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重逢!【求月票!】


  第四十八章重逢!【求月票!】

  莫天机考虑了一会,当机立断de道:“也hǎo”现在家族危机,莫天云又将一小半de产业都抵押了出去;万一莫天云赢了,自己必须立即发动,将莫天云拿下,否则让他仗着这么雄厚de财力发展实力与自己作对,自己真de举步维艰了。

  若是莫天云输了,更加是自己de天赐良机

  “我与你们莫氏家族,迟早要算一算de”楚阳森冷de看着莫天机,阴沉沉de道:“若是小舞安hǎo,备受宠爱;我也不会在乎什么。但你们莫氏家族竟然如此虐待小舞,那我不妨告诉你一句,将来掌权de不管是你还是莫天云,欠小舞de,我都会一笔一笔de讨回来”

  “若是我楚阳自己不愿意,上下九重天,还没有人能够白占我de便宜而不付出代价”楚阳重重de道。

  说完,不等莫天机回答,就大步往外走出,道:“我去找蔚公子。”

  “我与你一起去。”莫天机面红耳赤de跟了上来,从没被人骂de这么狼狈过,但莫天机却是哑子吃黄连,只能往自己肚子里吞。谁让你de家族不争气无情无义?

  “你们几个不必去了,抓紧时间修炼吧,明日一战,不容有失”楚阳对跟上来de顾独行等人道。

  顾独行点点头,带着几个兄弟回去继续操练。

  “楚兄,你为何对我妹妹这么hǎo?”莫天机算是看出来了,楚阳对莫轻舞,比自己这个gēgē要上心de多了。

  “轻舞我很喜欢。”楚阳含糊de回答。

  “可喜欢……也喜欢de有些过啊……”莫天机心里嘀咕一声,不过这话当然不敢说出来。

  自然,楚阳现在也不敢让他知道,我喜欢你妹妹因为我要等她长大了hǎo娶她当老★婆……那样估计莫天机非得立即跟他拼命不可——丫跟梦落一样禽兽哇……

  “放心,我若是掌握了莫氏家族de大权;家里de歪风邪气,我一点点de收拾干净”莫天机叹了口气,说道。

  “莫兄,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楚阳脚下快步如风,一边说道。

  “请讲。”

  “将目光着眼于仅仅一个家族,wèi免有些局限了;而且……不够腾挪呀。”楚阳字斟字酌de道。

  “我何尝不知★……”莫天机长叹一声:“我与莫天云争权夺利,难道我莫天机真de是为了家主那个位置?实在是我莫天机对家族感情太深不忍看着家族在莫天云手中败落下去。莫天云心胸狭窄,心狠手辣,为达目de,不择手段,莫氏家族不能落在他de手中啊”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我要带着家族,冲进上三天完成莫家先祖数十代一直耿耿于怀de愿望”

  楚阳默然不语,加速飞驰,道:“愿你成功。”

  两人埋头急行,不多时就来到了蔚公子所在之地。

  “蔚兄,楚阳来访。尚请出来一见”楚阳提气喝道,声音远远传了出去。

  里面,莫轻舞腾de一声跳了起来,在半空中手舞足蹈:“是楚阳gēgē”这个声音几乎每天晚上都在梦里出现,都在温柔de抚慰自己:小舞,不怕;小舞,有我呢;小舞……

  现在终于真实de听到了

  莫轻舞跳了起来欢呼一声,接着落下来就突然怔住了,竖起小巧de耳朵紧张地听着外面,突然一把抓住君麓麓de手,着急de道:“啊麓姐姐,刚才我没有听错吧?真de是有人在叫吧?真de是楚阳gēgēde声音吧?刚才我不是做梦吧……”

  君麓麓忍住笑,道:“我没听见啊。”

  莫轻舞顿时垂头丧气,一屁股坐在地上,道:“难道真de是在做梦么……”

  君惜竹de声音响起:“啊麓,你看住这小丫头,我来看看这位楚阎王。”

  莫轻舞一怔,顿时狂喜:“原来不是梦”爬起来,就要冲出去,君麓麓竟然一把没有抓住;却见这丫头到了门口居然又急速de转身跑回来,一头扎到镜子面前,心急火燎de左右看了看,然后扭头就要再往外冲。

  君麓麓眼疾手快,一把抱住了她,小声道:“别急,先让你楚阳gēgē和姐姐说正事。说完了就把你送给你de楚阳gēgē。”

  莫轻舞眼睛里含着泪,流露出强烈de不愿意de神色,最终还是乖巧de点了点头:“我要听着……”

  君麓麓连声答应:“hǎohǎo……只要你不出声……”

  莫轻舞默默点头,低下头,眼圈已经红了。狂喜过去后,只觉得无边de委屈涌上心头,所有de事情,都想要跟楚阳gēgē说说,这一年,我太委屈太难受了呜呜……

  外面,脚步声起。

  楚阳喊了一声,就见有人出来,请自己进去。

  不加思索de就跟着往里走去,莫天机想要跟着,却被侍卫拦住,道:“君座只见楚御座一人。”

  莫天机无奈,只hǎo在外面等着。

  楚阳一路走进去,就看到一个黑衣女人,背对着自己,站在房中,云鬓如雾,身材窈窕,她穿de只是寻常de黑衣,却是给人一种身处云里雾里de感觉。

  似乎是飘渺仙子,正乘云御风在九霄天阙凌风而立。

  “阁下是……”楚阳眼神一缩,隐隐猜了出来:“君座吧?”

  “楚御座guǒ然hǎo眼力。”君惜竹缓缓转身,锐利de目光看在楚阳脸上,楚阳只觉得脸上如同被钢针狠狠地眨了两下,一阵刺痛

  君惜竹de脸上蒙着一副黑纱,看不到长得什么样子。但一双眸子却如夜空中璀璨星辰,让人根本不能逼视。

  “楚御座此来,想必是为了莫轻舞。”君惜竹淡淡地道。

  楚阳心神一凛,道:“正是。”

  “想必是莫天机去请de救兵?”君惜竹微微一笑。

  “不错。”楚阳坦然承认。

  “guǒ然如此。我之所以刁难莫天机,就是要请楚御座来这里一叙。”君惜竹声音之中有一种冷淡de笑意,道:“若是我登门拜访,wèi免给你面子太大。只hǎo出此下策,楚御座莫要见怪。”

  楚阳微笑:“君座乃是一代高人,前辈高手,又是位高权重,一代霸主;自然是应该楚阳前来拜见de。”

  君惜竹在楚阳进来之时,就展开了自己de气势,借助一转身de动作,制造出一份君临天下唯我独尊de气场,罩定了楚阳。

  同时,在谈话这段时间里,细细de观察着楚阳每一份表情,声音,眼神,甚至肌肉de动作,却发现楚阳竟然并没有半点改变

  他进来de时候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不卑不亢,连脉搏de跳动都没有变过。

  这样de年岁,这样de定力,遍观天下英雄,着实少见。

  君惜竹de眼中微微闪出意外de神光,心道:“难怪小蔚这么看重他,这小子guǒ然是不同凡响。”

  “君座有话,但说无妨。”楚阳道。

  “楚御座……看我暗竹如何?”君惜竹沉吟了一下,突然问道。

  “暗竹雄霸中三天,自然是一等一de大势力”楚阳沉吟了一下,道:“这样de势力,就算是在上三天,也足够独霸一方了。惟可惜真正顶尖de高手少了些,要不然暗竹就不是在中三天,而是名副其实de在上三天做主宰了”

  “惟可惜真正de高手少了些……”君惜竹缓缓重复,眼中露出笑意:“guǒ然不错”

  “莫轻舞,我可以交还给你。”君惜竹不再绕弯子,道:“不过,我要楚御座答应我一个要求。或者是……给我一个承诺。”

  “我从来不做任何承诺”楚阳淡淡地道:“对任何人,任何事,都不会做承诺”

  他正色看着君惜竹,道:“君座想必也知道,所谓承诺,不过是用来背叛de。我不想失信任何人;对我来说,承诺太重”

  君惜竹眼中赞赏之色更浓,道:“也hǎo,那就不必承诺。只不过,楚御座将来在合适de时候,答应我一个要求,如何?”她笑了笑,道:“绝不会让你为难de要求”

  楚阳沉吟。

  君惜竹说得简单,但……暗竹都需要提出来de要求,难道真de简单么?

  “楚御座初来咋到,还不能与个大家族抗衡。作为交换条件,我君惜竹可以保证……莫轻舞在你身边,不会被任何人抢走。”君惜竹笑了笑,说出了自己de条件。

  “hǎo”楚阳当机立断,答应下来。这正是目前他最头痛之事。

  “一言为定”

  “驷马难追”

  两人相视一笑。君惜竹心中一松:这样……等那位绝世高人到来de时候,应该就有转圜之机。而且……还有一段时间呢,这段时间里,楚阳百事缠身,麻烦不断,野心还很大,还愁搞不hǎ◇■o和楚阳de关系?

  君惜竹根本没有想到,她想象之中de那一位“盖世高人”,此刻就站在他de面前

  轻轻一笑,君惜竹身子一飘,如同一抹黑烟一般摇曳了一下,就从楚阳面前消失无踪。

  随即,帘幕之后,君麓麓轻轻松开了莫轻舞,悄然消失。

  一声似乎已经压抑了许久de叫声突然爆发出来:“楚阳gēgē~~~”声音之大,几乎要喊破了喉咙

  “轻舞?”楚阳浑身一震,惊喜愈恒de霍然转头。

  只见一道娇俏小巧de身影正拼了命一般向着自己冲过来,冲到一半,就飞身而起,猛de像他扑了过来。

  楚阳下意识de张开手臂,眼圈不由得也有些红了。

  一阵香风,怀中一片绵软,一个柔软de身子八爪鱼一般de缠绕在了他de身上。莫轻舞死死地将小脑袋塞进他怀里,只觉得又是幸福,又是心酸,又是满足,扁着小嘴,声音早已变了调:“楚阳gēgē……你可算是来了呜呜……”

  还wèi说完,就哭了出来。小鼻子翕张,贪婪de呼吸着楚阳身上de气息,突然幸福de想哭,幸福得到了心中酸涩……这个怀抱,自己盼望了多久了?梦到了多少次?

  楚阳紧紧地抱着她,竟然说不出话来。唯有心中在激烈de跳动,小舞,轻舞我来了我不会再让你受任何委屈我de,轻舞……

  良久,怀中浸湿了一片,莫轻舞才做梦一般de抬起头来,痴痴de看着楚阳de脸,似乎还是不敢相信,怔怔de看了良久,才梦呓一般低低细细de道:“楚阳gēgē……我终于又见到你了,真hǎo”

  …………

  四更大家看de满意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