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战梦落!


  第三十三章战梦落!

  “是他”董无伤哼了一声,道:“梦家大公子梦落,吃喝嫖赌无所不精,尤其好色乃是一个典型的纨绔之徒”

  声音中,对梦落显然并不放在眼中,ér且对其人品甚是鄙视。

  楚阳眉头一皱,对其人品鄙视可以,但对他的实力却不应该轻视,董无伤若是保持这种心态,万一单独对上梦落,恐怕要吃大亏。

  “莫要轻敌”楚阳提醒道:“他现在的实力,未必在你之下”

  “就他?”董无伤嗤了一声;他现在实力大进,带着墨刀,等于是每时每刻都在修行,简直是一日千里ér且,墨刀的沉重让他更加是所向披靡,年轻一辈之中,除了顾独行还能让他有所顾忌,现在简直连傲邪云也不看★在眼中。

  哪里会正眼相看区区一个梦落?

  楚阳shèn重地看着梦落,低声道:“你看到的只是假象,这个梦落……他修炼的乃是采阴补阳之术。”

  “啊?”董无伤张大了嘴:“邪功?”

  “ér且梦落体质特殊,修炼的是梦家祖传的却从来没有人练成过的‘*梦缤纷’神功;就算你和独行对上,也要万万小心”楚阳低声道。

  “嗯,但小狼要他的疾风豹,既然决定拦路抢劫,那是一定要●抢来的”董无伤眼神一眯,道:“我去会会他”

  场中梦落正在挑战,虽然狂言要以一敌三,但他却很明白,以这三个人的身份,是绝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联手对付自己的

  但若是单打独斗,自己却是谁也★不惧就算是董无伤出来,自己也有把握仗着那从未现于人前的*梦缤纷神功让董无伤吃一个大亏

  梦落有绝对的把握

  所以他有恃无恐

  楚阳眯着眼睛,看着场中的梦落,淡淡地道:“你没有应付过*梦缤纷神功,还是我去吧。”

  “你?”董无伤有些惊疑,我没对付过,难道你就对付过?但看到楚阳信心满满的眼睛,知道老大做事向来是谋定ér后动,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他也就在楚阳面前如此听话,换做另外一个人,就算是顾独行,也做不到让他如此。

  因为楚阳创造了一个他永远都做不到的奇迹ér且是武道奇迹

  更何况,他们兄弟几个人都是在楚阳的帮助下做到了以前自己做不到的事

  楚阳淡淡地道:“你要看清楚,我是如何逼出他的*梦缤纷神功的,告诉其他的兄弟,心中要有准备。”

  楚阳自然知道,现在乱局最有利;但一旦出现乱局,梦落就跑了;万一将来遇上自己的兄弟,就难免会有人吃亏

  再说纪墨抢婚之战马上就要发生,梦落肯定会出场的。届时对付他的,绝对不是自己

  所以,反ér是此刻就逼出梦落的底牌最为有利

  董无伤点点头,道:“放心只要他敢用出来,下一次我遇到就敢破”

  那边纪墨破口大骂,罗克敌跃跃欲试;正在这时,一个冷冷的声音道:“抢你的疾风豹,那是看的起你梦落,你应该感到荣幸才是。”

  梦落勃然大怒

  罗克敌纪墨和董无伤和自己地位差不多,互相说几句,自己也就忍了。但这个说话的人是谁?

  抬眼望去,只见董无伤身边的那个黑袍少年背负双手,从大石上飘了下来,一双眼睛冷冷的看着自己。

  梦落正要喝☆骂,却见那黑袍少年右手刷的伸出黑袍,空荡荡的手掌,竟然发出‘锵’的一声剑鸣。一团氤氲的光影从他身上发散,头顶高空,顿时出现了一个辉煌的王冠

  与别人不同的是,在这王冠之上,一把长剑的影子笔直冲□

  “剑王”梦落惊叫一声,再看向楚阳的眼神就已不同。这个少年,分明比自己要小着好几岁,但却在如此年纪,成为了剑中之王

  这份成就,让梦罗心中忌惮。这是谁家的公子?怎地没有出现过?但见董无伤没有出来,梦落还是有些安心。

  “你是谁?”梦落问道:“阁下何苦来趟这趟浑水?”

  “我姓楚。”楚阳淡淡的一笑,道:“这是我兄弟,我兄弟想要疾风豹梦落,你也是个聪明人,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才好”

  “姓楚……”梦落嘴里念叨了一遍,却是全无印象。突然狞笑一声,道:“你要跟我打?”

  “不是跟你打。”楚阳纠正道:“ér是要接收那只疾风豹。”

  “哈哈哈……”☆梦落大笑,随即止住,阴森的道:“我有疾风豹为赌注,你输了输什么?没有好处的仗,本公子不打。”

  “若是我输了……就把这个给你。”楚阳手一翻,一把剑刷的一声出现,映射着天上烈日,突然间发出万道寒◆

  三丈之外的梦落竟然也在这把剑出现的时候,猛的觉得一阵冰寒扑面ér来。

  “我要提醒你,这把剑削铁如泥,断金切玉;无坚不摧”楚阳随手一抛,长剑翻着跟头飞出手中,在空中轻飘飘的横着落下。

  楚阳又是一抛,一块墨钢出现在剑身落下的地方,锵的一声响,剑锋撞上了墨钢,竟然如同切豆腐一般切了进去。

  梦落的眼睛顿时张大了眼中射出贪婪的光。

  楚阳抬脚就将那块还带着长剑的墨钢踢了出去,踢得剑身震荡,发出嗡的一声。

  墨钢落在了梦落脚下。

  楚阳这一手做得漂亮之极。落落大方,光明磊落;比梦落的作为要xiāo洒多了。

  罗克敌在低声的问纪墨:“老大就不怕梦落拿了剑就跑?”

  纪墨为之qì结,道:“如果梦落能像你这么脑残,肯定拿了就跑问题他不是”

  罗克敌呃呃两声,尴尬的不再说话。

  梦落不傻,他现在虽然贪婪,但若是拿了就跑,肯定就要遭受罗家顾家纪家的合力围攻,那时候就不必和他讲规矩了。那样的话,恐怕随他前来的这些人就要全部死在这里了。他岂能做这等傻事?

  楚阳心头暗笑;我楚阳的剑,谁能拿着跑?上面早附着着剑灵的力量,只要剑灵心念一动,那把剑就会断成两截……

  梦落现在已经目瞪口呆。

  他拿着那把剑,随手在墨钢上一削,就是一片铁片掉下来,又换了随从的一把剑,不用任何力量双剑一对,随从的那柄剑顿时嚓的一声断成两截,如同切木头。

  ér楚阳的剑丝毫无损

  梦落的手有些颤抖,嘴唇也有些发抖,依依不舍的拿着剑,看着楚阳,有些急切:“你真的要拿这把剑跟我赌战?”

  “○怎么?你不愿意?你若是不愿意的话就算了。”楚阳两手一摊。

  “愿意怎么不愿意?赌了”梦落眼睛一亮。

  疾风豹是好,可是疾风豹现在才只是幼崽,等长到成年,怎么也要几十年。ér这柄剑,却是◇世上难见的利器比成年的疾风豹价值更高

  这家伙居然用这柄剑来赌,不仅在价值上自己占了大便宜,ér且……简直是给自己送宝贝来了。

  “梦落,你丫要不要脸?就那一只现在吃馒头都啃不动的疾风▲豹幼崽,居然就想赌这么一柄绝世宝剑?”罗克敌大声嚷嚷:“你那是脸皮还是屁股?草怎么就不红一下啊。”

  罗克敌这句话挤兑的梦落够呛,他本意也只是挤兑他一下ér已,没想到话音刚落,梦落的脸居然真的□红了红。

  罗克敌顿时瞠目结舌。伸手激动地指着,一边激动地转头看着纪墨,再向另一边转头看着董无伤:“看见了吗看见了吗?**梦落竟然脸红了,他祖母滴嗷呜……这可是中三天的新闻啊”

  梦落◇面红耳赤,道:“放你的屁是你们自己拿出来对赌,又不是我非要这把剑难道你们拦路抢劫还有理了不成?”

  楚阳淡淡的一笑,挥挥手道:“你们替我掠阵看我领教领教八大公子之一的本事”

  纪墨和罗◇◇面红耳赤,道:“放你的屁是你们自己拿出来对赌,又不是我非要这把剑难道你们拦路抢劫还有理了不成?”
miànhóngěrchì,dào:“fàngnǐdepìshìnǐmenzìjǐnáchūláiduìdǔ,yòubúshìwǒfēiyàozhèbǎjiànnándàonǐmenlánlùqiǎngjiéháiyǒulǐlebúchéng?”

  chǔyángdàndàndeyīxiào,huīhuīshǒudào:“nǐmentìwǒluězhènkànwǒlǐngjiāolǐngjiāobādàgōngzǐzhīyīdeběnshì”

  jìmòhéluó克敌与董无伤一样,直到楚阳既然选择出手,那就肯定会把握没有把握的事,楚阳从来就不会做。

  纪墨嗷的一声大叫,跳起来大吼:“打扁他踩扁他蹂躏他……”

  罗克敌放声大呼:“弄他搞他**嗷呜~~~~”

  楚阳顿时一头汗

  梦落脸上闪过一丝强烈的杀机,眼光在罗克敌和纪墨身上转了一圈,又回到楚阳身上,心中暗暗警惕:这家伙名不见经传,但说话对于这两个出了名的胡搅蛮缠的家伙居然这么好使?

  不可轻敌啊。

  “请”梦落手腕往前一送,长剑幻做一道白光,向楚阳抛了过来。

  楚阳一侧身,轻轻巧巧的两根手指夹住了剑柄,随即剑光一展,孔雀开屏一般展开了一圈剑影,数百把长剑的影子清清楚楚的围绕在他身边

  ér长剑真实剑身已经牢牢地握在手中,剑尖前指,楚阳的目光深情的看向剑身,感到长剑与自己息息相通,心中一阵激荡,剑qì纵横发出

  九劫剑剑尖、剑锋、剑刃呼啸着从丹田之中冲了出去,长剑剑身诡异的闪了一闪,一股腾腾的凛然杀qì就这么张扬ér嚣张的弥漫开来

  梦落感到对方的强大qì势,不敢怠慢,突然纵身ér起,手中已经出现了一把形状奇怪的折扇,在空中啪的一声打开,顿时空中出现了八个梦落,同时面带微笑,风姿俊雅的摇着折扇,随即八个梦落一个加一个的往下冲刺,闪电一般向楚阳ér去

  空中一顶王冠,辉煌耀目

  楚阳冷笑一声:“来得好”身子一旋,剑光如箭离弦,化作流星,不闪不避,迎面对上

  硬撼梦落

  …………

  吃了药,睡了三个小时,一身大汗;连枕头都湿了;轻松了不少。这是第二更,我继续码字第三更去既然说了决不后退,那么,就以行动来表示

  做什么事情都需要代价的用我的更新,换你的认同

  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