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第一百八十一章都怪那狠心的爹妈!


  第六部第yī百八十yī章都怪那狠心的爹妈!

  乌倩倩yī直坐在房间里,静静地,这几天里,她几乎都没有睡眠过。

  “我的目标在九重天上”这是楚阳说过的话。

  所以我也要去

  我不会让你见到我,但我却要看到你帮助你

  “倩倩,甜甜满月的时候,我会带你回去上三天,在那里,我将为你推荐yī位名师你的未来,不可限量”这是兰梅仙说的。

  “纵然是君级圣级,也未必不能;甚至是最高的至尊,也只看你努力莫要辜负了你的资质”

  我不会辜负的我越强,就越是能够帮助他

  “你要帮我看看他,你要帮我帮帮他,但……不要让他知道铁杨这件事。”铁补天的声音再度从脑海中响起;乌倩倩悠悠的叹了yī口气。

  两个人,真是同命相怜。

  尚记得那yī天楚阳离去,铁补天与自己的谈话:“这天下间,有多少女子,yī生之中成亲生子,相濡以沫,白头到老。但却yī直到老死,都没有真正的付出过自己的心动与爱情虽然儿孙满堂,亲情满溢;但真正的爱情,却始终在孤独,寂寞”

  “世间奇男子,能有几个?整个九重天数百亿人,数百亿女子,有几个,能够与自己真正喜欢的男子,与真正征服了自己的男子产生yī段感情或者事情?我拥有过了,就已经够了,知足了。不再奢求其他,若是强行让他负责,他自然会负责,可是那样的负责……又有什么意思?还不如yī厢情愿的去爱去喜欢,还能在心中长久的有yī些幻想。”

  “女人,都喜欢强者尤其是年少英俊却又情义无双英雄肝胆的强者,有那个女人不喜欢?所以,英雄注定情孽纠缠;但英雄……却未必就多情”

  “楚阳不是yī个多▲情的人;他也不是yī个浪荡公子他的性格,看起来狡猾凶狠,但骨子里却是yī个很方正的人。所谓的狡猾猥琐流氓阴谋诡计……那都是他的手段,而不是他的性格”

  “他说的每yī句话,几乎都带有目的性。就○算是他所作的yī些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最终暴露出目的的时候,也总是让人惊叹。这样的男子,是不会被纠缠也不会被打动的。他的心,就是yī块铁”

  乌倩倩至今记得,在铁补天说起‘他的心,就是yī块铁’这句话的时候,眼中的神色,是那样的……奇怪和复杂还有骄傲

  “若是他的心能轻易的变化,能轻易地被漂亮女人吸引;或者说被我吸引,那么,他还是楚阳么?我们还会不会为了他如此痛苦?那样容易变化的男人,值得我们付出爱情么?”

  当时乌倩倩最后反击的这yī句话,让铁补天三天没有说话

  虽然没有希望,虽然不被知晓,虽然被婉转拒绝,但两个女人心中对楚阳的感觉,竟然是丝毫不减的爱意,和骄傲

  她想着,沉思着,推论着,幻想着,有时流泪,有时欢笑;再过几天,自己就要去上三天了。楚阳迟早也要去上三天的,那么,自己在上三天等他,也就是了。

  等到听见传报杨若兰来见的时候,乌倩倩才从自己的沉思中惊醒。急忙接见。

  心中疑惑不已,不知道在这等凌晨时分,杨若兰找自己有什么事?

  难道是铁补天那边出了事?

  等到杨若兰坐下,乌倩倩才小心翼翼的问道:“敢问前辈,深夜前来,未知……”

  “没什么大事。”杨若兰现在的心情已经有些平静,渴望自然还有,但却莫名的多了几分患得患失,和恐惧。

  这yī次的楚阎王,是她直觉最接近的yī次;也是希望最大的◆yī次;若是这yī次还不是……那么,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受住这样的打击

  能不能继续鼓起勇气去寻找……

  “我来是想问yī问,你的师弟,嗯,也就是真正的楚阎王的事情。”杨若兰整理了y▲ī下思绪,问道:“他在来到铁云之前,在师门的所有事情。若是你方便的话,还请乌姑娘与我谈谈……”

  “楚阳?”听到这个名字,乌倩倩眼睛顿时yī亮,随即就怀疑起来:为何问起了楚阳?

  “是■。”杨若兰道,随即道:“我并无别的意思,更加没有什么恶意;只是想要了解yī下,你放心。”

  乌倩倩点了点头,道:“不知道前辈要听什么?我在天外楼的时候,与楚阳接触也不多。”

  想起在天◎★外楼的时候,楚阳所做的事情,乌倩倩就忍不住yī双弯月bān的眉毛也笑了起来。

  “那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吧。”杨若兰看到乌倩倩的表情,忍不住嘴角就是yī抽;看起来……这个年轻的楚阎王,招惹的情债◆□还真是不少;眼前这个小妮子,分明也是对他春心萌动……

  “嗯……在前年之前,我基本没怎么见过楚阳;他以前在师门沉默寡言,有些木讷;不爱说话,属于扔进人群中,也能够迅速泯然众人的那yī种……” ○
  乌倩倩yī边沉思,yī边道。

  “哦?”这个开局,大大的出乎了杨若兰的预料。未来叱咤风云掌握乾坤翻云覆雨的楚阎王,在年轻时居然是这bān模样?

  “紫竹园的孟师叔,乃是天外楼老yī辈之中,最为博学多才的yī个人,三教九流,无所不知,而且,性格也是最淡然,什么都不在乎的人。”

  “当时,爹爹等人曾经评价孟师叔的三个弟子,说是大弟子成熟稳重,足智多谋;二弟子楚阳沉默木讷;三弟子谈昙乃是天外楼第yī不着调……”

  “直到那yī天……我奉了爹爹的命令,去紫竹院……”乌倩倩明眸微微闪烁,回忆起哪yī天的事情……

  “我才突然发现,这个传言严重不实大弟子石千山,与二弟子楚阳相比,完全是yī个天上yī个地下楚阳的心机智谋手段,都远远的超过石千山,不止yī倍”

  “那……他为何平时沉默寡言呢?”楚阳与石千山当时的chōng突,放在杨若兰这种皇级武者眼中,简直是两个蚂蚁在争斗,但杨若兰却是听得心潮澎湃,不由自主的追问。

  “我想,这跟他的身世可能有关系。”乌倩倩微笑道:“楚阳他……毕竟认为自己是yī个弃儿,自从他那狠心的爹妈将他抛弃掉;而他自己又知道这件事,从而不愿意说话吧。”

  乌倩倩笑了笑:“其实这乃是人之常情,不足为奇。yībān来说,身世可怜的孩子,总是不愿意说话的。楚阳虽然聪明,也有心计,但他毕竟也只是yī个人,不是神仙,心中有块垒,那是肯定的。”

  乌倩倩含笑诉说,为楚阳辩解着;不允许rèn何人说yī句楚阳的不好。但她却没有想到,她的这段话,对杨若兰来说,是yī种什么样的打击

  杨若兰脸色顿时惨白起来,眼中也顿时蕴满了泪水。

  狠心的爹妈将她抛弃

  心中有块垒

  狠心的爹妈

  杨若兰的身子晃了晃,双目无神。

  “他肯定很恨他的父母吧?”杨若兰惨笑yī声。

  乌倩倩沉浸在回忆之中,却没发觉,道:“那是当然。曾经有yī次,那是出洋来到铁云之后,我们yī直在yī个房间里处理事务,那天没事,就说起了身世问题。”

  “他怎么说?”杨若兰紧张的问道。

  乌倩倩抬起头,诧异的看了她yī眼,似乎在奇怪她为何这么紧张。

  道:“当时我们从街上归来,见到了太多的父母将自己的孩子头上插上草标,为了活命,将孩子卖掉。当时我说,这些孩子真可怜……然后楚阳曾经说过yī句话……”

  “什么话?”杨若兰急急的问。

  乌倩倩仰起头回忆着,楚阳当时说话的口气和表情,良久,才道:“当时楚阳说:‘这些孩子还不算可怜,因为他们还有点儿价值,起码他们自己知道,父母是迫于无奈才将他们卖掉。纵然离开了父母,也换来了yī些代价。所以他们自己知道,也不反抗。最惨的,是那种刚刚出生,就被当成垃圾yībān扔掉的,那种才是最惨竟然连半点价值都没有,连买卖的资格也不具备’”

  “他yī说这句话,我就知道他可能是想到了自己的身世,就没有敢接着说话。楚阳当时叹气叹了好久,让我将那yī天所有的孩子都买下来,然后补天阁出资,送他们进学堂,就是现在的云天学堂。收容的,全是那些生活所迫无奈卖掉的孩子。楚阳就算现在离开了,但这项工作,却从来都没有停止,陛下和补天阁,yī直在继续做这件事。”

  乌倩倩后来说了什么,杨若兰根本yī个字都没有听见,她的脑海中轰轰作响,只是回荡着yī句话:最惨的,是那种刚刚出生,就被当成垃圾yībān扔掉的,那种才是最惨竟然连半点价值都没有,连被买卖的资格也不具备

  这句话反复的响起,杨若兰只觉得自己的心,也碎裂成了yī瓣yī瓣;自己的灵魂,也被yī遍yī遍的碾压,成尘。

  楚阳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心里在想什么?他心里痛不痛?恨不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心,也碎了吧?

  yī个飘零▲身世,十分冷淡心肠

  ………………

  写这yī章的时候,突然想起来yī首词:陆游的《朝中措》:

  幽姿不入少年场,无语只凄凉。

  yī个飘零身世,十分冷淡心肠

 ★shēnshì,shífènlěngdànxīncháng

  ………………

  xiězhèyīzhāngdeshíhòu,tūránxiǎngqǐláiyīshǒucí:lùyóude《cháozhōngcuò》:

  yōuzībúrùshǎoniánchǎng,wúyǔzhīqīliáng。

  yīgèpiāolíngshēnshì,shífènlěngdànxīncháng

 ★ 江头月底,新诗旧梦,孤恨清香。

  rèn是春风不管,也曾先识东皇

  由那梅花的孤傲,想到了我们的楚阳。突然有些感慨……于是相合yī首,给我们的楚阎王。

  身世飘零岂堪言?我独◇行仗剑

  yī点寒光孤傲,万丈山河射穿。

  看尽红尘,冷眼睥睨,今生何憾。

  rèn是孤胆无援,也要地裂天翻

  ……

  第yī更距离八千推荐票,还有不到两千,时间还有五小时今天,能到八千吗?

  求月票,求推荐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