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第二百四十章谁惹了九劫剑主?!


  第六部第二百四十章谁惹了九劫剑主?!

  纪墨在呼延家族住了下来,自然,这家伙时时刻刻的想着尽早奉献自己的童子之身。

  但,这个怎么可能?

  呼延家族也是大家族,还没成▲◆亲,丫居然就想将人家小姐拐到床上去?成何体统

  呼延傲波也是谨守最后一关,决不让这家伙突破。纪墨努力了多次,基本上除了最后一关,该做的都做了,但……最后一关却如是雄关漫道真如铁

  到后▲来纪二爷一横心,**,不付出一些代价,如何能够大功告成?

  所以他将临走的时候,跟楚阳要来的那一瓶媾蛟血一仰头喝了下去。然后运功发散,直到最后血脉贲张,浑身发烫。

  就一溜烟的跑了去找呼延傲波。

  “傲波,不好了,我中了*药了……”纪墨惊慌地道。

  “你在我家中了*药了?”呼延傲波奇怪的看着他,焉能不知道这货在打着什么注意?

  “是啊是啊……而且是最严重的媾蛟之血,傲波,救命啊……”纪二爷五内俱焚的叫道,脸都憋红了。

  “来人啊”呼延傲波一声吼,过来几个侍卫。

  “将纪二公子关进客房,没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不准进去,任何人不准出来”呼延傲波红着脸,贴近纪墨耳朵边上:“你居然中了*药了?居然还媾蛟之血?好吧,在客房挺着吧”

  纪墨手脚顿时冰凉:“呃不不不,不不不……傲波,亲爱的……哦我的天……啊你不会吧?呜呜呜……”

  纪墨哭了。看着呼延傲波气冲冲的离去,纪二爷自杀的心都有了。

  千不该万不该,纪墨不该说这是媾蛟之血,哪怕他说这是普通的*药,恐怕也得逞了。

  但以呼延傲波的见识,岂能不知道……媾蛟之血,根本不算是*药对男人更是只有壮阳之效,虽然也能促使**勃发不可遏zhì,但却是有益无害

  让这货憋上几天,反而更好。

  纪墨就这么偷鸡不成蚀把米的被关进了小黑屋。

  足足关了三天

  三天后,纪二爷终于歇菜;出来了。却发现自己变得灵敏之极,随便看到了一件粉红色的衣裳,居然就立即起立了……

  而这位居然自己为自己吃*药想要占便宜的奇葩,也终于彻底的成了呼延家族名人

  这消息从那几个侍卫嘴里传出去,顿时纪二爷就是名传遐迩

  当然,最值得称道的,还是这货那百万大军攻不破的脸皮。换个人早已经无地自容,但这家伙居然恬不知耻,别人一提,他先乐了,而且是与有荣焉。

  呼延家主叹息不已:终于看清了,这位女婿那里是什么男儿担当……纯粹就一超级的没脸没皮……

  这一天傍晚,纪墨正在与呼延傲波坐在一起说话,突然有消息传来。

  “家主说……这个消息,要在第一时间给姑爷看看。”侍卫ná着情报,期期艾艾。

  “啥消息?”纪墨很感兴趣的接了过去。

  只看了一眼。

  纪墨突然间就爆发了

  “混蛋混蛋的傲氏家族◎我兄弟要是有一点点闪失,我他娘一个个活吞了你们”

  随即纪二爷就疯狂的奔了出去。

  等到呼延傲波气喘吁吁的追到马厩的时候,他已经骑着一匹马旋风一般冲了出来,两眼通红,两条腿猛夹马腹,马▲鞭挥舞,一停不停地冲了出去。

  “喂……你等等我呀”呼延傲波大叫道。

  “等什么等男人的事,你不要插手”纪墨的声音传来,一人一骑已经闪电一般的冲了出去,消失在夜幕之中

  马蹄声闷雷一般滚滚远去。

  “发生了什么事?”呼延傲波一把抓起那侍卫,问道。

  “傲家四位公子奇袭了谢氏家族,谢氏家族死伤惨重,主要人物亡命逃走……其中就有姑爷的兄弟……”那侍卫战战兢兢的回答。

  呼延傲波惊呼一声,一转身就去了呼延家族大厅。

  “我要去”呼延傲波直截了当的对自己的老爹道。

  “他已经走了?”呼延天风问道。

  “是。”

  ‘果然不愧是血性男儿……竟然立即就能抛下温柔乡,投身于兄弟的危难……竟然没有半点犹豫……”呼延天风喃喃自语,随即道:“不仅你要去,我们呼延家族,都要去”

  他断然的下令:“这次江湖大乱,我们呼延家族也不能置身事外所有人员已经准备妥当,既然提前爆发,那我们就提前出发”

  “纪墨站在那一边,我们就站在那一边”

  “出发”

  少顷,呼延家族数百人的马队在父女二人的率领之下,呼啸着冲◆出呼延家族,消失在夜幕之中。

  庄园中,呼延夫人双膝跪在佛像前,虔诚的磕下头去:苍天保佑,丈夫女儿早日平安归来……

  香烟袅袅……

  …………

  楚阳一骑绝尘,如离弦之□▲箭,黑衣黑袍在夜风之中迎风而舞,发出啪啪啪剧烈的响声;他的两眼锋锐如剑,射出无情的神光。

  胸膛之中,几乎炸裂一般的情绪,被他紧紧抿住的嘴唇生生关在了肚子里

  唯有那微微下弯的唇角,抿▲出一丝令人心悸的残忍

  丹田中的九劫剑,似乎感染了楚阳心中那冲霄而起的杀气,不自觉地在他丹田中聚合在一起,发出铮铮剑鸣随即一道道无形剑气从楚阳身上散发出来,一lù经过之处,连楚阳自己都没有发现◇,天空的云彩,竟然被冲霄而起的剑气冲的支离破碎

  楚阳一人一马,在夜色中化作了一道黑色闪电。

  狂飙而过

  兄弟

  我来了

  若你们有丝毫伤害,我楚阳……就血屠□中三天

  在他身后几十里处,莫天机儒雅镇定的脸上,一片凝重,只是不断的下令:“快再快一些所有妨碍速度的东xī,一概扔掉现在只要速度”

  大队人马,沉默的急速前行。轰然响起如同山崩海啸一般的马蹄声,踏碎了一lù经过的夜色

  ……

  纪墨身子伏在马上,一lù狂冲,迎面的夜风激烈的打在他的脸上,他却是双目怒睁,眨也不眨一下。

  浑身的怒气,在升腾。每过一刻,怒气就增加了几分。现在的他,心中如同有滚烫的岩浆在翻滚,在焦灼。

  我的兄弟,你们还好么?

  你们要挺住

  一定要挺住

  我纪墨,来了

  …………

  “快快快”

  大lù上,董无伤和顾独行流星一般的脱离了大队,心急如焚的往前轻骑上lù,如同飓风一般卷过。

  两人都是眼睛如欲充血,浑身暴虐的杀气,几乎凝成了实质

  剑帝刀皇的暴怒,直接☆充塞了苍冥。一lù所过之处,所有lù人凡是佩戴刀剑的,无不在这两人急速的掠过之后,发现自己腰间的刀剑竟然纷纷自动出鞘,寒光闪烁……

  在他们身后远处,顾氏家族与董氏家族的队伍,在董无泪的连声催◎促之下,直接将速度提升了一倍,不惜马力的往前急赶

  两人两骑,便如并驾齐驱的龙卷风暴,一lù怒吼着,冲向天边

  两人脸色如铁,心中,都是相同的希望。

  兄弟

  一定要挺住

  我们来了

  …………

  在一个市镇中,酒楼上正在讨论这一次谢氏家族被奇袭的事情。大家对这个突然就发生的狂暴消息,人人都是津津乐道

  一个浑身是伤的少年听到之后,突然脸色一变,刷的一声站了起来,扔下一块银子,一阵风一般卷下酒楼,一挥手,将一个中年人从马背上打下来,翻身上马,头也不回的扔下一块金子,两腿一夹,泼刺刺的冲了出去。

  身后,那个中年人摔得灰头土脸,破口大骂。但那少年充耳不闻,已经去得远了。

  这个少年,正是罗克敌。

  罗二少的运气有些不好,连续遭遇两次截杀,每一次都是身受重伤,才侥幸逃了出去。身上的不完全版九重丹,已经在第一次遭遇劫杀之后服下去。第二次的伤,只好硬抗。

  他躲在这里疗伤,还未好完全。听到这个消息,顿时胸膛忽的一声炸裂了一般,想也不想的就冲了出去……

  我的兄弟被袭击了

  我要去

  罗克敌伤痕累累的身上,还有无数伤口没有痊愈,鲜血不断地渗出来,但他眼睛都没眨一下,他现在,根本就没感觉到痛

  这位一向嘻笑怒骂游戏人生的罗二少,哪怕在他自己遭受截击,生命垂危的时刻,依然是嗷呜嗷呜笑骂生死,面对强敌,也是谈笑自如,但此刻,他的脸色却是前所未有的凝重和,急迫

  兄弟千万不能有事

  千万千万

  …………

  另一个方向,正率军钱来的罗克武,猛然将手中的情报捏得粉碎,霹雳一般下令:“取消宿营计划全速前进”

  罗氏家族,动了

  ……

  还是另一个方向,纪氏家族的少家主纪铸在接到消息之后,突然从舒服的马车中冲了出来,飞起一脚,将马车从队伍之中整个的踢了出去,清空了道lù。

  随即就飞身上马,大吼一声:“以最快速度,前进”

  这位一向能坐着就绝不站着,能躺着就绝不站着的纪大公子,今生今世还是第一次做出这样的举动

  …………

  在某一个地方……

  君麓麓看完手中的情报,低低的叹了一口气。中三天大乱,虽然姐姐和小蔚还没有结束闭关,但看这样子,暗竹所属,不动不行了

  正要下令,却见人影一闪,一道青影赫然出现。竟然是多日不见的蔚公子出现。

  “你怎么出来了?”君麓麓惊喜地问道。

  蔚公子没有回答,却是神色沉重的反问了一句:“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为何突然间剑气充塞中三天?谁惹了九劫剑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