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第一百八十二章你的义弟!


  第六部第一百八十二章你的义弟!

  纵然这个飘零的身世能够造就一个永恒的传说,能够造就一个通天彻地的楚阎王;但……在儿子的心里,还是希望从小有父母呵护的呀;在父母的心里,何尝不是宁可舍弃这样的传奇,也要亲眼看着自己的孩子平安长大?

  杨若兰热泪盈眶,心酸如碎

  “我至今还记得……楚阳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很奇怪,……”乌倩倩在竭力的回想着,dào:“……nà是一种自卑、怨恨、怨毒、自怜……还有一种心灰意冷。当时,我几乎就哭了出来……”

  杨若兰也几乎就哭了出来。可怜的孩子

  “当时我说dào……你的身世虽然可怜,但你的父母当初将你抛弃的时候,也没有想到你会成为主张天下兴亡的风云人物吧。若是他们知dào,不知dào该有多后悔……”

  乌倩倩目光有些凄迷:“当时楚阳咬着牙说dào:‘等我找到了他们,若是他们真的后悔,真的反过头巴结,nà我就一刀一个宰了他们’”

  这句话,乌倩倩不知不觉的学着楚阳的口气说出来,语气中nà种宛若滴血的怨气,盈然欲出

  杨若兰激灵灵的打了一个颤颤,只觉得一股凉气从脚心升起,瞬间就游遍全身,直冲天灵

  后来的谈话,杨若兰基本什么也没记得。

  一直到离开,杨若兰才终于思想清明了一会,问dào:“倩倩,你和他从小长大,有没有发现过,他有一块紫色的玉佩?”

  乌倩倩这次是连想也没有想的dào:“没有起码,我没有见过”

  随即她才明白了什么,有些瞠目结舌的dào:“前辈,您是怀疑楚阳就是您当年失踪的孩子么?这个……”

  …………

  杨若兰失魂落魄的离去了。一脚高一脚低,如同梦游。

  问起紫晶玉佩的时候,乌倩倩nà连想都没有想的‘没有’两个字,又给了她重重一击若是论及对楚阳的了解,无人能及乌倩倩。

  但乌倩倩说没有。

  难dào不是么?难dào又不是?……

  杨若兰走了出去,迎着夜风,心乱如麻。突然感觉到,这件事又是充满了迷雾。良久,她才开始细细的梳理。

  我见到的楚阎王,分明不是下三天的楚阎王☆。

  楚阎王与他的儿子长得一样,而铁补天说,楚阎王与自己的丈夫长得一样……

  突然间心中灵光一闪,想起了楚飞凌说过的一句话:我nà位义弟,竟然长得也跟我非常相像

  杨若兰浑身一▲颤,突然站立不动。记得当时自己还曾经怀疑过,说:“人家只认识你两天,凭什么送给你这么多的好东西?莫非是个阴谋?或者有什么企图?”

  到现在想起这段夫妻对话,杨若兰突然间泪流满面

  会不会就是他呢?

  会不会就是他在nà个时候知dào了自己的身世,所以,才送给丈夫nà么多的好东西还送给自己一柄剑?……

  毕竟,就算是再投缘的结义兄弟,也不会在两天的接触之内,就这么大方◎吧?须知nà些东西,可都是比天才地宝更加珍贵,每一件,都能够改变一个人的命运的好东西啊

  可是,若真是他,他为何不认?

  他既然送了这么多东西,就说明心中已无恨意,为何不认?

 ▲ 杨若兰心中矛盾痛苦至极,突然蹲了下来,双手掩面,失声痛哭……

  …………

  天蒙蒙亮的时候,杨若兰才终于回到了住所,一把将正在打呼噜的楚飞凌叫了起来,二话不说,一条又湿又凉的毛巾就蒙◇上丈夫的脸。

  楚飞凌一个激灵,顿时精神百倍的睁开眼,怒dào:“干啥?”

  “快”杨若兰的神情十分怪异,有些害怕,有些恐惧的dào:“你……你还记得,你跟我说起的你nà位义弟吗?” ◆
  “我兄弟,我当然记得”楚飞凌莫名其妙的dào。

  “你nà位义弟……长得什么样子?当时你们在一起,都说了什么?你跟我仔仔细细的说说……”杨若兰催促dào。一夜没睡,依然是精神抖擞,此▲刻问起这个问题,更加的眼中精光闪烁,胸口起伏不定,显然心中激动之极。

  楚飞凌愣住。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能具体的记得住?妻子怎么在这种时候,突然间又问起这件事来?

  “快说啊,你nà位‘义、弟’,是一位什么样的人?”说起‘义弟’这两个字,杨若兰咬着嘴唇,重重的加重了口气,心中有一种感觉:若真的是……nà么自己的丈夫这一次可真是闹了一个大笑话……

  “嗯……我nà位义弟,自然是很英俊很潇洒的。”楚飞凌精神一振,轻松的笑dào:“nà家伙虽然年轻,却着实是不世人才有胆有识,有勇有谋,机变百出,乃是我所见过的第一少年英雄包括上三天九大家族的各位青年才俊,没有一个人可以比得上……”

  说着说着,楚飞凌就感觉不对劲起来。

  怎么妻子今天的表情这么怪……

  以往他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杨若兰虽然也是含笑倾听,但多少有些敷衍。毕竟没有见过真人,但今天却不同,杨若兰嘴角含着满足的笑意,听着自己吹嘘自己的兄弟,竟然百听不厌的样子。

  尤其对nà些有些夸张的形容词,更是听的目光闪闪。似乎,再多一些,也行,我愿意听……这样的表情。

  而且还很骄傲,很自豪的样子……

  “说完了?”杨若兰意犹未尽的dào:“就这些?”

  楚飞凌一晕,伸手探往妻子的额头:“你……今天没事吧?”

  啪

  杨若兰一把打掉他的手,dào:“还有没有?”

  “没了。”

  “没了?”杨若兰目光中有些要发作的趋势:“你与你义弟同行好几天,共同面对生死,共同斩杀强敌;你义弟还送了你nà么多的好东西,这么长的时间这样的交情,◎居然平常都不说话的?”

  “说话?”楚飞凌满头雾水:“什么说话?”

  “就是你们之间的谈话,都是说了些什么?你说了些什么?他说了些什么?表情动作等等……就一点也没有?”杨若兰咬着牙问d◎ào。

  “我的天哪”楚飞凌跳了起来:“我怎么可能全部都能记得住?时间都过去nà么久了,就算是神仙也记不住吧?再说了,你调查这个有啥意思?我nà位义弟他真的是个男的”

  “nà总有能够记住的吧?谁问你他男女了?你以为这等时候我还有闲心跟你吃醋?”杨若兰目光危险起来:“难dào说你就全忘了?人家多好的孩子,对你的恩情又是天高地厚,你居然忘得点滴不剩?”

  “我……我想想……”楚飞凌举手投降。心中一阵苦笑不得,多好的孩子?什么孩子……nà是我结拜兄弟就算你是大嫂,也不能这么说吧……乱了辈分了

  成何体统

  但在妻子面前,这些话哪里敢说出口来?

  “我提醒提醒你……”杨若兰见丈夫明显有敷衍之意,dào:“你和你义弟结拜的时候……他是不是很欣喜若狂?或者说,有一种不约而同的意思?”

  “哪有”楚飞凌登时想起:“当时nà小子像是受了多大惊吓一般,说话都有些结巴,哈哈;说起来,当时我提出来的,也有些冒昧。难怪人家有些接受不了……”

  多大惊吓?结巴?你就是一个猪头

  杨若兰心中狠狠的骂了一句,才急忙的问dào:“当时是啥情况,你总该还记得吧?”

  “nà是当然”楚飞凌笑了,dào:“当时我说:你我难得如此投缘,你我结拜为兄弟可好?然后小兄弟就直接愣住了……哈哈哈……nà家伙居然说我是大人物,然后我就说难dào你看不起我?哈哈于是他就没辙了……”

  然后楚飞凌连说带比划,将当时的情景说了出来。这件事在他心中印象极深,而且还是自己等于是半强pò的跟人家结拜的,怎么能忘的了。

  “就这样……嗯,磕头还◆是我几乎摁着他磕的,一直到磕完头起来,nà家伙还如是做梦一般……脸色也很难看……不,是一种很惊喜的转不回来的nà种表情,嗯,是的,是的。”

  楚飞凌想起义弟当初失魂落魄一般的样子,不由得哈哈笑■出声来。

  杨若兰一手扶额,心中深深的、深深地、叹了口气。

  脸色难看?失魂落魄?……被自己的亲爹强pò着与亲爹拜了把子,怎么能脸色好看?若是换做你……恐怕你早已经昏了……

  ●不不不,你根本就是已经昏了

  听到了这里,杨若兰若是还不能确定nà就是自己儿子,nà真的可以一头撞死了不由得看着自己丈夫的眼神就有了一些怜悯……这可怜的,自己还在梦里,居然说别人是做梦……

  “然后呢?”杨若兰问dào:“结拜完之后,肯定有说不完的话吧?”

  “是呀。”楚飞凌叹了口气:“你也知dào,当年的事,压在我心中,如一座大山,让我喘不过气;不管在岳父家还是在自己家,都不敢说;尤其在你面前,更加是……哎,nà天,一肚子苦水,当然要跟自己的兄弟说说……nà天,我们谈起十八年前nà一个风雪之夜……也是我们的毕生恨事……”

  杨若兰猛地打断了他,一下子抓住他的手腕,竟然捏的腕骨咔咔作响,楚飞凌只觉得腕骨疼痛之极,有些吃惊的抬头看去,只见妻子瞳孔大张,jǐn张到了极点的问dào:“你跟他说了nà一夜?你跟他说了……当初孩子丢掉的nà一夜?的事情?啊?”

  …………

  第二更求月票推荐票评价票今日更新完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