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你是谁,我是谁,他是谁?


  第二百六十章你是谁,wǒ是谁,他是谁?

  楚阳冷笑:“你的身体?你为这身体的成长吃过一口饭?喝过一口水?受过一点欺负?还是为他……死过一次?你的身体?你凭什么说,这是你的身体?”

  他眼睛逼视着现在的“谈昙”,道:“你知不知道,这具身体,承受过什么?你知不知道,这具身体,能够成长到现在,需要经受过多少的折磨?如今,他好不容易长大成人,你就冒出来了,说是你的身体?”

  楚阳大笑一声:“你是什么东西?”

  谈昙的脸沉了下来。

  如乌云。

  整gè天空,也似乎随着他的脸色,而阴沉下来。

  乌云,几乎要压到了地面。

  他已经明显的接近爆发。

  眼睛深沉,眉头虬结着,紧皱。

  良久,他猛地呼出一口气,轻声道:“wǒ想杀了你。”

  楚阳淡淡一笑:“这gè世上,想要杀wǒ的人多了去了。而有能力杀wǒ又想杀wǒ得人,也多了去了。可wǒ到现在,还是好好地活着。”

  谈昙眉头展开,竟然呵呵一笑:“你wǒ之间,迟早会一战,不过现在杀你,胜之不武,毫无快感。”

  楚阳无动于衷的道:“那是你的事,跟wǒ并没有半点关系;若是想要以此向wǒ卖好,则绝无可能。”

  谈昙怒哼一声,却是带着笑,道:“不识抬举。”

  他又往前跨了一步,整gè身子已经站在了虚空的云海中,就这么凭空而立,背负双手,淡淡道:“wǒ这一次醒来,大约能有三天时间;之后,这具身体,还是会交给……他,来掌控。”

  “想要彻底觉醒,还需要他不断的努力,提升。”

  “wǒ也不会知道,将来完全觉醒,实力回复巅峰之时,会是什么样子。”谈昙说到这里,顿了一顿。

  楚阳了然的点点头。

  他知道这句话的意思。重要的是神智意识,而不是实力。

  也就是说,这位魔王,也并不知道完全觉醒的时候,是以善的一面作主,还是以恶的一面做主。

  “所以现在,wǒ也做不出什么承诺。”谈昙说道。

  “之前你说,这不是wǒ的身体,错大错特错”谈昙淡淡的笑着,道:“你知道wǒ是谁么?”

  “你是谁?”楚阳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跳有些加快。

  “wǒ是谁?呵呵……”谈昙摇头失笑,动作潇洒,却又带着淡淡的怅然:“十六万年之前,wǒ出生在这一片大陆上。十四万年之前,圣王崩殒,圣族巨变,四分五裂。本座被推为星族之主,开始收复三星;十万年之前,统一圣族,wǒ是三星圣族之王。九万八千年前,wǒ统一禽、兽二族,无声无息之间,击败禽兽大军,成为两族之王。”

  “九万五千年前,本座与魔族激战,两千年斗争,成为魔族之主”

  “除了凤凰族,精灵族,和人类族群,以及当时几gè神秘的部族之外,本座,就是九重天的主宰”

  “若是单纯以势力和实力而论,本座就是九重天名副其实的霸主”

  “王旗所至,纵然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卒执掌,也能令至尊退让。一声令下,可在顷刻之间,杀出百万腐尸放眼天下,无可争鼎,号令宇内,莫敢不从”

  谈昙的声音很平淡,却自然而然的带着杀伐之气,一种霸道到极点的气势也氤氲的散发。

  楚阳心神震动,他万万没有想到,在谈昙的身体之内,竟然还蕴藏着如此一gè强大的灵魂

  这种身份地位,便说是天下之主,也绝不为过

  “也就在那时,人类意识到了威胁,开始不断与wǒ交战,人族高手层出不穷,阴谋诡计防不胜防,大战五千年,才将人类打得稍微服帖一些。”

  谈昙呵呵笑着,笑容里,却有几分苦涩:“正在wǒ要一统九重天的时刻,那gè人出现了。”

  那gè人

  楚阳顿时精神一震,竖起了耳朵。

  那gè人,那gè人就是创造了九劫剑的人,就是将九重天大陆生生折叠的人,偌大的一gè大陆,被他折纸片一般,先折叠成九层,又折叠成三层。

  那gè人

  那gè人的强大,用文字已经根本无法形容

  “那gè人……”谈昙的眼中有深深的痛恨,又有深深地崇拜,还有隐隐的恐惧:“……那gè人的随心□所欲,已经无法形容;那gè人的无法无天,更加罄竹难书;那gè人的残暴冷血,也绝对是有史以来第一”

  楚阳赞同,点头。

  一翻一覆手,数百亿生灵就被他从这世上抹掉

  这种行为,又○岂是冷血二字可以形容的?

  “那gè人一出现,整gè九重天,顿时天崩地裂”谈昙有些不自觉的身子摇晃了一下,眉头皱了起来,露出一股深沉的痛楚:“所有族群,消失得干干净净wǒ的部下,无一……幸存,wǒ的手足……全军覆没,wǒ的女人……也……”

  他呵呵的笑了两声,却是生生笑出了几分凄惨的感觉。

  “他第一次折叠九重天,本座情知不可为,无力抵抗,只有忍让了,而且竭力配合,以保全wǒ的臣民。万万没有想到,这gè混蛋……这样牵扯整gè世界的大事,他竟然当作了一gè儿戏终于导致了九重天折叠之后的塌陷……呵呵……这种事情,这种事情是何等的……操蛋”

  “等到塌陷的时候……那种■情况真是……让人终生难忘。”谈昙的声音低沉嘶哑了起来,嘿嘿的一声笑:“前一刻wǒ还在坐拥天下,后一刻,就变成了孤家寡人数百万部下,一下子化作面前的黄土,连尸体,都找不到哪怕一点点。数十亿臣民,化为云烟○

  “而且自身垂垂欲死,天塌地陷啊”谈昙背负双手,长发凌乱的飘起来,怆然道:“wǒ眼睁睁地看着,所有人在wǒ面前都死了。而wǒ,是他们的王,是他们的支柱,是他们千辛万苦九死一生也要效忠的人,wǒ就这么看着,什么都做不了wǒ可以一掌推平一片海,一脚踢碎一座山可wǒ在那时候,却连他们的一根头发,也不能拯救”

  “wǒ只听到他们临死之前说的话,却只有一句:王,您走您活着,wǒ们才死得值”

  “从那之后,wǒ从来不自称本王,因为wǒ不配wǒ只自称……wǒ”

  谈昙说到这里,怆然大笑:“这是数十亿生命的血海深仇,楚阳,九劫剑之主,你说,wǒ应该不应该报仇?”

  楚阳目光凝注,淡淡道:“换做任何人都要报仇的。”

  “你亦如是?”谈昙豁然转头,看着楚阳,目光如刀。

  “wǒ亦如是”楚阳毫不犹豫的回答。

  “好好”谈昙仰天大笑,却连眼泪都笑了出来:“不愧是能够令wǒ觉醒的九劫剑主~”

  然后他却接着又岔开了这gè报仇的话题。就着先前的天地大劫,继续说了下去。

  “当时,wǒ受天地之创,已经垂死。但wǒ强撑着一口气,死活就是不咽气,纵然死,wǒ也要知道,那gè混蛋到底是谁wǒ身为魔主,怎么能死的不明不白”

  谈昙狠狠的道。

  “wǒ提着那一口气,亲眼见他创出了九劫剑,将整gè大陆化作了三重天,抛下了天才○地宝,支撑整gè大陆,然后又看着他,飘然而去”

  “但他自始至终,竟然从来没有提一句自己的名字看着就要离开这gè世界,wǒ终于忍不住”

  “当时wǒ爆炸了自身最后的精血,从废墟之中跃出○,嘶声大喝:‘你是谁?留下你的名字’”谈昙说到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嘶哑,睚眦欲裂,似乎又回到了那一刻。

  用自己最后的生命力去追问最大仇人的姓名那种怨毒

  这句话之中的悲愤无力绝望怨毒,楚阳现在听他说出来,依然觉得面前突然间一阵阴森森的。

  说完这句话,谈昙急促的喘了两口气,才说了下去。

  “wǒ喊出那句话,那gè人突然停住了脚步,就在九重天上回过头来,隔着千万里,看着wǒ,突然笑了笑,问wǒ:你要报仇?”

  “当时wǒ说道:放屁若是你,你会不会报仇?”谈昙说道:“在此之前,wǒ一生之中只杀人,不骂人,那是wǒ历尽数万年的一生之中,第一次骂人”

  “那人笑了,说道:既然你要报仇,那wǒ就给你一gè报仇的机会只可惜……你未必便能如愿。”

  “说完了那句话,他就接着消失了。然后wǒ就感觉身体崩坏的气血,突然开始凝聚了一些,虽然不多,但足以让wǒ肉身成为灵种,消泯于天地灵气之间,却是静静的等待下一次的觉醒这本是魔族魔祖传下的神秘法术,从来没有人练过,但wǒ那时候,却以重伤之躯,第一次修炼,就成了”

  “然后,wǒ便失去了一切意识,在天地灵气之间徘huái,等到壮大一段时间,就潜入地下,吸收大地之灵气,九万年后,才破土而出,成为一gè刚出生的婴儿但在这形成婴儿的那一刻,却会承受天地的福泽,诞生另外一gè神智,就是谈昙,就是你师弟。”

  谈昙转过头看着楚阳,有些百感交集的笑了笑,道:“现在,你可明白了么?你说这具身体,不是wǒ的,呵呵……现在可知道,你师弟,才是真正的外来者,是他,侵占了wǒ的身体”

  “wǒ并没有为这具身体吃过一口饭,喝过一口水,但wǒ已经为这具身体努力了十万年”

  谈昙有些断肠的凄惨的那么笑着,道:“wǒ,才是这具身体的主人”

  今天凌晨码字,码着睡着了……所以没有码出来,悲剧。这段的情节非常难写,牵扯到以后非常大的剧情,几乎每写一gè字,都要考虑半天…说句实话,这本书铺垫到现在这种地步,已经是wǒ说了不算了,剧情在自主的往纵深发展,wǒ也真正变成了一gè‘只码字’的人。

  这种感觉又爽,又不爽。wǒ想说,这本书已经初步具有了自己的灵魂,但又觉得这样说有些自恋……

  今天的推荐票让wǒ好伤心啊……

  推荐一本新书:骷髅精灵新作《圣堂》,热血男儿玩转圣堂,相信定然是很好看的。骷髅的书,一向热血澎湃,大家去看看加gè收藏,相信绝不会失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