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这一剑,冠绝古今!


  第一百二十三章这一剑,冠绝古今!

  孟超然脸色淡然,心中稍yǒu后悔:自己实在是被谈昙打乱了心境,陷入一种无语的内心感觉之中,导致了自己对于危险的灵敏感觉大幅度下降,竟然没yǒu能够提前发觉。走到这里才发觉,suī然没yǒu完全陷入对方的包围圈,但也已经是晚了。

  面对数十倍于自己的强大敌人,孟超然竟然在瞬间恢复了自己的淡然心境,温和的一笑,道:“地狱之路,今日不走,来日也总是要走的。不过,连累各位为了此事在这等冰天雪地里等了这么久,实在是辛苦了。孟某心中,着实是yǒu些不好意思。”

  他的声音自然,语气轻快,便如对面就是老友,在促膝谈心;黑魔家族听到的人,在这一刻竟然yǒu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一时间,众人都是心中一凛:这人面对必死之局,竟然如此镇定从容

  面对恶劣的局面还能从容的人,只yǒu三gè可能:一gè是yǒu完全的实力yǒu把握可yǐ脱身而出。第二gè是根本超脱了生死。第三就是……这人是gè疯子

  但眼前这gè人,却分明没yǒu那样的实力,而且举止yǒu度,不是疯子。那就是……他早已经超脱了生死

  看透了生死

  对他来说,生与死,不过都是生命的一种形式,根本就是无所谓的。

  这样的人因为没yǒu实力,并不可怕,但却可敬可佩

  面对一gè孟超然这样的人,看着他脸上一片懒洋洋的平淡和煦,黑魔家族的三十位高手居然在瞬间没yǒu了那种‘终于堵到人’的快感

  不仅仅是他,连他那位混不吝的徒弟,长得难看的要死的那gè家伙,居然也是斜着眼看着自己等人,似乎完全没yǒu将这二十八位王座和两位皇座看在眼中。

  他的眼神倒像是正在捕食的鹰在看着一群兔子

  “阁下,先将九级灵兽内核交出来吧。”黑魔皇座眼中露出一份欣赏,道:“suī然你终究免不了一死,但冲着你这一番淡然,我可yǐ答应你,让你死得痛快一些。”

  孟超然摇头失笑,缓缓拔出长剑,轻声道:“君欲一战,在下何惜此身?总归不过一死,又何必说什么痛快不痛快。”

  他眼睛看着铮亮的剑身,唏嘘道:“但那九级灵兽内核……却是万万给不了的”

  “为何?”黑魔皇座顿时一怒,yǒu些惊异不定的问道。他从对方这句话里,感觉出来了一丝特别的意味;似乎对方yǒu什么苦衷,交不出内核一般。

  “我的意思是说,无论如何,九级灵兽内核,你们都是得不到的了。”孟超然微微一笑,不愠不火的道:“唯yǒu大好头颅在此,谁来取之?”

  黑魔皇座眼瞳收缩,看着孟超然,杀机一丝丝的弥漫出来,一挥手,喝道:“死”

  就在这时,突然一声惊叫响了起来。

  “啊~~~”正面的这一队的首领是一位九品王座,一回头正要下命令进攻,却突然发现自己这边居然莫名其妙的少了十gè人

  “人呢?王二黑赵三牛孙武丹他们那里去了?”这一声叫,顿时黑魔的人阵型yǒu些散乱。

  他叫了一声,没yǒu回应。

  顿时yǒu几gè人纵身而回,随即就是连续几声惊叫:“皇座这……他们这些人…都都……都死了”

  随即那几gè人抖抖索索的出来:“死了……真的死了,被人从地下杀死的……”

  “放你母亲的屁”黑魔皇座顿时大怒,一gè耳光甩上去,呵斥道:“这下面都是万载玄冰万载玄冰懂么?”

  那gè王座被打的身子转了一gè圈,头晕目眩,犹自哭道:“是真的……皇座……”

  黑魔皇座目光一凝,长身一掠,刹那间就将十具已经冻僵了的尸体查看一遍,脸色越来越难看,突然挺立大吼:“何方鼠辈偷施暗算?yǒu种的,出来与我公平一战”

  四周寂静,大雪飘飘而下,没yǒu任何回应。

  他一边骂,一边仔仔细细的查看着面前身后的玄冰冰面。犹自不敢相信,居然真是yǒu人躲在地下刺杀

  这可是玄冰啊怎么藏进去的?

  “所yǒu人注意脚下,yǒu神秘敌人”黑魔皇座脸色慎重。现在对他来说,最要紧的莫过于这躲在暗处神出鬼没的敌人。

  孟超然两人反正已经在包围圈里,说什么都是逃不了的;但这gè神秘的地下杀手却是一出现就能要人命纵然他乃是皇座之尊,也不敢说能够在这样诡异的刺杀之下保住性命。

  看着那十具咽喉中剑的尸体,黑魔皇座手心里一把冷汗。

  这gè人,据对是一gè冷血的杀手而且是一gè经验丰富到极点的冷血杀手。杀了十gè人,自己这边竟然没yǒu一gè人发现

  这样的刺杀手段,简直是闻所未闻。

  听到警告,所yǒu人都是如临大敌的看着自己的脚下,唯恐一不注意脚下就钻出一把剑来。

  但现在的楚阳已经不在冰层之下了。

  他早已经悄悄出来,目前正在悄悄的向着自己选定的方向移动。

  只要到了那里,就能够居高临下,一次性造成最大的杀伤,撕开一道口子,带着师父师弟逃出去

  附近的地形,楚阳早已经烂熟于胸。

  黑魔的人小心翼翼的警惕了半晌,没yǒu任何发现,谈昙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师父,你看这些人,一gègè眼珠子盯着地上,活像是一群屎壳郎在找大粪。”

  孟超然严肃地道:“不要乱说话。”顿了顿,道:“你这孩子,这毛病啥时候才能改掉,怎么总是喜欢说实话?”

  他接着淳淳教导道:“谈昙,yǐ后要记住,实话是很伤人的,在这江湖上混,不能说实话。要说假话,suī然我们都看着他们像屎壳郎,但绝对不要说出来知道么?你一说出来,这些屎壳郎该多生气呀?将心比心,若是yǒu人说你像屎壳郎,你生气不?”

  孟超然知道,今日面对如此阵营,自己师徒二人已经是没yǒu半点逃脱的希望所yǐ索性放开了自己,狠狠地讥刺一翻面前的敌人。

  “师父教诲的是。”谈昙唯唯诺诺,道:“师父,弟子yǐ后不敢了,yǐ后专门说假话。”

  三十人六十道恶狠狠的目光同时射来

  “看,屎壳郎真生气了吧?”孟超然瞪了自己徒弟一眼。

  “这也难怪,这里明显没yǒu大粪,他们找不到自然是要生气的。”谈昙很理解的道。随即憨憨的向着众位王座笑了笑,道:“你们说……是吧?”

  “先将这两人拿下”另一位黑魔皇座气得脸色青紫,大吼一声:“老夫要亲手揪了这gè多嘴多舌的混蛋的舌头”

  “杀”二十多人同时往前飞扑。

  “来得好。”孟超然的眼中闪出一份解脱的神色,温和的笑了笑,拔剑而起,脚下惊鸿云雪步,全速展开,连人带剑化作了一道纵横交错的剑光。

  谈昙狂啸一声,突然掣出长剑,跟在孟超然身后冲了出去。

  就在这时,突然间异变突生

  一道凌厉的剑光,便如九天雷霆,突然落下从斜刺里的方向,像一道流星曳着长长的光尾,居高临下,猛的横穿过来

  这一剑,完全的没yǒu任何的征兆,甚至,在众人的眼角余光已经瞥到的时候,还是yǒu一种惊悚的梦幻感觉

  九劫剑主楚阳,用自己的全部力量,只是催发了这一招凌厉无前的,屠尽天下又何妨

  全力出击,没yǒu任何保留

  无声无息的发动

  当先的一位王座只来得及惊叫一声,楚阳已经从他身体之中穿了过去这一剑的快速,甚至这位王座都来不及格挡

  剑光连斩三人,已经冲到了包围圈内围。一声冷喝:“跟我走”

  毫不停留的穿过七丈的距离,已经射到了另一位王座高手面前这位王座心胆俱裂,根本来不及闪躲,只yǒu拔剑迎击。

  但他双剑一接触,这位黑魔王座的剑就变作了漫天铁屑,随即整gè人的身体四分五裂得出去,楚阳已经又冲到了下一gè人面前

  孟超然与谈昙迅速反应过来,跟在这道惊艳的剑光之后,全力往外冲

  楚阳这一招选择的时机并不一定最好,但方位却是最佳的

  因为两位黑魔皇座一左一右,楚阳这一招发动,找的便是两gè人的视线能看到,但若是紧接着出手却会被自己的属下的身体阻挡的那一刻

  屠尽天下又何妨

  这一招的凌厉,实在是冠绝古今

  直到孟超然和谈昙跟在剑光之后往外冲的时候,这一招的余韵才发出:在长剑掠过的这长空之中,才猛地发出一阵噼噼啪啪的音爆

  一种几乎等于是闷雷一般的声音,才传了出来◎。

  一剑之威,恐怖如斯

  一剑,从包围圈的斜后方发出,斩杀了的第一gè人,还是背对自己,第二gè人,已经是半侧身,第三gè人,一边脸已经转了过来,第四gè人,已经是对面的正面相对,到◆了第五gè人……又是一gè半侧身

  第六……没yǒu第六了

  剑光如同雷霆霹雳一般的一闪,已经冲出了包围圈依然带着一往无前的剑光余势,闪电般往前飞……

  …………

  第☆二更求月票推荐票。哎,咱们的推荐票,前天是在前八,昨天就滑落到十三,今天干脆跌出了十五……兄弟们,推荐票是每天过了零点都自动产生的,那可是不要钱的啊……情何yǐ堪啊……

  我吃口午饭,再码字第■☆二更求月票推荐票。哎,咱们的推荐票,前天是在前八,昨天就滑落到十三,今天干脆跌出了十五……兄弟们,推èrgèngqiúyuèpiàotuījiànpiào。āi,zánmendetuījiànpiào,qiántiānshìzàiqiánbā,zuótiānjiùhuáluòdàoshísān,jīntiāngàncuìdiēchūleshíwǔ……xiōngdìmen,tuījiànpiàoshìměitiānguòlelíngdiǎndōuzìdòngchǎnshēngde,nàkěshìbúyàoqiándeā……qínghéyǐkānā……

  wǒchīkǒuwǔfàn,zàimǎzìdì三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