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第一百三十九章兄弟,我为你骄傲!【第


  第六部第一百三十九章兄弟,我为你骄傲!【第八更!】

  然后这疯子就跟你继续战斗。牛皮糖一般bú依bú饶,你走,他跟着你;你停,他就跟你打。你吃饭,他在一边看着,手lǐbú知dào拿着什么,往嘴lǐ一放就bú饿了。

  然后非常有礼貌的等你吃完了再打。

  一直到……你崩溃了为止或者,他胜过你为止

  曾经有一位某家族的皇座被这家伙缠的实在是怕了,求饶说:我承认你比我强了,求求你走吧。

  结果这货勃然大怒,说:放你**屁刚才还将老子打得在地上滚,转眼就来拍马屁,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结果生生的追着那位二品皇座高手bú依bú饶的缠斗了一个礼拜。那位皇座实在是没办法了,装着bú敌,被他连打带踢的揍了一顿,末了居然还被在脸上吐了一口唾沫……

  悲剧的皇座忍了

  对于这么一个打búsǐ的怪物,你bú忍,能怎么办?用尽全力的一掌,打在他身上,如同打皮球,打飞了弹回来还是皮球。毫发无损

  至于兵器……人家手lǐ的是神兵利器。你拿出剑来,他哗的一声就给你截断了。还打个屁?那是送命

  还是乖乖的让他打一顿送他走人吧。虽然被吐了一脸唾沫……但没什么人看到,bú丢人……这位二品皇座完事之后,直接一溜烟成直线的奔出了极北荒原,听说从此隐居了……

  江湖风波险恶,今日方知。最可怕的是,变态太多……

  终于有一天,谈昙遇到了对手。

  他在与楚阳分开之后,玩得bú亦乐乎。而且,他身上有楚阳弄出来的千lǐ追魂香,两人半月碰一次头,很容易就能找到对方。

  这一次,他却是遇到了对手他在追着一位皇座打了■三四天之后,发现自己出来的太远了;居然迷失了方向。

  就在这时,遇到了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谈昙上前先与人家打斗一番;将人家揍了一顿,然后问路。

  结果按照少年的指引走了一圈,发现又回到●■三四天之后,发现自己出来的太远了;居然迷失了方向。

  就在这时,遇到了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谈昙上前先与人家打斗一番;将人家揍了sānsìtiānzhīhòu,fāxiànzìjǐchūláidetàiyuǎnle;jūránmíshīlefāngxiàng。

  jiùzàizhèshí,yùdàoleyīgèyīshānlánlǚdeshǎonián。tántánshàngqiánxiānyǔrénjiādǎdòuyīfān;jiāngrénjiāzòuleyīdùn,ránhòuwènlù。

  jiéguǒànzhàoshǎoniándezhǐyǐnzǒuleyīquān,fāxiànyòuhuídào了原地,最糟糕的是,他发现自己身上的灵兽内核bú知什么时候居然被偷走了……

  谈昙火冒三丈

  …………

  楚阳在这段时间lǐ,在暗中观看几位兄弟的提升。虽然明面上说了bú准救援,只能靠着他们个人sǐ拼提升,感悟;但实际上,楚阳又怎么能够放下心来。

  只在暗中察看,bú被他们发觉,应该就没事,bú影响心境。否则若是发生什么万一,自己岂bú是要痛悔终生……

  看了看顾独行和董无伤,暗中点头。这两人对自己要走的路很明确,始终在稳步前进。而且心性坚韧,百折búnáo。对于灵力的运用,对于心境的感悟,对于招式的纯熟……在这一段时间lǐ,都是猛的提高了bú少。
★   最后发现两人都在刻意的压制着自己的灵力bú突破,楚阳终于对这两人完全放心:这两人完全知dào打基础的重要性这段时间lǐ已经突破了很多,若是一味的继续突破,会出现一种万丈高楼平地起,根基bú稳的重◎★   最后发现两人都在刻意的压制着自己的灵力bú突破,楚阳终于对这两人完全放心:这两人完全知dào打基础的重要性这段时间lǐ已经突破了   zuìhòufāxiànliǎngréndōuzàikèyìdeyāzhìzhezìjǐdelínglìbútūpò,chǔyángzhōngyúduìzhèliǎngrénwánquánfàngxīn:zhèliǎngrénwánquánzhīdàodǎjīchǔdezhòngyàoxìngzhèduànshíjiānlǐyǐjīngtūpòlehěnduō,ruòshìyīwèidejìxùtūpò,huìchūxiànyīzhǒngwànzhànggāolóupíngdìqǐ,gēnjībúwěndezhòng要后患

  但两人明显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

  所以楚阳立即转身,去看纪墨和罗克敌。

  在分别见到两人的时候,楚阳忍bú住心中一颤。这两个原本油头滑脑的世家公子,现在的情况,只可以用惨bú忍睹才可以形容

  纪墨衣衫褴褛,楚阳赶到的时候,他正在被人围攻,几乎已bú成人形。楚阳强忍住自己出手救援的意念,看着纪墨疯狂的与一群王座交战,然后在敌人排山倒海的攻势下,游走闪躲,受伤,然后暴起,冲出重围……

  然后更追着这伙人,用自己的伤痕累累的身体,bú断出击,直到将这些高手一一斩在剑下,才终于罢休。

  浑身的皮肉,似乎bú是他自己的。纵然受了几乎致命的重伤,但这位一向玩世bú恭游戏人间的纪二爷依然站着,站得笔直就这么眉头也bú皱一下的为自己敷药,包扎。

  楚阳送的九重丹就在他的怀lǐ,但他却绝bú肯服下

  他要记住这些伤痛

  记住摔过的跤,才会将教训刻进骨头lǐ,以后终此一生,决bú会再犯这才是成长

  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事,历历皆是。纪墨知dào自己的脾气,若是这些伤转眼就好了,恐怕自己记bú住什么。天生一副乐观的脾气,实在是没办法的事。

  所以他要将这些伤疤留着。

  楚阳在一边看着,只感觉自己的眼睛有些潮湿。他的心也在震撼

  这两个人,每一次陷于绝境,每一次精疲力竭的时候,总会暴吼一声:“我们兄弟一起冲上九重天”

  然后就如同吃了*药一般的跳起来,疯狂战斗这种疯狂的斗志,连他们的敌人都在震颤,都在心寒

  楚阳清楚的记得,这是在下三天的时候,自己曾经跟兄弟们说过的话,原话如此○:“终有一天,我会与你们一起,一起冲上九重天在九重天阙,书写我们的传奇”

  纪墨和罗克敌一直记着;这也是当初天兵阁兄弟们的共同目标,最大心愿

  纪墨和罗克敌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和兄弟们的差●:“zhōngyǒuyītiān,wǒhuìyǔnǐmenyīqǐ,yīqǐchōngshàngjiǔzhòngtiānzàijiǔzhòngtiānquè,shūxiěwǒmendechuánqí”

  jìmòhéluókèdíyīzhíjìzhe;zhèyěshìdāngchūtiānbīnggéxiōngdìmendegòngtóngmùbiāo,zuìdàxīnyuàn

  jìmòhéluókèdízhōngyúyìshídàolezìjǐhéxiōngdìmendechà○距,所以他们在追赶,在努力。他们bú想落伍,更bú想拉兄弟们的后腿

  他们要用自己的努力,迎头赶上拼命的厮杀,拼命的提升自己;一切都只是为了那个终极目标:与兄弟们一起,站在巅峰,笑傲九重天
★○距,所以他们在追赶,在努力。他们bú想落伍,更bú想拉兄弟们的后腿

  他们要用自己的努力,迎头赶上拼命的厮杀,拼命的提升自己;一切都只是为了那个jù,suǒyǐtāmenzàizhuīgǎn,zàinǔlì。tāmenbúxiǎngluòwǔ,gèngbúxiǎnglāxiōngdìmendehòutuǐ

  tāmenyàoyòngzìjǐdenǔlì,yíngtóugǎnshàngpīnmìngdesīshā,pīnmìngdetíshēngzìjǐ;yīqiēdōuzhīshìwéilenàgèzhōngjímùbiāo:yǔxiōngdìmenyīqǐ,zhànzàidiānfēng,xiàoàojiǔzhòngtiān

  宁可在提升自己的过程中战sǐ,也bú要被淘汰

  在刚刚的战斗中,纪墨一个人面对七名王座,这是必sǐ之局但他却如同疯魔了一般,疯狂攻杀口中大喝如雷

  “我要让我的兄弟为我骄傲”

  “我bú要我的兄弟为我而sǐ为我而羞”

  “若有一天我成为传奇,我的传奇中必然有你”

  “若有一天你成为传说,你的传说中必然有我”

  “当你站在巅峰的时候,我就在你的身边与你一起俯瞰天下主宰苍寰”

  “一定有我一定有我”

  这是当初楚阳有感而发的话,纪墨竟然一字bú落的全部记住了。每暴吼出一句,他的气息,就猛地爆发一次。似乎这一句话,对他来说就是灵丹妙药就是无尽的勇气,与无穷的斗志

  楚阳能够听得出来,纪墨每一次喊出来的时候,他心中那种bú甘的憋屈那种极度渴望变强的心愿

  在喊出这些话的时候,纪墨的心中,有泪

  我bú要落在兄弟们后面……这是纪墨心中在嘶吼虽然他没有喊出来,但楚阳能听得见。

  天赋的差距,能够怪纪墨吗?为何一个天赋,就将人分成了三六九等?这是纪墨心中的呐喊

  所以他在拼,疯狂的拼我的天赋比bú上我的兄弟,那我就用努力来弥补哪怕是练sǐ我自己

  我没有那样傲世的天赋,我只能靠着我的努力汗水与拼命去追赶,去超越

  另一边的罗克敌同样如此。

  罗克敌浑身的伤痕累累,那是经历数十场大战才能够出现的成果。浑身杀气凛然,一股锋锐之气,直透而出与以前的罗克敌,判若两人

  战斗中,也是大呼小叫,疯狂到了极点。

  纪墨口中疯狂地喊出来的话,在罗克敌的口中,同样的听见那种憋屈的呐喊,那种bú服苍天bú服大地誓sǐ也要冲上去的意念,一样的,一样的

  我bú要拖后腿,因为我有兄弟。我弱,兄弟们就会被我连累甚至被我拖累的送命

  他们行,我也行一定行

  sǐ就sǐ了,búsǐ,我就冲上去与我的兄弟们并肩

  让我的兄弟为我骄傲

  我bú是废物

  我们bú要再被人看bú起bú要再被人说没前途

  就算是至尊,☆也bú行

  短短的一个多月,纪墨与罗克敌像是完全脱胎换骨了一般。这两个原本养尊处优的世家子弟,混吃等sǐ的二世祖,在这一刻全然蜕变成为两个铁血战士在他们身上,哪lǐ还能找到什么纨绔气息,那lǐ□还有什么浪荡习气?

  有的只有彪悍铁血悍bú畏sǐ

  只有荡平天下bú惜一sǐ的冲霄斗志

  我能行一定行

  …………

  楚阳悄悄地离开,离开的时候,他直感觉胸口热血奔涌,心情激荡眼中,有泪

  我的兄弟,我现在,就在为你们骄傲你们知dào么?

  ……

  顾独行和董无伤也在战斗间隙bú时的来看看罗克敌和纪墨,楚阳放心bú下两个兄弟,他们两人又何尝放心的下?

  但每次,两人都是悄悄地来,悄悄地走。来的时候,一脸担心,走的时候,一脸沉重,两眼泪水,浑身的骄傲

  兄弟,你们会成功的

  兄弟,我们现在,就在为你们骄傲你们值得

  能有这样的兄弟,此生bú枉

  两人也陷入了更加拼命地战斗中;没有人,就去打灵兽

  bú能等,等他们,就算他们赶上来,追平自己,也只会让自己的兄弟感到耻辱

  兄弟在拼命,我们也要努力

  这一刀一剑两位王者,也突然爆发了自己的潜力,陷入疯狂的战斗中……

  …………

  楚阳悄悄离开,一路心情沉重,很心疼,也很欣慰,这四个兄弟,现在都很bú错,都很好。所以他终于有所放心,还是去看看谈昙,bú知dào那个师弟怎么样了……

  …………

  筋疲力竭八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