明媚,天地更多彩,花儿更香了……我就是我就是啊……”

  他充满了哲人气质的幸福的叹息了一声:“自从我遇dào她,我就真的明白了,原来在这滚滚红尘之中,竟然真的还有着爱情的存在爱情啊这是多么神圣的两个字啊……啊~~~我的爱情啊~~~~我的春天啊~~~~”

  楚阳忍无可忍的一脚踹在这货屁股上,顿时将他腾云驾雾一般的踢的飞了出去:“滚别恶心我”

  纪墨怪叫一声飞了出去,五体投地的以一个大马趴的姿势趴在地上,但很快的爬起来又涎着脸颠颠儿的跑回来,控诉道:“老大你不能打消我对爱情的执著追求这是不人道的”

  楚阳仰天长叹。

  “就算你是以暴力阻挠,我也要不屈不挠,为了我的爱情,奋斗dào底”纪二爷捏起拳头,宣誓一般的信◎誓旦旦的道。

  “哎……”楚阳无力地摇摇头:“那位呼延姑娘……咋样?”

  听dào‘呼延姑娘’这四个字,纪墨顿时眼睛一亮,口水就几乎滴滴答答的流了出来,用一种肯定dào了极点的声音,接◎近咆哮的音量:“美真是美”

  一字一jù,每说一个字,身子就大力的震动一下

  楚阳再次的在脑海中回忆了一下,无力的垂下头:“哪里美?”

  “哪里都美都美”纪墨瞪着眼,咻咻喘气。随即俩眼就眯了起来,一脸的心驰神往,显然是想起了那位让他魂牵梦萦的呼延姑娘了……

  “老大……你是不知道啊……”纪墨眯着眼,用一种做梦一般的口气,两只手比划着,先是十指张开,做出两个大碗的形状,扣在了自己的胸口:“这里好大……”

  随即又神往的两手从自己胸前滑下去,用一种柔婉的动作缓缓地dào了自己臀部,一边扭着腰蛇一般的扭动,一边俩手在自己两边屁股上抚摸:“……这里好圆……”

  楚阳恶寒的看着他,对于这家伙做出这样的动作,实在是感dào匪夷所思,若不是定力高强,此刻早已经吐得一塌糊涂……

  纪墨兀自做出陶醉状:“还有……跟她在一起……好有安全感……”

 ◎ 楚阳无力地摇摇头,干呕一声,转头就走。

  “老大……楚老大……您干吗去……”纪墨急忙一跳,拦在他面前,幽怨的看着他:“你这样的反应,让我这沉浸在爱河之中的人很受伤……”

  楚阳闭了闭☆眼睛,很是纠结的道:“纪二爷……您可知道我早就被你伤了……在你今天做出第一个表情叫喊出春天的时候……”

  “我改”纪墨坚决的举手:“我改还不行嘛……”

  叹了口气,楚阳一路往里走:“dào底咋回事,跟我说说;你丫要是再那么不着调,小心老子联hé了其他几个兄弟收拾死你”

  “别别……别……”纪墨一下子慌了,屁颠颠的跟着,一个劲讨饶:“我这不是很久没见你了嘛,一见面这个兴奋就甭◇提了……你看看我,你看看我哎老大,王级了王级啊……”说着居然蜷起胳膊,鼓了鼓肌肉;眉飞色舞的向着楚阳一连串的飞了几个媚眼。

  楚阳彻底的无奈了……我他**当chū怎么就跟这么一个货拜了把子?真■是遇人不淑啊……

  “说正经的”楚阳忍无可忍的一声暴喝

  “额……事情是酱紫滴……”纪墨顿时从善如流,将他的罗曼史娓娓道来。

  原来,自从纪墨与纪铸带兵dào了沧澜战区之后,纪铸大公子在率领众人打了几仗之后,占据了一个有利位置,就扎下营寨,开始修养——懒病犯了。

  纪墨看着自己大哥天天抠着脚丫子喝酒,喝醉了睡,睡醒了醉;无可奈何。纪墨虽然也很懒,但比自己的哥哥还是多少勤快一些的……再说了,天天对着纪铸……光是这份恶心也受不了。

  于是请缨出战,准备出去猎取灵兽,顺便磨练武技。

  纪铸当时喝多了,迷迷糊糊的说了一jù:那你就滚吧……

  于是○纪墨就滚了。

  纪二爷单枪匹马出去,着实在沧澜战区闯出来了不小的名头,但……就在不久之前,猎杀一个六级灵兽的时候,却遇dào了呼延傲波的红fen军团。

  两方面为了六级灵兽争执不下,于□是乎大打出手。

  纪二爷在数百红fen佳人的围攻之下,落败遭擒……说dào这里的时候,纪墨居然还不好意思的抬起头看着楚阳,惭愧一笑:“老大,给你丢脸了,小弟我居然被一群娘们儿抓住了,不过那几个☆娘们儿是真硬啊,他祖母滴,个个都是好汉子……”

  “他**的继续说”楚阳黑着脸拧着眉一声喝。

  “是,是。”纪墨连声答应,抹了把汗。这才说了下去。

  纪二爷遭擒之后,呼延傲波看●☆娘们儿是真硬啊,他祖母滴,个个都是好汉子……”

  “他**的继续说”楚阳黑着脸拧着眉一声喝。

  “是,是。”纪墨连声答应,抹了把汗。这才niángmenérshìzhēnyìngā,tāzǔmǔdī,gègèdōushìhǎohànzǐ……”

  “tā**dejìxùshuō”chǔyánghēizheliǎnnǐngzheméiyīshēnghē。

  “shì,shì。”jìmòliánshēngdáyīng,mòlebǎhàn。zhècáishuōlexiàqù。

  jìèryézāoqínzhīhòu,hūyánàobōkàn他这副惫懒样儿极端的不顺眼,于是就想收拾收拾,本来也没想怎么着他,打一顿也就放人了。

  但纪二爷英武不屈,竟然不住口的骂了一天一夜,整个呼延家族所有的女性,甚至连母鸡都倒了霉……

  呼延傲波虽然长得魁梧,虽然看上去比男人还男人,但人家再怎么说也是个还没有出阁的黄花大闺女啊,这可是货真价实的……

  于是乎怒气勃发,冲进关押纪墨的地方,狠狠收拾。但纪二爷竟然是越打越来劲,咆哮着●不停,身上被打得遍体鳞伤,也是毫不口软……

  呼延姑娘打人也累得气喘嘘嘘,但这时候,纪二爷突然讨饶了,并开出条件:口渴,只要你给我喝够水,我就不骂了……

  楚阳听dào这里就笑了;若是■自己,绝对不会给他的……

  但呼延傲波也觉得将人家堂堂纪氏家族的二少爷打成这样子也很是过意不去,见纪墨有服软的倾向,就想借坡下驴……于是就给了他点水喝……

  没想dào纪墨喝了水润了喉咙,竟然变本加厉的叫骂起来,刚刚滋润过的嗓子嘹亮之极……

  呼延傲波自负智计不让须眉,却被这货坑了一顿,恼羞成怒之下,更加将纪墨虐待的死去活来,但纪二爷却是不管你如何,你只要不把我舌头给割了,我就骂你

  你放开我,我就打你

  但纪墨乃是纪家二公子,呼延傲波也不敢当真就杀了他,只好猛打毒打打得不亦乐乎……但她越打,纪墨就骂得越凶……

  两人竟然耗上了

  dào了后来,呼延傲波虽然还是不放过他,但对这个男人的硬骨头却是佩服dào了五体投地:这般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儿,有几个跟纪墨似地?自己那位自幼订婚的未婚夫高升,更是连责任都不敢负,直接逃之夭夭……

  于是乎……反正连这两个当事人也是稀里糊涂,就突然间也不打了也不骂了,然后呼延傲波开始为纪墨治伤……

  纪墨晕陶陶的,别人打他骂他他是无所谓的,但别人一对他好……他反而麻了爪子;晕乎乎的享受了几天美人恩……然后俩人竟然鬼使神差的看对了眼……

  那天纪二爷享受着呼延大美人服侍,忍不住晕陶陶的道:“真好,若是将来谁娶了你,可真算是有福了,人也能干长得也好看而且很有安全感……”

  没想dào呼延姑娘鬼使神差地回了一jù:“你想有这福吗?”然后纪墨就说:“求之不得啊……”

  说完了两个人竟然同时怔住了;不约而同的觉得:我x这事儿……可行啊

  然后呼延姑娘就说起自己与高升的婚约,纪二爷听了之后,豪气干云的一挥手说:“**,你放心我来**你就等着做我老婆吧……”

  于是乎……

  纪二爷登高一呼……麻烦了,而且是麻烦大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