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黑魔!黄雀在后!


  第二百二十五章黑魔!黄雀在后!

  dù流风身子急扑过来,眼中满是快意的残虐。

  但他身子刚刚跃起,便出le状况

  一道黑影突然鬼魅一般从树林之中闪le出来,后发先至,◆
  dìèrbǎièrshíwǔzhānghēimó!huángquèzàihòu!

  dùliúfēngshēnzǐjípūguòlái,yǎnzhōngmǎnshìkuàiyìdecánnuè。

  dàntāshēnzǐgānggāngyuèqǐ,biànchūlezhuàngkuàng

  yīdàohēiyǐngtūránguǐmèiyībāncóngshùlínzhīzhōngshǎnlechūlái,hòufāxiānzhì,三个大跨步就流星一般到ledù流风身子后面,在他最为快意的时刻,两只铁手,重重的拍在他的背上

  这一次重击虽然是在半空进行,但依然打出le一声暴雷一般的大响直震得空中的空气,也是一阵震颤波动

  dù流风大叫一声,两手用全部力量往后一捞,在敌人击中自己还未来得及车里,而自己还未来得及被打飞的那一瞬间的时间里,一下子叼住背后敌人的两只手臂,全力反攻

  两个人的身子就如绑在le一◆起,这时,那狂猛的打击力量才终于发挥作用;dù流风仰天一声咆哮,却喷出le漫天血雨。

  两人的身子流星一般被打飞出去。

  哦,说错,dù流风是被打飞le出去,但打他的人也被他带着飞le◆出去。

  那人一声惊叫,双手同时发力,想要挣脱。但dù流风已经愤恨的一声大叫:“黑魔”紧接着就狂风暴雨一般的大计降临到le他的身上。

  被他带着飞走的,乃是一个黑衣蒙面人。

  这位黑衣蒙面人,乃是黑魔家族的天品杀手真实修为虽然并不如dù流风的皇座八品,但也相差不远。

  尤其是潜形匿迹之术与偷袭暗杀更是出类拔萃,躲在树林里一击出手,竟然一举成功

  只可惜,连自己也赔le进去。

  两人就在半空中紧紧的纠缠着,就像是一对流氓打架一般,胡乱的疯狂的击打着对方,全无半点章法。

  两人的领域同时升起,却又同时抵消化作虚无

  拳拳到肉,脚脚冲击

  拳头,脚,牙齿,肘,膝盖,肩膀,腰臀,无一不是攻击利器甚至,连脑袋,也是

  那位黑魔高手是极力地想要挣脱,但dù流风却是宁可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自己受le那一击,就算活着,也没有战力le,还不如完全爆发出来。

  或者有人问,黑魔为何不在dù流风调息刀气的时候攻击?那时候岂不更加方便。

  这就有所不知le;dù流风那时候自然是在调息,刀气也着实很损伤经脉,但若是敌●人攻击致命,dù流风自然要奋起还击,拼着经脉重伤,也要先将敌人杀死

  再说,疗伤的时候,正是他警惕性最高的时候。黑魔并没有把握无声无息的潜过来。如今他刚刚起身,警惕心更是一点也没,更加是胜券在□réngōngjīzhìmìng,dùliúfēngzìrányàofènqǐháijī,pīnzhejīngmòzhòngshāng,yěyàoxiānjiāngdírénshāsǐ

  zàishuō,liáoshāngdeshíhòu,zhèngshìtājǐngtìxìngzuìgāodeshíhòu。hēimóbìngméiyǒubǎwòwúshēngwúxīdeqiánguòlái。rújīntāgānggāngqǐshēn,jǐngtìxīngèngshìyīdiǎnyěméi,gèngjiāshìshèngquànzài握,大功告成的时候致命一击……才是真真正正的没有半点防备

  两人的身体纠缠着,翻翻滚滚的落下来,等到落下地的时候,两人都已经不成人形每个人的口中,都是大口大口的狂喷鲜血

  堂堂皇座,而且是一位八品,一位七品,居然在摔落下地的时候,同时的从全身各个部位喷溅出鲜血,咔嚓咔嚓的声音不断响起,两人的浑身骨头居然同时摔断le不知道多少根

  两个人都发出一声最后的怒吼,分别一偏头,张开白森森却含着殷红鲜血的嘴巴,白森森的牙齿几乎在同一时间咬在le对方的咽喉上

  两人都没有闪避。因为彼此都知道自己已经绝对的没有希望再活下去,所以要在临死之前,拖着对手一起上路

  噗噗 ★
  两人咽喉中鲜血同时涌出来,同时咽气

  死于非命

  董无伤任由自己的前胸后背喷溅着鲜血,一动不动,脸上满是嘲讽。

  在他的心口部位,还有一面牌子。这面牌子,就是楚阳的天◎兵阁的标志董无伤清楚的知道,在这面牌子里,有一颗丹药。

  老大曾经说过,只要心脏不被刺穿,只要头颅没有被当场打爆,没有被砍下脑袋……服下这颗药,就能在顷刻之间痊愈

  董无伤知道,他一直知道,但他却从来没有想过,要服这颗药。

  他的心,已死

  如死灰

  亲哥哥要对付自己,手下高手,几乎倾巢而出。这本就已经是沉重到le极点的打击将他心中的美好愿望,统统击得粉碎

  “父亲,您身为家主,这么大的动静,您会不知道么?”董无伤心中默默的问道。眼泪几乎又要流出,但他强行忍住le。

  “连您,也不要wǒle吗?”

  董氏家族家规之严厉,对人员管理之严格,董无伤清清楚楚。这么的一大批人,不管是因为什么出来,家族之中,都是必然有备案的

  要不然,他men根本出不le董氏家族的大门。

  所以,董无伤才更加心伤,绝望

  若真是如此,自己纵然能够活下去。又能做什么?又要去做什么?

  自己从小所受的教育,就是家族一切都是为le家族。自己这许多年的努力,也都是为le家族。甚至是跟随老大,也有一些是为le家族老大说,要带wǒmen的家族冲上九重天

  wǒ想要带着董家冲上上三天

  可惜,你men不给wǒ机会。

  今天之后,wǒ为谁战斗?wǒ为le谁拼命?wǒ为le谁努力?连亲爹都对wǒ的生死无动于衷连亲大哥,都要杀wǒ而后快。

  那wǒ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董无伤苦笑,惨笑,绝望的、心死的笑le起来;丹药,随手就能取出,片刻就能恢复。黑魔再有十倍的人手,也挡不住实力完全恢复的董无伤

  但董无伤,不服

  不过是死,而已

  ……………………

  “hāhāhā……真是热闹啊,想不到本公子这一次来,竟然是看le一场龙争虎斗的好戏”一个阴恻恻的声音远远传来,声音里带着不可遏制的兴奋与得意。

  “而且这一场好戏,还是一场内讧这就更让wǒ兴奋不已le。”

  随着声音,一个黑色的身影远远而来,走得缓慢而潇洒,带着洋洋自得的从容这个人一身黑衣,长大的黑袍,脸上黑布蒙面,走在路上,犹如足不沾地。

  在他身后,是四十多位黑衣人。身上似乎都带有血迹,有些人身上还带着伤;但他men却都是用一种胜利的目光,看着面前仍然在站立的十个人。

  他men有资格骄傲。

  面前的敌人已经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几乎就是引颈待戮完全的没有威胁可言。

  敌人实力最高的八品皇座,此刻已经在地上变作le一堆烂肉虽然自己一方也付出le一位七品皇座顶尖的天级杀手的性命

  但,值得

  董家残余的九个人,却是呆若木鸡

  脸上露出深沉的绝望。

  身子哆嗦le一下,那位皇座突然大声叫起来:“黑魔”

  那黑衣人发出阴森森的一声笑,笑声虽然阴森,但其中的快乐却是很明显,缓缓的上前一步,风度翩翩的道:“不错,没想到威名赫赫雄霸一方的董氏家族,居然也听说过wǒ黑魔的名头不错,本座就是黑魔家族的下一任黑魔你men可以叫wǒ,魔公子。”

  “魔公子?”那位董氏家族的皇座喃喃的重复le一句,突然身子一震,喝道:“wǒmen的人呢?于家的人呢?你……黑魔,你怎么到这里来的?wǒmen的人呢”

  少年黑魔惊讶地道:“你men的人?啊hāhā……你men那里还有人?你men的人不见le,你该去找你men的人啊,问wǒ?wǒ咋知道?”

  那位皇座哼le一声,愤恨的道:“那,于家的人呢?” ◇
  “于家的人?于家的人又不姓董,你men更问不着le。”少年黑魔hāhā大笑:“不过,本公子看你挺可怜的,破例给你回答一下。”

  他晃le晃脑袋,道:“你是说于家那一百来个人吧?哼哼,◎他men竟然敢出卖亲家的人,本公子一向看不得这种白眼狼,干脆,帮你men董家一个大忙,都宰le。人头都砍le下来。”

  他呵呵一笑,道:“正好呢,黑魔接le一个单子,其中很多人榜上有名啊,所以宰le之后,人头wǒ都带回来le。你……要不要看看?”

  那位皇座高手身躯一阵摇晃,脸上更加惨白le起来,一张口,还未说出话来,却吐出le一口鲜血。

  “黑魔……你你……”他戟指看着黑魔,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一口一口的吐血。

  完le,全完le。

  于家只来le六十人,但黑魔却杀le一百多人。很明显,那多出来的四十人,就是董家的人

  连唯一的希望也没le。

  “黑魔?”董无伤现在才似乎反应le过来,身子有些迟钝的转le一个身,看着少年黑魔,眼中亮le一下:“是你?”

  少年黑魔叹息一声:“董兄”

  董无伤转过身,拄着刀,低沉着声音,冷冷的道:“来杀wǒ的吧?”

  “不错。”少年黑魔仰天长叹:“wǒ实在是没有想到,会遇到这种情况。董兄,但wǒ也要感激这种情况,在全程看le你的战斗之后,wǒ发现……wǒ不如你”

  他笑le笑,这一次的笑声虽然阴森,但已经充满le怅然,还有敬重:“若是wǒ直接对上你,恐怕,你绝对能够毫发无伤的突围而去,而wǒ这一边,却要死伤惨重。”

  董无伤身子摇晃le一下,不语。

  “很抱歉,董兄。很抱歉不能与你公平一战,虽然wǒ很想。”少年黑魔严肃的道:“但wǒ今天,必须要杀你为le表示对你的敬重,wǒ会先将这九个人杀光,再杀你也算是帮你报le仇,让你在九泉之下,也可以安息瞑目”

  董无伤怆然而笑,嘲讽道:“家族内讧,黑魔占便宜?hāhāhā……可笑啊可笑报仇?……哼哼,wǒ的仇,需要你来报么?”

  …………

  第三更第四更恐怕是码不完le。明天五更补偿吧;兄弟姐妹men,wǒ需要你men五月份的保底月票。五月份一号到七号,依然是双倍月票。机会难得,wǒ希望大家陪wǒ,再冲一次

  wǒ还没有倒下,也不会倒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