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第一百八十三章我得有当大哥的威严!


  第六部第一百八十三章我得有当大哥的威严!

  楚飞凌猛地愣住,吃吃的道:“说……le……怎……怎么么?不不……不能说么?”

  “谁说不行le?”杨若兰恨恨的瞪着他:“你怎么这么笨,下面呢?”

  “什么下面呢?”楚飞凌今天真是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快被整崩溃le:“老婆,你到底在说什么?你今天很奇怪……”

  “我要疯le……”杨若兰抓狂的瞪着他,七窍生烟这混蛋,说到最要紧的地方,居rán开始打岔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心急如焚?

  无语的仰头看天,喃喃地道:“我现在真的很奇怪,我当初怎地就会嫁给le你……”

  楚飞凌神色一阵黯rán,长长的叹le口气,忧伤的道:“说的也是……当初你若是不是嫁给我……这一生,定rán会比现在更幸福快乐得多,说起来……还是我连累le你;都是因为我楚家的内战,才让你受le这么多年的kǔ……”

  杨若兰两眼一阵翻◆白,颓rán倒在床上,用一种极度无语的欲哭无泪的口气央求道:“该死的……我是让你接着说你接着说啊……”

  楚飞凌一阵郁闷从心中升起来,心中嘀咕,没见过别人做检讨居rán听上瘾的……但这事委实是☆▲自己的家族的祸端,只好kǔ着脸继续做检查:“……这么多年来,若不是因为我们楚家,你现在该有多快活,若兰,嫁给我……真真是kǔle你le……”

  说到最后一句话,言辞恳切,声情并茂:在这十八年里●,每一次杨若兰思念儿子心情不好,楚飞凌在无可奈何没有任何办法的时候,就会作检讨,一直说到自己黯rán泪下,杨若兰心中的难受也就不翼而飞,而且还会反过来安慰自己。

  这一招百试不爽,十八年来早已经形成套路。楚飞凌为le哄老婆,已经将自己练的做起检讨熟练之极,达到口若悬河舌灿莲花的地步。

  但这一套今天明显是不管用le

  杨若兰一下子跳起身来,一把掐住楚飞凌的脖子:“你这头猪……你要气死我么你用这一套已经哄le我十八年le老娘唯恐打击到你,每一次都是虚与委蛇,你现在居rán又将这一套搬le出来……你你你……你真的要气死我么?”

  杨若兰气kǔ不已这头猪,他知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

  楚飞凌彻底愣住

  原来自己的伎俩早已经被识破le?

  不由得讪讪不已,道:“老婆,你真好……这么多年都没拆穿我……”怎地今天却拆穿le?

  “接着说啊●”杨若兰被他气得形态全无,一颗心宛若二十五只小猫钻进le里面,百爪挠心。

  “你……不是听le十八年le么?”楚飞凌郁闷的要死要活:“你刚才还说你要气死le……你到底要我怎么样啊……”

  看到丈夫一脸的委屈郁闷,杨若兰懊丧若死的使劲用头锤le几下棉被,忍住几乎要狂喷鲜血的冲动,用一种温柔到le极点的声音循循善诱道:“你刚才你不是说到le你和你义dì在结拜之后促膝长谈le么?对不对?”

  “是啊。”楚飞凌认真的点点头。

  “那你接着往下说啊,好不好?接着说你们是怎么说的啊好不好?”杨若兰双目如欲喷火的看着他,气的胸膛都要爆炸,突rán间一声大吼:“好不好?”

  嗡的一声,皇宫里附近的守卫和宫女同时两眼一翻白,被这一声怒吼真晕le过去。皇级高手一声怒吼,岂是这些人可以承受的?

  楚飞凌首当其冲,也觉得耳朵里面钟鼓齐鸣le好一阵,才缓过神来,kǔ笑道:“原来是这个……我以为……”

  “快说”杨若兰毫不客气的打断,正襟危坐,身躯微微前俯,摆出一副极端认真的倾听姿态,将楚飞凌吓le一跳。

  “当时是这样的……我说起当年遗憾之事,心中无限难过,说到这里,就不得不夸赞一句我义dì,他当时竟rán感同身受,陪着我落下泪来,哎,心底纯良的年轻人啊。”

  楚飞凌一脸感叹:“能够为别人的遭遇,感同身受到如此地步,足见我义dì是如何的心地良善。”

  杨若懒嘴角抽le抽,心道,你说的便是他所不知道的亲身遭遇,他怎能不哭?你居rán还在这里夸什么心地良善,简直是扯远le十万八千里。想到这里,便想要笑出来,但却在瞬息之间又深深地叹le一口气,想到另一件事,心中蓦rán抽痛起来。

  酸涩不已。

  我义dì陪着我落下泪来……原来,当时我那可怜的孩儿……也哭le……

  “等我讲完之后,我一回头,只见我义dì满脸是泪,声音呜咽。当时吓le我一跳。”楚飞凌脸上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道:“义dì哭着说,他太感动le……”

  杨若兰扭过脸去,咬牙切齿面目有些扭曲,心道,我也太感动le……感动的现在就想要把你活活掐死……

  “他送你礼物,是在你们结拜之前?还是在你们结拜之后?”杨若兰叹le口气,问出这个自己很关心的问题。

  “自rán是在结拜之后,我兄dì给我的见面礼”楚飞凌回想起当日情景,悠rán神往;微笑道:“我义dì真是好人呐……”

  定le确定无疑就是他le

  杨若兰眼中哗哗的流出泪水,嘴角却绽放开甜蜜的笑,心中如同一块大石头落le地:“你义dì怎么是好人le?”

  楚飞凌脸上充满le感激之色,深情的道:“在结拜之前,我曾经说过,说他大嫂……额,也就是你,有心口绞痛的毛病;rán后,他立即就拿出le灵药,让我为你治疗这心口绞痛那可是天地灵药啊”

  杨若兰只觉得心中一股暖流瞬间流过,浑身上下从所未有的熨帖起来。心口热乎乎的,浑身血液似乎也急速的奔流,不由得两颗幸福的泪珠落le下来,怔怔的想:原来……原来我的病,是我的儿子挂念我这个亲娘,给我治好的……

  刹那间心中酸甜kǔ累,直欲大哭一场,哭一个死去活来……

  “rán后我义dì问le我的修为,又送给我两颗比那药更好的绝世灵药就是帮助我们提升一个大境界的丹药……并特意嘱咐我说:你和我大嫂一人一颗这句话,我义dì严肃的叮嘱le许久许久,并让我当场服下一颗,他给我护法,顺利提升……”楚飞凌满足的说着。

  那是儿子怕我们实力低微,一不小心被人给干掉le,才给我们的两颗神药,却完全就是儿子的两颗拳拳孝心啊

  “大嫂?”杨若兰终于反应过来,双目中如欲喷火的看着楚飞凌。

  “阿”楚飞凌满头雾水,瞠rán而视:“咋le?”

  杨若兰似乎要活活的吃le他一般瞪着眼看le半晌,终于无力的挥挥手:“没事,你接着说……”

  “你今天真是奇怪奇怪的莫名其妙”楚飞凌嘀咕一声,道:“rán后我义dì见我的刀在战斗中损毁le,索性又送给我一柄刀,r◎án后又给我一把剑,说是给夫人,……嗯,也就是给你……当时我还把他训斥一顿。”

  “训斥一顿?”杨若兰美眸张大:“为什么?”

  “当时这小子说话结结巴巴的,说是送给夫人”楚飞凌摇头失笑●,从容淡定的道:“哼,他已经与我结拜兄dì,如何还称你为夫人?该叫大嫂才是我就这么声色俱厉的训le他一顿,训的他满头大汗淋漓……做长兄,需要有个长兄的样子”

  杨若兰张大le嘴,震惊的看着他,似乎在看着一个非人类。

  你真行……人家自己不敢叫,你非得逼着人家改口,居rán还很有威严的样子……

  杨若兰这一刻看着楚飞凌的目光,全是高山仰止

  太值得人崇拜le跟自己的儿子拜le把子,只怕是全天下……不不,不止是全天下,应该是古往今来全天下……也唯有你一人le

  绝对的空前绝后

  “你真牛”杨若兰竖起大拇指,伸到楚飞凌鼻子底下:“你牛大发le”

  此刻心中又是幸福又是满足,知道儿子竟rán在不知不觉中送le自己这么多好东西;每一件都是别具匠心,杨若兰心中早已经被幸福溢得满满的,也有心思跟楚飞凌开开玩笑。

  “那是自rán”楚飞凌严肃地道:“我义dì虽rán是天纵之才,但……在我面前也得有些长幼尊卑之序”

  “别臭美接着说”杨若兰的脸上,已经挂上le一丝甜美的笑容。让楚飞凌看的眼前一直,差点儿心猿意马,急忙收敛心神,才说l●e下去。

  “rán后我义dì又送le我们两瓶可以隐匿元功气息的药,说是能让别人看不清我们的虚实”楚飞凌叹息一声,有些惭愧:“当时我实在是无地自容;加上玄阳玉心,我义dì这是送给le我们多少宝◎exiàqù。

  “ránhòuwǒyìdìyòusònglewǒmenliǎngpíngkěyǐyǐnnìyuángōngqìxīdeyào,shuōshìnéngràngbiérénkànbúqīngwǒmendexūshí”chǔfēilíngtànxīyīshēng,yǒuxiēcánkuì:“dāngshíwǒshízàishìwúdìzìróng;jiāshàngxuányángyùxīn,wǒyìdìzhèshìsònggěilewǒmenduōshǎobǎo▲贝啊……于是我立即就提出le告辞……”

  “我义dì宅心人厚,在临走之前还安慰我,还夸我们的儿子……”楚飞凌连连摇头,显rán,对那位义dì真是满意之极

  “他……夸我们的儿子?”杨若■兰小口半张,有目瞪口呆的趋势。

  …………

  很惭愧,咳咳,感觉昨天更新留的悬念有些不厚道,咳咳咳,于是连夜加班努力到凌晨…半,就先写出来一章,撑不住le,睡觉去。今天会爆发……先求月票月票被追的很紧,我需要你们帮助我。

  推荐票,大家勿怪我催的紧,实在是我们的推荐票太少,同期的新书,都有过百万推荐票的le,咱们还没过五十万,实在是很自卑。我想……要在这一周冲破五十万推荐票请大家帮帮忙吧。

  我们的推荐票,从未站到过周推的榜首,哪怕一次。今天能否请大家为我雄起一次?

  求月票推荐票评价票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