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第二百零四章毒!


  第六部第二百零四章毒!

  “这yī路,竟然只有傲氏家族的拦阻,这明显有些不对劲啊。”楚阳喃喃地道:“欧氏家族被我直接屠le,欧独笑和他爹就这么沉得住气?竟然不来找我报仇?”

 ◇ 剑灵阴恻恻的道:“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草”楚御座骂leyī声,站起身来:“开路”

  心中想道,原来独行他们都已经经过le傲家的劫杀,罗克敌受le伤?不知道伤得怎么样?

  傲氏家族如今大出预料的行动,已经超出le所有的预期

  自己与莫天机分明都是估计错le;该当如何应变?

  因为傲氏家族这么丝毫不讲理的yī搅,整个江湖,似乎已经迎来le末日

  大家都在尽力的挑起事端,大家都在呕心沥血的坐岸观火,大家都在等着占便宜;野心,必然会在江湖中熊熊而起

  楚阳仰天长叹,这yī场风波之后,恐怕能够存留下来的家族,不足原来的yī小半甚至,更少

  无数的王座武尊,将在这场风波中殒命

  楚阳从未有任何yī刻想要这么急迫的见到莫天机

  现在的形势,已经复杂到le令人发指的地步。而整个九重天,能够得心应手的处理这样的复杂局面的,据楚阳所知,只有两个人

  yī个是第五轻柔,yī个是莫天机

  自己yě不行。

  …………

  另yī个方向,晚间。

  蔡笑成和李长龙终于从ji院里走le出来,▲仰头看,已经是繁星在天,接近黎明。身后的ji院中,楼顶的yī个房间里面,横七竖八的躺着七八位ji女,都是浑身赤luo,连动yī根手指掉头的力气yě没有le。

  yī个个桃腮晕红,眼波迷离。

  太满足le,太过瘾le,实在是没有想到,yī个这么老的老头子竟然这么猛,足足三个时辰啊,真有精力真猛哪个年轻的小伙子能有这样的持久力?……他**的,以后老娘接客看样子还要挑着老的接,哪怕不要钱◇……

  再说le,这位客官多大方啊……

  看着地上yī锭yī锭的黄金……嗷,太幸福le……

  …………

  李长龙皇座两腿都有些发软le。从ji院里出来,yě不顾惊世骇俗,低着头yī路猛冲,刷刷的就出去le几十里路。

  太丢人le

  “李兄,李兄……”蔡笑成从后面yī溜烟的赶上来,眨着眼:“……好le?”

  李长龙脸色yī黑:“……好le”

  “额,咳咳……李兄真是老当益壮,这个……”蔡笑成yī翘大拇指:“老夫整晚上就听着上面不住的在叫唤……楼下围le好多人,都在打赌……”

  “打赌?”李长龙面红耳赤,怒道:“打什么赌?”

  “大家都在赌……你还能坚持这么猛多长时间……结果大家都输le……”蔡笑成干咳几声。

  李长龙脸如黑炭。心中却是鬼使神差yī般,不由自主的回味起来……

  “李兄……这个……滋味如何?”蔡笑成嘿嘿yī笑。

  “这滋味……”李长龙回味的眯着眼,突然醒悟过来,顿时大怒:“什么滋味”当先飞掠而走……

  从此之后,似乎是打破le什么禁忌yī般,这位李长龙皇座每到yī地,就会神秘的失踪yī段时间……

  蔡笑成大为纳闷,跟踪le几次;才发现李长龙每到yī地,总会易容改装,然后急匆匆的冲进yī家ji院……

  居然是食髓知味le……

  世间从此少leyī位正人君子,多leyī个yin贼

  这都是楚阎王造的孽啊……

  …………

  楚阳yī路疾行,终于在两天之后,正午时分,看到远方有炊烟升起。

  心中yī动,踏在山顶★往四处看le看,这里并没有什么人烟啊,怎么会有炊烟升起?

  顺着大路往前走,看到yī个车马队正装载的满满当当的迎面而来。

  车马队伍中,有二十来人,yī个个头上满是汗水,脸上都是疲惫。◇★往四处看le看,这里并没有什么人烟啊,怎么会有炊烟升起?

  顺着大路往前走,看到yī个车马队正装载的满满当当的迎面而来。

  车马队伍中,wǎngsìchùkànlekàn,zhèlǐbìngméiyǒushímerényānā,zěnmehuìyǒuchuīyānshēngqǐ?

  shùnzhedàlùwǎngqiánzǒu,kàndàoyīgèchēmǎduìzhèngzhuāngzǎidemǎnmǎndāngdāngdeyíngmiànérlái。

  chēmǎduìwǔzhōng,yǒuèrshíláirén,yīgègètóushàngmǎnshìhànshuǐ,liǎnshàngdōushìpíbèi。yī看就是长途跋涉而来。

  楚阳心中yī动,停下脚步。

  见到楚阳迎面而来,车队前方的老头儿抹着汗水气喘吁吁的跑le上来:“这位公子,这位公子……咳咳,可不可以请问yī下,此去宋家堡还有多远?”

  “宋家堡?”楚阳哪里知道什么宋家堡,道:“很抱歉,我只是个赶路的,不知道宋家堡在哪里。”

  那老头满脸憨厚,点头哈腰:“ 没事的,多谢公子。公子真是和善,好人啊……”

  楚阳点点头,随意的问道:“这么大热的天,送货啊?”

  “是啊。”老头分明很健谈,脸色yī苦,道:“小老儿好不容易揽leyī趟活,送货为生,哎,没办法啊,家里又有老又有小,好几十口子人等着吃饭啊。”

  楚阳点点头,怜悯的道:“真不容易啊。”

  老头顿时想要哭的样子:“没办法,生活所迫。”

  接着殷勤的道:“公子还没吃饭吧?这么大热的天,公子竟然不携带yī个水壶,这yī路山长路远,长途跋涉,烈日当空,可不容易啊。”

  随即喝道:“小狗子,赶紧将水囊拿yī个来,给这位公子润润喉咙。”

  接着转向楚阳:“这位公子,相逢即是有缘,区区心意,还请公子不要在意,不要怪罪我擅作主张才是。”

  楚阳温暖的笑道:“哪里的话,老丈乃是yī番好意,在下感激还来不及,有哪里有什么怪罪之意?”

  那老头呵呵yī笑,道:“公子真是好人;小老儿这么多年来行走江湖送货为生,靠的就是与人为善,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呀。”

  楚阳连连点头,道:“老丈真是好人。”

  说着,将那‘小狗子’递过来的水壶接在手里,点头示谢。

  老头儿浑浊的眼睛看le看楚阳手中拿着的水壶,殷勤的道:“公子,还是喝yī口吧。”

  楚阳温暖的笑着,道:“暂时我还不渴,但老丈的yī番心意,我还是铭记在心,什么时候渴le,就什么时候喝。”

  老头儿快乐的笑起来,很欣慰的道:“那就好那就好,公子您yī路保重。小老儿就此告辞。”

  楚阳感激的笑le笑,道:“多谢老丈,yī路顺风。”

  老头儿yī声吆喝,车队再次起程。依然行走缓慢,楚阳站在路边,只觉得马车里香风缭绕,想来是拉的yī车车香料。

  老头儿不断的回头,挥手。

  楚阳笑le笑,挥le挥手,转身便行。走le两步,突然浑身yī阵颤抖,猛的浑身,睚眦欲裂,嘶声道:“你……你到底是谁?”

  老头儿远远地看着这边,似乎没听见他说什么。

  楚阳闷哼yī声,身子剧烈的摇晃le几下,眼皮yě似乎要合上le。努力的睁开眼睛,舌绽春雷yī般大hǒuyī声:“你是谁?”

  便yī屁股坐le下去,刹那间天旋地转。

  那老头儿眼睛看着楚阳倒下,突然yī路小跑的走过来,停在三丈之外,小心翼翼的问道:“公子,你,你怎么le?”

  楚阳用力摇摇头,似乎要摇走那脑中的晕眩感觉,无力的将水囊扔在yī边,喃喃地道:“怎么会……怎么会中毒?我分明很小心le……怎么会中毒?”

  他两眼无神,旁若无人的喃喃诉说,似乎是懊悔之极。

  那老头儿和二十多名车夫都围拢le过来,小心翼翼的看着场中的楚阳,怪笑道:“中le毒?哈哈,这位公子,老夫忘le告诉你le,你虽然警惕性高,不敢喝老夫的水,但你却没有想到,那水囊上,就是有毒的,只要你○的手碰过le那水囊,就肯定会中毒”

  楚阳无力的道,艰难的反驳道:“胡……说,那水囊上,分明就没毒……这yī点,我完全可以感觉的……出来……”

  “嘿嘿,水囊上面有药,却不是毒”老头儿□眼中射出狰狞的凶光:“但……只要你摸过水囊,又经过我的车队,闻到le香味,中和在yī起,就是剧毒而且,无药可解,浑身麻痹楚阎王,你可死得瞑目le?”

  “原来如此……”楚阳黯然yī叹,闭上le眼睛。随即又睁开,无力的问道:“你是谁?呵呵……想不到我楚阳纵横yī生,以yī人之力颠覆九重天,今日却要死在……这里……告诉我你是谁,让我死的明白yī些吧。”

  那老头儿嘿嘿冷笑,道:“楚阎王◇,你自然不会如此轻易的便死的;你屠灭le我欧氏家族上上下下八千人难道,你还想这么痛痛快快的死去?嘿嘿,你做梦”

  “原来是欧氏家族……”楚阳苦笑yī声,道:“真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我杀le☆你们yī家,yě终于死在你的手里……欧成武,是你吧?”

  那老头儿哈哈大笑,笑声凄厉,喝道:“不错,正是老夫”说着在脸上yī抹,除去伪装,现出真面目,正是欧氏家族家主欧成武

  那给楚阳◆水囊的少年yě是脸容yī变,变成le英姿飒爽的欧氏家族少主,少年毒煞,欧独笑

  此刻,他脸色铁青,愤恨之极的看着楚阳:“楚阎王,在你心狠手辣对我们欧家下手的时候,你想不到,你会有今天吧?”

  楚阳呛咳的笑le起来,连连点头:“欧独笑……不错不错,我是想不到,不过我楚阎王yě死得不冤,不亏欧氏家族yī万来条性命为我陪葬,我亏什么?哈哈哈……我赚le,赚le八千多倍嘿嘿,欧独笑,你杀le我,他们在地下看到我yě会害怕的,哇哈哈……”

  …………

  第二更今天没有更新le……心情不好,压抑得要死要活的,出去喝酒去le。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