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第二百三十三章一对禽兽!


  第六部第二百三十三章一对禽兽!

  楚阳有些无语了。

  人性……可不是人的性格啊。我让nǐ钻研人性,nǐ却别出蹊径,从另一条路走了出去。

  “我知道nǐ想要说什么,nǐ想要说的是,人的天性”莫天机摆摆手,认真地道:“气势我也想过,人的天性,实在没有什么可研究的。只得四个字:弱肉强食”

  “我zhè么说,可能有些残酷。但事实,就是如此。一辈子的好人也有;但好人想要好好活着,纵然他不想伤害任何人,但他只要活下去了,就伤害了别人”

  “生存,是需要竞争的。武者如是,贫民百姓,也如是一份工作,总有人做得好,有人做的不好。做得好的那个是好人,他没伤害别人;但老板肯定会留住他,而赶走那个不适合zhè个工作的。所以因为zhè个好人的存在,那人被伤害了。”

  “我们天天处在zhè种环境之中,习以为常。所以并不觉得什么;但实际上,优胜劣汰就在我们的身边,每一时每一刻都在发生着。都在变化着;每个人,都是在踩着别人上位哪怕他只是只负责一个肉摊的杀猪的,也是他击败别人之后,才能安稳立足。”

  “不管是以诚信还是以良心还是以道德取得胜利;但zhè个胜利就是伤害别人。”

  莫天机沉沉的吐出一口气:“zhè就是人再好的人,也是弱肉强食;再坏的人,依然如此。”

  “zhè就是人性”

  “一将功成,枯骨盈山,一人成名,万人失声,○一个贫民百姓,脚下也踩着累累尸骨,口中嚼的,也是胜利果实”

  “别人的不优秀,其实不能成为nǐ伤害他的理由;但nǐ纵然不想伤害,却依然伤害。只要有人,就有伤害。古今一同。”

  “所以不□○用讨论人性,看tòu即可。”

  楚阳沉思着,默默的消化着莫天机的zhè句话,缓缓点头:“或许nǐ说的有些偏激,但不得不能承认,的确是有一些道理。”

  “似的,zhè是我与nǐ的不同之处▲。”莫天机有些羡慕的看着楚阳:“nǐ虽然心狠手辣,但nǐ看人性的时候,看到的,却是美好的一面。而我看人性,却只看到了邪恶的那一面。所以……楚阳,若是有一天,别人能够害死nǐ,我不会有什么怀疑,但对我莫天机,出了绝对的毫无理由的暴力之外,没人能够杀我”

  “zhè是我的幸运,也是nǐ的欠缺。但何尝不是我的不幸,而是nǐ的幸运”

  莫天机的声音很沉重。

  楚阳的脸色也沉重了起来。似的,若是一个人只要考虑问题,想到的就是阴暗面……那么zhè人生实在是没啥乐趣。但莫天机却分明是在zhè种境界中乐此不疲。

  “我喜欢算计,玩弄人于股掌之中;掌控一切……那种强行给予别人的弱肉强食……就是我的快感。”莫天机自嘲的笑了笑。

  “所以nǐ一提人性,我就想到了人的性格因为人性是没有弱点的,但人的性格却有缺陷而zhè个缺陷,却会是我击败他的最大利器”

  “比如……若要对付nǐ楚阳,我会从下三天入手,而不是在中三天与nǐ打生打死;对付nǐ,就需要击溃nǐ心中的情义……楚阳,nǐ虽然号称楚阎王,但却是一个至情至性的人,nǐ没了情义,必死无疑”

  “zhè是nǐ的最大弱点,也是nǐ的最强优点。”

  莫天机深深叹息。

  楚阳心中一zhèn。

  不错

  自己的前世,岂不就是zhè样子被击溃了么?天外楼的灭亡,让自己除了报仇之外,再也没有了别的意念,所以自己只想着报仇;于是在仇恨之中,专修无情剑道,却伤害了轻舞。

  等到轻舞死去,自己的人生,也就从此暗淡。本以为是斩除了心魔,却没有想到是连心也丢了;心都没了,何来的心魔?所以自己自从轻舞身死之后,再无寸进

  莫天机看得自己的确很准

  “所以,我才如此在意董无伤等人的死活。”莫天机继续道:“因为我知道,若是他们其中一人死了,nǐ会疯”

  “nǐ疯了;我们就完了。”

  莫天机苦笑:“绕了zhè么一个大圈,人人都是关键人物”

  “或者zhè就是nǐ的路。”楚阳用一种过来人的口气,缓缓说道。

  莫天机终究是莫天机。

  他终究还是走上了前世的那一条神盘鬼算的路他此刻已然蜕变成了那个不管遇到什么人,都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收集其人的资料,然后分析出他的性格弱点和习惯。从而制定对策。

  他甚至能够了解一个人了解到zhè个人说出第一句话,他就能知道下一句他要说什么,会不会有思维转换。有什么地方有什么风景可以影响zhè个人的心态,有什么话可以让zhè个人瞬间激怒,有什么话却能够让zhè个人在暴怒之中立即冷静下来。■

  zhè是一个了不起的人,可也是一个可怜的人。

  因为他一生都在算计别人,算来算去,却算没了自己的人生乐趣。

  “计划已定,今天是九月十七,十月初十,决战亡命湖时间虽然紧迫,★但我们还有时间。还有三天的空闲。”

  莫天机微笑道:“在zhè三天里,nǐ准备做什么?”

  “我想要去轻舞的小院去看看。”楚阳淡淡地道。

  莫天机愣了愣,眼中射出一种复杂的光芒,道:“我和nǐ一起去。”他笑了笑,道:“楚兄,不怕nǐ笑话,我zhè段时间,一直心中有愧。小妹的小院,我自己一个人,不敢去。每每走到门口,就好像听到小妹在哭,唉……我可怜的妹妹。”

  楚阳无言,只好拍了拍他的肩头,以示安慰。

  两人一路同行,走到莫轻舞的小院。

  小院中干干净净,显然庭院每天都有人打扫。

  走到门口,莫天机停下了脚步,有意无意的,让楚阳走在了前面。■似乎他自己,终究还是不敢做第一个推开莫轻舞的房门的人。

  吱呀一声,楚阳推开门。

  里面传出来一阵幽幽的好闻的香味。

  zhè是轻舞的气息啊……楚阳心中一阵感动。

  z◇◇hè是小妹的气息啊……莫天机心中一阵激动。

  两人同时耸起鼻子,深深地呼吸了一口,然后闭上眼睛;随即就发现了对方的举动,顿时睁开眼睛,彼此对彼此怒目而视。

  “nǐ闻什么?nǐ鼻子有病◎hèshìxiǎomèideqìxīā……mòtiānjīxīnzhōngyīzhènjīdòng。

  liǎngréntóngshísǒngqǐbízǐ,shēnshēndìhūxīleyīkǒu,ránhòubìshàngyǎnjīng;suíjíjiùfāxiànleduìfāngdejǔdòng,dùnshízhēngkāiyǎnjīng,bǐcǐduìbǐcǐnùmùérshì。

  “nǐwénshíme?nǐbízǐyǒubìng?”

  “nǐ闻什么?nǐ鼻子不舒服?”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的质问出口,zhè一刻,两人都如同是保护自己的主权不容侵犯。

  “nǐ管的着吗?”

  “nǐ管的着吗?”

  又是异口同声。

  “哼”

  “哼”

  两声怒哼之后,两个大男人几乎是互相挤着,同时冲进了房中。

  “zhè个禽兽”楚阳咬牙切齿,心中怒骂。

  “zhè个禽兽”莫天机咬牙切齿,心中怒骂。

  房中桌上,一片薄薄的灰尘,足见zhè个房间,自从莫轻舞离开之后,并没有人进来过。

  床上被子叠的整整齐齐,一个小枕头,放在粉红色的棉被上,枕头上,是一个破破烂烂的刀鞘,在孤零零的待着。

  看到zhè个破破烂烂的刀鞘,两人同时心中一酸:在莫轻舞人生之中最难熬的时刻,就是抱着zhè东西过来的。

  那时候的莫轻舞……真是想一想也要让人心●痛

  楚阳只觉的眼眶一热,转过头,狠狠地如欲吃人的看了莫天机一眼。

  zhè一次,莫天机却是没有勇气与他对视,惭愧的低下了头。

  “nǐ做的好事”楚御座顿足,心痛的怒骂一声。 ▲
  莫天机黯然zhǎng叹。

  楚阳上前一步,将刀鞘轻轻从枕头上拿起。刀鞘似乎轻若无物,似乎全无改变,但楚阳却依旧发觉了不同。

  刀鞘比自己给莫轻舞的时候,明显的要干净了许多,而且,有些地方,颜色也深了些许。

  眼前不由得冒出来一个画面:莫轻舞可怜兮兮的抱着刀鞘,将自己的小脸贴在刀鞘上,坐在门前,翘首以盼。

  “楚阳哥哥,我好想nǐ。”

  “楚阳哥哥,我每次抱着刀鞘,就感觉nǐ很快要来接我了。”

  ……

  楚阳深深zhǎng叹,心痛如绞。

  莫天机上前一步,正要查看一下,楚阳一瞪眼,举起刀鞘。莫天机瞪着眼看了他半晌,终于颓然退下。

  楚阳轻轻揭开被子,一股幽香氤氲传出,不由得又是狠狠耸动了一下鼻子。

  身后的莫天机面目狰狞,几乎想要将zhè无耻之徒一脚踹出去。

  然后楚阳坐在床边,就不动了。莫天机摸了一会鼻子,终于也涎着脸走过去,坐在床边。自然,又招来了楚御座一个大大的白眼,但神盘鬼算是不会在乎的,干咳了两声,就泰然的坐了下来。

  然后左摸摸右摸摸。

  下一刻,两人同时摸到了被褥之下,顿时发现那里传出一阵不属于被褥的质感,还有簌簌的声音……

  然后两人便激烈的争战起来。

  下面,分明是一些碎纸片之类的东西,想必是莫轻舞写了之后藏在zhè里的。

  两人来zhè里,就是为了zhè个。

  莫轻舞那时候,心中定然有很多的感触,但她又无人说,只能自己写一点东西,然后藏起来……但一个小女娃娃,能藏到哪里去?

  落在楚阳和莫天机zhè样的人眼中,自然是轻而易举就找了出来。

  ………………

  …………

  《今天去医院检查了一天,CT啥的,检查了一遍。不去医院,不知看病难。我可以打赌,医院里的人,绝对多过任何一个集市

  我是八点半去的,排队挂号就到了八点五十。挂上号去骨科,又排队到了九点半,开了单子去检查;在CT门口排队,直到了十点半,才被叫了进去。躺在那张不知道多少人躺过的那玩意儿上,伸伸缩缩进进出出上上下下,完事,三小时后取片子。干脆在医院里的躺椅上睡了一小觉,下午两点半,终于排队拿出了片子。

  下面是检查结果,可能有些兄弟姐妹会不懂,所以我会加括号解释:腰间盘膨松(zhè个,似乎是说被压缩了那种意思,意思是,原本是圆的,现在扁了。),间盘有突出(前期,不严重。)。深度腰肌劳损(是指劳损部位不在表面),腰肌中度劳损(劳损程度),深度颈椎劳损(同上),脊椎曲鼓初中期(也就是有点变形,本来是直的,中间部位开始往外弯。初期过了,还没到中期;注意,zhè不是上学的那个初中。),粘连性肩周炎,左肩周肌肉重度劳损(肌肉粘连,左肩直接重度劳损。zhè点我要检讨,zhè里不关码字的事,以前扛麻袋干农活累的,在火车站当过装卸工,自己曾经一个人承包了二十亩地……)………

  基本就上述zhè些了。

  医嘱:1、最好不要坐着,要保持活动,不能保持一个动作超过半小时(我翻白眼看天,zhè可能么?那我咋码字?不码字,我咋赚钱?不赚钱,我吃医生的人家也不愿意啊。)

  2、建议系统治疗,连推拿带电疗啥的,都在医院进行。zhè点经过我艰苦的思想斗争,暂定了十天的。每天上午去……

  3、最好不抽烟(zhè跟抽烟啥关系?不理)

  4、饮食要注意,作息一定一定一定要正常。看见了么?三个一定。

  5、自己注意,不能强度锻炼,但不能间断锻炼。(zhè句话有语病么?)

  半月前刚刚做了健康检查,血压血糖血脂什么的统统木有问题,我还沾沾自喜了好久,没想到……zhè跟那个没关系。

  要不是码字的时候左手麻木,慢慢的就会半身麻木,很可能我也就zhè么拼下去了。

  但现在,的确是不敢了。

  写上zhè段,耽误大家看书爽感,我有罪。

  所以我出去溜达溜达,锻炼锻炼,回来再码一章。

  以上。

  双倍期,前途大好,出了zhè档子事。我该流泪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