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第二百五十五章神魂之创!


  第六部第二百五十五章神魂之创!

  诸葛zhǎng风身子摇晃了一下,脸如死灰。

  他zhī接了对方两剑,连番的吐血,身体就已经虚弱不堪。看着满地尸体,已经是心丧若死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来执行这个任务,居然会运气这么恶劣到极点

  好不容易将觉醒者逼了出来,却没想到觉醒者竟然这么强悍

  好不容易觉醒者又复苏回去了,却又出现了一个这样的变态

  不过四五剑,将自己三百多高手斩杀的干干净净

  看这样子,自己恐怕也是难逃一死

  “你……到底是谁?”诸葛zhǎng风根本没有半点反抗的心思。开玩笑,对方明显是高阶圣级,自己zhī是君级二品。拿什么跟人家斗?

  跑都跑不了。

  他现在zhī是后悔:当初发布这个任务的时候,自己为何就冲的这么猛,抢的这么坚决若是当初稍退一步,现在倒霉的……岂不就是别人?

  同时,他还恨。恨那个极力的保荐自己的人,第五轻柔那个外姓的咋种他要是不那么强力的推荐自己,自己能来倒这个霉?

  亏自己对他千恩万谢的,临走还送了他不少的好东西……原来居然是一个dà坑

  想起第五轻柔推荐自己的时候说的话,诸葛zhǎng风牙根就都痒痒了起来。

  当时第五轻柔是这么说的:dàzhǎng老,卑职以为,此事须慎重。派去的人,实力高了,不可也。实力低了,不可也。须得在中间,卑职认为,诸葛zhǎng风就很适合

  听听,这叫什么话

  偏偏自己当时鬼迷了心窍,居然还认为他说的很有策略性。居然还在一个劲的赞同,点头。

  当时dàzhǎng老问道:为何这么▲说?

  第五轻柔说道:卑职这也是完全的考虑,毕竟觉醒者,也zhī是这么一说,数万年来,从未曾有过觉醒者的传闻。

  此事是真是假,还有待查证。

  还有,一旦出现万一,这觉醒者实力▲强dà,那么,就算损失,也不至于伤筋动骨。若是实力一般,诸葛zhǎng风也就足够能应付了。毕竟,那是在中三天。

  于是乎,在第五轻柔那个杂碎入情入理顾全dà局的考虑中,dàzhǎng老他老人家终于松口,自己终于得到了这个‘美差’。……

  想到这里,诸葛zhǎng风就忍不住的想要哭。

  记得那次家族会议完毕之后,第五轻柔还专程走出来跟自己解释:我那时权宜的说法,要不然,zhǎng风兄您恐怕很难得到这次机会……

  说得自己与他肝胆相照的,还称兄道弟的请了他一顿酒,末了还送了那混蛋二十块的紫晶……

  我真是瞎了yǎn了,吃了猪油蒙了心了……

  呜呜……

  zhī可惜回不去了,要不然,老子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将第五轻柔抽筋扒皮,晾干了吊在家族dà门楼子上晒咸鱼……

  这或者就是诸葛zhǎng风这一生之中最后的执念。

  因为剑灵在等了他一会没回话之后,就直接举起了剑

  刷

  鲜血嘟嘟嘟的从颈腔中冒出来……

  连续两剑,最后两位诸葛家族君级高手,就这么化作两具尸体。

  剑灵才很是憋屈的dà吼一声,回到了九劫空间去生闷气去了。同时也在绞尽脑汁的考虑,如何才能让楚阳在极短的时间内,在收复第四截九劫剑之前,恢复已经损耗的神魂之力?

  但神魂之力,乃是人生本源之力,那里有什么好办法可以恢复?▲剑灵越想越是头dà,越想越是憋屈,不由得在纠结空间内放开喉咙,喋喋不休的骂起娘来。

  楚阳的身子摇晃了一下,一屁股坐在地上。

  zhī觉得头脑之中,一阵混乱,一阵难言的疼痛,似乎诞生在□灵魂深处。不由得摇了摇头,却感觉更加头痛了起来。

  yǎn前所有的东西,似乎都有重影。zhī好闭上yǎn。

  良久,才逐渐的恢复了一些,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转过身,无力地问道:“你们……你们没事吧?”

  顾独行顿时圆瞪双yǎn,不可置信的说道:“老……老dà?”然后踉跄一步,喝醉酒一般晃了一下,一屁股坐在地上屁股正好坐在一块断裂的刀口上,居然没觉得痛。zhī是张着嘴,看着楚阳,傻呵呵的……

  顾二爷彻底的被震惊的迷糊了……

  自从黑衣人出来,顾独行就觉得yǎn熟,他也知道楚阳就在一边,但却万万不敢往楚阳身上想,因为这差距实在是……太dà了

  这黑衣人,可是最少是圣级修为啊

  董无伤和纪墨也是如同见鬼一般一下子怔住,两人zhī感觉自己的yǎn珠子啪啪的掉在了地上。

  这……这怎么可能?这个人是……老dà?

  两人直接觉得如同被天雷击中,整个人都傻了。

  这种震惊,甚至比谈昙变身发威,比黑衣人刚刚出现dà杀四方,还要更加震惊一百倍

  罗克敌张开了嘴,正要说话,或者说是要惊叫一声,却张得太dà了,zhī听喀嚓一声,下巴脱了臼,顿时嗷的一声惨叫,嘴里嘶嘶的,yǎn泪都痛了出来。

  都到了这种地步,居然还忍不住心中的震惊,还是就这么用已经脱臼的下巴含糊不清的叫道:“借借……把货弄……(这不可能),乃……嘻……姥姥……达?(你是老老dà?)鹅的乃个囊嗷……(我的那个娘啊……)”

  楚阳有气无力的看着这几个货,无力的怒道:“还不来扶起我来……我一动都不能动了……”

  说着就摔了下去。

  剑灵掌管身体,看似楚阳一点力气也不出,实则损耗极dà,每一次都是绝对的透支而这一次,需要对付的又是君级高手,而剑灵又是在暴怒与憋屈之中全力出手,楚阳的身体完全承受不了这种力量

  ■神魂的受创,更加不是**经脉精神的创伤可以相比。

  现在的楚阳,在剑灵离体之后,几乎油尽灯枯的昏厥了过去。几乎连动动手指的力气也没有了。而且那种神魂的一阵阵的抽痛,更加是难以忍受

  顾●独行这才醒悟过来,赶紧上来将他扶了起来,找了一个平坦的地方,让楚阳躺了下来。

  兄弟几个人都围绕在楚阳身边,一个个还是如同做梦一般。

  罗克敌咔嚓一声,自己终于想起来把自己下巴装了上去,却还是口齿不清的道:“老姥姥……dà,介个介个……我的天我的地我的娘……真的是你……”

  楚阳没好气的翻翻白yǎn,道:“不是我,难道是你?”

  罗克敌怔住。

  “闭嘴”董无伤转身对罗克敌吼了一句,转身看着楚阳,目中露出担心的神色:“老dà你……你没事吧?”

  这句话一出来,站在一边的傲邪云和谢丹琼也是脸色沉重了起来。

  没事吧?

  看楚阳现在的样子,能是“没事”的样子?一条命都已经去了九成

  楚阳的实力,dà家都知道;如今突然爆发出如此强悍的力量,肯定是采取了某一种秘法,而一般这样的秘法,无不是以损害自己为基础才能用的出来,不是透支生命力,就是伤害神魂力;因为zhī有这两种生命本源才能激发秘法。

  而且,这种秘法一般威力越dà,损耗也就越dà

  如今,楚阳居然发挥出如此巨dà的力量,他受到了何等样的伤害,付出了多么巨dà的代价,也就可想而知

  想到这里,顾独行与董无伤等人都是yǎn角湿润起来。一边的谢丹琼与傲邪云,也是yǎn中含泪。

  楚阳躲在密林中,dà家是知道的。但楚阳完全可以不出来,没有人能够逼得出他来。zhī要他沉住气,他就能够丝毫无损的离开

  而且,众兄弟绝不会有一人怪罪他因为在那种时候,他出来就是死

  如何能怪罪?

  甚至都在盼望天地,都在祈祷楚阳千万不要冲动

  但楚阳还是冲动了……

  纪墨与罗克敌终于醒悟过来,看着虚弱的楚阳,两人鼻头一酸,突然不约而同地背过身去,蹲在了地上。

  良久,纪墨压抑的哭道:“呜呜……我……我……我没死……呜呜……”

  众人都是鼻头一酸,险些流下泪来。

  纪墨能够千里驰援,孤身一人前来,面对强敌,来与兄弟同生共死他怎么会怕死?他怎么会因为自己没有死就喜极而泣?

  他这泪,是为何而流,为谁而哭……那是众人都明白的事情他完全是控制不住心中的激动才会用‘我没死’这样蹩脚的理由,来掩饰自己真正的情绪……

  楚阳呻吟了一声,虚弱地道:“你们闪开一下,我看看谈昙……”
●   这时候,谈昙身上的那种黄色的光圈,还没有消失。依然在闪耀着……

  谢丹凤强撑着虚弱的身体,在旁边执着的守着,yǎn睛一眨不眨……

  楚阳看着谈昙的脸色,渐渐的稍微感觉有些放心,微☆微合上yǎn帘,这时才来得及看看自己受到了什么伤害。

  一看之下,不由得心中叹了口气。

  自己的实力,或者很快就会恢复,神魂的疼痛,也能够很快的平息。但……神魂的受创部分,却是真真切切的失去了。

  自己意识海之中那无边无际的星云一般的东西,竟然消失了接近四分之一

  若是在短时间之内战斗,是没有问题的。但若是想要收复第四截九劫剑,则全无可能

  难免会如剑灵所说,神魂俱灭

  但……第四节九劫剑的出世,又岂是自己能够操控?

  昨天来到了上海,下了飞机,去了宾馆,放下行李,第一件事,就是打车赶紧钻进了曙光医院里,直奔推拿科……哎。现在是第一疗程过半……中断不得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