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这是一场悲剧


  第一百零二章这是一场悲剧

  楚阎王意念中狂怒的对剑灵道:“瞧你惹得麻烦还不快收了?”

  剑灵急忙精神抖擞的答应一声,屁颠屁颠的动作起来。刷的一声,天瓣兰就在蔚公子目瞪口呆里从□通道里消失不见……

  “以后唤你办事,你要精神些,听话些再给我找麻烦,我就把天瓣兰撕了”楚阳恶狠狠地在意念之中威胁。

  剑灵一边爱不释手的摆弄天瓣兰,一边低头哈腰,连连点头。在进入楚阳☆□通道里消失不见……

  “以后唤你办事,你要精神些,听话些再给我找麻烦,我就把天瓣兰撕了”楚阳恶狠狠地在意念之中威胁。

 tōngdàolǐxiāoshībújiàn……

  “yǐhòuhuànnǐbànshì,nǐyàojīngshénxiē,tīnghuàxiēzàigěiwǒzhǎomáfán,wǒjiùbǎtiānbànlánsīle”chǔyángèhěnhěndìzàiyìniànzhīzhōngwēixié。

  jiànlíngyībiānàibúshìshǒudebǎinòngtiānbànlán,yībiāndītóuhāyāo,liánliándiǎntóu。zàijìnrùchǔyáng意念空间以来,第一次如此听话

  “走吧,我带你去白晶矿。”蔚公子有些羡慕的看了看楚阳,举步往外走去。走了一会,突然停步,沉吟了良久,才转过身来。

  “楚阳,你今日欠我人情,等于是我未来欠你最大人情……”蔚公子皱着眉,有些不好启齿,似乎不知道从何说起一般,艰难的道:“我要提醒你一件事。”

  “蔚兄请说。”楚阳莫名的也感觉心情沉重起来,意识到蔚公子所说的事,必然是非同小可。

  “身怀九劫剑……身为九劫剑主,体内自有九劫空间……这是无上的法宝也是九重天第一利器。等九劫剑大成,便是号令天下,莫敢不从”蔚公子终于还是将‘九劫剑’这三个字说了出来,又有些意犹未尽。

  楚阳也是浑身震了一下,他知道蔚公子晓得自己的身份,但此刻从他口中真实的说出来,却是从自己之外的另外一个人口中真实说出楚阳依然感到了震动。

  “……不过这东西也……”蔚公子嘴唇蠕动,终于说出了口:“……也并不是什me好事。应该还会有相应的……什me东西;这个,我也说不好;只是模糊的记载中提过此事……”

  “模糊的记载?”楚阳皱了皱眉问道。

  “九劫出,风云舞;万劫灭,星辰哭;天地变,殊命途……”蔚公子沉声吟道:“……这,是大陆关于九劫剑的歌诀,共是十六句,这里只有六句后面几句是‘身做劫,魂为路;挽天倾,有万古;尊为神,莫做主;骨肉摧……’

  蔚公子念到这里,戛然而止:“我也只知道后面的七句;再往后,就断了。”

  “嗯……”楚阳沉吟起来。前六句,是九劫剑的功用,后面这几句,却分明就是说的九劫剑主。

  ‘身做劫,魂为路,挽天倾,有万古;尊为神,莫做主;骨肉摧……’这几句,可有些让人毛骨悚然的意思啊。

  “总之一切小心”蔚公子淡淡的一笑:“既然赋予你九劫剑主这样至高无上的权力,那me,你若是没有相应的付出,那就反而不正常了。”

 □ 楚阳哈哈一笑,道:“不错。”便将此事放下,两人并肩走了出去。

  …………

  外面,莫轻舞浑身裹着厚厚的貂裘,不时的伸着脖子看着前方风雪弥漫之处,神情焦急。

  她只看到楚阳和蔚■公子走到那个地方,然后一闪就不见了。

  “楚阳哥哥怎地还木有出来?”莫轻舞焦急的喃喃自语。

  小萝莉今天带着雪白的雪貂帽子,厚厚的白狐毛围巾,穿了雪白的貂裘大衣,脚上却穿着一双精致到极点的红狐皮靴。

  小脸色雪白雪白的,眉毛纤秀,两眼若点漆,在这一片白茫茫的雪地之上,看上去真是可爱之极。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就是身上穿的太多了。楚阳给这小丫头从里到外的包了好几层,棉◎袄棉裤棉坎肩皮衣皮坎肩……

  这直接导致了本来一个很苗条甚至可以瘦弱的小姑娘此刻看起来却是如同一只雪地上的企鹅,或者说冰雪中的小熊。看起来臃肿至极。

  走起路来一摇一摆,便如小熊一般在□雪地里小心翼翼的挪动,却更是显得娇憨可爱。

  “楚阳哥哥在里面有事。”纪墨哄着这个小表妹:“来,小舞,在纪墨个个哥哥脸上亲一下,我就告诉你他有啥事。”

  “哼……”莫轻舞大大的翻了一个白眼,道:“你和纪铸哥哥一样,脸上都是臭的”

  纪墨顿时急眼:“你不要把那家伙跟我比我是香的,不信你亲亲看。”

  “我才不亲别的男人呢。”莫轻舞鼓起了嘴:“连二哥我都没亲过……”说着白■了纪墨一眼,言下之意就是:何况你?

  纪墨败退。

  顾独行和董无伤将他推到了一边,骂道:“欺负小姑娘算什me本事。一边去。”

  纪墨怏怏而退,与罗克敌走到队伍前面,挡住了风口,■两人挤眉弄眼了一会,纪墨突然问道:“长了没?”

  罗克敌脸红耳赤,喝道:“滚”

  “还没长?”纪墨惊呼一声,顿时耸着肩膀嘎嘎嘎的笑了起来,道:“我的,很茂盛。”

  罗克敌一头黑线,瞪着眼睛如欲吃人。

  这个话题,从这两个惫懒货又一次无意中在一起洗澡,纪墨少爷发现了罗克敌的,额,异常,于是乎罗克敌就悲剧了,因为纪二少一跟他在一起就会提起此事,罗二少已经自卑的不行了……

  纪墨兀自不放过他,瞪着眼睛惊呼:“听说青龙乃是天赋异秉……这事儿,啧啧啧,小狼,看来你会很威猛哇……”

  罗克敌脸上顿时通红,怒喝一声就揪住了纪墨的衣襟,咬牙切齿:“你是不是想要挨揍?”

  纪墨急忙举起了手:“饶命……饶命……听说没毛的最可怕了……嗷呜~~狗大姨……哇哈哈哈……”

  罗克敌忍无可忍,攥起拳头一拳就砸了下去。

  两人顿时在雪地里翻翻滚滚,打成一团;纪墨一边打,一边笑得喘不过气;被罗克敌压在身下狂揍,却还是忍不住笑。

  罗克敌正在疯狂击打这个家伙,突然间一抬头,咦了一声,不动了。

  纪墨也爬起来,顺着罗克敌的眼光一看,顿时也是咦了一声,不动了。

  只见前面风雪之中,一条身姿曼妙的白影款款而来,却是一个女子。一身雪白衣裙,云鬓高挽,飘然而来,在风雪中看到这幕现象,真是一种享受。

  尤其这个女子面目柔和,一路而来,两眼失常左右看着,似乎在寻找什me……

  罗克敌目瞪口呆,捅捅纪墨:“看,美女哎。”

  纪墨两眼放光,连连点头:“真他娘的美……”

  “真是风情万种,步步生莲。”罗克敌摇头晃nǎo。

  “有如是华服巡天,锦衣夜行。”纪墨将nǎo袋转了个圈子,拽文。

  两个人在这一刻都有些色迷心窍,然后这两人就做了一件几乎要后悔终生的事情。

  “嗷呜嗷呜……”罗克敌放声大嚎,手指头伸进嘴里,滴溜溜一声口哨,又尖又响。

  “嗷呜~~狗大姨”纪墨手舞足蹈的跳起来,两手手指同时伸进嘴里,比罗克敌的口哨还要尖锐的口哨就悠扬的响了起来。

  那白衣女子远远地听见口哨声,本是要向冰峰走过去的,却改变方向向两人走来,一路足不沾地,便如风摆荷叶,袅袅婷婷的走来。

  还没等她走近,纪墨和罗克敌就噗的一声跳了出去,两人露出色狼一般的笑容迎了上去。

  “嗷呜~~这位姐姐……你长得可真是美。”罗克敌色授魂与的将nǎo袋转了一个圈子。

  “是啊是啊真美……”纪墨赶紧凑上去,唯恐风头被罗克敌抢尽了。

  “真的me?”这女子淡淡的看着两人,眼神平淡。

  “真十足真金的真”罗克敌哈哈一笑:“我一看到你,就想写一篇文章,嗯,咱赞美赞美你,太美了……姐姐,你姓什me?”

  “就是就是,”纪墨用肩膀将罗克敌抗到了一边,抢着阿谀道:“姐姐你……真是美,请问芳名如何称呼啊?我一看到你就想写诗……”

  “你写文章?你写诗??”白衣女子指指纪墨,又指指罗克敌,看样子有些好奇。

  “当然啊……”罗克敌得意地道:“我的文采可不是盖的……想当初,我家月嫂的文章我都替她写的……”

  纪墨连连点头:“就是就是,我的诗才盖世这一点众所周知……额,这位美丽的姐姐,你是哪一家的?我怎me没见过?叫啥名字?”

  “哼哼……”白衣女子突然怪异的、充满杀气的笑了起来,道:“我叫……君惜竹……你们听说过了me?罗克敌罗二少?纪墨纪二少?”

  “啊~~~~”纪墨和罗克敌同时怪叫一声,头皮发麻浑身如坠冰窟,刹那间毛骨悚然。

  罗克敌眼一红,就要哭了起来。

  我的天,调戏个美女怎me调戏了这位杀神?这下子可真是……老寿星上吊,活得太长了……

  君惜竹身为暗竹霸主,平常都是黑衣黑袍,面罩黑纱;中三天基本无人见过她的真面目;就算是有一些老怪物知道,也是没人敢说。

  纪墨和罗克敌两人闯荡江湖才几天?君惜竹他们也只见到一两次而已,远远地看着一眼就赶紧转了目光,只看到那一身黑袍就浑身发寒,怎能知道君惜竹的真面目?

  再说两人随便惯了,看到位美女就想口huāhuā几句,每次只是逗逗美女,然后惹的美女生气了,两人怪叫一声转头就跑,哈哈大笑,其乐无比。但中三天的姑娘们被这两个恶少口huāhuā调戏过的着实不少……

  没想到这一次上得山多终遇鬼,居然调戏到中三天最大的最恐怖的黑道霸主身上来了……

  刹那间两人眼眶都红了——这得倒霉到什me天怒人怨的地步才会遇到这样的事……

  。

  。

  。

  爆发之后,月票反而被拉远了?我的天……我汗我吓我放声大哭:弟兄们……没这me玩的啊……伤心的爬走码字第二更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