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春梦缤纷神功,破!


  第三十五章春梦缤纷神功,破!

  楚阳瞳孔一阵紧缩在zhè一刻,他那种超出常人的灵觉瞬间发挥作用;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所有汗毛孔,都有一种奇怪的气息在注入。

  而梦落每一步◎,每一举一动,每一次摇折扇,连他眼中的温柔如春水一般的笑意,脸上淡然和煦的表情,都给人一种*梦朦胧的美好感觉。

  梦落的身影已经变成了十四个,呈半圆形,向着楚阳走来。

  光影迷幻,恍恍◎惚惚,春天的气息越来越浓,人人都似乎闻到了春天的草地清香,感觉zhè天地之间充满了生机,已经有不少人就地躺了下来,躺在怪石嶙峋的地上,脸上却现出满足的温馨笑容,似乎躺在了一片充满了生机的柔软草地上……zhè是自己梦想之中的那种春天啊……

  zhè些人之中,竟然有几位一品王座

  但楚阳心中却是一阵愤怒一阵怨毒

  别人不知道,他却是知道的清清楚楚;梦落的zhè种功夫,乃是借助采阴补阳之术;采补无数的十五岁以下少女的元阴,用刚刚明白情事、情窦初开、却又懵懵懂懂的少女心怀,来练就自己的*梦神功

  而且,还带着zhè些少女对于自己终身大事的美好向往和憧憬,那正是少女心中最单纯的梦……

  集合zhè一切,在用一种协议到了极点的方式,将zhè些少女的梦无情摧毁;用无情做鼎炉,炼化zhè天地之间至真至纯的美好情愫,就是*梦缤纷神功

  *梦之中,缤纷落花;一场▲*梦了无痕,世间就多了无数凋落的红颜,落花缤纷……就是*梦的代价

  zhè也是‘*梦缤纷神功’名字的由来。

  zhè是极端的惨无人道伤天害理的功法。

  现在,梦落已经练到了zh▲è种地步影响力之大,已经超乎了楚阳的意料

  很明显,已经最少有数百少女毁在了他的手中

  楚阳心中的杀机突然升腾而起在zhè*梦了无痕一般的梦境之中,zhè种杀机之浓烈,却似乎要冲破*梦的笼罩

  他想要杀了zhè个人渣但转念一想,此刻自己刚到中三天,根基未稳,而梦家,又是顶尖的大家族,若是此时杀了梦落,虽然能出一时之气,对长远却是极为不利

  留着梦落zhè种妖人,才是◇对付梦氏家族最有效的武器

  此刻的楚阳并不知道,他所深爱的莫轻舞被梦落求婚;若是知道的话,恐怕他不会去管什么九劫剑主的什么狗屁大计,直接一剑就杀了zhè个杂碎

  但他此刻却不知道。

  梦落感受到了楚阳的杀机,身体一震,猛的催运*梦脸上的笑容却更加春风醉人,身形更是潇洒,似乎一个风神如玉的翩翩少年郎在春风之中,踏着落英缤纷,轻快地走来。

  若是有情窦初开的女子在zhè★一刻看到梦落,定然会深深地爱上他zhè个梦中的少年,几乎集合了整个天下的美好向往啊……

  但谁又能知道,在zhè个梦幻一般的场景里,zhè个温文尔雅的少年,却是一条吃人不吐骨头的饿狼?

■yīkèkàndàomèngluò,dìngránhuìshēnshēndìàishàngtāzhègèmèngzhōngdeshǎonián,jǐhūjíhélezhěnggètiānxiàdeměihǎoxiàngwǎngā……

  dànshuíyòunéngzhīdào,zàizhègèmènghuànyībāndechǎngjǐnglǐ,zhègèwēnwéněryǎdeshǎonián,quèshìyītiáochīrénbútǔgǔtóudeèláng?

  梦落的身影已经扩展到了二十七个

  空气之中的*梦气息更加浓郁,也快要走到了楚阳身前,楚阳依然毫无动作。梦落的眼中已经露出了得意,杀机隐现……

  董无伤看的心急如焚,一边运功强行忍住那种春意的侵袭,正要出言提醒……

  楚阳大喝一声:“无伤看清楚了”

  突然反手一剑,刺在自己的左手手臂上;一道血光噗的一声喷了出来楚阳一运功,血光顿时散做漫天的血雾……

  梦落脸sè在zhè一刹那间惨变

  然后楚阳仗剑出击剑光一闪,刺在梦落手腕上,啪的一声,折扇落地又是刷刷两剑,刺在梦落两腿,梦落大叫一声,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跪在楚阳面前

  *梦一般的景象刹那间消逝

  所有人都在zhè一刻回过神来,却正见到八大公子之一的梦落正狼狈的双膝落地,跪在楚阳面前

  就算败了……也不需要跪下吧?zhè位梦落公子zhè是怎么了?向对方求饶么?

  除了少数几个修为精湛的王座,qí他人根本没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楚阳哎呀一声,道:“梦公子,你zhè是做什么?大家切磋一下而已,我又怎能真的杀了你?你你你……你zhè是干什么?快起来快起来zhè么跪着算什么?快起来啊,我真的不杀你,不会杀你的……”

  zhè几句话说得响亮之极

  围观的众人,除了少数几个看到了真相,qí他人脸上都露出鄙视之sè:你梦落再怎么说也是顶尖世家的继承人,中三天八大公子之一,就算不算zhè些辉煌身份,你还是王座高手呢……怎么能zhè么没有气节的向敌人下跪求饶?

  简直是丢尽了脸

  鄙视之极

  董无伤张大了嘴,万万想不到事情会发生如此戏剧一般的演变,前一刻,梦落占尽了上风,楚阳便如傻了一般毫无动作,但下一刻,楚阳长剑立即发威,而且那几剑也不是如何凌厉,在董无伤看来,只要会一点儿功夫的就能躲过去,但梦落却就那么奇怪的中了剑,就跪在了楚阳的面前

  zhè样的天翻地覆一般的转变,让董无伤几乎以为自己还是在那种*梦之中,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

  梦氏家族十位王座高手羞得面红耳赤梦落面对着他们,楚阳背对着他们,黑袍飘荡,遮住了视线,只看到剑光一闪,然后梦落就猛的跪了下来

  跪在zhè个黑衣少年面前

  zhè是怎么回事?少主怎么在zhè样的大庭广众之下,向敌人下跪求饶?

  楚阳已经热情的将梦落扶了起来。

  梦落双目空荡荡的看着他,却似乎是在看着虚空里,茫然无神,突然梦呓一般的道:“你怎么知道的?”

  楚阳眼睛冷冷的看着他,不答他的话,却道:“你输了”

  ☆“我输了……我输了……”梦落喃喃的念着,突然一声长啸,转身就走,走出几步,又回转身:“说你的名字本公子还会找你”

  “刚才打败你的人,叫楚阳”楚阳仰起脸,睥睨不屑的看着他:“你刚才跪拜的人,也◇叫楚阳”

  梦落大叫一声,一张嘴,喷出一口鲜血身子一闪,蹿进自己的队伍,下一刻,一声惊恐的叫声,一个小小的身影就被梦落扔了出来。

  楚阳一把接住,只见自己眼前,一双惊恐的黑白分明的眼睛正看着自己:正是那只疾风豹幼崽梦落并没有食言。

  他也不敢食言

  “我们走”梦落一声命令,率先灰溜溜的走了。

  梦氏家族十位王座高手均是同时向楚阳脸上看了两眼,似乎要牢牢的记住zhè个人,然后一言不发,跟随而去。

  不仅梦氏家族,zhè一刻,附近所有的高手的眼睛都看在了楚阳身上。人人的眼中,都是震惊。疑虑、猜测之sè;中三天,什么时候又出现了zhè么一个惊世骇俗的少年高手?

  “zhè位楚公子,老朽有一个不情之请,请公子为老朽解解惑,不知是否可以?”说话的,是一位蓝衣老者,zhè是一位九品王座,但刚才也着了梦落的道儿。侥幸离得远一些,没有过度沉迷,zhè才没有出丑。

  楚阳正中下怀,道:“前辈有命,敢不聪明。”

  那蓝衣老者顿时高兴的笑了起来,对楚阳展示的友好态度大感满足与得意,一股欣赏之意,就zhè么悠然升起,捋着胡须道:“楚公子,梦落公子刚才施展的神功,大是厉害,梦落公子现在看起来只有二品王座修为,但那种功法,却是老夫也难以抗衡,不知是什么功夫?”

  他只是问什么功夫,并没有问如何破解,显然是怕得罪了梦家。

  而楚阳等的就是有人发问,哪怕没人发问,他也要解释一番的。如今打瞌睡却来了个枕头,岂肯放过?

  “既然前辈问了,我就为大家解释一番,免得大家将来中zhāo。”楚阳很是人畜无害的一笑,显得是那样的磊落光明坦荡……

  罗克敌和纪墨都是浑身一抖:楚阳每次露出zhè样天真无邪的笑容,就必定会有人倒霉。看来zhè一次梦氏家族是倒霉了……

  “zhè种功夫,叫做*梦缤纷神功……极为厉害”楚阳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的道;但众人被他勾起了好奇心,人人都是竖着耳朵听着,哪怕他的声音再小一倍,也是能够听得清清楚楚。

  “zhè种神功,极为邪门,若是事先不知道,不要说是王座高手;就算是皇座高手,也难逃一死”楚阳沉重地道:“因为,修炼zhè门邪功,需要最少采补数千名十五岁以下的少女的元阴,并配合功法,才能练成……”

  “啊?”众人都没想到,一问竟然问出来了zhè么一件耸人听闻的大事

  “不仅如此,还要在采补之后,将那被采补的**神智完全摧毁,从此后变成行尸走肉一般的玩物,尽情的供qí采阴补阳……”楚阳慢慢的道,有意留给众人消化的时间。

  “梦家竟然连zhè等伤天害理的功夫?”众人义愤填膺,愤怒的叫道

  本来采阴补阳已经是够邪恶,梦落竟然更进一步,专门采补**?zhè简直是罪大恶极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将zhè些纯真少女的元阴连同心中最美好的幻想一起抽出,用邪恶的方法炼化;成为独特神功;在对敌之时施出来,就能让敌人陷入美好的春天一样的幻境;任凭屠戮”

  楚阳慢慢说道。

  众人同时愤怒起来如此阴毒的功法,如此邪恶的方式;简直就是中三天的公敌啊

  ………………

  第四更申请兄弟姐妹们支援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