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第二百零一章恩将仇报,该杀!


  第六部第二百零一章恩将仇报,该杀!

  楚阳de确是有些抓狂

  无论怎么说,傲氏家族都没有对付zì己de理由但偏偏来对付zì己了。这直接等于恩将仇报

  傲邪云被zì己救走de消息,bú管真假都已经传遍江湖,绝对会传到他们耳朵里,更加bú能来对付zì己。

  来找zì己,道谢都嫌太晚了,居然埋伏上了?

  刹那间御座大人就怒了

  bú管对方有什么心思,这一次,他都决定要给对方一个狠狠de教训

  潜进去数十丈,静静地伏了下来。刹那间收敛了浑身所有de生机波动,所有de心跳脉搏等等生机,统统在一瞬间消失,就像是伏着一块朽掉了de木头。
☆   因为剑灵在他意念之中说话。

  “有三个人在说话。”

  “说de什么?”

  “当先一个在说:‘怎么还没来?’然后另一个说道:bú会过去了吧?……”

  剑灵说着。

  楚阳牙一咬,问道:“口气如何?”

  剑灵沉声道:“杀机凛然”

  楚阳心中重重de哼了一声。

  这批人,正是傲氏家族六支队伍之中de傲浪云傲氏家族除了傲邪云之外de年轻一辈二号人物。

  在狠狠de打击了一下田氏家族de产业之后,傲浪云立即率人赶到了这里,为de就是阻击楚阎王

  “老三和老六那边,已经跟顾独行交手两次;老五与董无伤也动了一次手,却被他逃了。老四那边堵截纪墨没有消息传来,老七已经与罗克敌动手,罗克敌负伤而走……”

  傲浪云皱着眉头:“这说明情报是没错de,但为何楚阎王这位老大怎么迟迟未至?难道这家伙这一路在游山玩水bú成?”

  在他身边,乃是两位锦袍老者,目光闪烁间,精光四溢,其中一人道:“二少bú必担心,且稍放宽心,再等一等。楚阎王是断然没有已经经过de道理,或者路上有什么事情耽搁了也未可知。”

  另一人道:“bú过这一次对付楚阎王,却是有些bú妥,须得严格保密才好。一旦传出去,傲氏家族这个恩将仇报de帽子就扣在了头上。”

  傲浪云低声哼了一声,对着心腹,也bú讳言,道:“其一,楚阎王多管闲事江湖传言楚阎王救了傲邪云,这件事bú管真假,但无风bú起浪;据我推测,极有可能属实单单是这一条,就是他de死罪”

  “其二,楚阎王救了傲邪云,未必存着什么好心。莫氏家族董氏家族等人身为联盟对立面,首当其冲,却始终没有动作,用意无非就是想让咱们傲家先出手,他们坐山观虎斗,然后坐享其成,此等用心,其心可诛”

  “而偏偏这时候各大家族追杀、楚阎王救了傲邪云de消息传出来,弄得云里雾里。让傲氏家族有了报复de明确目标。这就说明,楚阎王与莫天机等人互通声气,狼狈为奸。”

  “其三,楚阎王率领天兵阁一夜间覆灭欧氏家族,天兵阁de实力已经bú容小觑就算其中有谢氏家族相助,但天兵阁de战★力,却也是有目共睹,久而久之,必成心腹大患。尤其现在江湖动荡,天兵阁de野心昭然若彰须得趁zǎo除去或者瓦解。否则等他们羽翼丰满,就是我们傲氏家族de最大敌人”

  “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个黑魔家族☆

  “其四,顾独行董无伤这些人,现在都是年轻一辈de翘楚,大有发展前途。我要成为下任家主,必须要有这等有潜力de年轻高手为我de左膀右臂,现在江湖大乱,趁机收服他们乃是天赐良机,但楚阎王却是他们de老大,楚阎王bú死,他们如何改换门庭?所以楚阎王必须要死”

  “他们既然能够为楚阎王所用,那么就一定可以为我所用”

  傲浪云冷冷de哼了一声,淡淡地道:“楚阎王能给他们什么?而我却可以给他们楚阎王能给他们de十倍甚至更多”

  “这便是我诛杀楚阎王de理由,而且,楚阎王是我第一个必须要诛杀de人”傲浪云淡淡地道:“你们说我忘恩负义也好,恩将仇报也罢,但,楚阎王万万bú能再活在这个世上”

  他身边de两个老者眉头紧蹙,考虑了一会,终于长长de叹了一口气。

  楚阎王救了傲邪云,等于是与傲浪云作对。

  之后de这些事情,虽然只是傲浪云de推测,但却未必bú实

  若是这么想来,似乎楚阎王真de是非死bú可

  两人对望一眼,均停止了劝阻de心思。

  傲浪云微笑道:“这一次,我亲zì出动,一百位高手劫杀,楚阎王就算是死了,也▲应该会觉得很有面子。”

  两位老者苦笑起来。

  当然,他们之间de对话,都一丝bú漏de传到了剑灵de耳朵里,然后经由剑灵,又传到了楚阳de耳朵里。

  楚阎王顿时气炸了肺
■yīnggāihuìjiàodéhěnyǒumiànzǐ。”

  liǎngwèilǎozhěkǔxiàoqǐlái。

  dāngrán,tāmenzhījiāndeduìhuà,dōuyīsībúlòudechuándàolejiànlíngdeěrduǒlǐ,ránhòujīngyóujiànlíng,yòuchuándàolechǔyángdeěrduǒlǐ。

  chǔyánwángdùnshíqìzhàlefèi
  zì己zì私zì己要争权夺利,何必要将过错全部推给别人?做了*子还要立牌坊,有这样de美事儿?

  那几大家族对付你们傲家追杀傲邪云,关老子什么事?老子只是乐观其成而已。

  就算是莫天机,也没有推波助澜吧?

  楚阳浑身腾起de杀气,让剑灵顿时明白:这一战,已经无可避免只是轻轻叹息一声:“小心,对方有两位八品皇座,还有十来个四五级de皇座,其他de八十多人,都是王座高手”●

  楚阳轻轻点点头,浑身de杀气与怒气潮水一般退去,恢复了极致de冷静

  这有可能是zì己出道以来最为艰苦卓绝de一战。

  但若是bú战而逃,更加bú是zì己de风格

 ■ 就让我以杀止杀,砍死你们这帮忘恩负义de王八蛋傲氏家族又怎样?难道脖子bú是肉做de?

  一阵清风吹来,楚阳de身子随风飘起,闪电一般进入了前面de密林,也就是傲氏家族de埋伏圈之中

  这是一片茂密de古松林;茂密de松叶遮蔽了整个天空,纵然是青天白日烈日当空,古松林之中也是一片幽暗,人影瞳瞳,如同鬼域。

  “似乎有动静?”与傲浪云站在一起de两个锦袍老者眉头一皱,同时向着四周查看。

  一声惨叫,从最外围传来

  声音竟然是来zì南方

  两人神色一变,一人留下,另一人身子一晃,消失在原地

  “过去看看。”傲浪云冷静地道。

  两人同时追着过去。

  到了声音换来de方向,一看,bú由得浑身一寒。只见傲氏家族一位王座高手面朝外侧,身子离地,被一根松枝牢牢地盯在了松树上,虽然身死,但双目怒张,眼中全是惊恐绝望之色。

  这人de裤子掉落在脚面,耷拉在地上,下身整个裸露。在他de咽喉上,一道细细de剑痕。

  “应该是小解de时候被人突然出手,一剑断喉,然后同时一截松枝将他钉在树身上”那位锦袍皇座目光闪动,沉沉de道。

  另一位锦袍皇座上前仔细de查看了一下,道:“此人有神兵利器,断口处看似细密,却是连里面de喉结和颈骨也断了一半。而且,此人de身手最低bú低于五品王座尤其是……还是一位精通暗杀de高手”

  “bú错”傲浪云脸色沉重,伸手一挥:“全体人员注意戒备。一旦有发现,务必要将此獠就地截留斩杀”

  暗影处,bú少人同时出声答应了一声。

  两位锦袍皇座心中大急,喝道:“所有人撤离原位,立即变换位置,相互呼应”

  但他声音还未落下,就又是一声惨叫声嘶力竭de响起,这一次,却是来zì北方。

  “唉”锦袍皇座一跺脚,心中满是无力。

  “二少,刚才你◆怎么能够下命令?就算下命令,也要加上一句‘bú得出声’啊。你一下令,他们必定应诺,但这一应诺,却是等于给暗中de杀手提供了靶子”

  看来这位锦袍老者在傲氏家族de地位很高,对傲浪云竟然也敢当面◇◎斥责虽然语气委婉,但其中de怪罪之意,却是显而易见。

  “是,是我bú对。”傲浪云从善如流,低头认错:“我对这样de战法bú大了解,还请蔡叔叔全权指挥。”

  这位蔡叔叔名叫蔡笑成,与另□一位李长龙乃是傲氏家族家主傲天行当年de八大护卫之二。这八大护卫之中,有四个人跟了傲邪云,有两人给了傲浪云,还有两人则是分别给了别人一人一位。

  也是傲氏家族对家族子弟de保护。

  蔡笑成也bú谦虚,在这等时节,也de确bú是谦虚de时候,口中连连发出号令:“所有人听令,离开原本潜伏位置,向着正中间慢慢de围拢过来。动作bú需要快,但bú要出声。”

  然后才向着北方一溜烟过去查看,果然,又有一位王座胸口一个大洞,无力de瘫坐在地上,生机已没。

  “好狠”李长龙咬着牙,道:“这人分明有一击杀死他而绝bú让他叫出声来de能力,但却偏偏de让他临死惨叫一声……此人de心狠手辣,当真是令人发指”

  “此人是谁?”傲浪云问道:“会bú会是楚阎王?”

  蔡笑成和李长龙对望一眼,均看到对方眼中debú确定。

  松林中沙沙沙de声音传来,乃是众位埋伏de高手正往中间赶来。

  只要众人围成首尾相顾de一圈,敌人就绝对再没有任何办法无声无息de暗杀

  但就在此刻,突然接二连三de惨叫声响起;蔡笑成大吼一声,双臂一振,大鸟一般循声飞去。

  …………

  今天停电停了一天,我也就放心大胆de出去练车了,练到上午,顺便去修了修车,这次进步了,只刮掉一块漆。对明天de考试,充满了信心

  下午回来睡了会觉,五点钟才来电,于是我披星戴月十万火急马bú停蹄呕心沥血披肝沥胆de码字……终于写到现在完成第一更

  额,求月~~票第二更稍等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