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路遇,刀皇之战!


  第二百六十五章路遇,刀皇之战!

  “傲家那几块料,虽然不登大雅之堂;但怎么说也是天才人物。就算再蠢,若是没有原因,也不会在这个时刻抓住楚阎王的兄弟们下狠手,更不会攻击谢家;这简直是本末倒置毕竟傲家的仇人,是我们,而不是那些人你们在其中充当了什么角色?”

  少年黑魔冷静问道。

  “对付他们,其实很简单。”田不悔哼了一声:“他们的弱点太明显,就是利欲熏心。一抓,就kě抓住最关键的是,傲邪云没死。这一点很重要。这才是他们的心病”

  “原来如此。”少年黑魔yǎn睛一亮。

  “所以,对于他们来说,救了傲邪云的楚阎王和谢家,才是他们最大的敌人也是 恨之入骨★的生死大仇而我们虽然截杀傲邪云,是傲家的仇人,但对于这几个人来说,我们反而成了帮手”

  “当然,还有别的原因,和手段。”

  “但这些事情,其实你不必知道。”田不悔道。

  “他们□一战的结局如何了?”少年黑魔尖锐的问道:“为何要封锁消息?”

  田不悔沉默了一会,道:“谢家已经半残。至于其他的消息……或者是最终消息,还没有传来。不过,董无伤和顾独行已经星夜兼程,前往救援虽然他们未必赶得上。”

  田不悔露出一个讥诮的笑意:“其实我倒是宁愿他们能够赶得上。那样,说不定我们会很省劲”

  少年黑魔沉默了,良久,慢慢道:“董无伤……不会死的。”

  “因为他是你的对手?”田不悔大笑一声:“想不到一向暗中杀人的黑魔,竟然也有这种英雄惜英雄的江湖风采”

  “只kě惜你没有。”少年黑魔冷冷道:“否则,你还能让我高看你一yǎn。”

  “在未确定能否活得下去之前,我不会在意什么江湖风采武者风度风采涵养风度气质,就如同史书;都是只属于胜利者。等我胜了,踏上巅峰,我自然会让你看到,我田不悔的风度涵养,照样是无人kě及”

  田不悔转了话题,分明想将此次不愉快的谈话及早结束,冷冷道:“你既然决定了对付董无伤,那么就要做好准备。我不想将来找你决战的时候,还要到你的坟墓上去”

  “只要你能在楚阎王手上活下来,那么你就不会失望因为你还有再死在我手中的机会。”少年黑魔寸步不让,针锋相对的道。

  田不悔怒哼一声,道:“简直不kě理喻等你杀了董无伤再说吧。”嗖的一声穿林而去。

  少年黑魔冷冰冰的看着田不悔离去,黑宝石一般的瞳孔中闪烁着一丝复杂的光芒,良久,才喃喃道:“我杀了董无伤?我为何要杀董无伤?”

  他竟然叹了一口气,低低的自言自语的道:“我怎么会杀董无伤……唉……”

  然后他就孤独的站在这里,看着天空繁星,良久不动一动;yǎn神之中,却是目光变换,只是一瞬间,就已经不知道变幻了多少颜色。

  良久,他又叹了一口气:“这一次,中三天石氏家族大举派人来援助屠家,难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到了这等地步?若是如此,屠氏家族为何还待在中三天?若是石氏家族另有所图,那么,他们图的是什么?”

  “到底……该怎么办?”

  一晚上,他在这里站着,心乱如麻,那幽幽的叹息的声音,竟然没有断绝。

  …………

  这一日清晨,大队人马转过山坳,楚阳等人猛地愣住。

  在前方,百丈之处,一队人马静静地站立,足有五六百人。却是没有一点声音发出,没有半点儿气势外泄。

  在■楚阳他们从这边拐出去的时候,那边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他们。五六百道锐利的目光同时射过来,气势如同雷云风暴一般轰然爆发出来,众人只觉得心头一滞。

  当先骑在马上的顾独行身躯缓缓挺直,yǎn睛微微的○眯了起来。

  董无伤yǎn帘垂下,如铁一般的脸上木无表情,右手食指,一下一下的轻轻拍着刀鞘。

  一道剑气,一道刀气,就这么汹涌澎湃的激涌而出。

  便如惊天长虹,划过百丈距离,迎○头痛击

  对方队伍之中,两股威严气势迎头而来,生生截住剑气刀气,中间无形的空中,分明闪过一道氤氲的气体。

  似乎什么东西在两支队伍的上空相撞,各自消散了。

  一个威严的声音缓缓○道:“好纯正的剑气好霸道的刀气难道来的便是中三天刚刚崛起的剑帝刀皇,顾独行?董无伤?”

  顾独行冷傲的道:“是又如何?你等是何人?”

  “果然是你们说话的这位,口气如剑,刚直而孤傲,冷漠却孤独;想必便是剑帝顾独行?”那声音之中多了几分肃杀之意。

  “正是顾某你们是……什么人?”顾独行淡淡地道。他敏感的嗅到对方分明有敌意,心中警惕之意大起,剑心动,剑鞘之中,黑龙剑无声长吟,剑意凛然。

  “另外一位,便是董无伤吧?”那威严的声音冷冷淡淡的道。

  “正是你董二爷”董无伤喝一声,张狂霸道之势,直冲出去。

  他早已经想要说话,但顾独行在与对方说话,董无伤身为兄弟,不得插话。这是对于兄长的尊重,所以董无伤控制住自己。

  现在,在兄弟们之中,随着彼此同患难共欢愁,时间积累之下,兄弟情义越来越深,大家也越来越是在乎,所以对于长幼之序,大家都是心中越来越是看重。

  平常玩笑无所谓;但一旦到了正经时刻;这份兄先弟后的顺序,则是谁都不能打破的

  试想一下,当哥哥的在前面跟敌人说话,若是弟弟在一边乱插嘴,岂不是就是告诉敌人:这位哥哥没有什么威信?而且,弟弟太随便?或者,兄弟感情不和?

  这都是很忌讳的事情。

  “我的董二爷?”那威严的声音慢慢的念了一句,呵呵的一笑,沉抑的道:“果然不愧是刀皇,如此气魄,也算kě以。只不过,极刚则易折;今日,便将这柄刀中之皇折断也罢。”

  董无伤轰轰大笑,暴喝道:“折断?藏头露尾之辈,也配说这句话么?我董无伤对天狂,对地狂,对敌狂,狂的光明磊落,纵然刚则易折,老子却是宁折不弯你至今连脸都没有露出来,居然敢口出狂言,你是什么家族的家教?”

  对方说话的时候,一直隐在队伍里,没有现身。

  “哈哈哈……四哥,这家伙估计是师娘教出来的。”罗克敌嘎嘎大笑:“这家伙哪里还有脸敢露出来?说不定一露出来,就是两片大白屁股……”

  “胡说八道”纪墨训斥罗克敌道:“屁股怎么说话?那上面kě没嘴”

  对方已经说了要折断刀皇的话,那就是不共戴天的敌人。对于敌人,纪墨和罗克敌这两位向来尖酸刻薄的嘴巴,kě绝不会有半点嘴下留情。

  “三哥有所不知,他说的正是屁话”罗克敌与纪墨的配合,绝对是天衣无缝级别的。尤其是两人对于骂人损人的配合,更加是足斤加两。

  “我说呢……”纪墨恍然大悟的点头:“我说用屁股怎么说话,原来是说的屁话,原来如此。小狼果然高见。”

  罗克敌得意洋洋,道:“再说,三哥你前一句话也说的错了,谁说他屁股上就没有嘴的?那不是照样有的么?”

  纪墨勃然大怒,训斥道:“所以说小狼你毕竟年轻,不晓事;那是嘴么?那分明就是一朵等待盛开、等待绽放的花”

  罗克敌诚惶诚恐,从善如流:“三哥训斥的是,是小弟将他看错了。只不过……怎么才能绽放呢?”

  “笨啊”纪墨恨铁不成钢的黑着脸:“等你董四哥将墨刀或者墨刀的刀鞘一插进去,不就开了花么?”

  罗克敌神往的道:“原来如此,想必那一刻的风情,定然是万紫千红吧……”

  “你又错了”纪墨无语的道:“千红是肯定会有,但万紫则就未必了。应该有黄色,白色,绿色,红色,或者黑色……”

  罗克敌挠着头,大惑不解:“三哥,白色红色我都懂,kě是怎么会有黄色绿色和黑色?”

  纪墨大怒欲狂:“难道扎破了他的苦胆,不是绿色?这个人的心是黑的,你看不出来?至于黄色……你今日大解了没有?”

  罗克敌恍然大悟,钦佩的五体投地:“三哥果然渊博,今日闻君一席话,胜读过往十年书……”

  纪墨挺胸凸肚:“哪里哪里,这都是生活经验,你还小,要注意累积。经历的多了,见过的这样的恶心人物多了,你就会如我一样,神目如炬。”

  “小弟对于三哥的景仰钦佩,犹如天河之水,滔滔不绝,又如大海之浪,一浪更比一浪浪……”罗克敌打躬作揖,狂拍马屁。

  对面沉默下来,良久之后,突然一声怒吼震天一般响起,一个已经是严重压抑不住的暴怒声音道:“我要一个个活撕了你们”

  说着,一道人影就嗖的一声窜了出来,在空中化作一道青色闪电,疯狂的扑了过来。

  这一番调侃,只气的那人五内俱焚,竟然失去了冷静若是双方都接近之后开战,则是对双方都毫无影响。但他盛怒之下远离自己队伍,反而来到董无伤这一边,则董无伤就已经占了地利人和。

  背后就有雄壮队伍,身边是生死兄弟所以,只要这个人脱离了队伍,哪怕两人在伯仲之间,但董无伤的底气就要比他强得多

  若如此,则胜面大一些。

  …………

  今日第二更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