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让你倾家荡产!【第二更!】


  第四十章让你倾家荡产!【第二更!】

  “咳咳……我也没多少钱,穷人一个,就多少凑个场而已。”楚阳摸了摸鼻子,从怀中取出一大摞金票,道:“就这xiē吧,就当是玩玩了。古人说得好,小赌怡情,胜故欣然败亦喜啊。”

  欧独笑接了过去,逐张点算;脸色越来越是惊喜;到后来看到最后一张的时候,zài心里默算了一遍,突然惊呼出口:“三百万两黄金?”

  紧接着,就被自己喊出来的这个数字震了一下,呆zài这里。

  黄金与白银的换算比例是一比一百。这三百万两黄金,就是三亿白银想不到楚阳如此敢下狠手,一出手就是三亿

  现zài可是一赔六这下子纪墨若是赢了,四位大庄家一下子就要赔出来十八亿

  这xiē都是楚阳从大赵皇宫里抄出来的,反正金票银票天下通用,楚阳顺便拿出来赌博了。

  三亿?傲邪云等人也是大惊失色,立即凑到欧独笑身边,看了看金票,然后就以震惊●的目光看着楚阳。

  楚阳谦虚的笑了笑,道:“额,只是小小的玩玩,赚点líng花钱罢了。”

  四个公子同时一看怪物的眼神看着这位楚阎王:只是小玩玩,赚点líng花钱?**,你家的líng●花钱都是用‘亿’来计算的?

  傲邪云摇着头苦笑起来,道:“小玩玩……楚兄你的手笔可真是……不过,楚兄,大家不是外人,这一场纪墨的输面可是要大一xiē,还是稍作考虑为好。”

  楚阳目光一闪,心道这位邪公子倒是会做人,这话说得漂亮。道:“不必了,我相信纪墨,一定能赢。呵呵,就算不赢,也不过三百万黄金,寥寥之数,寒酸得很,寒酸得很啊。”说着,看着莫天云,有xiē诡异的笑了笑。

  莫天云心情本来就不好,虽然楚阳拿出这么多金票,万一输了他们四个人可就赚了;但听到楚阳这句话,又见到楚阳看着自己的眼神似乎有xiē轻视,不由心中一怒,暗道:他**的,我得罪你了么?对别人你这么有礼貌,偏偏对我就这副神色?我和你有仇?

  莫天云猜对了,楚阳不仅与他有仇,而且还是有大仇

  莫天云心头火起,撇撇嘴道:“只是小玩玩……但不知楚兄若是大玩玩,能有多大?”

  楚阳嘿嘿一笑,眼神一闪,心道,来了来了,这莫天云果然是贪婪得很。眯起眼睛看着莫天云,针锋相对的道:“莫兄这话的意思,难道是要与我大玩玩嘛?”

  莫天云是讽刺,但楚阳却成了直接挑战了。

  一句话之间,居然就搞成了僵局

  莫天云就呵呵一笑,温和地道:“楚兄若是想玩,我们兄弟四人必定奉陪就是了。”眼中凌厉的寒光一闪,心道你有多少钱,只要拿出来,就让你输多少输不死你这个刚上来的土老财暴发户

  楚阳看着傲邪云,道:“傲兄三位的意思呢?”

  傲邪云笑了笑,道:“楚兄,凡事量力而为,不必勉强。”

  谢丹琼也笑:“一切楚兄自己拿主意。”

  欧独笑吸了一口气,道:“这xiē就不少了。”

  很明显,这三个人虽然胜券zài握,但现zài却不肯得罪楚阳。

  楚阳含笑,心中却是有xiē失望:没将这三家一起拖下水……

  于是意味深长的看着莫天云,道:○“莫兄,这可不是你们四人啊。”

  莫天云哼了一声,道:“既然如此,楚兄可敢与我对赌?”

  楚阳眼神又是危险地一眯,道:“如何?”傲邪云敏感的感到了楚阳与莫天云之间似乎有xiē不对劲,不▲由得狐疑地看了两人一眼。

  “我压高升,你压纪墨;一对一,对赌一赔一。你有多少,我接多少”莫天云轻松得道。

  谢丹琼与欧独笑脸上露出不悦的神色,莫天云这是想要吃独食吗?如此吃相,未免难看了一xiē。

  “好”楚阳随手一掏,又掏出来一大dié金票;比刚才那一大dié可是要厚实多了;微微笑道:“我这里也没多少了,这xiē是我的全部身家,一千万两黄金莫兄,只要你拿得出、接的下,这一票,咱们就赌了”

  傲邪云、谢丹琼、欧独笑三人脸上的肌肉同时抽搐了一下。

  一千万两黄金十个亿白银

  若是莫天云能够拿得出来,纪墨一输,这xiē可就都成了他的了

  当然,若是纪墨赢了……莫天云就真正的倾家荡产了。

  楚阳刚才没有拿出来,因为数目太大,又是一赔六;就算有十足的把握,恐怕傲邪云等人也不会接。反而会弄僵;现zài一赔一,只搞莫天云,其他三人只会羡慕和幸灾乐祸,应该没内问题。

  莫天云的脸上神情顿时变得很精彩;他再有钱,也不能与整个大赵这么当时最兴盛时侯的一个大国家的国库相比

  吃吃的喘了几口气,眼神盯zài这一千万两黄金的金票▲之上;露出贪婪的神色。

  若是这xiē钱都被自己赢过来,那么自己就能够再招募最少一百个王级高手三千个高级武尊为自己效力;而且不管甲胄还是兵器坐骑都做到最顶尖,那可是庞大之极的力量

  但●zhīshàng;lùchūtānlándeshénsè。

  ruòshìzhèxiēqiándōubèizìjǐyíngguòlái,nàmezìjǐjiùnénggòuzàizhāomùzuìshǎoyībǎigèwángjígāoshǒusānqiāngègāojíwǔzūnwéizìjǐxiàolì;érqiěbúguǎnjiǎzhòuháishìbīngqìzuòqídōuzuòdàozuìdǐngjiān,nàkěshìpángdàzhījídelìliàng

  dàn自己目前却拿不出这么多的钱

  甚至,连十分之一,自己也拿不出来他大部分身家,都放进了赌局里,现zài最多,只能拿出八千万白银。这还是预备赌局万一的后续手段。

  莫天云想了良久,突然毅然▲转身,看着傲邪云,道:“傲兄,我想跟你借调一xiē银两。”

  傲邪云眉头大皱

  你他娘刚刚把我们踹到一边想要独吞,现zài居然还好意思转过头来借钱?我x你怎么好意思?

  谢丹琼▲zhuǎnshēn,kànzheàoxiéyún,dào:“àoxiōng,wǒxiǎnggēnnǐjièdiàoyīxiēyínliǎng。”

  àoxiéyúnméitóudàzhòu

  nǐtāniánggānggāngbǎwǒmenchuàidàoyībiānxiǎngyàodútūn,xiànzàijūránháihǎoyìsīzhuǎnguòtóuláijièqián?wǒxnǐzěnmehǎoyìsī?

  xièdānqióng和欧独笑眉头也皱了起来。这个莫天云……为了这十个亿,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了。连脸都不要了……

  定睛看着莫天云,道:“莫兄……如此情况下,你与我借钱,你不觉得太孟浪了么?我若是借钱给你,我们的赌局怎么办?再说;楚兄岂不与我就此成仇?”

  莫天云神色一紧;楚阳已经抢着说道:“哈哈……借钱?好吧,只要你能借的来我还不zài乎这一千万只不过,太丢人了一xiē吧哈哈哈……借钱?哈哈借钱?” □
  楚阳的神态很嚣张,让傲邪云等人眉头大皱。

  莫天云脸上一红,道:“不就是多了几个臭钱么?刚从下三天上来的土财主,还真以为zài中三天钱多了就能当老大了?”

  楚阳冷哼一声,道○:“你说的不错,就只是这么几个臭钱;可你连这么几个臭钱都拿不出来,还zài我面前得瑟什么?”

  莫天云哼了一声,满脸涨得通红,大声道:“傲兄;我以家族金矿,向你抵押五亿两谢兄,欧兄,我以家族两大铁矿,各向两位抵押两亿地契zài此,若我输了,这xiē就全归你们所有;若我赢了,这十亿两银子,有傲兄两亿,欧兄与谢兄每人一亿就充当利息,如何?”

  莫天云知道,就算自己以家族的产业抵押,这三位也未必肯借给自己,必须还要许出赤luo裸的好处;比如……这十亿之中,是必须要被分一杯羹的

  所以他当机立断,立即许下了这个承诺。

  “好”三人同时答应。

  不管输赢,都是赚了。莫氏家族的一金二铁三个矿山,价值可是远远不止莫天云所说的价钱。虽然很有把握,但莫天云这也算是冒了大险了

  将三张地契文书分别交给傲邪云三人,莫天云立即搜刮了身上,连借的九个亿,带自己身上的八千万,最后又放上了两块紫晶,三颗宝石,十二块玉佩,凑足了十个亿

  这一场若是输了,莫天云可就是名副其实的倾家荡产了

  他也是行险一搏而且,有必胜的把握因为……其中顾独行的伤,他知道的清清楚楚,就是莫天云率领高手伏击所致

  伤的着实不轻恐怕zài半年之后,也未必能够好利索,而现zài又已经安排了顾独行的对战,那是稳稳地获胜

  所以莫天云有绝对的把握,他岂能不敢赌?

  眼看着这xiē东西都放zài了眼前,楚阳眼中闪过一丝残酷到了极点的笑。温柔的道:“既如此,那就赌了?”

  莫天云哼了一声,狼一般盯着他,阴冷的道:“不赌,难道只是逗着玩的?”

  楚阳哈哈大笑,将一千万两金票像扔垃圾一般扔进了场地,道:“这一笔,谁来做公证人?”

  众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敢说话。

  傲邪云等人已经是帮了莫天云一把,自然有所偏袒,不能再做公证人;董无伤属于楚阳这一边,更加不可能;现zài赌局已定,竟然找不出公证人。

  正zài这时,一声嘿嘿的笑声传来,一个人悠然道:“若是不弃,就有本公子做公证人如何?”

  声音未落,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一个青衣颀长的身影,就无声无息的落zài了场中,面带着高傲的笑,抱着手臂站zài了场子里,两只脚却是踩垃圾一般,踩zài了那一堆银票上,睥睨而笑。

  面对着中三天五大公子,依然是纵横捭☆阖不可一世似乎全没将他们放zài眼中。

  蔚公子

  竟然是这位中三天的恐怖人物

  二更了我继续去码字……求月票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