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天瓣兰!【求月票!】


  第九十八章天瓣兰!【求月票!】

  蔚公子飘飘前行,淡淡地道:“只有楚阳一个人跟我来就好。你们其他人都在这里等着吧,毕竟……本公子只欠楚阳de,不欠你们de。”

  楚阳打了个手势,让顾独行等人在这里等一会,然后独自一人跟了上去。顾独行和董无伤对望一眼,均看到对方眼中de理解。

  罗克敌和纪墨有些愤愤,但顾独行和董无伤这两个冷面gū独de人,却是能够理解蔚公子。虽然没有蔚公子那样de波折,但这样de感觉,两人都曾经有过。

  再者……什么样de地位、什么样de实力,yě决定什么样de习惯,什么样de心情。

  所以顾独行看着蔚公子de背影de眼神,除了○理解之外,还有羡慕和怜悯。羡慕他de实力,怜悯他degū独。

  一个最底层de人很容易交到朋友,整日里呼朋唤友到处去玩;那是因为,与他相同de人太多太多。但一旦有些身份地位,真正de朋友yě就●○理解之外,还有羡慕和怜悯。羡慕他de实力,怜悯他degū独。

  一个最底层de人很容易交到朋友,整日里呼朋唤友到处去玩;那是因lǐjiězhīwài,háiyǒuxiànmùhéliánmǐn。xiànmùtādeshílì,liánmǐntādegūdú。

  yīgèzuìdǐcéngderénhěnróngyìjiāodàopéngyǒu,zhěngrìlǐhūpénghuànyǒudàochùqùwán;nàshìyīnwéi,yǔtāxiàngtóngderéntàiduōtàiduō。dànyīdànyǒuxiēshēnfèndìwèi,zhēnzhèngdepéngyǒuyějiù开始少了。心中那种没来由升起de防范,和别人下意识de与自己保持心灵距离……就让朋友这两个字,变成了天堑。

  而一位上位者……就只剩下了属下和盟友。盟友这两个字里面最然yě带有一个‘友’字,但其中de生疏和防范,却能让人有时候比面对仇人还难受。

  若是一位**者,就只能寂寞了。

  这yě是历代君王只能称gū道寡de原因。因为他们de地位决定了,他们绝对绝对……不会有朋友或者他们心里yě渴望,但实际就是:他们只能gū独。没有人敢与这样de人交朋友。

  楚阳心中正在感叹这件事情;若要有实力又有朋友,除非是如自己一般,与自己de兄弟们一起打拼一起进步,一起登上巅峰这种从微末之时就形成了习惯与本能de情谊,才能永远。

  楚阳决定自己无论到了什么时候,yě不能像蔚公子这般gū独。

  他能够感觉到,蔚公子此刻de情绪波动显然很激烈,yě很极端;此刻万一有什么人惹了他,绝对是火山爆发一样de恐怖

  而蔚公子de情绪波动,应该是因为那头突然出现de远古冰熊,勾起了他对九级灵兽de怨念

  那么,九级灵兽对蔚公子究竟有什么样de用处呢?不管什○么用处,肯定是非常巨大de吧?要不然,蔚公子yě不会如此失态。

  蔚公子自幼在此长大,八级巅峰灵兽,他一脚就可以踢出十几丈,难道……对九级灵兽居然没有见过?或者……没有办法?

  那九级◇灵兽又要恐怖到什么地步?

  只相差一级,就真de有这么大de差距吗?

  楚阳心中思考着这些东西,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在这样de理论上,应该是一级之差,天差地远吧?但为何在此之前de等级差距并不是很大呢?

  难道这灵兽,yě要与人类de修炼一样,越是到了高级,越是等级森严,泾渭分明?

  他一路沉默,跟着蔚公子走进了这座冰峰。

  蔚公子青衫飘飘,来到山脚下,楚阳蓦然发现,原来这座冰峰与别de山峰很是不同,竟然是垂直上下而且上下一体,与其说这是一座插云山峰,倒不如说此乃是一整块de远古玄冰

  “这是我de家。”蔚公子背着手,站在这直入云霄de冰峰之下,背对着楚阳,很是有些沧桑de意味,淡淡地道:“多少年以来,你是我de家里,第一位客人”

  说着,他双手衣袖一抖,露出洁净de双手,凌空摄来一团冰雪,细细de将自己十根手指擦拭了一遍,意念一动,◎呼啸de冰雪将他de全身覆盖,随即砰地一声消散。

  楚阳有一种感觉:现在de蔚公子,比刚才之前要干净了许多

  他竟然在进入自己de家门之前,先将自己全身洗涤一遍可见他对自己这个‘家’有◆○多么钟爱。

  “我de家,需要干干净净de进去,干干净净de出来;一去一来,不染俗尘;一来一去,不落尘埃。”蔚公子轻声地道:“这里只有我能够进入,纵然以后成亲,yě只能是我自己才能进去,纵然是★我de妻子儿女,yě不得进入我de这个家里。”

  他轻轻地笑了笑,似乎充满了无奈,道:“只是现在,多了一个你。”

  说着两手一伸,在胸前合住,然后缓缓分开,在他de两手之中,就猛地出现◇了一道圣洁de白光,白光一闪猛de照射在冰峰冰壁上,一股精纯de天地元气突然从这片冰壁上散发出来,楚阳一闻到,就感觉到全身舒泰。

  然后在冰壁上无声无息de出现了一道门。门里面,竟然全是柔和d▲e白光。

  这道门,就这么自然而然de出现,便如这一座冰峰,就这么自然而然de存在

  蔚公子双手垂下,无限眷恋de看着这道门,轻轻吐了口气,道:“请进楚阳”

  楚阳踌躇了一下,●道:“既然你de妻子yě不能进入,那我进入,岂不是大有不妥?倒不如我在外面等你?”

  “不必,我de妻子不能,并不代表你yě不能。”蔚公子眼中光芒一闪,道:“我yě不愿意让你进去,但却感到,你★应该进去。”

  楚阳深吸了一口气,道:“好”

  跟在蔚公子身后,走进了这座神奇de冰峰。

  他在走进门之前,回过头看了一眼,他看de是顾独行他们所在de方向,但他却只见到了漫天de风雪,别de什么都没有看到。似乎顾独行莫轻舞等人,在这一刻突然间全部不见了。

  “他们看不到这里,你yě看不到他们。”蔚公子冷冷地道:“本公子de住处,若是不想让别人看到……纵然是至尊yě看不到de”

  “这无关修为,却是天地之理天地之私”蔚公子嘿嘿一笑,不知为何,楚阳感觉到蔚公子这一笑里,充满了嘲讽之意,充满了冷冽之气。

  似乎对他自己刚才说出来de‘天地之理、天地之私’反而很是不以为然一般。

  在两人de脚步消失在门内de那一刻,这道门就突然从天地之间消失。呈现在天地之间de,依然是那一座似乎与别de山峰并无半点不同de冰峰

  沉默矗立。

  楚阳进去之后,顿时惊了一下。这山峰果然是一个整体但这里面de空间,却又像是浑然天成。

  四周de白光不知从何而来,但却是柔和de照射着,让这空间里面,纤毫毕现。楚阳就如同行走在自己de梦里……

  这一整座冰峰构成de空间,里面竟然是空气清新,温暖如春。

  甚至,在中间de通道一侧,还生长着一株茂盛到了极点de天瓣兰。几乎将半边石壁遮住看这天瓣兰de样子,叶片都如同最精美★de玉质,上面只在正中间有仅存de一朵花。花色都已经变成了九彩de颜色,楚阳猛de咂舌:这株天瓣兰,竟然已经生长了九万年

  天瓣兰,万年变,一色出,一万年

  一万年只增加一色,便是天瓣□兰乃是天下间de至高无上de灵药。但这种至高无上de灵药,对常人来说,却是没有半点用处。

  甚至,是致命de毒药哪怕是皇级,吃下一片就会全身爆裂而死

  传闻中,到了圣级以上,天瓣兰de花瓣只需服下一片,便可以神魂永固而且,服下天瓣兰之后若是身死,能够带着完整de记忆和三成修为转世重生……

  想想看吧,一位圣级强者,带着圣级记忆和三成功力成为一个婴儿……然后以此作为最基本de基础,再次修炼,会有多恐怖?

  圣级de三成实力,最起码yě是君级啊

  必死无疑de人,服下天瓣兰,同样可以神魂永固,转世重生。

  所以这天瓣兰……虽然是天下第一圣药,却是对活人没有用处……只对死人有用或者说……只对灵魂有用

  但如此巨大de功用,却yě有同样苛刻到了极点de条件。那就是:天瓣兰de颜色,必需达到十色

  十色之前,服之神仙yě无救

  但十种颜色……那就是十万年de年限啊谁能等得了那么长时间?所以只是存在于传说之中,但楚阳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刚刚进来,就看到一株九万年de天瓣兰

  九劫空间中,剑灵de呼吸风箱一般急促起来,激动de嘴唇都在哆嗦:“楚阳,剑主大人,这株天瓣兰……可一定一定一定要搞到手啊这……这玩意对你我de用处简直是太大了……”

  楚阳一皱眉:“嗯?”

  “神魂永固啊”剑灵两眼发直,嘴角流涎:“我岂不就是一个神魂啊……而且还是残魂……多么需要这东西啊”

  “这个……恐怕不好搞……”楚阳很是踌躇,蔚公子对他这个家如此de爱护,显然是宝贝到了极处,自己想要从这里带走这一株生长了九万年d■e天瓣兰……难度相当大啊

  而且自己还不能偷……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蔚公子将我邀请来,难道是为了让我楚阳做贼de?若是不告而取,楚阳绝对过不去自己心里这一道关。但……自己又能有◎什么可以打动蔚公子呢?

  剑灵前所未有de哀求道:“不好搞yě要搞啊……不能搞yě要搞啊……无论如何都得搞啊……这可是天瓣兰啊,已经生长了九万年de天瓣兰啊,我de个天啊……只要进入了九劫空间,我最多耗费一半de神魂之力就能催熟一片啊……”

  。

  。

  。

  今天第一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