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死路生机


  第二百六十三章死路生机

  “如此说来,则是九劫剑主无疑”谈昙chén吟着,怪笑一声:“小子,你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楚阳怒道:“你既然占据了我兄弟的身体,那就乖乖的叫大哥小子也是你能叫的?”

  “……”谈昙瞠目。

  楚阳哼了一声,道:“天机决断又如何?九劫剑断又如何?我楚阳,还从没信过什么天意”

  “好心态”谈昙脱口而出。

  随即道:“这话说的也是,就算是天机崩溃,万劫死地,也有一线生机。不过,这就需要你自己去寻找了。若是你自己都信了命,再遇到这种情况,那就zhēn的完蛋大吉了。”

  莫天机眉头紧锁:“楚阳,这一次的危机■,全部显示在你身上,你不得不防。”

  楚阳点点头:“我晓得。”

  心中一阵苦笑,当剑灵强行附体的时候,自己就知道了;现在莫天机的掌控天下,只是在无意之中,又替自己证实了一下而已。
  “那这一次的决战?”莫天机问道。

  “若是天机要断九劫剑,那么,无论如何躲,都是不可避免的。强行避过,只能让下一次的凶险更大。”楚阳淡淡的道:“这件事,只是我自己的事,与你们全无关系;决■战正常举行就可以。”

  “还有,这件事,不要跟别人说。包括顾独行他们,也不要让他们知道。”

  楚阳轻声说着:“万一有那种情况发生,天机,你要保全我们的兄弟。我知道,你能做得到。还有,若◇是我……那么,以后各位兄弟之间,你要负责协调起来,今后的人生路……也要让他们各自留心,万事谨慎为原则。”

  莫天机叹一声,然后又苦笑一下。

  他尽量将所有人的情况说得严重,想要以此打消▲楚阳这一次的行动;没想到还是被楚阳听出了破绽。

  “一把剑当空而断”,这一句话,已经说明了太多问题。

  “天机是不可测的,也是不可逆的。”谈昙道:“楚阳说的没错,若是zhēn的天机崩乱●有此一劫,那么这一次你躲过去了,下一次一定会加倍的危险;唯有面对,才是解决的唯一途径纵然是九死一生,但是在天机之中寻生路,才是唯一办法。”

  莫天机无语的长叹。

  楚阳却是洒脱之极,道:“不必如此,若是我们连自己都不能相信,那就zhēn的死定了我楚阳,还是相信自己能够度过去的。”

  三人久久都没有说话,楚阳脸色轻松,谈昙却是脸色有些凝重;莫天机眉头紧锁,长一声短一声的叹气。

  …………

  晚上,趁着楚阳又在与谈昙嘀咕,莫天机悄悄将顾独行等人叫了起来,当听到楚阳突然爆发的时候,才终于明白了些许端倪。不由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按照他们的说法,那种时候楚阳爆发出来的那种战力,绝对是难以想象的。但楚阳现在分明还未到皇级;就算是透支生命,也绝不会有那样大的威力

  唯一的可能就是:楚阳动用了九劫剑的神秘能量。但这种神秘能量,明显不是现在的楚阳能够承受的,因此而引发反噬,才会造成这样的严重后果

  但听到当时的情景之后,莫天机也是无话可说。

  楚阳若是不出手,难道看着兄弟们死?若是他zhēn的能够那样做,那他也就zhēn的不是楚阳了。

  或许兄弟们之间,唯有一个人能够做到这一点:就是自己。

  自己并不是冷血,而是权衡得失;留下有用之身,以图将来报仇,但这样,难免不够热血、

  所以自己只能在幕后当一个筹谋者,却不适合做一个当先冲锋陷阵万人敬仰的百胜统帅。

  想到这里,莫天机苦笑一声:若是让自己身为局外人,在楚阳和自己之间选择一个做朋友,恐怕自己绝对不会选择自己,而是选择楚阳。

  这或者就是顾独行董无伤这种天纵之才选择楚阳为友的最大原因之所在吧。

  自然,也包括自己。

  一行人在第二天上路的时候,莫天机稍稍恢复了一些元气,还是坐在马车里。不过莫天机最值钱的向来不是他的战力,而是他的脑袋瓜子,只要脑袋还在,莫天机就算四肢尽断,战力也是毫无影响……

  不过这队伍还是chén闷了许多。

  大家依然很融洽,看得出,比以前更加的融洽。彼此之间的情谊,也更加是水**融。

  但,却是各怀心事。

  顾独行董无伤莫天机谢丹琼傲邪云等人,经常偷偷的用担忧的眼神看着楚阳。而且,每一个人看似放松,其实却是如同上紧了的发条。只要楚阳那边有什么动静,这些人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就当在他的身前

  对这样的照顾,楚阳只好苦笑。

  兄弟,对付我的不是敌人,是这天啊……

  但他却又不能拒绝。

  谈昙与谢丹凤走在一起。两个人都是默默无语。

  谢丹凤隔着谈昙远远地;偶有靠近,谈昙就又躲了出去,两个人都是在刻意的彼此躲避,却又忍不住彼此接触,人人心中都是一片苦涩百感交集。

  “你什么时候回去?”谢丹凤带着些质问的问道。

  谈昙摸着鼻子苦笑,只好道:“快了。”

  “能不能早点回去?换我的谈昙出来?”谢丹凤问道、

  “……”谈昙有些憋屈,大姐我已经被埋了十万年了,这才出来不到一天半,你就要把我赶回去?

  忒残忍了吧

  “你叫啥名字?”谢丹凤终于问了一句有用的话。

  “我……在十万年前,我的名字是……谈笑。”谈昙想起自己的名字,竟然似乎进行了很漫长的回忆,说自己名字的时候,带着一股傲然,显然对自己名字很满意,道:“那时候,我一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谈笑间,让所有敌人灰飞烟灭”

  “不如谈昙好听”谢丹凤皱着鼻子,终于很肯定的道:“太土了,忒难听了”

  这位谈笑几乎要仰天喷出一口鲜血。

  在一边不放心旁听的楚阳皱着鼻子赶紧走了开去。

  谈昙好听还是谈笑好听?

  这简直是不用思考的问题。谈昙拍马也赶不上谈笑,不仅是意境还是容易上口,或者是那一种千军辟易的从容潇洒,都比不上。

  但在谢大小姐心里,莫说是什么谈笑,就算是谈玉皇大帝……也不如谈昙好听

  “我受打击了。”谈笑脸色发黑的说道:“反正也就这几天,呆久了◎回去更舍不得,我还是现在就chén睡算了。”

  于是一代魔王谈笑,就这么在出来了一天半之后,非常郁闷的自己陷入了chén睡——于是谈昙醒来了。

  但这次醒来的谈昙,却有些chén默了起◇◎回去更舍不得,我还是现在就chén睡算了。”

  于是一代魔王谈笑,就这么在出来了一天半之后,非常郁闷的自己陷入了chén睡——于是谈昙醒来了。 huíqùgèngshěbúdé,wǒháishìxiànzàijiùchénshuìsuànle。”

  yúshìyīdàimówángtánxiào,jiùzhèmezàichūláileyītiānbànzhīhòu,fēichángyùmèndezìjǐxiànrùlechénshuì——yúshìtántánxǐngláile。

  dànzhècìxǐngláidetántán,quèyǒuxiēchénmòleqǐ◆来。看谁都有一种心虚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欣喜若狂的谢丹凤勃然大怒,摁住狂打一顿。接下来,楚阳见到这货畏缩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于是召集众兄弟,将这个家伙又是猛打一顿

  两顿胖揍,反倒○●将这家伙打得急了,不顾一切的还手,于是……在打打闹闹之中,谈昙心中那种微妙的心虚,反倒是打没了……

  对一个心怀歉疚的朋友,或者只有用加倍的不客气,才能够将他拉回来。

  因为那样子,他○●将这家伙打得急了,不顾一切的还手,于是……在打打闹闹之中,谈昙心中那种微妙的心虚,反倒是打没了……

  对一个心怀歉疚的朋友,或者只有用加倍的不客jiāngzhèjiāhuǒdǎdéjíle,búgùyīqiēdeháishǒu,yúshì……zàidǎdǎnàonàozhīzhōng,tántánxīnzhōngnàzhǒngwēimiàodexīnxū,fǎndǎoshìdǎméile……

  duìyīgèxīnhuáiqiànjiùdepéngyǒu,huòzhězhīyǒuyòngjiābèidebúkèqì,cáinénggòujiāngtālāhuílái。

  yīnwéinàyàngzǐ,tā才感觉到,自己还在这个集体之中。

  我们往往有一种感觉:越是亲近的人,彼此之间越是不客气;张口必称混蛋二货,闭口当然是老子老娘,口角乃是常事,拳打脚踢更加是家常便饭。

  往往若是相敬如宾的人,张口闭口谢谢您好,看似文明之级,但就算是陌生人也能一眼就能看出来他们之间的距离,如同天堑

  或者……这是我们独特的文化……

  ………………

  在另一边,田氏家族和黑魔家族等人的联盟,现在也正在赶往亡命湖的路上。

  在chén寂了很久,人人都是忧容满面达到将近一个月之后,众人脸上,重新绽放出来了笑颜。

  因为援兵终于到来。

  屠氏家族的人,在屠千豪身死于顾独行手下之后,终于将上三天的援兵请了来。

  屠千豪临死之前,让手下带给家人的话,自然是带到了。但,屠氏家族却并没有按照屠千豪的话来。

  家族第一年轻后辈惨死,这不啻是血海深仇。

  如此仇恨,怎么可能一句话之间,就能够归隐起来?那岂不是太便宜了凶手?就算要归隐,也要先杀了顾独行。

  至于带话回去的那几位王座,更是早已经被屠氏家族直接处死:竟然散播谣言,诬陷已经死去的少主……

  屠氏家族高层自然是明白,以屠千豪的性格,那些话是zhēn的说的出来的。

  但,他们若是不这样做,怎么能名正言顺的为屠千豪报仇?杀死顾独行?

  更何况,只要援兵下来,我们屠氏家族就是第一功臣,击败了对方之后,我们屠氏家族才是理所当然要拿大头的。

  这等于是屠氏家族崛起的机会,怎么可以放过

  唯一,就是可惜了屠千豪。若是家族兴起,以屠千豪的资质,不难带领家族走向辉煌啊……

  这种情况若是让顾独行知道,想必也会发出同样的感叹:zhēn的可惜了屠千豪啊,那样的一位英雄人物,用自己的生命来警告自己的家族,竟然……一点作用也没有起到

  大军日益行进,但田不悔却发现,少年黑魔自从上次伏击董无伤回来之后,就似乎变得chén默寡言。原本那种阴森森的似乎能够将人引入地狱的声音,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听到了。

  《三十六副中药,老先生说甜蜜蜜的,我今晚喝了第一副,三小时了,肚子里还跟藏着黄连似地……

  zhēn爽终生难忘啊

  这是第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