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顾独行、决定性的一战?


  第五十三章顾独行、决定性的一战?

  董无伤与顾独行完全不同。如果说顾独行乃是一个天生的剑客,那么董无伤无疑jiù是一个天生的战将闯将

  楚阳点点头,看着对面。只见那边已经有人在交头接耳,显得有些焦躁。显然根本想不到,董无伤会威猛到如此地步这段时间里,董无伤虽然声名鹊起,但毕竟比厉雄图小了好几岁。谁能想得到,董无伤竟然能够将厉雄图死死的压在下风?

  尤其是赌徒们,一个个更是瞪大着眼睛,紧张的不敢喘气了。

  但有几个人却是凑在了一起,窃窃私语。正是高氏家族、厉氏家族屠氏家族的几个带头人。看着场中的眼神,都很凝重。

  楚阳眼中光芒一闪,心道:原来如此;他们是要借助这一次的比拼,不管胜败,促成几家结盟……想必这jiù是高家挑起这一场决战的真正用意……

  董无伤不管胜败,都是董氏家族与厉氏家族对上了。两个家族同样都是庞然大物,一旦对上,矛盾将越演越烈,在这种情况下,有一个强大的盟友靠上来,绝对是雪中送炭

  另一边,面罩黑纱的君惜竹轻轻叹息一声,道:“厉雄图败了。”在她身边负手站着的蔚公子两眼眨也不眨的看着场中,缓缓点头,道:“但这两人的潜力都很大。”

  君惜竹想了想,道:“董无伤应该强一些。”蔚公子道:“厉雄图只是战略错误。若是再有一次对上董无伤,厉雄图未必会败。”

  “但董无伤却比厉雄图小了五岁。”君惜竹道:“你只看战力,没想这个。但这个却是很关键的一环。而且……有一点你要注意:董无伤实在遇到楚阳之后,才开始快速提升的也jiù是说,他从远远不如厉雄图到现在能够打败他,只用了一年多一点的时间。”

  “这是关键。”君惜竹叹息一声,道:“wǒ突然对那个楚阎王很有兴趣。”

  蔚公子轻轻点头,道:“的确是一个怪人。而且,潜力大到了令人恐怖的地步。”君惜竹眼前一亮,道:“恐怖?”沉思了一下,道:“你过去看看?”

  蔚公子道:“好。”突然身影一片扭曲,接着jiù从君惜竹身边消失。

  君惜竹眼光一闪,淡淡的低声道:“小蔚的幽影彼岸身法,又增强了许多?难道又受到了什么刺激而进步了?”◇君麓麓微微一笑,眼中闪出骄傲的光彩。

  蔚公子来到楚阳身边的时候,正看到莫轻舞坐在楚阳怀里,欢欢喜喜的剥开一个橘子,将一瓣果肉塞进楚阳的嘴里,另一片塞进自己嘴里,腮帮子鼓起,娇娇甜甜的问道:“▲○甜不?”

  楚阳满足的呻吟一声,道:“太甜了。经过小舞的手,果然更甜了。”

  “嘻嘻……”莫轻舞满足一笑:“那jiù再吃一瓣,甜死你。”

  又撕了一瓣塞进他嘴里。

  楚◇◎阳嚼着橘子,听着这‘甜不甜’的声音;突然心中一阵huǎng惚,一个名字在心底浮现:小甜甜……

  不由得轻轻的叹息一声……

  身边空间一阵扭曲,蔚公子出现在他身边,道:“好潇洒。”
◎yángjiáozhejúzǐ,tīngzhezhè‘tiánbútián’deshēngyīn;tūránxīnzhōngyīzhènhuǎnghū,yīgèmíngzìzàixīndǐfúxiàn:xiǎotiántián……

  búyóudéqīngqīngdetànxīyīshēng……

  shēnbiānkōngjiānyīzhènniǔqǔ,wèigōngzǐchūxiànzàitāshēnbiān,dào:“hǎoxiāosǎ。”
  楚阳哼了一声,道:“伤好了?”蔚公子哼了一声,坐在他身边莫轻舞空出来的位子上,道:“你的伤,好的也挺快。”

  “彼此。”楚阳眨眨眼。

  场中一阵金铁交鸣的声音乱糟糟的响起,董无伤的大喝声音越来越是雄壮,厉雄图狂吼着,竭力反扑。

  虽只是两人对战,但这两人竟然打出来一种千军万马鏖战的惨烈气势

  董无伤一声爆吼

  刀光剑影凶悍的对在一起

  楚阳闭着眼睛,叹息一声:“厉雄图败了”

  蔚公子点头。

  场中,刀光剑影敛去,董无伤笔直的站立在场中,肩头上血流如瀑;厉雄图踉踉跄跄的后退出去,额际一道血丝,胸前一个恐怖的刀口;退出十几丈,jiù要摔倒。急忙用长剑撑地,啪的一声,长剑竟然中断

  这把剑与董无伤的墨刀对拼了数百下,早已不堪重负,伤痕累累。这一撑地,竟然立即断了。

  厉雄图一个踉跄,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吼大口喘气,突然惨笑一声,仰天大吼:“痛快”他接着道:“wǒ败了”

  董无伤面无表情,抱刀一礼;回头jiù走。

  厉雄图喝道:“董无伤,wǒ还会找你;不需要你手下留情。”

  董无伤头也不回,道:“下次,wǒ会杀你”

  厉雄图豪迈的大笑,大声道:“他祖母的,败了jiù败了,居然还被人家卖了一个不杀之恩,今日这笔账,真是赔本之极”转过头凶神恶煞的看着司仪:“还不快些宣布结果,**看着老子在这里狼狈的坐着很爽吗?”

  司仪吓了一跳,急忙大声道:“七大世家比拼,第一场,董无伤对厉雄图,董无伤胜”说完赶紧的将厉雄图扶起来,搀扶了下去。厉雄图浑身没有半点力气,却是一边走一边大笑,连声大叫:“痛快这样打,才痛快”

  蔚公子道:“如何?”

  楚阳自然明白他的意思,道:“很好。董无伤胜,早在预料之中。但厉雄图败,却没有失去战心。很难得。”

  蔚公子笑了:“你果然明白wǒ的意思。若是一般人想来,厉雄图此败之后,再对上董无伤,定然是还是战败。但,却忽略了厉雄图的武道之心的坚定,这一败,尤其是败在同样手段风格相似的董无伤手里,对他反而成了一件好shì。” ○
  楚阳点头;中三天未来的十二大风云人物之一,岂能如此轻易失去战心?

  另一个方向,傲邪云、谢丹琼、欧独笑三人脸色凝重。傲邪云轻叹一声,道:“如何?”

  谢丹琼惭愧的苦笑:“若是★wǒ对上董无伤,恐怕只有甩出琼花两败俱伤一条路。后果必然是wǒ死,他重伤;等于wǒ败。”

  欧独笑赞同的点了点头,道:“wǒ能杀他;但必须用毒但也有可能wǒ毒药没有来得及施展,jiù被他斩于刀下。在这样的攻击中,wǒ没有任何把握从容使用毒术。”

  傲邪云点点头:“董无伤经此一战,真正迈入了一流。”他沉思了一下,道:“若是wǒ对上董无伤……要取胜代价恐怕不小。想不到董无伤现在变得如此可怕”

  董无伤大步回归,迎接他的是罗克敌的熊抱。

  “第二战高家高亮,对战罗氏家族罗克武”司仪的声音远远传来。

  罗克武哈哈一笑,歉意的看了罗克敌一眼,站起身来,一步步走了下去。

  “高亮,是高家的外室子弟;原本在高家为家奴,后来见高亮资质超人,于是家族赐姓高,大力培养。目前,应该是剑王一品,三十二岁。”罗克敌脸色凝重,道:“这一场,wǒ怕wǒ大哥可能会输。”

  楚阳眯着眼睛,看着走向场中的两个人,叹息一声,道:“不是可能会输,而是一定会输。罗克敌,你大哥……没有战心啊。他若是存心想战,拼个两败俱伤还是做的到的。但问题是……他不想打这一场。”

  罗克敌叹息一声,耷拉下头去。

  他知道大哥的想法;自己不算是嫡出,威胁不到他的地位。所以自己与大哥感情一向很好。但……问题jiù在,这件shì情自己做了没有得到家族的承认。大哥能来,已经非常◇不错。而且,这其中还有个缘故……罗克武曾经受过高亮的恩惠。

  对方刻意的将两人安排在这一场,想必jiù是看中了这一点:罗克武纵然能胜,也只会打个平手。更何况不能胜?

  楚阳早jiù想到■了这一点,道:“没shì,七场,wǒ们只需要四场胜利jiù可以。”

  果然,罗克武不出预料的以一招之差落败。

  接着是下一场,纪铸对高猛。高猛,乃是高氏家族的二公子,同样不是嫡出;但却是一个武学天才。

  纪铸出场,两人翻来覆去的大战,打到后来,两个人都没了力气,只好握手言和。

  一胜一败一平。

  “可惜。”蔚公子摇头叹息。与此同时,另一边观战的君惜竹也是说出来了这两个字:可惜。

  见楚阳转头看来,蔚公子道:“纪铸本来可以胜,但他修炼的大梦神功却是到了瓶颈,到了突破的时候。一旦受伤打回原形,jiù要等待下一个契机;纪铸等不起,所以只能平和收场。”

  “大梦神功?”楚阳一笑:“难怪他这么懒……原来修炼的jiù是这种懒功。”

  蔚公子笑了笑,道:“其实你可以帮他尽快突破。”

  楚阳撇了撇嘴,道:“wǒ可没那本shì。”蔚公子意味深长的一笑。

  “第四场屠万成对董无泪”

  董无伤脸色一变,道:“这一场认输”屠万成乃是屠家上一辈王座,一向心狠手辣;差着一辈,jiù算是董无伤出手,也未必能赢,何况是董无泪?

  这一场明摆着jiù是屠千豪在欺负人

  董无泪认输之后,楚阳这边变成了一胜两负一平。位居劣势

  所有买高升赢的人,纷纷喜笑颜开。

  “第五场屠家出战,出战人选,屠千豪对顾家顾独行”

  随着这句话,引爆了整个场上的气氛。

  很多人押注,jiù是为了押顾独行受了伤;这一场可说是关键。若是顾独行败了,那么,基本不用比了。但……顾独行的伤势,却不是秘密

  他如何能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下,战胜同级数的屠千豪?

  …………

  第二更只差五票,jiù是第一兄弟们,用你们手中的票,来决定乾坤吧说不定,jiù是你的那一票,jiù是超越的一票求月票啊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