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第二百零五章将计就计,斩尽杀绝!


  第六部第二百零五章将计就计,斩尽杀绝!

  欧独笑大怒,眼中如欲滴出血来:“你这个该死的杀胚我现在就毙了你”

  说完伸手拔出长剑,就要出手。

  “慢”欧成武一伸手,拦住了儿子,阴笑道:“楚御座,你好深的心机都到了这种时候,你居然还想要痛快一死?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欧独笑登时省悟,咬牙道:“楚阳,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要你就算是下了十八层地狱,也要永生永世的忏悔,曾经犯下的罪孽”

  楚阳哑然失笑:“你既然如此恨我,为何不赶紧上前将我抓住?只是隔着我这么远,又是何用意?难道你只凭说话,就能让我生不如死?”

  欧成武嘿然一笑:“楚御座,我承认你智比天高,口才了得;不过,现在你已经是瓮中之鳖,难道还能逃得了么?”

  楚阳淡淡地道:“须知夜长……梦多……”

  “夜虽长,但你却已经注定无梦”欧成武狠狠地道:“我知道你警惕,知道你狡猾,所以,我怎敢将药用足?这种混dú虽然能够使你丧失行动能力,但现在你还有困兽犹斗的力量,真正的效果,却在一刻钟之后”

  “这本来是当场就能丧失行动能力的,但我却酌减了药量,就是怕你察觉。”欧成武冷笑一声:“熬过一刻钟,你便是软骨虾,我们何必在这一时刻冒险?”

  “而你的援兵,现在都在千里之外无论如何,他们也赶不到这里了”欧成武阴阴笑道:“楚阎王,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楚阳怒目圆睁:“你……”

  “哈哈哈……”欧成武快意的仰天长笑:“楚阎王,你认命吧”

  楚阳呼呼的喘气,想要撑着站起来,却起到一半,又坐了下去,惨然笑道:“罢了……罢了”

  便闭上了眼睛。

  欧成武等人依然围着他,没有动作;显然,他们不到时间,是绝不会动手的。哪怕一滴血,也不会让这可恶的楚阎王临死之际反击带走

  时间一点点过去,一刻钟已经过去。

  楚阳的精神越来越是不济,额头上,隐隐冒出汗来。

  “等死的感觉不好受吧?哈哈哈……”欧独笑猖狂的笑着:“楚兄,来来来,让小弟好好的招待招待你,也好报答你对我欧氏家族天高地厚的大恩”

  说到后来,已经是咬牙切齿,一字一字的从牙缝里迸了出来。

  楚阳虚弱的睁开眼睛,鄙视的看着欧独笑:“欧独笑,谢氏家族与你相同的际遇,我为何没有对付他们?你们欧氏家族自己利欲xūn心,贪得无厌,卑鄙无耻,龌龊下流,又能怪的谁来?”

  欧独笑大怒,道:“死到临头,还敢嘴硬上,给我将他拿下。”

  楚阳虽然已经明显是没有了半点行动能力,但他依然不敢冒险。

  毕竟,楚阎王的赫赫凶名如雷贯耳,谁敢掉以轻心?

  一声令下,二十多位高手整齐的中间围拢,人人都想抓住楚阎王,为家族立下大功一个个眼神热切而残酷

  二十多人同时扑了上来

  欧成武闭上了眼睛,喃喃地道:“列祖列宗在上,欧家的大仇,终于在今日报了”

  欧独笑也是稍稍偏了偏头,两行泪珠成串落下,大吼道:“将他抓过来,我要亲手砍下他的脑袋,掏出他的五脏六腑,祭奠我欧氏家族八千英灵”

  便在这时,突然一个声音淡淡地道:“一点寒光……万丈芒”

  声音淡漠,却是杀机凛然。

  在这声音发出来的同时,一道璀璨的剑光,突然从人群的正中央猛的爆发出来就像是在这平地上,猛的又★升起了一轮光芒万丈的烈阳

  欧成武欧独笑父子二人大吃一惊,注目看去,不由得睚眦欲裂

  惨叫声整齐的响起,当朗朗的声音也响成了一片

  整个眼前地上,已经变成了一片鲜血的海洋
  所有扑上前去的高手,一个个身首异处,残肢断臂四处抛飞,连腰间的兵器也不例外的统统断成了两截

  他们冲的实在是太近了,竟然冲到了楚阳身边的一丈之内,对于九劫剑法这种绝世奇招和冠绝天下的锋锐★前面,这等距离,实在就等于是送死

  不费吹灰之力的送死

  唯有冲在最前面的那位王座看的最为清楚:只见盘坐委顿在地上的楚阳身子一旋,一团剑光就从他的掌心蓦然的冲了出来,然后就是神奇的万道◇◆剑芒喷发

  犹如火山突然爆发,神奇而恐怖

  但他的思想也就到此为止

  “屠尽天下……又何妨……”随着一声长吟,剑光如龙,流星般划过还在呆若木鸡的欧成武的双腿;锵的一声,剑光消失□

  欧成武大叫一声,身与腿立即分离,扑通一声倒在地上,两眼犹自不敢相信的看着场中,竟然似乎没有感觉到自己身体的痛楚

  场中,一片残肢断体,狼藉一地

  在这一些正中央,楚阳正面目温文尔雅的挺身站立,双目有神,微笑着看着自己:“欧家主,你是不是很意外?”

  现在的楚阳,直接生龙活虎,那里有半点刚才奄奄一息的样子?

  欧成武身下血流如泉,但却是面如死灰,失魂落魄,嘴唇翕合,半句话也没有说出来,两眼之中,全是绝望

  欧氏家族残余的二十位高手,就在刚才,一个不留的全部死在了楚阎王剑下死状凄惨无比。而且,死去的尸体,都有一些皱巴巴的,诡异极致。

  似乎是被shí么突然抽取了身体之中的能量,现在这些尸体虽然都在这里,但给人的感觉,却是一堆堆腐肉。

  九劫剑的吞噬生灵之力

  “欧独笑,很抱歉让你失望了。”楚阳淡淡的笑着,努力地调匀着呼吸。刚才这一招,实在是他突然爆发了自己的全部功力,才顺利的做到将二十位王座在一瞬间全部斩杀,一个不留

  此刻的消耗,也很大。

  欧独笑浑身一颤,终于醒悟,悲愤欲绝:“你……你没中dú?”

  “废话”楚阳翻了翻白眼,道:“我若是中了dú,现在岂不就早已任你摆布?如今,你的人已经死在我的手里,你还有shí么可怀疑的?”

  欧独笑一颗心如同坠进了冰窟,刹那间浑身冰凉,手脚○麻木

  这个该死的刽子手,竟然在一招之间,将欧氏家族所有的残余力量,尽数的屠戮干净

  心头也掠过一个疑惑:为何楚阳不马上动手杀死自己父子二人?难道他还要xiū辱我们不成?

  欧■○麻木

  这个该死的刽子手,竟然在一招之间,将欧氏家族所有的残余力量,尽数的屠戮干净

 mámù

  zhègègāisǐdeguìzǐshǒu,jìngránzàiyīzhāozhījiān,jiāngōushìjiāzúsuǒyǒudecányúlìliàng,jìnshùdetúlùgànjìng

  xīntóuyěluěguòyīgèyíhuò:wéihéchǔyángbúmǎshàngdòngshǒushāsǐzìjǐfùzǐèrrén?nándàotāháiyàoxiūrǔwǒmenbúchéng?

  ōu独笑却不知道,现在楚阳的修为也是人去楼空,强撑着发出第二招“屠尽天下又何妨”,根本没有了半点力量。

  现在欧独笑若是动手,楚阳必然狼狈不堪。若是逃走,楚阳也绝对无力追赶

  要不然,以楚阳的脾气,必然早已经一剑一个杀了了事,那又有shí么兴趣在敌人临死之前居然还xiū辱一番?那是白痴才会做的事情

  若是在你尽情的xiū辱之中敌人突然恢复了实力或者是敌人援兵到来,岂不是追悔莫及?

  楚阳从来不会做那样的事情。他一直认为,自己的师傅孟超然所说的那一句话,是最有道理的:想要确定敌人对自己再也没有一点点威胁,那即是将他们变成死人

  想要xiū辱他们,死了之后你怎么做都行,就算在他脸上拉屎……他也是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的

  何必在生前xiū辱?

  以欧独笑的智慧,若是不心神大乱,必然可以看出异常,从而远遁而去,但他现在已经是浑身僵直,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搞得心乱如麻,连思考的能力也失去,那里还来得及考虑这个……

  “楚阎王……楚阎王……”欧成武在地上艰难的挣扎起来,脸上带着强烈的不甘。欧独笑被惊醒,急忙去扶自己的父亲,却被欧成武一伸手拨拉到一边。

  欧成武一双眼睛盯在楚阳脸上:“你……你是怎么发现我们的破绽的?”他伸手在自己断腿上撒了一些淡黄色的药末,鲜血顿时止住,但却依然瞪着眼睛:“老夫自问,这个计划全无半点疏漏,你是如何发觉的?竟然将计就计来对付我们……你怎么做到的?”

  楚阳有趣的看着他:“全无疏漏之处?欧家主,你太自信了在我眼中,你们的计划,最少有四处漏洞。”一边说,一边快速的运功恢复实力。

  “四□处漏洞?”欧成武一怔,突然嘶声道:“我不信我不信”他这个计划,乃是挖空心思才想了出来,一路上又进行了数次演练,已经有好几个无辜的高手死在这个计划里,成了欧成武的实验替死鬼。欧成武信心满满,这才来对付楚◎阳,此刻一听楚阳说这么多的漏洞,顿时大为不服。

  “第一,你们人人都是满头大汗,但我仔细看过了,人都累成这样子,为何拉车的马儿身上,却没有多少汗水?马儿可比人累的多吧?”楚阳哼了一声,伸出一根手指头。

  “第二,人既然累成这样,那么,货物必然会非常重但我看着你们身后的车辙,却并没有这么重很浅,近乎不可查,那么,为何能将人累成这样子?分明有鬼”

  …………

  昨天喝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