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第二百三十九章老丈人与女婿不得不说的


  第六部第二百三十九章老丈人与女婿不得不说的故事……

  谈二少爷这段时间里乃是春风得意。

  自从zài谢氏jiā族与兄弟们分手之后,这货嘴上说着回纪氏jiā族,却是一拐弯就去呼延傲波的jiā族。

  纪氏jiā族有纪铸zài,那就是纪氏jiā族的脊柱啊我回去干什么?

  万一被纪铸那混蛋抓le长工,那纪二爷可就再也潇洒不lele。

  所以纪墨一扭屁股拐le弯。

  拐le弯之后,居然一路顺顺利利的,没遇到任何一个拦截这他么的真是怪le……

  原来所有针对他的拦截都是布zàile回转纪氏jiā族的路上,而纪墨要去的呼延jiā族却是与纪氏jiā族南辕北辙,风马牛不相关,他这一走,等于是放le那些人的鸽子,都是扑le一个空。

  纪二爷一路兴高采烈的揉着裤裆,满眼憧憬的进入le呼延jiā族的领地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过le饭点。 ○
  纪二少爷找le一个酒楼,先上去大吃大喝一顿。

  刚坐下动le几筷子,就听到一个雄壮的脚步声蹬蹬蹬上楼来,紧接着门一开,纪墨顿时感觉面前一暗

  只见自己包厢入口处,zhàn着一▲个好生魁梧的大汉身长八尺,虎背熊腰,威风凛凛,杀气腾腾,真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这乃是天生的豪雄气势,骨子里的威猛霸道

  纪墨赞叹不已,突然觉得有些不大对劲,感觉这大汉的胸肌未免太过发达le一些,屁股也有些翘的过分,定睛一看,原来是自己的未婚妻,呼延傲波,呼延大小姐。

  “傲波……”纪墨腾得一声,猴子一般敏捷的跳le起来,喜不自胜的道:“你咋来le?”

  “你到le我jiāle,我还能不知道?”呼延傲波龙行虎步的走进来,一伸手拉开一张椅子,一屁股坐le上去,坐的椅子咯吱咯吱两声响,真是渊渟岳峙,不怒自威。

  “嘿嘿嘿……”纪墨傻笑一声,心中道,太有劲le,太过瘾le,太有安全感le……

  “傲波……我好想你哦。”纪二爷抛le一个媚眼过去,问道:“你想我没?”

  呼延傲波皱le皱眉头,脸上mànmàn的升起一片淡淡的红潮,咬le咬嘴唇,哼le一声,却没说话。

  “小二再拿双筷子来哦,还是我自己去拿吧。”纪墨嗖的一声窜le出去,随即就嗖的一声回来,手里已经多le一双筷子:“给,傲波,这也算是咱俩的缘分那。”

  他伸出手去,呼延傲波伸手来接,两人的手臂几乎并排,一根胳膊粗壮有力,一根胳膊瘦弱细小;就像是一条胳膊与一条大腿放到le一起。

  呃,纪墨的是胳膊。

  然后纪墨就涎着脸,zài呼延傲波身边坐le下来。这情形好有一比:一头黑熊身边,坐上le一个金丝猴。

  “亏你还有点良心,居然知道,第一个来找我。”呼延傲波淡淡地道,口气里,却带着一丝满足。

  “你可是我老婆,我不找你找谁?”纪墨殷勤的夹起一块牛肉,放进呼延傲波盘子里。

  “哼……”

  一顿饭吃完,两人已经无话不谈;呼延傲波也是一位豪迈的女子,并没有什么矫情,纪墨更加随便。

  走zài路上,纪墨大着胆子,挽住le呼延傲波的胳膊;呼延傲波转过头看le他一眼,道:“不大雅观。”

  纪墨吊zài呼延傲波胳膊上,拧着脖子道:“有啥不雅观的?我带老婆逛街而已。”

  “形象颠倒le。”

  “颠倒le就颠倒le。有啥关系。”

  纪二爷毫不zài乎。

  呼延傲波倒是有些顾虑le,想le想,也就洒然一笑:我们过自己的日子,收获自己的幸福,何必zài乎别人怎么看?爱怎么看,就怎么看呗。

  纪墨看似不着调,实际上却是以他自己的牺牲,付出他被人嘲笑的代价,来打消自己心中的顾虑。

  呼延傲波叹息一声,将手抽le出来,然后就挽住le纪墨的手臂。

  同样是挽手臂,但男人挽女人与女子挽住男人,意义可是绝对不一样的。

  纪墨诧异的抬头,却看到le呼延傲波淡笑从容的眼睛,不由心中一动,会心的笑le起来。

  两人就这么挽着手招摇过市,坦然自若,留下身后一片瞠目结舌的目光。

  呼延jiā族的护卫们一开始也觉得好笑。但看le一会之后,却觉得这两个人一个可以为le对方牺牲,主动承当笑料,一个主动化解,坦然面对;实zài是融洽的一对。

  两人一高一矮,一魁梧一瘦弱,就这么走zài一起,却是那样的和谐自然。

  他们就这么走zài一起,但给人的感觉竟然mànmàn的从好笑转变成敬重。

  若是自己,是否会为le男○方女方不协调的搭配而不会像纪墨这样鼓起勇气?

  若是自己,敢吗?

  人人都zài心中自问,却没有答案。

  但有一点却是肯定的:若是你没有这样的勇气,那就只能让属于你的幸福从自己★身边溜走,等到你将来后悔的时候,千万不要说什么悔不当初。

  因为幸福当初就zài你手边,而你放弃le,所以你连说‘悔不当初’这句话的资格也没有le。

  爱情不需要理由,更加不需要自卑

  (不要说纪墨所处的那个时代,就是我们现代,敢这么做、能这么做的,又有几人?当看到有些男人为le自己矮小而女朋友高挑,而要求女方不要穿高跟鞋的时候,我真的想说:你不配爱她因为你的心比你的人还矮)

  纪墨到le呼延jiā族大院的时候,受到le英雄式的款待

  呼延jiā族jiā主呼延天风直接拍板:这个纪墨,这样的男人,才是英雄才配做我的女婿

  呼延天风自从听说纪墨来le●,就立即动身去看看这个让自己女儿倾心的人。当他zài暗中看到女儿和纪墨zài大街上携手同步的现象的时候,这位呼延jiā主的眼眶当场湿润le。

  作为一个男人,当然知道男人最zài乎的是什么。这●●,就立即动身去看看这个让自己女儿倾心的人。当他zài暗中看到女儿和纪墨zài大街上携手同步的现象的时候,这位呼延jiā主的眼眶当场湿润le。

  ,jiùlìjídòngshēnqùkànkànzhègèràngzìjǐnǚérqīngxīnderén。dāngtāzàiànzhōngkàndàonǚérhéjìmòzàidàjiēshàngxiéshǒutóngbùdexiànxiàngdeshíhòu,zhèwèihūyánjiāzhǔdeyǎnkuàngdāngchǎngshīrùnle。

  zuòwéiyīgènánrén,dāngránzhīdàonánrénzuìzàihūdeshìshíme。zhè样的两个人zài一起,几乎丢人现眼的哪一方全是男人,而纪墨却是毫不zài意

  若是换做自己,呼延天风自觉自己恐怕是做不到的。纪墨能做到这一点,太不容易

  这才是男人的担当这才是男人的样子

  呼延天风知道自己女儿虽然长得不难看,而且心灵手巧,胸中自有丘壑,说是女中伟丈夫,那是一点也不错的

  但实zài是骨架大,长le一副男人的模样;虽然眼高于顶,但实zài是不符合男人●们的择偶标准,而呼延傲波虽然心高气傲,却也已经认命。要不然,像高升那样的人,如何配得上这位女中豪杰?

  恐怕早就不是高升逃婚,而是呼延傲波提出不愿意le。

  如今,女儿能遇到纪墨,实z☆ài是放下le自己一件大大的心事

  当夜,虽然已经吃过le饭,但呼延jiā族还是又大开宴席,与未来的女婿同谋一醉呼延天风越看女婿越满意,翁婿两人挤zài一张桌子上,开怀痛饮。

  纪墨开始还有些拘束,但到后来却是酒到杯干,纪墨人虽然瘦弱,酒量却是一点也不含糊,更兼第一次到呼延jiā族,更加不能示弱,将老丈人直接干挺

  喝到下半夜,已经是杯盘狼藉。呼延天风有些不胜酒力,就准备滑脚开溜le。

  到后来纪墨已经有le九成醉,喝得兴起。见老丈人居然有耍赖之意,居然拍着桌子zhàn起来,彪悍的大吼大叫着,捏住老丈人鼻子,将一坛酒生生的灌le下去……

  众人如见天人,一个个瞠目结舌。

  呼延jiā主一坛酒下肚,成功的往后一翻,钻进le相邻的桌子底。纪墨这位毛脚女婿自己也抱起一坛,长唱le两句小曲,然后咕咚咕咚喝le下去,天旋地转的傻笑两声,围着桌子转le一圈,终于扑通一声倒下——正好是倒zài老丈人身上。

  下一刻,毛脚女婿抱着老丈人,两个人呼噜声震天……

  呼延jiā族的众人都傻le眼。

  呼延傲波与娘亲赶紧走出来看看的时候,就见到女婿抱着老丈人躺zài桌子底下一脸的满足……

  母女两人顿时哭笑不得。急忙叫人将两人分开,但这俩人喝醉le,居然抱得铁紧。分也分不开,只好将两人一起抬起来,扔进le客房……

  第二天清晨……

  两声几乎插破苍穹的惊叫,从客房传出来……

  紧接着,轰的一声,两人就将客房撞le两个洞,冲le出来。

  随即呼延jiā主捂着脸就无地自容的跑le……一世英名,付与流水。

  只剩下纪二爷傻乎乎的zhànzài院子里,捧着自己头痛欲裂的脑袋竭力的回忆昨天晚上发生le什么事……

  自此之后,纪二爷zài老丈人jiā里一战成名甚至,呼延jiā族的老祖宗也特意的结束le闭关,出来看le看这位居然能够抱着老丈人睡一夜的毛脚女婿……

  这……这简直就是夺天地之造化的一朵奇葩啊。

  呼延夫人第二天见到这位女婿的时候,正见到他到处zài找老丈人,找到的时候,正是内厅。呼延jiā主躲zài夫人这里,居然被这货找le个正着。

  “岳父大人,你你你……你昨晚上没对我干啥吧?”纪墨哭丧着脸,很是忐忑,追根究底,查问真相。

  “滚~~~~”

  呼延天风暴吼一声,恼羞成怒的就是狠狠的一脚;呼延夫人还没看清楚自己的女婿长得什么样子,这jiā伙已经怪叫一声,被自己丈夫一脚踢le出去,化作le流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