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第二百五十二章五大杀器!


  第六部第二百五十二章五大杀器!

  众目睽睽之下,谈昙身体颤抖,两道眉毛又开始一上一下的跳动,咬着牙,满脸疼痛的痉挛,两眼之中,都疼得流出泪来,哗哗的流:“嘶……谢丹凤……嘶~~你这xiǎo娘皮……哎哟我x……饶命啊……”

  修为最高的老祖宗谢知秋瞠目结舌的看着,突rán一屁股坐在地上,摸着头上的冷汗,呻吟一般叫唤:“哎哟我草~~~老夫老夫……老夫那个日……”

  原本压抑到极diǎn的气氛,随着谈昙狼狈不堪的一声叫,顿时轻松了下来。

  顾独行等人唇角,露出一丝油rán的笑意。紧绷的肌肉,也终于放松。

  强敌已经化作云烟。

  现在只剩下自己人,怎么能不放松?

  两人对望一眼,都看到了对方头上的冷汗。刚才的那种恐怖威压,两人犹自心有余悸。但当时,却就是那么不约ér同的爆发了。ér且愤怒到不可遏制

  你是强大但你不是我兄弟

  我愿意要我一个弱xiǎo的兄弟,也不愿意要你

  若真是我兄弟这样强大,我会羡慕,会高兴,会很安全,ér且他必将成为我追赶的目标。

  但你不是

  谈昙的事,也当rán给▲顾独行等人狠狠的敲了一下警钟两个人都知道,谈昙只是被迫醒来,或者说……这是那位魔王的第一次觉醒,力量,还不大。

  所以,谈昙能够醒来。

  但……若是那……的力量足够的时候,谈昙还会醒来◆▲顾独行等人狠狠的敲了一下警钟两个人都知道,谈昙只是被迫醒来,或者说……这是那位魔王的第一次觉醒,力量gùdúhángděngrénhěnhěndeqiāoleyīxiàjǐngzhōngliǎnggèréndōuzhīdào,tántánzhīshìbèipòxǐnglái,huòzhěshuō……zhèshìnàwèimówángdedìyīcìjiàoxǐng,lìliàng,háibúdà。

  suǒyǐ,tántánnénggòuxǐnglái。

  dàn……ruòshìnà……delìliàngzúgòudeshíhòu,tántánháihuìxǐnglái么?

  两人虽rán放松了,但心中却也隐隐的提了起来。这种事……谁知道会不会再一次的发生?

  但这次谈昙的觉醒,也同时给顾独行和董无伤提醒了一下:原来……真正的强者,是这样的

  真正的强者……这才是

  自己以前的目标,委实是……太xiǎo,太xiǎo了

  既rán这种强者曾经出现过,那么,就存在那么……我为何……就不能?

  也就是从这一刻才开始,顾独行等兄弟们,才真正的在心中烙下了‘成为这样的强者’这种深深的烙印

  以前也想,但这概念毕竟太模糊。虽rán也见过布留情与宁天涯那等至尊。但那两位至尊毕竟没有真正出手,真正重要的是:没有真正杀人

  现在才知道了……所谓强者,竟rán恐怖若斯

  …………

  见谈昙醒来,谢丹凤破涕为笑,又笑又怒的抱着谈昙,喜极ér泣:“你回来了……你回来了……”随即,伤重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这样强烈的刺激,软软的晕了过去。

  谈昙苦笑着,紧紧的抱住了谢丹凤的身体。

  没有人发觉到,在谈昙的眼底深处,一丝暗幽幽的光泽悄rán逝去,rán后……悄悄的闪过一丝矛盾的痛苦,这是极致的痛苦,深沉的悲哀

  他抱着谢丹凤,就像是今生今世就只能抱这么一次一般,抱得紧紧的,眼中满是不舍,却又无可奈何。

  他想放声大哭,但现在,分明不是悲伤的时刻。ér且只会让众人更担心。

  刚才的那一刻,所有的记忆,他清楚的都有

  他清清楚楚的感觉到,在自己内心深处,突rán间换了主人

  不

  不是这样子,ér是……自己突rán变了

  那个人,那个灵魂,虽rán强大暴戾,但谈昙有清晰的感觉:那就是自己ér绝对不是另外的一个人

  所谓的两个灵魂,根本不是

  那真的真的就是我自己。可是我……可是我怎么会变成那个样子?

  谈昙能够感觉到,那样的力量,就突rán从自己身体里冒出来。rán后一种属于残酷冷漠的情绪,就主宰了自己的身体。

  谈昙拼命的想要去抢夺这份身体的控制权,但他却又同时感觉到:分明就是自己在控制这具身体

  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矛盾到了极diǎn的情绪。

  ér且,他分明感到,这两种情绪,在悄悄的融合,这种感觉更怪。正如:一个人正好好的活着,突rán被人重重一击,成了白痴。以往的一切,都不再有。于是,从他清醒开始,就如同一个出生的婴儿,从新开始学习,开始形成新的性格,新的行事风格,新的人生。

  但这一天,那个被重击之后封锁起来的记忆,却突rán开始觉醒

  都○是自己,却是彼此在猛烈地攻击,却又彼此xiǎo心翼翼的忍让。各自都想做主,但却又不会让对方消失……

  谈昙悲哀至极

  他抱着谢丹凤柔软的身体,如同抱着世上最珍贵的珍宝。ér这珍宝……下▲一刻自己就会失去它。

  若是……若是那种力量和性格完全的觉醒……我,我还要能够拥有谢丹凤吗?我还能够拥有楚阳这些兄弟么?

  谈昙恐惧的浑身颤抖起来。

  因为他得出了一个结论:恐怕……不能

  …………

  强敌已去,众人一阵放松。紧绷的神经猛rán放松,大家都是感觉到疲累若死。一个个忍不住就这么坐了下来,开始处理伤口。

  谈昙也在细心地处理着谢丹凤身上的伤痕。

  似乎平静了下来。

  突rán。

  “哈哈哈……觉醒者,果rán很强大。”一个阴森森的声音笑了起来道:“真的没有让老夫失望。很好,这是极好的事。”

  随着声音,一个黑衣蒙面人轻飘飘的飘了过来。

  站在众人面前,面罩之后,一双眼睛,如同看着惊天宝藏一般,看着谈昙。

  谢知秋眉毛跳动了一下,心中泛起一股无力感:对方还是出手了。

  刚才那么惨烈的厮杀,他们都没动。本以为,他们不会参与了。

  但现在,却终于还是出手了。

  “你们是什么人?”顾独行和董无伤率先翻身跳起。刀剑同时出鞘

  他们两人同时感觉到了来人的强大。

  将近三百名黑衣蒙面人迅速到极diǎn的出现,围成一个大圈,将众人围困在里面。

  “莫急。”为首的黑衣蒙面人微笑道:“你们两个,也可以不死。”

  顾独行冷哼一声:“为何?”

  “我们是上三天……”那为首的黑衣蒙面人轻描淡写中却又带着无比的自傲,淡淡地道:“……诸葛家族的人区区在下,便是诸葛长风”

  上三天

  诸葛家族

  这几个字,便如是一道道的闷雷,砸进了谢氏家族众人心中

  “敢问……诸葛先生,贵家族此番前来,可是为何?”谢知秋勉强站起身来,抱了抱拳,说道。

  他心中愤恨之极,恨不得将这些黑衣蒙面人剥皮抽筋他知道,谢氏家族的家破人亡,罪魁祸首并非是傲氏家族那些人

  ér是眼前这些人

  但他却不敢表露出来,一旦表露出来,今日,自己这些人都完了。

  “当rán是有所求ér来。”那位黑衣蒙面人诸葛长◇风微微的笑道:“此番前来,本意是要带一个人回去,不过现在看来,分明还要再带两个人。”

  说完,他不再理睬谢知秋,只是轻轻地道:“都不要动,谁动,谁就死”

  rán后他缓缓往前踏了两步,★看着正抱着谢丹凤的谈昙,淡淡道:“觉醒者,一天之内,是不能觉醒两次的你……跟我们走吧”

  “跟你们走?”谈昙怔rán看着他,纳闷的道:“我为何要跟你们走?”

  “你不跟我们走,这些的人都要死”诸葛长风淡淡道:“包括你怀中……这个女子”

  “哦?”谈昙双目一下子锐利起来,怒道:“你再说一遍?”

  说话间,他的眼睛,竟rán又再次的变成了黑洞一般的颜色。

  一股○淡淡的黑气,从他的身上又开始清晰的冒了出来。

  诸葛长风心中一惊,顿时想起谈昙刚才觉醒之后的威势,当机立断,大喝道:“动手”

  谈昙心中大怒,却充满了无力,因为他发现,现在自己迫切的需▲要那种力量的时候,却怎么也调动不起来了

  无论如何,也刺激不起来心中的那种恐怖力量

  不由得悲愤不已

  说时迟那时快,诸葛长风一言出口,自己已经率先出手。黑光一闪,他手中已经射出一道黑色的羽箭。

  羽箭出手,就变成了一道黑色的粉末变成的烟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射入了谈昙的身体。

  随即,诸葛长风两手抽筋一般的连连扬起,他手中的夺魂粉、截灵散、碎魂箫和提灵网◆,纷纷潮水一般的发了出去。

  与此同时,另外三个黑衣蒙面人也同时动手,相同的东西,纷纷带着乌黑的邪恶的意味,贯穿进入了谈昙的身体。

  顾独行和董无伤大惊,急忙出手拦阻;但却什么都拦不住■。那些东西一出手就化作烟雾一般的粉末,竟rán似乎能够带着灵性。半空中分明已经被拦截,却还是自动自发的拐了一个弯,避过了拦截,射入了谈昙的身体

  一共二十道这样的粉末,竟rán一道也不漏的进入了谈昙身体里

  空中出现了二十道这些剧毒经过的痕迹,竟rán,连空气也腐蚀出了二十道清晰的划痕,久久不灭

  诸葛长风松了一口气,淡淡笑道:“觉醒者,你现在的力量,还是斗不过我们的。束手就擒吧”

  二十道黑烟射过,全部进入谈昙身体,谈昙的身体外表,竟rán没有半diǎn异常

  但他的身体却猛的颤抖了起来,两眼猛地睁开,幽幽的神光,有且奇怪的看了看诸葛长风。

  随即,轰的一声响。

  谈昙的身体四周,突rán出现了一道金色的大网。将谈昙整个身体,笼罩在其中

  另有无数股闪亮黄金颜色的气体,从他身上猛地出现,冲上头顶,在他头上,竟rán…………

  形成了一个辉煌的王冠

  就像是帝王,被在突rán间加冕

  …………

  《三件事。第一件,大家也看出来了,不少人在表示担心。的确,谈昙这个情节,被我编织成了一个那种……若是写不好,就足以将我自己纠结到死的大坑

  第二件:马上年会了。我还一diǎn稿子也没存……世间悲催,莫过于此。

  第三件是高兴的事:今天母亲节。祝天下的母亲,平安快乐。今上午我拖着老妈去shāng场买了一个黄金手镯。老妈高兴得流泪了……我突rán感觉,赚钱,再累一些,也是值得的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