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第一百五十三章傲邪云的逃亡


  第六部第一百五十三章傲邪云的逃亡

  傲邪云现在正在亡命逃跑一身在往常看上去风度翩翩的月白色的锦袍,早已经支离破碎,血污满身。

  身上也是伤痕累累,头发都有些散乱,嘴唇干枯,连眼窝都深深陷了下去。

  作为中三天公认的第一大家族传人,傲氏家族的嫡传子孙,家主之位第一顺位继承人,傲邪云从来都没有这样的狼狈过。

  更加从来没有被人这样的追杀过,这样的逃亡过

  他已经逃了三个多月

  自从离开了极北荒原开始,自己就不断的遭到劫杀,不断地逃命三个多月里,每一天都好几次的挣扎在生死线上这位邪公子已经整个人瘦了一大圈,

  天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这么多的敌人,一个个黑衣蒙面,走一程就遇见一伙,每一个地势险要的所在,必有埋伏

  这一路杀的血流成河,杀的心惊胆颤

  在第一波接触的时候,敌人就用了无声无息的毒雾,将傲氏家族众人狠狠坑了一次▲。除了四位皇座拼命保护着傲邪云冲了出来,其他的王座高手全部殒身

  若不是傲邪云一直在防备着黑魔家族偷袭,那一次就要全军覆没

  但饶是如此,用来与家族传递消息的无形隼,也在那一场毒雾之中☆,尽数的身死这一来,陷入了绝对的孤立无援。

  漫漫长路,步步杀机

  接下来,不断的敌人出现,骚扰,打击,厮杀,追逐……

  一路到现在,傲邪云身边就只剩下了两位皇座,其他的两人,已经在伏击之中为了保护傲邪云而丧命

  那是一场惨烈的伏击战,对方足足出动了八位皇级高手前仆后继的冲杀着傲邪云的五人队伍。

  若不是傲邪云在那一场战斗中突然灵光一闪领悟了六品王座,突破了一次,那一次就早已经躺在了地上,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现在,傲邪云一行人已经被迫偏离了回去傲氏家族的方向,转到了另一条路上来。再从原路返回,无疑是找死的行为

  对方既然这么大张旗鼓的劫★杀,岂肯让自己平安回到傲家去?中三天每一个家族,都承受不起傲家疯狂的打击

  所以自己必须万分的小心。稍有疏忽,便会死在这逃亡路上

  但饶是如此,在连续逃亡了三个半月之后,傲邪云也已经感■到了筋疲力尽浑身超过了三十多处轻重伤痕,也在不断地提醒他:已经不能再逃了再逃……敌人就算是追不上,自己的身体也完蛋了

  身边的两位皇座,也已经快要到了油尽灯枯的境界。若不是两人心中那一股执着的保护少主的信念在撑着,恐怕他们两人也早已经撑不下去

  两人的修为都算是顶尖的,五品皇座

  这在中三天绝对算是巅峰战力但……问题是有哪一位五品皇座每一天都要面临最少七八位皇座高手的攻击,◆围殴,而且,不止一次,也不止两次

  最多的时候,一天的攻击十几波真的是铁人也能给你磨成了铁水。

  “少主,这一次,恐怕是要出大事了。”傲氏家族的五品皇座杜青云喘息着,眼神中全是无边的恨▲意和悲痛。

  作为五品巅峰的皇座,几时吃过这种气?眼看着老兄弟们一个个的在自己身边死去,自己què要像是老狗一样夹着尾巴逃走。这简直是一种耻辱

  但他què不敢决战决战自己是痛快了,但少主怎么办?谁来保护?

  少主没了,傲家怎么办?

  “是,江湖要乱了。”傲邪云的容貌很憔悴,但眼中què是一片忧虑。

  “少主,有一句话须得先说在前面。”另一位五品皇座秦战呼吸有些粗重,凝神道:“若是再有敌袭,我恐怕是跑不动了。就由我拼死拦着他们,然后少主和老杜你们两个快走”

  傲邪云眼神一暗。

  秦战在这一路上猛打猛冲,受伤最多。他的身上,最少有七道伤口,是替自己挨了刀连续三个月下来,不用秦战自己说,他和杜青云也都看得清清楚楚。

  “老秦别灰心,还没到那种绝境。”杜青云有些艰难的道。

  “到了这种时候了,还说这些有什么意思?”秦战洒脱的一笑,道:“老杜,你我闯荡江湖一生,手下万把条人命是有了;难道还有什么遗憾么?若真的敌人追上来,少主就交给你了。”

  杜青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抬起头看着天边飘忽的白云,缓缓的点了点头。

  “这一路来,伏击我们的人,有黑魔,用毒的是欧家;还有几个,应该是屠家的人”秦战冷哼一声,眼眸中泛出冷意:“这笔笔血债,莫要忘了讨回”

  “应该还有别家,只凭着这几家,还做不到如此的天罗地网”傲邪云眼中泛着冷意:“若是我没有看错,田家与屠家,应该也出手了”

  秦战呛咳了几声,挤出一丝笑意,道:“这一次一路劫杀,是我们的劫数,也是有人在对付我们傲家但若是这一次少主能回去,纵然我们几★个人全都死光了,这一次劫杀也变成了一件天大的好事”

  杜青云苦笑一声,道:“不错,这是一次难得的江湖历练,也是一次难得的心灵蜕变之旅。少主,你这一路,可有什么感触么?”

  傲邪云的眼睛◇有些红了起来。

  这两个人,一向是自己的护卫,也是自己的长辈;在这等生死之刻,唯独关心的,还是自己。关心自己在厮杀之中的成长,在血腥之中的感悟

  因为这一些,都是中三天这个世界真正需要的

  “感触很深……这一次万里跋涉,直接颠覆了我对中三天的认识”傲邪云强忍住眼中的泪水,仔细地说道:“以往,我在家族庇护之下,从来都是顺风顺水,不管到哪里,只要报出我的身份,总会有人争着抢着给我面子,不管什么事,几乎几句话就能摆平……”

  “太顺了”傲邪云长叹一声:“顺的让我不认识自己,顺的让我有些飘飘然。直到不费吹灰之力,就夺得了中三天年轻一辈第一人这样的称呼,让我更加骄傲到了极▲点。”

  “但这一次劫杀,què是直接将我从九霄云里,直接打落深渊粉碎了我的一切幻想”傲邪云黯然叹息:“原来我毕竟只是一个仰仗着家族余萌,飞扬跋扈的纨绔公子而已。”

  “他们以前不动我○,只是为了顾忌傲家,有求于傲家,或者说另有企图,利用我走做什么事。但一旦到了杀了我可以获得更大的利益的时候,他们就如同现在一般,毫不犹豫的下手”

  “我与欧独笑,也算是朋友;但这一次,què是欧氏家族算准了我的行事习惯,下手最狠我与田不悔,也算是点头之交,颇为相得,但这一次,田家欲要杀我,què是不遗余力。我与屠千豪,在下三天还曾杯酒论交,但现在,屠家què成了我的催命之手”

  “我也曾拜访过黑魔,黑魔家族对我高接远迎,黑魔少主向来在人前保持神秘,那一次也破例地对我展现本来面目,格外尊重。但这一次黑魔家族的出手,què是无所不用其极”

  傲邪云低低的说着,两位皇座安静地听着。

  山风静静的呼啸。

  “我一向以为自己交游广阔,出手大方,朋友满天下,但què没想到,在这种生死关头,陷害我最深,伤害我最痛,欲要将我置之死地而后快的人,què正是以往的那些所谓朋友”

  傲邪云苍凉的笑道:“若我能够回到家族,定当引以为戒”

  两位皇座久久不语,良久,杜青云长叹一声,道:“少主,朋友这两个字,不是随便说的;兄弟这两个字,更不是随便称呼。你现在只看到了表面,què还是没有能够看到本质。”

  “利益他们与你相交,乃是为了利益,他们想要杀你,乃是为了更大的利益他们杀你,未必是为了杀你而杀你其中定然有什么目的。”

  秦战强撑着身子,语重心长。

  “少主与屠千豪,欧独笑,田不悔……这些人,虽然称兄道弟,但你们之间,què是竞争对手更因为你顶着第一大家族的名头,所以纵然你的实力真的比他们强很多才占据了年轻一辈第一人这个称呼,他们也不会真心服你所以,你们之间不是朋友。”

  “至于真正的朋友或者兄弟,必须要有一个核心,就是要有一个人,大家都服他以这个人为中心,真心的佩服,从佩服,到学习;从学习,到心服;然后看到别人也与自己一样的佩服他,才能在这个人身边,慢慢的形成一个圈子,形成朋友的雏形”

  “然后再在这个人的带领下,共同去做一些事情,彼此再慢慢的对彼此展开真心,就成了兄弟;若是经历过生死还能都幸存,这份兄弟情义,就是雷打不动了。若能够不断地在一起经历生死经历危机,就更加是情比金石”

  “这样的朋友兄弟,你没有虽然你一直以为你有,但实际上,现在来杀你的,都是你的那些所谓的朋友。”

  “所以你第一个要学到的,是,若是没有足够的利益,千万不要去相信你的朋友和兄弟”

  “真正的朋友,在你们年轻一辈之中,我就只见到过几个人。”杜青云叹息一声:“楚阎王,顾独行,董无伤,纪墨,罗克敌”

  “这些人以楚阎王为核心,因为楚阎王能做到的,他们què做不到所以才服楚阎王能够以一己之力颠覆整个天下,这一点,他们做不到;楚阎王原本修为比他们弱很多,但què能够用最快的速度赶上来,他们■做不到所以才服”

  ……

  实在是因为喝醉了……因为太高兴。颈椎脊椎那是老毛病不算,除此之外,身体健康,就是血压有点儿低,才低压七十,高压一百一。嘿嘿,我当医生的哥们说:除了你丫抽烟有■点儿多之外,其他部分,完全可以媲美一头健康的驴……

  额,为了身体健康,请投月票庆祝庆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