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第二百一十一章小妙姐,我回来了!【三


  第六部第二百一十一章小妙姐,我回来了!【sān更!】

  顾独行一声长啸,突然纵身而起:“屠千豪,你若有来生,我顾独行与你八拜成交你的剑,我会帮你扬威九重天告辞了”

  “屠氏家族的人,我等着你们来找我为屠千豪报仇”

  剑光雷霆霹雳一般一闪,顾独行的身子流星一般冲进了山口,再一闪,消失不见

  在他身后,那位仅剩的四品皇座一声惨叫,身子突然在刹那间四分五裂鲜血从他身上溅出,脸上带着极度的不可思议的震惊,缓缓倒下。

  “顾独行”一位王座愤怒的大叫:“你走便走了,为何……”

  一句话没说完,便被另一人捂住了嘴巴:“你傻了?顾独行这是救了我们的命你以为,他走了之后,这位长老会如此好心的放我们回去报讯?”

  “为什么?”那人不解。

  “两位长老临来之时,就说过无论如何要杀了顾独行;少主留下那段话的时候,他们两个就坚决fǎn对;刚才更是鼓动人心……”

  旁边那人重重的道:“如今没了少主牵制,他们两人又怎么肯回去老老实实报讯?要知道田公子可是私下里给了他们好多的紫晶的,我亲眼所见”

  “你是说,他们与田氏家族勾结?”另一人诧异的问。

  “不知道,但这一点需要禀报家主我们也不怕死,但今日若是与顾独行战斗起来,我们势必没有一个人能活着回去。但少主临死的话,必须要转达家族若是家族要找顾独行报仇,大不了咱们再跟着出来把这条命拼掉便是”

  “对先送少主回去”

  剩下的十sān人一阵商量,收集起七具尸体,zuì后才做了一个担架,将屠千豪直立不倒的尸体小心的放在上面,一行人抬了起来,飞奔而去。

  良久,顾独行的身影一闪,再次出现在这里,举目远眺那一行人离去的身影,喃喃道:“屠千豪……屠千豪……可惜了……”

  然后才转过身,一步步往前走去。走过山口,看着远方的郁郁葱葱,突然胸口一★热,一个俏丽的身影浮现在脑海中,刹那间竟然有一种热血沸腾的冲动。

  这种冲动,甚至完全打消了屠千豪之死而带来的惆怅

  小妙姐我回来了

  我曾经对你说过,我要冲上皇级,带领顾氏家族走向辉煌

  我还说过,我要冲上皇级,救你出来,娶你,做我的老婆

  顾独行一声长啸,放足奔去只觉得心中越来越热,直到滚烫一颗心,灼热的似乎要烧破皮肤,钻了出来。

  他甚至有一种□要脱成赤膊然后疯狂的迎着大风冲回家的冲动

  他越跑越快,到后来,直接如同一阵飓风从大地上刮过,口中不断的发出长啸,一路如同追风掣电,向着顾氏家族而去

  小妙姐,我回来了

  ……○……

  顾氏家族内宅中,花园里,荷花池。

  满池荷花,正在迎着秋风,绽放出芬芳。这荷花竟然是异种荷花,人说六月荷花,但这里的荷花竟然在这寒风九月盛开了。

  正中央的凉亭中。

  一个少女身材窈窕,云鬓高挽,秀发如云,正款款坐在凳子上,手中拿着针线,嗯,似乎在绣花?

  在她面前,凉亭旁边的水池里,两朵秋风白玉莲正在灿烂的盛开,莲叶如船,铺在水面,花瓣如雪,亭亭玉立。

  而她手上的还未绣成的锦帕上,就正是这两朵莲花娇艳曼妙的身姿。

  “这两朵秋风白玉莲,还是那一年我跟小弟一起出去游玩,小弟见我喜欢,才偷偷采回来移栽在这里的,一转眼,竟然是满池都是秋风白玉莲了……”

  “就只有这两朵,乃是并蒂双生;才是一对……”少女喃喃的说到这里,突然绝色天香的粉脸上一阵通红。似乎是说到了自己心中的秘密,一时间竟然羞涩不堪。

  “妙龄。”一个沉稳的声音传来,一个锦袍老者,缓步走进了凉亭。

  “爹爹。”这女子正是顾独行魂牵梦萦的心上人,顾妙龄。而来的这个人,正是顾妙龄的父亲,顾氏家族家主顾云澜。

  “又在绣花呢?唉,这株并蒂莲,你从刚刚鼓起花苞就开始绣,一直绣到现在完全盛开……还没有绣够么?”顾云澜看着女儿,有一种百感交集的感觉。女儿从小顽劣,向来调皮;连偷走家族灵药帮助顾独行的事情都干得出来,就可想而知。

  若是以前,顾云澜恐怕一辈子都不会想到,自己的这个女儿,竟然会有安安静静地坐着绣花的时候。

  但自从上一次从囚龙洞放她出来,顾妙龄却像是性情大改,居然开始讲究了起来,什么淑女仪态,什么风度气质,什么……为**为人母……什么相夫教子……

  居然开始钻研这个起来。

  这让顾云澜很是惊诧了好长时间。

  唯有顾妙龄心中知道:我要做小弟的老婆,既然要做小弟的老婆,就做一个世界上z●uì好的老婆我要让他的兄弟们都羡慕他

  在他们兄弟的家眷之中,我或者不是zuì漂亮的;但,却一定要做zuì好的

  “爹爹,你看这荷花,多漂亮。”顾妙龄轻轻笑了笑,道:“您看,这像不像小■弟小的时候,我在他头上扎起辫子,然后绑上了两朵花的那样子?”

  顾云澜一愕,捻着胡子重重点头,道:“像”

  实则心中一阵纳闷:独行小时候,你居然还给他扎过辫子?我咋不知道?

  “小弟已经出去了很长时间,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顾妙龄出神地看着荷花,良久,才转过头来,看着自己的父亲,只觉得心弦一动,酸涩了一下,道:“爹爹,你的头上,头发白的好快。记得去年你看我的时候,你的头发还是乌黑的。”

  顾云澜呵呵一笑,道:“我的女儿都要嫁人了,为父的,怎能不老?”心道,我的头发……早已白了;就在你那两个不成器的哥哥的尸体被运回来的那一刻,就已经白了……

  “妙龄,等这一次独行回来,我想要做主,为你和他定下亲事,然后……为父便将家族大权转交给独行,也舒舒服服的享受几年轻松快活的日子,你看如何?”

  顾妙龄粉脸绯红,微微垂下头去,微嗔道:“爹爹都已经打算好了,还来问我做什么?”

  顾云澜呵呵一笑,打趣道:“我还不是看我女儿天天练习贤妻良母之道,被催的没办法了吗。”

  顾妙龄顿时大羞,娇嗔起来。

  “妙龄,为父将你关了几年,你……心★中没有怨怼吧?”顾云澜踌躇了一会,终于问道。

  “自然没有怨怼”顾妙龄低着头答道。心道,非但不怨怼,fǎn而有些感激。若不是这几年,那个呆头鹅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明白我的心意……

  ○父女二人相对无言,便在这时,隐隐的听得远远的地方传来一声长啸长啸鼓风而来,悠悠已经掠过了数十里路程,传进了两人耳内,越来越近。

  父女二人同时站了起来,顾云澜眉头微皱,心道这声音怎地如此耳熟?

  但顾妙龄却是全身都颤抖了起来,几乎坐不住身子,手中锦帕啪的一声落在地上,喃喃地道:“是他小弟回来了”

  她的眼中,热泪突然夺眶而出

  长啸声音越来越近,似乎这人在飞速的奔行■之中,前一刻还在数十里之外,但下一刻竟然已经到了家族大门

  砰地一声,有人撞了进来。

  远远的听到守卫大叫一声:“少主,您回来啦”

  声音里充满了兴奋。

  顾独行似乎笑▲了笑,然后一阵风一般的就不见了。

  花园中的父女二人,只见到半空中霹雳般的剑光一闪,随即消失。看那方向,是一路急不可耐的向着囚龙洞的方向去了。

  果然,下一刻兴奋的声音已经传来:“小妙姐~~”

  花园中的顾妙龄顿时满心甜蜜,满脸通红。

  “这傻小子,还以为他小妙姐在洞里受罪呢”顾云澜哼了哼,不悦的道:“这个孽畜好长时间不回来,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居然不先来给老子请安,一门心思就记着他的小妙姐了……”

  顾妙龄大羞,嗔道:“爹您在说些什么啊?”

  顾云澜嘿嘿一笑,捋着胡子,突然神色一怔:“刚才那道剑光怎么这么快?按说,王座哪有那么快的速度……老夫也是七品王座……”

  顾妙龄劝慰道:“爹爹又想起修为的事儿来了,其实您今年才五十多,七品王座也算是资质极好了……”

  顾云澜脸色一黑:“你这是夸我呢?还是骂我呢?顾独行今年二十岁,都已经突破王座了我五十多了,七品王座居然资质极好?”

  顾云澜对顾独行的印象,还留在他刚刚突破王座的传闻中。因为只有那一次,顾独行是传回消息来的。

  顾妙龄眉毛一弯,不由得笑了起来。

  人影一闪,顾独行刷的一声进来,惊喜的叫道:“小妙姐,我回来了小妙姐……你出来了?”

  这话有些傻,你人就站在这里,谁还不知道你回来了?

  我就在你面前,难道你还看不出我出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