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禽兽不如!


  第六十七章禽兽不如!

  七香迷神,中者浑身麻痹,只要修为不到君级,不能以灵魂海聚功的,没有rén能够例外哪怕是皇座九级巅峰

  莫无心浑身哆嗦着;中了七香迷神,本不应该还能哆嗦,但他心中的激动,竟然将这种无与伦比的药性压了下去。

  虽然依然全身僵直不能动,但却是控制不住的本能的哆嗦。

  他已经不能说话,但眼中却闪出了一丝痛悔。他实在很想说,有一肚子的话想要说,可是已经说不出……

  他想说……你不是莫星辰的儿子啊;你是我的亲孙子啊……

  你是我儿子莫星海的儿子啊我莫无心的嫡系血脉啊。

  在莫星辰的夫rén分娩的时候,老夫控制了整个莫家,用你和那刚出生的婴儿调换了,你不是莫星辰的儿子啊,你是我的孙子啊

  为了你能在莫家上位,老夫将那些rén全部杀掉,甚至,将那刚出生的婴儿也活活溺死,将你的亲生母亲也杀了啊……

  直到前几年前,你父亲莫星海出外意外身死,你的身世,就只有老夫一个rén知道啊……

  老夫对你好,从你很小就对你好……难道就没有一点原因么?老夫再怎么说也是一位皇级高手,在莫家至高无上,为何要给你这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家伙当狗,难道老夫真的犯贱么……

  难道就没有原因吗?

  难道就没有原因吗?

  难道就没有原因吗

  他的心里在狂吼着,在嘶吼着,但嘴上,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算计了一辈子,算计了莫家一辈子,谁曾想得到,老了老了,竟然会死在亲孙子的手里?死在自己一手培植全力培养的亲孙子手里?

  自己为了他,费尽心血

  自己为了他,殚精竭虑

  自己为了他,杀rén无数毫不讲理甚至为了他丧尽天良、坏事做绝

  最后,他杀了自己

  莫无心突然觉得好笑,这件事实在是太好笑了,太讽刺了

  若是现在能出声,他定然会放声狂笑笑这苍天,笑这命运

  “老狗……你还觉得好笑?”莫天云狰狞的看着莫无心眼神,低声道:“我很讨厌看到你的笑”

  刀已出qiào,刀光如梦如幻,瑰丽璀璨,莫天云的手却在颤抖,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手会颤抖,甚至,心也在颤抖。

  但他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的颤抖

  自己乃是成大事的rén,怎么能为了这么一条老狗而颤抖?纵然他为自己做了很多事,但……老狗就是老狗,老狗还是狗只是一条狗

  只是一条狗

  而已

  莫天云一咬牙,一刀带着梦幻般的刀芒,刺了出去

  狠狠的刺进了莫无心的心脏他是如此用力,从前胸扎进去,刀身竟然从后背透出来一大块

  莫无心浑身一震,瞳孔大张。

  他恐怕做梦也想不到,当初他昧着良心,包庇莫天云陷害莫天机和莫轻舞,并拉下脸皮从莫轻舞的手中,抢来了这柄刀,最后,竟然是他自己的亲孙子拿着这柄莫轻舞的刀,刺进了他的心脏

  莫天云冷酷的看着莫无心大张的瞳孔,冷冷地咬着牙,瞳孔有些疯狂的迷乱,狠狠道:“还不死?还在瞪着我?你以为你瞪着我你就不必死?你以为我会害怕?啊?”

  说着不害怕,声音却在颤抖;到后来,突然一声惊叫。

  因为,心脏被穿透的莫无心竟然恢复了行动能力,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然两只手同时闪电一般伸出,抱住了刀身

  他的实力,似乎也在这濒死的一刻恢复

  这是回光返照的力量

  他本来可以在这一刻,完全有能力将莫天云毙于掌下莫天云毕竟不是皇级高手,他不知道皇级高手的真正恐怖。

  但莫无心却没有出手,他只是无限悲哀的看着莫天云,他的嘴角在不断的溢出鲜血,两手死死抱住刀身,手上也不断地渗出鲜血,低低沉沉的道:“天云……你杀了我……你杀了我……你可知道……我是你爷爷……我是你爷爷啊你是我的亲孙子亲孙子啊……”

  一边低沉的说着,莫无心老眼之中的泪水不断地滚出来,却是一眨不眨。

  “啊?”莫天云倒退两步,一屁股坐在地上,蹬着腿往后退:“你……你说什么?”

  “我是你爷爷……我是你亲爷爷”莫无心吃力的喷着血沫,泪眼看着莫天云,断断续续的:“……当年,是我……”

  随着他断断续续的诉说,一个晴天霹雳一般的事实,就这么浮现在莫天云面前:“……我真的是你爷爷……真的是啊……”

  莫无心痛苦的闭了闭眼睛:◎“你想要这柄刀……你说啊,你说了我怎么会不给你?若是关系到……你的性命……爷爷的命……也可以不要啊……又怎么会舍不得……一把刀……?爷爷……为你做了……这么多……一把刀……能算……什么……”

 ★ 莫天云呆若木鸡

  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亲手所杀的,竟然是自己的亲爷爷

  细细的回想,终于明白……莫无心为何从小就扶植自己?为何从一开始就不遗余力的培养自己?莫天机比自己可是毫不逊色啊……

  他为何就在自己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就顶着整个家族的反对,将自己扶上少家主的位置?

  自己一直不解,只以为是自己天生就有领袖之气现在想来,一切都是屁什么领袖气概,什么霸主情怀,一切都很简单,简单到了任何rén都能明白的地步

  因为他是自己的亲爷爷

  哪怕自己再不争气,他不帮助自己才算是见了鬼

  看到莫无心在血泊之中剧烈喘息,断断续续的说话,濒死的挣命……

  莫天云突然心中刀绞一般的难受……

  早知道你是我爷爷,我何必要杀你……我一直担心,只要我偷刀,无论如何,最后的怀疑对象只能是我;楚阳那些rén,根本不会给我保密……

  我只能●杀了你,然后制造假象,然后我再做作一番,有你的仇吸引视线,就算以后谣言四起,也不会有rén怀疑我,而且,借助你的仇恨,我还可以嫁祸莫天机,甚至,一举回到少家主的位置上……

  因为你对我这么好,●谁也不会怀疑我会杀你

  我可以大哭一场的啊,我可以哭到休克,哭到昏迷,哭到眼睛都流血……哭到让任何rén都同情我的地步啊……那绝对是真的哭,绝对是真感情啊……

  虽然你死了,可是你会给我创造多大的价值啊……不仅保住了我的命,保住了我的位置……还能为我拉来一大票感动的忠心到死的手下啊……

  我把一切都打算好了啊

  可我怎么想到……事情竟然会这样?你竟然是我爷爷?你竟然是我亲爷爷?这怎么可能啊 ……你为何不早说啊……难道你早说了我还会泄露出去不成?

  我也不傻啊。

  事情发展到这一地步,任何rén都没想到包括逼着莫天云的楚阳,和知道莫天云会偷刀的莫天机,也均是没有想到。

  就连莫天机的智慧,也只会认为:莫天云想办法迷倒莫无心,将刀偷出来;也就完事。

  谁也不会想到,莫天云会心狠手辣到了这等地步竟然直接杀rén杀一个对他恩重如山的r★én杀他最大的支持者……只是为了更大的利益……

  如此丧心病狂,已经出乎了任何rén的预料。

  莫天云浑身颤抖……

  他突然疯狂的扑上来,用力抓住莫无心枯瘦的肩头,咬牙切齿:“●énshātāzuìdàdezhīchízhě……zhīshìwéilegèngdàdelìyì……

  rúcǐsàngxīnbìngkuáng,yǐjīngchūhūlerènhéréndeyùliào。

  mòtiānyúnhúnshēnchàndǒu……

  tātūránfēngkuángdepūshànglái,yònglìzhuāzhùmòwúxīnkūshòudejiāntóu,yǎoyáqiēchǐ:“★你你你……你这个老不死的你怎么不早说……你你你……你要是早说了,如今那里还有这等麻烦事?你你……你这老不死……你***……你***……”

  莫无心无神的眼睛看着他,眼神从期望终于转变成了绝望。◆

  他临死之际说出来,并没有将这小子打死,就是想要听莫天云叫他一声爷爷。没想到这小子在知道了真相之后,居然更加的变本加厉,老狗变成了老不死的

  这让付出了一生的莫无心情何以堪

  莫无心一声嘶哑的笑,身上突然爆发出一股强烈的气劲,将莫天云震飞了出去,枯瘦的身子一挺,竟然从躺坐变成站了起来。

  星梦轻舞刀依然在他胸口插着。

  “我终究是错了……”莫无心长叹一声,突然一伸手,一使劲,、从自己的胸口将刀身拔了出来,滴滴答答的滴着鲜血,看着莫天云,眼神死死的看着他,道:“你要这把刀?过来拿去”

  莫天云见他可怖的样子,不由得吓得后退一步。

  “过来拿”莫无心悲哀的看着自己的孙子,这个刚刚杀了自己的孙子,嘶声道:“来拿呀”

  莫天云咬了咬牙,终于走上一步。

  莫无心嘶声笑道:“不错,这才是我的孙子拿去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吧……”将刀扔了出来,鲜血喷溅。然后他的身子晃了晃,喃喃地道:“死在自己孙子手里……我莫无心,也算是千古一rén吧?”

  眼中神光突然消失,终于噗通一下倒了下去。

  莫天云浑身颤抖的抓着刀,突然神经质一般的声音抖抖索索的笑了起来,良久,突然一刀砍在莫无心尸体上,锥心泣血的哭着骂道:“老不死的老不死的你让我犯下这等大罪你这个老不死的……”

  在不远的暗影地方,有两个rén影,正冷冷的看着这里,只气的太阳穴突突跳动

  阴影中,莫天机白衣胜雪,淡漠的远远看着。目光中如冰似雪,没有半点表情。

  …………

  第二更兄弟接回来了,我今晚要出去陪兄弟喝酒去。晚上回来再码字更新,今天晚上一定还会有,只不过会很晚。21点钟开始码字的话,怎么说也要到二十…以后才能有更新,等不急的兄弟姐妹可以明天看。额,大家的月票可以先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