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第一百八十八章送你去做鬼,你意下如何


  第六部第一百八十八章送你去做鬼,你意下如何?

  随着楚阳的剑光迸射,身后的被九劫剑生生冲破的圆形洞口中,一个身影狂风般急卷而入

  谢知秋便如一条游鱼,却带着狂风暴雨,悍然冲了进来

  一挥手,身shàng凝结出一片亮晶晶的冰晶玉甲,连停也不停,就冲进了大火之中随即下一刻,已经出现在纪墨身边

  咔嚓一声,正在围攻纪墨的三名王座高手之中的一个人,就被谢知秋一把拧断了脖子,左手一拍,右面那位王座头颅烂西瓜一般破碎;右手一抓,无视剑光威胁,枯瘦的手指生生抓进了最后一位王座的胸膛,将他的一颗心脏活生生的掏了出来

  随即,谢知秋如同一阵狂风掠过,围攻芮不通的三位王座个稻草一般倒下去,这个枯瘦如柴的身体已经旋风一般冲进了欧家高手密集的阵营之中,大开杀戒

  他身影所过之处,一片血胡同

  这时候,楚阳的深埋不改凌锐志已经与半空中扑下来的那位灰袍皇座迎面对shàng

  穿破毒雾

  剑光破碎

  在那位灰袍皇座欧放歌不可置信的目光中,楚阳势如破竹,将陪伴了他一生的宝剑碾地粉碎,随即他的握剑的手就化作了血沫,然后是手臂,肩膀★,等他的半边身子都被剑光吞噬,他的目光中还带着迷惘和震惊不解

  他做梦也想不到,为何对方竟然无视自己的毒功?这可是连一头大象闻到一丝丝也瞬间摔倒的剧毒啊

  而这个人,竟然浑身都笼罩在自○己的毒雾之中,却将自己活活斩杀?

  怎me可能?

  直到死,他的心中,依然是这几个字:这,怎me可能?

  大门那个圆形洞口中,不断地有人飞速的穿过来,一些修炼寒属性功法的还强一些,直接运起修为就强忍着穿越火光。但一些普通修炼的王座就没有那me好的运气。

  但这帮人都知道,今夜实在是千载难逢的良机,

  在所有家族都在暗中准备却谁也没有动作的情况下,欧氏家族绝对想不到他们会是第一个被攻击的家族,所以疏于防范,才被一击而破

  错过今日,想要突破欧氏家族的大门,难如登天

  还有,谁知道楚阎王的解毒酒还有没有?欧家下一次会不会研究出专门对付解毒酒的毒药?这个险,是谁也冒不起的

  所以,今夜必须竟全功

  他们一个个忍着烈火焚烧,冲进大火,然后浑身着火的从火焰之中冲出来,在地shàng连连打滚,熄灭火焰,然后带着一身的燎泡,冲进敌人阵群

  战果一步步扩大

  等到两百duō位高手进来超过一半的时候,城门处得欧氏家族高手已经所剩无几。

  长啸声不断传来,欧氏家族各个方向都有人飞速地往这里赶来。而楚阳和谢知秋也带着队伍如同利箭一般向前突进,所过之处,鸡犬不留

  欧家似乎也知道了敌人已经突破城门楼,也放弃了对城门楼的争夺,在一声一声凄厉的嚎叫下,所有欧氏家族的高手,都在向着一个共同的方向前进:欧家主楼

  这里,是欧氏家族的核心所在

  所有的欧式家族顶尖战力,所有高手,所有财富

  都在这里

  门前的广场shàng,已经聚集了数百人,还有人不断地向着这里集中所有人都是静◇默不语,看着面前那一条长长的大道

  通往这里的所有的道路,包括屋顶,都洒满了毒药毒雾,更是充斥了整个欧氏家族的shàng空

  现在正是黎明,但这里仍然是一片暗沉沉的。毒雾的浓重,密集;●甚至超过了那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

  所有欧氏家族族人,都抛出了自己所有的存货

  这些毒药,见血封喉……都是最低级的大部分都是只要沾shàng一点,就是全身溃烂万劫不复

  还有不少的游动的毒雾,那是一种类似于瘟疫的毒雾,但却要比瘟疫恶毒百倍

  若是将现在欧氏家族所有的毒药毒物都放在一个人烟密集的地方的话……可以明明白白的这样说:方圆数千里,绝对是没有一条活着的生命

  包括牲畜,包括野禽野兽……包括植物树木花草

  方圆千里,将在百年内,成为一片死地,万物不生

  用这样的阵仗,来对付区区两百duō名敌人,似乎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但,所有人心中,却都是一片忐忑不安,看着那宽敞大路的眼神,也有惊惶,有些六神无主,似乎所有的精神支柱都被抽走

  因为他们知道,城门楼方向的毒药阵势,比这里逊色不了duō少而敌人就是从哪个方向正面突破的

  却没有造成什me死伤

  难道他们不怕毒?

  这个念头,击溃了欧氏家族一部分人的信念

  欧氏家族的支柱,包括精神支柱,就是毒

  用毒横行中三天,无人不怕无人不惧

  甚至,因为他们的毒,傲氏家族也对他们退让三分所以欧氏家族才会越来越是发展壮大。皇座高手也是越来越duō。

  相隔不远的谢氏家族只有六名皇座;但欧氏家族却有九名

  这正是占◇了毒的光

  若欧氏家族不是以毒震慑中三天的话,那me……他们家的高手最起码也要比现在少一半。

  不敢杀这边是中三天人物对待欧氏家族的态度。毕竟,只要杀了他们一个人,就要面对成千shàn◆◇了毒的光

  若欧氏家族不是以毒震慑中三天的话,那me……他们家的高手最起码也要比现在少一半。ledúdeguāng

  ruòōushìjiāzúbúshìyǐdúzhènshèzhōngsāntiāndehuà,nàme……tāmenjiādegāoshǒuzuìqǐmǎyěyàobǐxiànzàishǎoyībàn。

  búgǎnshāzhèbiānshìzhōngsāntiānrénwùduìdàiōushìjiāzúdetàidù。bìjìng,zhīyàoshāletāmenyīgèrén,jiùyàomiànduìchéngqiānshàng万善于用毒的高手袭击谁敢冒这me大险?

  但现在,对方不怕毒。

  这等于是当头一棒,打碎了欧氏家族的最大仗恃,打碎了他们的幻想,抽走了他们最有力的精神支柱

  欧氏家族的高手越●聚越duō,慢慢的在主楼前形成了shàng千人的规模,还有人陆续赶来。所有赶来的人,默契的按照自己原本的岗位和家族地位,整齐排列。

  所有护卫队,自发的列好了阵型。

  晨风中,一千du☆ō人静静的站立。慢慢的,人数增加到两千duō人……

  远方,还有太duō人形成了一支一支的队伍,在默默的关注着这边。那些都是欧氏家族的低级武士。

  所有武宗之下的,都在那边。

  能够站在这里的,全是武宗以shàng高手

  最前方,三个老者白须飘飘,脸色冷硬,站在那里。正是欧氏家族硕果仅存的三位皇座长老

  九位皇座,被楚阎王在阴风森林一役,毁灭了五个第六个,则在今天阵亡。

  剩下的这三位皇级长老还不知道,今天死去的那位皇座,也是死在楚阎王的手里

  远方擦擦的脚步声,逐渐传来,带着一股千军辟易的杀气就如是无数的远古巨兽,在慢慢的,一步步走来。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空气中的气息似乎完全凝固了一般

  三位皇级长老的手心,已经隐隐的渗出了汗水。连额头,也有些浸湿了。

  从脚步声来看,对方的实力完全没有什me折损

  这也说明了,对方不怕毒

  看着欧家主楼shàng空弥漫着的浓郁毒雾,三位长老都是叹了一口气,心中隐隐升起一股绝望

  家主和少主带着家族高手三百名去追捕傲邪云,至今未归。shàng一次在阴风森林,又已经被楚阎王狠狠的打击,灭掉了三十位王座,五位皇座

  现在欧氏家族的力量,已经没有duō少。还不及平常时候的四分之一身边两千duō人,看起来人是不少,但三位长老知道,这些人之中,王座只有寥寥十几位;其他的极少一部分是武尊,绝大部分都是武宗

  实力与对方相比,完全落在下风

  “老祖宗知道这件事me?”一个老者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问道。

  大长老沉默了一☆下,道:“老祖宗已经知道了。但到现在还没有出来……”

  “老祖宗乃是皇座九品高手,他老人家若是肯出来,眼前这些敌人恐怕根本不够看现在只希望……老祖宗不要出来的太晚才好。”

  大长老没有●xià,dào:“lǎozǔzōngyǐjīngzhīdàole。dàndàoxiànzàiháiméiyǒuchūlái……”

  “lǎozǔzōngnǎishìhuángzuòjiǔpǐngāoshǒu,tālǎorénjiāruòshìkěnchūlái,yǎnqiánzhèxiēdírénkǒngpàgēnběnbúgòukànxiànzàizhīxīwàng……lǎozǔzōngbúyàochūláidetàiwǎncáihǎo。”

  dàzhǎnglǎoméiyǒu言语,他知道,自己的兄弟只是在壮胆。就算老祖宗是皇级九品,就算对方阵营中没有相应的高手,但……以一人之力对付这meduō高手,也能累死了……

  浓雾之中,脚步声越来越清晰,突然眼前一晃,浓郁的毒雾似乎在迅速的消失,一个黑衣人赫然出现在面前。

  他走到哪里,哪里的毒雾就迅速的消失。便如是单薄的雪花遇shàng了当空的烈日

  剑眉星目,玉面朱唇,身长玉立,腰悬长剑一袭黑衣,便如◇乌云飘荡。

  竟然是一个俊美的少年

  只是,眼前这个少年眼中,却是无穷无尽的杀气

  他踏出毒雾,举目一望,两道目光便如两道锐利剑光,迎面而来,正正的盯在了大长老的脸shàng。★◇乌云飘荡。

  竟然是一个俊美的少年

  只是,眼前这个少年眼中,却是无穷无尽的杀气

  他踏出毒雾,举目一望,两道目光便如两道锐利剑wūyúnpiāodàng。

  jìngránshìyīgèjun4měideshǎonián

  zhīshì,yǎnqiánzhègèshǎoniányǎnzhōng,quèshìwúqióngwújìndeshāqì

  tātàchūdúwù,jǔmùyīwàng,liǎngdàomùguāngbiànrúliǎngdàoruìlìjiànguāng,yíngmiànérlái,zhèngzhèngdedīngzàiledàzhǎnglǎodeliǎnshàng。

  “楚阎王?”大长老愣住

  楚阳shàng次来到欧家,大长老自然是见过他的。不仅见过,而且印象极深。

  “大长老,时间过得真快,咱们又见面了。”楚阳声音很是温柔的说道,脸shàng挂着淡淡的和煦的微笑,便如是新婚的女婿陪着老婆回娘家一般,声音温柔,脸色和煦,还似乎带着一点点拘谨和羞涩,只是,他说的话的内容,却是完全不是这me一回事:“一别竟日,大长老风采依旧,还是如同一个厉鬼一般,可喜可贺。”

  他淡淡的笑了笑,殷勤的道:“大长老,在下这次特意送你去做真的厉鬼,不知你意下如何?可否感到了梦想成真的欣喜欲狂?”

  ……

  今天日第二更。我会继续码字,如果能够码得出,还会有更新。若是零点前写不出来,那就这两更了。

  嗯,听说移动手机阅读也产生了月票了,移动阅读网的兄弟,向你们求鲜花和月票了。

  当然,的月票大家也不能放松啊。哈哈……额,大家是不是觉得我有些贪婪……羞涩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