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纪二爷出场!【第五更!四千字!】


  第五十六章纪二爷出场!【第五更!四千字!】

  “呃,赌?”蔚公子歪歪头,看着楚阳。心中不由得有些嘀咕,若shì对shàng别人,蔚公子肯定毫不犹豫的就赌了。

  但现在面前可shì楚阳啊。对这家伙神出鬼没的手段,蔚公子可shì心中早有忌惮。

  目光闪烁的想了一会,终于还shì觉得有把握,就算shì纪墨有超强手段,或者楚阳那样的精妙剑招,或者能让高升手忙脚乱,但最终胜利,却不一定就真的能越级。

  问道:“你想赌什么?”

  剑灵在意念之中急急的提醒:“白晶赌他的白晶九劫剑现在最需要的不shì更高端的紫晶,érshì白晶。”

  楚阳嘿嘿一笑,心领神会,道:“你有多少白晶?”

  蔚公子眼睛一闪,不悦的道:“你小子看shàng了我的白晶?你有多大胃口?居然问我一共有多少”

  “你有多少,我赌多少。”楚阳很shì气定神闲。现在他的身家可shì丰厚的很,九劫空间内,有两大奇药,还有玉雪灵参,还有堆积如山的玄玉冰晶和玄阳玉;随便拿出哪一样,都shì举世罕见的宝贝说到赌博,他还真不惧谁。

  “白晶我也不shì很多。”蔚公子有■些戏谑的看着他:“不过也就shì有那么几万块;ér且还有一座白晶矿脉。你全要?你用什么来赌?”

  剑灵在意念中迅速的换算起来,满脸放光。几万块,白晶矿脉这……这下子可发了若shì九劫剑将这些全★xiēxìxuèdekànzhetā:“búguòyějiùshìyǒunàmejǐwànkuài;érqiěháiyǒuyīzuòbáijīngkuàngmò。nǐquányào?nǐyòngshímeláidǔ?”

  jiànlíngzàiyìniànzhōngxùnsùdehuànsuànqǐlái,mǎnliǎnfàngguāng。jǐwànkuài,báijīngkuàngmòzhè……zhèxiàzǐkěfāleruòshìjiǔjiéjiànjiāngzhèxiēquán部吸收了,那可shì能够足足再提升一个档次

  “一块玄玉冰晶,一块玄阳玉。”剑灵给出了报价:“两样都在拳头大小。”

  楚阳险些晕厥。

  你一块玄玉冰晶一块玄阳玉,就想赌蔚公子的整整一座白晶矿脉?

  “放心,你就这么说。”剑灵信心满满:“蔚公子练得应该shì幽影一脉,这两块玉虽然并不值那么高的价钱,但他却shì一定会赌以为这shì他目前最需要的东西。白晶对他这种基数来说,只shì累赘罢了。”

  “你用什么跟我对赌?”蔚公子玩味的看着楚阳,心中有些好笑,自己什么时候也做起这种用财富砸人的把戏了?不过……看到这小子哑口无言,蔚公子心里居然很有成就感。

  “我最珍贵的东西只有这个。”楚阳叹了口气:“若shì你满意,咱们就赌;若shì你不满意……那就当我没说。”

  楚阳伸手往怀中一掏,垂头丧气的道:“就这两块……我的全部身家了。”

  正在得意的哂笑的蔚公子在看到楚阳拿出来的东西的时候,突然间一下子张大了嘴,两个眼睛一下子鼓了出来。

  在楚阳的掌心,两块拳头大的玉摞在一起,shàng面一块,发出隐隐的深寒,下面一块,却shì发出淡淡的温暖。

  一热一冷一阴一阳,竟然似乎刹那间在楚阳的手shàng形成了一个绝对平衡的循环。一股白蒙蒙的温暖湿气升腾起来,就在楚阳的掌心三尺,也不飘散,就这么漂浮着。

  “玄玉冰晶……玄阳玉……”蔚公子眼睛直勾勾的;喉结shàng下移动,吞咽着什么。

  “行么?”楚阳有些忐忑的问道:“我知道shì少了些……若shì你不赌,我也没fǎ。”

  “不少不少这些就很多了□”蔚公子忘情的道:“赌怎么不赌赌了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一口唾沫砸个坑英雄一诺百死无悔……”

  “那就赌了?”楚阳确定的问道。

  “赌了”蔚公子心急火燎的一把将玄玉冰晶和玄阳玉抢□◎了过去,爱不释手的把玩着,道:“赌资我来保管。我来做公证人,你放心吧?呵呵,你一定放心的……”

  楚阳一阵无语,你参与赌博,你shì当事人,居然你来做公证人?天下间还有这等说fǎ?

  □“放心吧。”蔚公子拍拍他的肩头,道:“我不会让你吹亏的,若shì你输了,这东西就shì我的了。然后我补偿给你一千块白晶;若shì你赢了……我用我所有的白晶跟你换。怎么样?”

  楚阳愤怒了

  这货说的这话也忒不要脸了

  “什么叫我赢了你就跟我换?我就shì赌的你的全部白晶”楚阳勃然大怒。

  “哎……急眼了那就没意思了不shì?”蔚公子无耻的道:“你看,现在这两块玉已经◎在我手里,我就shì拿着跑了你也没fǎ,对不对?但shì本公子人品好哇,不但不跑,反ér还留下来跟你赌博。ér且赌赢了还要给你补偿,赌输了我也不赖帐,你应该感激我才shì。”

  “中三天杀人越●◎在我手里,我就shì拿着跑了你也没fǎ,对不对?但shì本公子人品好哇,不但不跑,反ér还留下来跟你zàiwǒshǒulǐ,wǒjiùshìnázhepǎolenǐyěméifǎ,duìbúduì?dànshìběngōngzǐrénpǐnhǎowa,búdànbúpǎo,fǎnérháiliúxiàláigēnnǐdǔbó。érqiědǔyíngleháiyàogěinǐbǔcháng,dǔshūlewǒyěbúlàizhàng,nǐyīnggāigǎnjīwǒcáishì。”

  “zhōngsāntiānshārényuè货的多了,有几个跟我这样讲诚信的?”蔚公子道。

  楚阳苦笑不得。

  好吧,赌赢了你拿走,赌输了你还shì拿走,就这样居然还人品好?讲诚信?哥你要shì去经商绝对shì已经富可敌国了啊。◆

  “好吧;不过我有一个要求。”楚阳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既然让你占了便宜,我当然要有我的要求:“若shì你输了,我要去你的藏宝库去,亲手验货。另外,你在下三天欠我的紫晶之心,我也要一并带走。”◎

  蔚公子怫然不悦:“难道我还会赖账不成?”

  楚阳心道,你丫还有脸说这句话?你现在的行为就shì彻头彻尾的在赖账

  “你说呢?”楚阳冷笑一声。

  蔚公子伸手搂住他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道:“那好,就这么说定了咱们一言为定,呵呵,那这两块玉无论输赢都shì我的了,本公子也就当人不让了。呵呵,谁让我在中三天最有资格呢?你说shì吧?”

  楚阳扭过脸吐了一口,实在无话可说了。

  一直在他怀中听着两人说话的莫轻舞抬起头,愤愤的看着蔚公子:“你这人真shì太坏了居然骗我楚阳哥哥的东西。依我看来,你应该将这两块玉还给楚阳哥哥,然后无论输赢,都将你藏宝库里的东◆西都送给我楚阳哥哥才对。”

  “呃,呃……”蔚公子瞪着眼看着这小萝莉,终于无力地摊了摊手,道:“我shì有些不讲理,但我还不如你不讲理……”

  “你才不讲理” 莫轻舞凶巴巴地道。
  “好吧,我不讲理。”蔚公子垂头丧气的承认,随即一转屁股,去跟顾独行坐在一起,远离这个shì非之地,远远的还听见小萝莉嘟着嘴不满的嘀咕:真shì太不讲理了……

  蔚公子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

  楚阳的意念之中,剑灵很快活,道:“只要这一场赢了,你可就发了”

  “怎么说?”楚阳纳闷的问道。

  ‘那么多的白晶,其中蕴含的精华,可以让九劫剑初步脱离金银铜铁这种凡铁的层次,shàng升为灵剑一旦成为灵剑,你就可以为莫轻舞治伤了。”剑灵诱惑道。

  “我现在就可以为她治伤。”楚阳翻了翻白眼:“这不shì需要一个极端安全的空间吗……”

  “废话你现在为她治伤,当然可以治好三阴脉,但九重丹最大的作用,却被浪费了。”剑灵白了白眼:“但shàng升到灵剑之后,我就可以用九重丹续接她的三阴脉,然后将药力封存在她的身体里;随着她一级一级的提升,逐渐的提升出来;然后到了皇级得时候,将她体内的药力完全引爆,一举冲shàng君级”

  “这才shì九重丹真正的威力ér且,只要这样做了之后,不仅她的修炼速度要远远超过什么所谓的天才,ér且还能起到关键时刻保命的作用。”剑灵哼了一声,道:“就这些了,你自己决定。若shì你非要这时候给她治伤,我也不拦着你……”

  楚阳大喜过望,道:“那还有什么说的?当然shì先得到白晶啊反正打完之后我就先赖着蔚公子去把白晶取了,也花费不了多大功夫,哈哈……”

  剑灵鄙视的看了他一眼,沉寂入意识之中,不说话了。

  …………

  纪墨的出场有些低调,他shì一步一步地走了下去,每走一步,就在暗中□调节着自己的力量。

  他知道自己与高升相比,委实shì差距不小。所以他现在根本不敢有丝毫大意,努力的控制住自己的脾气,不让一点一滴的力量在打斗之外就先浪费了。

  飞身ér下,自然很光彩◇;但纪墨却舍不得这点力气。这可shì关系到自己的终身大事啊;老婆的归属啊。高升shì赢了也罢输了也罢,全无心理压力;但自己不行啊。

  高升已经在场shàng等了一会,纪墨还在不疾不徐的走下去。不由怒道:“你能不能快些?”

  纪墨翻了翻白眼:“我快与慢**屁事?你就这么急着想挨揍?”

  他心中谨慎,嘴shàng却shì半点亏也不吃。心中牢记楚老大教导:你沉住气,不要急。当然,若shì你能把高升骂的急了,那就更理想了。去吧,我相信你的口才。

  高升冷笑道:“纪墨,难道你害怕了不成?怎么着,有胆子做,却没胆子承担后果?”

  “哈哈哈,高升,你这句话真shì可笑极了。什么叫做有胆子做没胆子承担后果?”纪墨一声长笑:“你以为现在这么大的场面,我要shì不点头你能弄得出来?”

  这句话倒shì实话,高升提出挑战shì一回事;但纪墨若shì不答应……照样没有这一次盛会

  纪墨大声道:“最少,我纪墨来了我纪墨对shàng你了最少我纪墨敢承担,敢爱,敢去争取我的女人最少我纪墨不像某些人,订了亲却逃婚;不愿意你就直接说不愿意呗?没人勉强你啊,可shì你还拖着,婚约不解除”

  “为什么?”纪墨大吼一声:“无非就shì看shàng了呼延家的地位财富,你以为天下英雄都shì傻子啊?看不出你的用心?”

  “各位你们说,shì不shì这么回事?”纪墨提气大吼。

  顿时数千人同时响应:“shì”声音整齐。

  纪墨更加得意痒痒起来,一边很有风度的向着四方挥手,作领导状;一边继续舌灿莲花:“高升,你贪图实力,垂涎财产,这也罢了,这本shì人之常情;就算说了出来,也最多说你一个人品不好。但你最不应该的事,你在贪图这一切的同时,却还在无情的耽搁一个女子的青春年华”

  “女子的青春有几何?你这样霸着,却什么后续都没有,你你……你还shì个人吗?”

  高升气得嘴唇发抖,伸手指着纪墨:“你你……你胡说八道我高升,我高升岂能shì那种人”

  “你就shì”纪墨居高临下大吼一声,见他还要反驳,一连串的喊了起来■:“你就shì你就shì你就shì……”

  全场数万人哄堂大笑,顿时有数千人跟着凑趣的叫起来:“你就shì你就shì你就shì……”

  呼延家族阵营中,呼延傲波怔怔的站着,远远地看着纪★墨,突然间心里又shì心酸又shì感动……

  纪墨很有威仪的高高举起一只手:“诸位,兄弟的话还没有说完。”

  “哈哈哈……纪二爷请说。”大家一阵大笑,但却不再喧哗。

  “如今,我纪墨我了我深爱的女子,不惜千辛万苦,万里迢迢,披星戴月,到这里来参加会战为什么?”纪墨仰天大吼:“那shì因为我心中的真情嗷呜~~狗大姨”

  数万人同时大呼:“为了我心中的真情嗷呜~~狗大姨”

  随即有人就悄悄地问身边的人:“哥们,这狗大姨……shì什么?”

  那人正在振臂高呼,闻言没好气的道:“我哪里知道shì什么?你去问纪二爷去。”说完继续挥舞手臂大吼:“为了真情……嗷呜~~~狗大姨”

  纪墨神采飞扬的又走下了几阶,又shì振臂高呼:“我要将那心爱的女子从恶少手中拯救出来我要给她幸福我要给她未来决不让一些别有用心的宵小之徒阴谋得逞嗷呜……狗大姨”

 □ 万众一齐大呼:“纪二爷威武嗷呜……狗大姨”

  纪墨来了兴致,挥舞着手臂,满脸的慷慨激昂,突然觉得浑身热血沸腾,举手向天,大吼道:“苍天啊给我力量吧让我战胜邪恶让我拯救她爱护她陪着她幸福她”突●然石破天惊一般大吼一声:“让她做我老婆吧嗷呜~~~”

  沸腾了

  全场真的沸腾了现在这年月,谁曾经见过如此大胆的求爱?

  呼延傲波一双眼睛看着纪墨,眼中柔情无限。

  在她身后,呼延家族的女眷们也有不少来的,一个个抱着肩膀说肉麻死了,但每一个的眼中,都闪着深深的羡慕。

  场中的高升已经气的七窍生烟身形颤抖,差点就要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的,你纪墨shì来打架的,还shì来唱戏的……

  ………………

  我说我虽然累死了,但我写的很爽很快乐……你们信不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