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是谁的孩子?【第二更!】


  第二十九章是谁的孩子?【第二更!】

  那白纱蒙面的女子也是一喜,道:“这么巧,那就麻烦师父了。”

  黑纱蒙面女子有些恨意的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往山xià飘去;边走边道:“你这位师妹,比你的根骨还要好一些,你是玉骨体质,而她,是玲珑冰心。”

  “玲珑冰心?”那位白纱蒙面女子娇躯一颤,喜道:“恭喜师傅。”

  黑纱蒙面女子哼了一声,道:“二十年前,你那冰心彻玉骨神功已经修到了关键时刻,只要再进一步,就能够登堂入室;而你却被楚飞凌迷得神魂颠倒,竟然……破身让为师毕生梦想破灭,为师恨之入骨,也伤心至极;数次想要将你毙于掌xià可惜,终究是师徒情深,不忍xià手……”

  白纱蒙面女子颤了颤,道:“是若兰辜负了师父栽培。罪该万死。”

  “罢了,往事都过去了。还提它作甚?”黑纱蒙面女子叹息一声,道:“zài你大婚之日,为师心如刀绞,只派人送去了贺礼,却没有亲身道贺;而是只身一人,游历九重天。”

  “那一日,来到了这xià三天,恰逢铁云国主太子降世;举国欢庆甚是热闹,为师静极思动,就去看了看,却无意中发现……那襁褓之中的太子竟然是一个女娃娃,而且……竟然身具玲珑冰心这种绝世体质,顿时喜出望外”

  黑纱女子说到这里的时候,口气之中,依然带着一丝如释重负。

  “那是师傅的慧眼;也是小师妹的福缘;更是苍天有意补偿师父。”白纱蒙面女子诚挚地道:“也幸亏师父找到了小师妹,否则,徒儿这终生负疚,也是难免……”

  “哼哼,就你会说话;当年你这丫头可也是将我哄得欢天喜地,结果还不是跟人家跑了?”黑纱蒙面女子哼了一声,道:“不过这一个,铁云国主是当做太子来养的;因为他接二连三生的,全是女儿……”

  “到了这小丫头,终于有些绝望,开始未雨绸缪。”

  “当时我就找到国主,露了几手功夫,将这小女娃收归门xià。并赐予天机难测幻影玉”黑纱蒙面女子舒畅的舒了一口气。

  “师父对小师妹也是煞费苦心啊。”白纱蒙面女子忍不住心中激动;那‘天机难测幻影玉’,一旦戴zài身上,就连至尊降临,也看不出其中深浅。一向是师父的随身之宝,整个九重天,也难找出第二块。师傅竟然舍得将这样的宝贝,赐予了小师妹。

  “另外,为防万一,我不惜违背自己一向的作风,暗中xià手,破坏了铁云国主铁世成的生育能力……”黑纱蒙面女子有些内疚的道。

  “啊?师父”白纱蒙面女子娇躯一颤,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师父。

  “这样一来,甜甜就是唯一的继承人;而且又有幻影玉;再加上又是皇族身份,身处深宫;基本接触不到几个男人,我就不担心她会有什么情感纠葛了……”黑纱蒙面女子长叹一口气,道:“只是此事,未免太对不起铁云国主……”

  白纱蒙面女子默然,心道何止是对不起?您都让人家断子绝孙了……

  说话间,两人已经飘飘到了山xià。黑纱蒙面女子咦的一声,道:“果然是那孩子,只是……这傻孩子,呆呆的站zài那里做什么?”

  白纱女子循声看去,只见两个人孤零零的站zài大军保护之中,都zài出神地仰着头,静静地不动。

  两人心意相通,同时飞掠而起,向着那个方向落xià。

  “什么人?”守卫一声大喝:“保护皇上”

  千军万马同时弯弓搭箭

  无数高手疾跃而出。

  两个影子鬼魅一般出现,看向两个人影,突然身体一震,喝道:“不要放箭是自己人”

  同时,铁补天也看到了那两个人影,眼中突然露出极端复杂的神色,然后她就立即镇定xià来,缓缓举起了手,喝道:“莫要放箭”

  三军登时不动;已经跃起的众位高手护卫,也顿时泱泱的落了xià来。

  说时迟那时kuài,两个女子已经到了铁补天身前,黑纱蒙面女子看着铁补天,眼中露出欣慰的神色,点点头,道:“甜甜,你如何?”

  “师父……”铁补天就要上前拜见。

  “去你的大营之中吧,这里人太多,你毕竟还要维持皇帝的威严。”黑纱蒙面女子很是善解人意的道。

  “是。”

  四个人来到营帐中,严令不准任何人进入;两位影子满脸的担忧之色,zài外把守。

  乌倩倩本要留xià,她知道现zài铁补天极为危险,但却被铁补天请了出去。等会若是师父知道了这件事,绝对会大怒,乌倩倩zài这里,难免会殃及池鱼。

  “师父,您老好久没来了。”铁补天亲自去沏了茶端上来。

  “想你了,就来看看你。”黑纱蒙面女子微微一笑,道:“再说,你师jiě也有些事,要让你帮忙。”

  “啊?这是我师jiě?”铁补天看着白纱蒙面女子,急忙行礼。

  “师妹好。”白纱蒙面女子急忙扶起她,亲切地道:“我叫杨若兰,你叫我兰jiě也行,叫我师jiě也可。呵呵,咱们jiě妹之间,没有那么多的礼数。”

  “是,多谢师jiě。”

  “谢我做什么,我还要感谢你,继承了师父的衣钵,让她老人家心愿终偿。”杨若兰微笑道。

  铁补天诺诺连声,心中有鬼,不由得有些进退★失据。

  “摘xià幻影玉吧,我看看你现zài修炼到了什么地步。”黑纱蒙面女子慈祥的道:“以你的资质和努力,此刻,想必已经kuài要达到我的要求了。呵呵。”

  铁补天怔住,良久,突然噗◇的一声跪了xià来,道:“师父恕罪弟子……”

  “怎么了?”黑纱蒙面女子一怔,慢慢的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脸上眼中的笑容慢慢敛去,沉声道:“怎么回事?你何罪之有?”

  铁补天心一横,将幻影玉摘了xià来,低着头,站zài黑纱蒙面女子身前。

  只见秀发如云,杏眼桃腮,风姿绰约,风华绝代;真是一位绝色美人杨若兰正要夸奖几句,突然似乎发现了什么,一xià子张大了小口,险些惊hū出声,□急忙用手紧紧捂住。

  黑纱蒙面女子却是‘腾’的一声,猛的站了起来竟然带的椅子啪的一声翻倒zài地

  以她的修为,竟然带倒了椅子,可见她心中的震动已经到了什么地步

  “怎么回事?★□急忙用手紧紧捂住。

  黑纱蒙面女子却是‘腾’的一声,猛的站了起来竟然带的椅子啪的一声翻倒zài地

  以她的修为,竟然带jímángyòngshǒujǐnjǐnwǔzhù。

  hēishāméngmiànnǚzǐquèshì‘téng’deyīshēng,měngdezhànleqǐláijìngrándàideyǐzǐpādeyīshēngfāndǎozàidì

  yǐtādexiūwéi,jìngrándàidǎoleyǐzǐ,kějiàntāxīnzhōngdezhèndòngyǐjīngdàoleshímedìbù

  “zěnmehuíshì?”黑纱蒙面女子一字字的问了出来,脸上的蒙面黑纱,无声无息的变成了一片粉尘,一阵滔天的杀气,刹那间席卷了整个天外楼山脉

  外面数万大军,人人战战兢兢,同时心跳如擂鼓,感觉这天气似乎zài一瞬间从炎热的夏天到了寒冷的冬天

  “师父……我……”铁补天跪zài地上,哀怨的道。

  “不要叫我师父”黑纱蒙面女子一声大吼,声音凝聚,如同巨雷抛出,zài帐篷内却不显的怎么响亮,随即音波冲出帐篷,砰然爆散。

  隔得最近的几匹马,惨嘶一声,倒zài地上,七窍流血,竟已死去守卫着御帐的数百侍卫,同时七窍之中喷出鲜血,软软倒xià。

  连两个影子,也是身躯猛地颤了一xià,脸上白了一白。

  “师父……息怒……”杨若兰担忧的看了一眼铁补天,急忙上前劝解。

  黑纱女子脸上黑纱已经粉碎,露出一张风韵犹存的脸,脸上虽有皱纹,却不明显。这张脸平常定然是镇定从容而且很是和蔼可亲的雍容脸庞;但此刻,却是寒霜密布,杀气凛然,一种暴怒到不能遏制的情绪,笼罩了她的全身。

  “你……眉峰逸散,肌肤舒展,腰臀变位;分明已经不是处子之身”黑纱蒙面女子压低了声音,一字一咬牙:“冰心彻玉骨,冰心彻玉骨……**熏染之后,冰心何zài?如何还能存zài?”

  铁补天浑身颤抖,说不出话来。

  “是谁干的?”黑纱蒙面女子一声厉喝。

  “师父……”铁补天连连磕头:“请您饶恕弟子……”

  “饶恕你……”黑纱蒙面女子身子一闪,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腕,两根手指搭上去,神情更是一震,突然仰天狂笑,声音凄厉:“好好当真是好得很啊好得很我冰心仙梅兰梅仙真是收了一个好徒弟啊;修炼冰心彻玉骨神功,竟然修炼到怀了孽种”

  一边的杨若兰顿时娇躯猛震,不可置信的看着铁补天,做梦也想不到,这位小师妹竟然如此大胆简直比自己当年还要猛上几分……

  不仅破了冰心玉骨神功,而且连孩子也怀上了……

  “这是谁的孽种?”兰梅仙整张雍容的脸都扭曲了,狰狞的问。

  铁补天闭上了嘴巴。

  “谁的孩子?”兰梅仙大怒:“谁给你破的身?”

  ▲“是……”铁补天咬着牙,突然缓缓磕两个头,抬起头来,神情坚定,道:“师父不必问了,这是我男人的孩子……弟子只求师父看zài往日情面上,看zài腹中胎儿份上,暂时饶过弟子一命。等孩子出世,弟子愿意任凭师◎□父处置”

  “你竟然还嘴硬不说?”兰梅仙气得胸口剧烈起伏,眼中掠过狂暴的杀机,厉声道:“你以为我不敢杀你?我现zài就毙了你”

  手掌一立,杀气狂涌,闪电一般向着铁补天头顶劈xià

  …………

  悲剧的求援月票被越追越近,两位大神缠缠绵绵的扑了上来,菊花眼看不保而且其中一位竟然是万恶的菊花关这……太危险了啊

  求月票捍卫我们的纯洁

  木有存稿的俺悲催的zài拼命码字……请大家赐予一些动力声嘶力竭的hū喊:月票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