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纪墨的决战!


  第五十七章纪墨的决战!

  纪墨从上往下走,走了一半的路,居然就已经煽动起来了群众的情绪。一开始只是顾罗董纪四dà家族的人和赌局压纪墨胜的人在欢呼。但到了后来,干脆就是全场呼应

  连那些押gāo升的人也都响应起来。

  因为纪墨有一句话说到了人的心里去:nǐ追求权利追求财富,无可厚非。但nǐ不能为了权力和财富硬拖着一个nǐ自己都不喜欢的女子来得到这一切

  nǐ这样做不仅对不起两dà家族,对不起那个女子;甚至连nǐ自己都对不起了。那nǐ还有什么资格来争取这一切?居然还因为这个跟人家决斗?

  我赌博押nǐ是想赢钱而已;但这并不代表我就不鄙视nǐ的人品我骂nǐ,我嘘nǐ;但nǐ只要赢了我照样拿钱我夸nǐ我拥护nǐ……但nǐ输了我照样赔,有什么关系吗?

  所以纪二爷的声威越来越盛,他一边往下走,一边风度翩翩的招手,脸上一片*光灿烂,激动到极处,居然屁股还不自觉的扭了起来。

  于是乎,他找这首,呼喊着,扭着屁股,脚下居然还迈着八字步……沉稳如山而又风骚无比的一路而下。

  “我们一定要胜利”纪二爷振臂gāo呼。

  “要胜利”万众一齐dà呼。

  “我们一定要捍卫真爱”纪二爷走两步,继续dà呼,气壮山河。

  “捍卫真爱”万众一起。

  “我们一定要打倒恶魔”纪二爷再接再厉。

  “打倒恶魔”万◎众情绪越来越激动

  “嗷呜~~~”纪二爷双臂挥舞,嘴唇嘬起,发出一声标准的狼嚎。

  “嗷呜~~~”万众一起狼嚎。

  “狗dà姨~~~~”纪二爷已经兴奋的找不到北了,扭着屁股跳了◆zhòngqíngxùyuèláiyuèjīdòng

  “áowū~~~”jìèryéshuāngbìhuīwǔ,zuǐchúnchuàiqǐ,fāchūyīshēngbiāozhǔndelángháo。

  “áowū~~~”wànzhòngyīqǐlángháo。

  “gǒudàyí~~~~”jìèryéyǐjīngxìngfèndezhǎobúdàoběile,niǔzhepìgǔtiàole跳。

  “狗dà姨~~~~”万众一起沸腾了……

  下面的gāo升已经气的手脚冰凉,死去活来。一张脸都蜡黄蜡黄的,嘴唇一个劲的哆嗦着,愤恨欲死的kàn着无限拉风的纪墨。咔嚓一声,竟然把牙齿咬碎了一个

  我我我……我要是弄不死nǐ我就……我就我就我就……gāo升心里在疯狂的想着。

  kàn台上,楚阳kàn着蔚公子:“现在nǐ还确定gāo升必胜?”

  蔚公子长叹一口气:“不敢确定了。现在纪墨风头正是dà盛,gāo升已经气得心浮气躁。战斗之中必然不能保持冰雪心境,胜负难料了。”

  楚阳嘿嘿一笑,指着沸腾的人群:“这些,都是力量,也是决战的重要条件。人多气壮,这句话,可不是白说的。”

  蔚公子道:“手段用到这程度,倒也无可厚非,但毕竟是有些卑鄙。”

  楚阳冷笑:“这是决战就要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因素来打击敌人光这些就够了么?还远远不够呢。nǐ等着kàn吧。”

  纪墨终于走下了kàn台,趾gāo气扬的踏上了中间的场地。这一段路,他足足走了有半个时辰。让下面的gāo升等的惨不堪言,气的yu仙yu死。

  gāo升一见他下来,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三千怒火同时涌上心头:“纪墨,受死吧”说完就冲了出来。

  “且慢”纪墨一声dà吼,伸出一只手做静止状。

  gāo升停下,dà怒问道:“nǐ又要干什么?”

  “nǐ咋还不喊开始?”纪墨很不满的对司仪道:“没见gāodà少已经等不及的想要挨揍了吗?”

  gāo升顿时浑身一阵哆嗦,好吧,纪墨,我一定会让nǐkànkàn,究竟是谁,等不急的想要挨揍

  司仪脸色怪异,终于举起手:“战斗开始”

  话音未落,gāo升就直接等不急的冲了过来,一直冲到纪墨面前,拳头上带着的风声已经吹得纪墨额前头发乱舞——

  “且慢”纪墨霹雳一般一声dà喝,瞪着眼睛一动不动的站着。

  gāo升愤恨欲死的只好停手,咬着牙,愤怒的几乎要无力地道:“nǐ、又、要、做、什、么?啊?”

  哪知道就在这时候,纪墨突然飞出一拳,噗的一声又快又狠的打在了gāo升的脸上,顿时鼻血狂溅,满脸桃花开。gāo升只觉得一阵剧痛,似乎牵扯到了泪腺,眼睛也睁不开了,泪水狂涌而出。

  纪墨dà笑道:“我是说……且慢……需要我先动手”再不留情,揉身而上,噗噗噗连续三拳,噗噗连续两脚,趁着这个gāo升捂住脸的机会疯狂打击。

  gāo升如同沙包一般被打飞了出去。

  喧嚣的场地突然鸦雀无声。人人都kàn着这一幕,个个都是脑袋打结,反应不过来了。

  纪墨飞速赶上去,威风凛凛的一脚又踢在gāo升身上,得意洋洋的dà喝:“切nǐ这傻*司仪都说了开始了,我说一句且慢nǐ竟然真听话?啊?那本少爷让nǐ去死nǐ咋不去死啊……nǐ这个嗷呜嗷呜的二百五……”

  gāo升连滚带爬,狼狈不堪的急速窜了出去,浑身一阵疼痛难忍,气的肝都疼了。

  但四周kàn台上的赌徒们终于明白过来,纷纷叫骂:“纪墨,nǐ好不要脸,nǐ偷袭”

  接着有人反驳:“放nǐ母亲的屁什么叫做偷袭?这是在决斗场上,司仪都说了决斗开始,gāo升自己不防备能怪的谁?只能说他二百五别的无话可说;换做nǐ我在场上,会中计吗?绝对不会”

  这家伙说的纯粹是放屁,这样的情况,猝不及防之下,恐怕十有**的人会中计。

  但这番话却是顿时成功策反一个:“gāo升nǐ傻啊?……决斗都开始了nǐ还在做梦呢吧?**,纪墨让nǐ住手nǐ就住手啊?nǐ就这么听话啊……他是nǐ的对手不是nǐ爹啊……哎哟喂我的银子啊……”

  gāo升愤怒的dà脑直接充血,飞速的跳了起来,在脸上擦了擦,一张俊脸已经变得血污满面狰狞可怖,狂吼一声,就疯狂的冲了过来。

  “且慢”纪墨dà吼一声。

  但gāo升现在哪里还会理他,嗷嗷叫着就冲上来,却见眼前剑光一闪,顿时身上一痛,急忙后退,刺骨的疼痛感传来,低头一kàn,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dà腿上一道剑痕血肉翻卷,竟然几乎能见到骨头

  “nǐ……nǐ卑鄙”gāo升直接气糊涂了。这混蛋,居然无声无息的就拔出了剑。自己气怒攻心,竟然没注意他什么时候拔出了剑。

  “我刚才说且慢,是想提醒nǐ……nǐ还没拔剑呢……”纪墨无辜的耸耸肩膀:“我x,我这是一片好心啊,诸位,诸位nǐ们见过吗?我一片好心提醒他拔剑,整个中三天谁不知道我纪墨乃是用剑的啊?他他居然还因为这个骂我,诸位,好人不能做啊,一片好心肠,是定会被人当做驴肝肺的啊……”

  gāo升气的dà吼一声,哇的喷出一口鲜血:“**dà爷的纪墨,nǐ拔剑没有响声,分明是故意偷袭”

  kàn台上赌徒们现在隐隐已经觉得不妙,顿时纷纷倒戈:“是啊,nǐ的剑没有声,分明是预谋偷袭。”

  “诸位,我这个冤枉啊……”纪墨转过身让gāo升kàn:“nǐkànkànnǐkànkàn,整个中三天都知道我用的是无鞘剑啊,我哪里来的剑鞘啊……”

  上千人同时dà喝:“不错,纪二爷的剑是没有剑鞘的”这上千人,分明是托。

  但dà众不明所以,于是转而指责gāo升:“nǐ丫傻*啊,nǐ的决战对手用的剑是没有剑鞘的nǐ都不知道吗?居然还因为这个受了伤……”

  gāo升顿时气的眼前一黑。纪墨啥时候用没有剑鞘的剑了?怎么我不知道?这分明是假话

  却见纪墨已经生龙活虎的扑了上来:“gāo升在天下英雄面前,莫要说我欺负nǐ来来来,现在nǐ我公平一战我决不占nǐ的任何便宜”

  这话说得真是dà义凛然引来了一阵阵的喝彩。

  gāo升胸腹之间一阵激荡,险些气得又吐一口血:nǐ现在先打碎了我的鼻子,□导致我的视线模糊;然后又趁机对我狂殴一顿;然后又偷袭几乎废了我的一条腿,更将我气得口喷鲜血,居然还要在现在与我‘公平’一战?

  居然还‘绝不沾我的任何便宜’?nǐ还能怎么沾啊……

  g◆āo升愤怒的脸上肌肉都在抽搐,强忍心中的愤恨,拔剑而上,恨不得一剑就将纪墨剁成肉酱

  纪墨dà呼xiǎo叫的躲闪:“好好剑好贱哇靠,真是贱,贱贱贱……”跳来跳去,灵猴一般敏捷。

  gāo升dà叫一声,剑势加急,狂风暴雨一般攻击过去。

  纪墨突然不出声了,似乎也在艰难的迎战——事实上,也很艰难。gāo升的修为比他要gāo出一线,纵然是在狂怒之中有失章法;也是威力dà得很。

  纪墨一沉默下来,gāo升顿时心中有些得意:nǐ也就嘴上厉害,真动了手,nǐ那里是我的对手

  这么沉默的打了好dà一会儿,绝dà部分都是纪墨防守,gāo升进攻。

  眼kàn着纪墨●快要被逼进绝境……gāo升的剑网已经密密麻麻的织成一片……

  纪墨突然凄惨到了极点的惨叫一声:“啊~~~”

  这一声惨叫突如其来,不仅观众们精神一振、头皮一麻、背心一阵冒凉气;连gāo升也是有些纳闷:砍到他哪里了?

  注目kàn去。

  这一kàn,剑势顿时放缓,纪墨长剑一领,狂风暴雨一般的反攻回来,一边进攻一边嘟嘟囔囔:“**,差点儿就被切了……”

  …………

  今天三八节,祝福广dà女书友,节日快乐

  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