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莫天云的悲剧【第四更,月票!】


  第五十五章莫天云的悲剧【第四更,月票!】

  屠千豪腾云驾雾一般飞出数十丈,只觉得天旋地转,再喷一口鲜血,整个人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只听到顾独行低声急促的道:“莫天云拜托我,若是你真的中计落败,就在你胸口刻上‘天下第一傻’五个字;很抱歉,我已经刻上了。虽然我这句话你已经听bú到了……”

  但屠千豪偏偏就听到了。就是听到了,才被活活的气晕了过去……

  全场鸦雀无声

  这样的结局,谁也没有想到bú可一世的屠千豪,居然就这么被破麻袋一般的踢飞了?

  顾独行施施然凯旋而归。屠氏家族的人上来将屠千豪抬了下去。看着顾独行的眼神都很复杂:顾独行明显是手下留情了。屠千豪没死,而且,受伤虽重,却是无关性命,而且也残疾bú了。

  这可是欠了人家顾独行一个dà人情……

  欧独笑、谢丹琼两眼dà张,脖子往前伸出,呆呆的看着场中,两人心中只有两个字:完了这下子可赔的惨了……

  傲邪云眼睛也有些发直,眼珠子有些发蓝的迹象,突然一拍dà腿,脸色有些狰狞:“他**的我们被人算计了”

  这位一向雍容自若风度翩翩的邪公子,今天居然破天荒的爆出了脏话

  他终于明白了;为何楚阳会突然间抛下那么dà的赌注为何暗竹会组织了地下暗盘却又放手;反而在自己的明标上又扔了五个亿

  现在,这一切都有了合理的理由。但这个理由,却是如此这般的让人无语和憋屈:顾独行根本没受伤,或者说,受伤了也juébú是莫天云说得那么严重,早就好了。

  而屠千豪正是吃了这个dà亏;要bú然,以屠千豪的能力,无论如何都能够与顾独行拼一个两败俱伤的。但现●在却是稀里糊涂的败了;而且败得如此凄惨,再也没有翻身之力

  三dà公子面面相觑。均看到对方如丧考妣的表情,心中都是憋屈之极。**,咱们哪一个bú是天纵之才?谁的心眼少了?怎么就被人如此的玩弄了■……

  “别叹气了,这表情bú好。”傲邪云很快恢复过来,轻松地笑了笑:“其实咱们应该庆幸啊……幸亏莫dà少将那十个亿吃了独食,要bú然,咱们再多赔出六十亿,咱们三家可就真的倾家荡产了……恐怕我们三个,也要卖身为奴还债了。”

  欧独笑和谢丹琼终于反应过来,比哭还难看的笑了笑。

  傲邪云努了努嘴,道:“喏,看莫dà公子的脸色,这一刻多么精彩。”两人闻言看去,果然忍俊bú住,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只见那边,莫天云四脚dà张,瘫痪一般的躺在了座位上,脸色煞白,嘴唇颤抖,眼中震惊莫名,已经变成了一片死灰色。

  这场赌局,莫天云亲手策划,用尽了努力,费尽了心机,搬空了财产,才终于营造出这样的局面……

  想象一下莫天云现在的心情,谢丹琼和欧独笑顿时如同dà夏天的洗了一个凉水澡,浑身透着无限的爽利。按说眼看就要shū出去几十亿,bú应该有这么高兴。可是……就是很得意,这种心情很怪,就像根本没有shū,而且是赢了一般得高兴……

  他**的,我是shū了,赔了;可是你莫天云却要比我们惨得多得多。

  原来我还bú是最惨的那一个……这么一想,顿时心中舒服多了。

  “第五场,顾独行对屠千豪,顾独行胜”司仪的声音都震惊的变了调。没法,实在是太意外了。

  随着这一声dà喊,整个四面看台火上浇油一般沸腾起来。

  “草这怎么可□能?bú是说顾独行受伤了么?”

  “谁说的顾独行命bú久矣?**要bú这么说老子还能bú知道压纪墨胜?啊啊啊……气死我了……”

  “怎么回事居然赢了?”

  “谁他么放出的假消息◆□能?bú是说顾独行受伤了么?”

  “谁说的顾独行命bú久矣?**要bú这么说老子还能bú知道压纪墨胜?啊啊啊……气死我了……”

  “怎么néng?búshìshuōgùdúhángshòushāngleme?”

  “shuíshuōdegùdúhángmìngbújiǔyǐ?**yàobúzhèmeshuōlǎozǐháinéngbúzhīdàoyājìmòshèng?āāā……qìsǐwǒle……”

  “zěnmehuíshìjūrányíngle?”

  “shuítāmefàngchūdejiǎxiāoxī?老子要宰了他全家”

  “bú是说被莫天云打伤了么?”

  “***莫天云,竟然如此坑老子,老子下了二十万啊……”

  “***屠千豪,天天厉害哄哄的,那想得到竟然打bú过顾独行草,这混蛋再怎么说也比顾独行多吃了几年饭啊;**那几年拉的dà便也比顾独行重了好几倍了……真他娘的废物害老子shū钱”

  “莫天云放出的假消息?”

  “莫天云放出的假消息?”

  “莫天云放出的假消息”

  “是莫天云欺骗了我们……”

  …………

  突然间,有一个人嚎啕dà哭,一呼百应,顿时无数人跟着流泪,有一人突然站起来,放声dà吼:“***莫天云”

  这句话顿时说到了众人的心里去,简直是心声的最佳体现,顿时从者云集,万众一齐dà呼,山呼海啸一般:

  “***莫天云”

  “***莫天云”

  “***莫天云”

  ………………

  这些人每一个修为都bú俗,这一下子同时运足了力气dà吼,顿时声势震天

  莫天云的声望,在这一刻彻底的到达了人生之中的巅峰。

  楚阳看着走上来的顾独行,心照bú宣的眨了眨眼:“没杀?”

  “没杀。”顾独行冷峻的脸上露出一个冷笑:“先让他与莫天云玩玩再杀也bú迟。”说着,向楚阳眨眨眼。

  楚阳bú由会心的笑起来;他突然想起来顾独行的无形剑气。顿时知道顾独行juébú会如此好心的放过屠千豪……

  两胜两败一平。等于一场也没打;还剩下两场。

  但四周的看台上的情绪已经如同被引爆了的炸药桶,再也遏制bú住。莫天云所在的看台,几乎在眨眼之间就被疯狂扔过来的香蕉皮水果核等淹没

  还有bú少人将穿的鞋子也脱下来扔了过来。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刹那间莫天云的看台上就开起了杂货铺,只有你想bú到的,没有这里没有的。尤其古怪的是,居然还有几个肚兜也一起飞了过来。上面还带着体温和脂粉味,真bú知道是哪里来的……

  场上,司仪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他现在喊也没用,比斗直接无法进行了,无论他说什么,激动的群众都是再也听bú见。

  楚阳身边,蔚公子眉头一皱,突然长啸一声,滚滚风雷动,居然将万人dà呼一举压了下去,蔚公子dà骂道:“叫什么叫?都想死吗哪一个再给老子出一声看看?”

  “是蔚公子”人群中一声低呼。

  顿时场中又是鸦雀无声,所有人脸上虽然还是愤愤bú平,但却是bú敢跳出来胡闹了。

  蔚公子啊;我x,再说一句话这家伙可是真的会杀人的。再说了……还有个君惜竹就在这里啊……我x,dà□家怎么忘记了这一茬……

  蔚公子环目四顾,道:“竹子的人听令,维持现场秩序,谁敢喧哗,格杀勿论”声音带着森严的杀气,人人都是听得清清楚楚。

  “是蔚座”所有暗竹手下,一起dà吼。
  顿时场中噤若寒蝉。

  楚阳心中惊叹,黑社会维持秩序;果然比傲邪云等正道人物维持秩序要有效果的多了。

  司仪松了一口气,急忙dà吼一声:“第六场罗氏家族罗克敌,对阵厉氏家族厉宏图”◆

  罗克敌嗷呜一声dà叫,兴奋地站了起来。仰天长嗥:“嗷呜~~~~终于轮到我了”

  就在这时,高升突然一声dà笑,站了起来,dà声道:“纪墨现在都是两胜两负一平,我们干脆就将罗克敌这一◇☆场略过,你我直接决胜负如何?”

  他笑了笑,说道:“纪墨,你也清楚,你我一战势bú可免;bú如就在这里解决当着天下英雄,拿出你横刀夺爱的勇气,与我一战”

  这句话出来,众人都是dà骂高○升无耻。

  明摆着,厉宏图juébú是这位新晋的狼剑王座的对手,高升提出来这一点摆明了避重就轻

  “高升,你要bú要脸了”另一个方向,呼延傲波腾地站了起来,怒容满面:“横刀夺爱?你怎么说得出口?”

  罗克敌也是dà怒:“高升,你什么意思?”

  高升bú答,只是看着纪墨。

  纪墨哈哈一声dà笑,站了起来,dà声道:“高升,我正要教训教训你这个油头粉脸华而bú实占着茅坑bú拉屎的王八蛋”

  呼延傲波顿时满脸黑线,狠狠的看了纪墨一眼,气鼓鼓的坐了下去。占着茅坑bú拉屎?啥意思?纪墨,你死定了

  呼延小姐心中愤愤地想:太bú会说话了这混蛋的嘴,得好好教训。

  楚阳看着高升,低声急促的道:“纪墨,bú要忘记我说的话。”

  纪墨点点头,抿了抿嘴唇,道:“老dà放心,我一定会赢的。”

  “这一场,可bú乐观啊。”蔚公子看着纪墨,又看了看高升,皱了皱眉头。以他的眼光,自然看得出来,纪墨虽然冲起来得快,但底蕴bú足。高升却是稳扎稳打,基础牢固。

  两人虽然都是在二品王座。但高升乃是二品巅峰;纪墨是二品王座中期。这其中○差别就很dà。

  “我觉得纪墨能胜。”楚阳信心满满的道:“纵然有曲折,但最终一定可以胜”

  “你这么有把握?”蔚公子狐疑地看了看纪墨与高升两人。心中重新估计一下,还是觉得高升的赢面dà◎一些。bú由对楚阳的话很有怀疑,以他的目光看出去,基本一目了然,bú会出现什么意外的。

  “蔚兄,要bú咱们俩再赌一场?加点彩头?”楚阳眯着眼,看着蔚公子的眼神,如同发现了一座金山……

  …………

  第四更了。第五更现在有一半,我吃口饭继续码字。兄弟们的月票和推荐票也别留着了,尽情的砸吧……额,推荐票可bú可以再多一些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