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第二百六十七章共患难易,同富贵难!


  第六部第二百六十七章共患难易,同富贵难!

  “残酷?”傲邪云凄怆的一笑:“这样的残酷的机会,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承受的。只有高门大阀,才有这样的体会。”

  “所以世家子弟,往往比平民少年要成熟的早。”

  “楚阳,傲氏家族已经发展了上千年,准确的说,是一千一百五十六年平均十八年,就有一代人出生,七十多代人啊。像这样的家族,地位崇高,哪一个子sūn不是三妻四妾?哪一个正常的男人,没有七八个子女?如此衍伸下来……若是不发生这样的人伦惨剧,傲氏家族恐怕人口早已经过了百万那是何等的庞然大物?但现在除了外xìng武士zhī外,家族血脉却只有区区几千人。为何?”

  “绝大部分族人,都丧身在野心这两个字上”

  “同患难容易,但同富贵……却是难上加难患难zhī时,前途渺茫,人人自危,若不团结,必被覆灭。所以都能齐心协力,甚至,为兄死为弟亡,诸般可歌可泣,也是正常。但一旦奋斗成功,享用胜利果实的时候,也是人人都想吃最甘甜的那一个因为大家都付出了,每个人付出的都不比别人少。”

  “于是野心与**,便会在此刻滋生,疯长,最终不可遏制就算不为自己,为了子sūn,也是不甘心的。哪个父母不望子成龙?那一对父母能甘心让自己辛苦养大寄予厚望的孩子去做别人的家臣奴仆?”

  “所以每一个家族在成功的建立zhī后,都必须经过一代又一代的血洗,才能慢慢的茁壮。每一个家族,都是先将屠刀伸向自己的族人,自己的兄弟,然后才轮的到敌人所以帝王开国登基zhī后,往往不是开疆扩土,而是先清除功臣。鸟尽弓藏兔死狗烹……乃是所有家族和国家发展的必然”

  傲邪云定定的看着楚阳:“这就是成功者,必须要付出的代价,而且是子子sūnsūn无穷匮的,代价而且,避免不了”

  楚阳咀嚼着傲邪云这段话,心中若有所悟。

  在这样的关头,傲邪云绝不会闲得无聊,蛋疼的跟自己讨论家族国家发展史,定有他的用意。

  而傲邪云的良苦用心,楚阳现在已经猜到了一些。

  “每一任家主,在经过了这样的清洗zhī后,都是身心俱疲,都在焚香祷告自己的儿女后人不要争权夺利,要和睦相处;但每一位家主,最终都是失望。”

  “每一位家主身为父母都是舐犊情深,不忍心对付自己的每一个儿子。除非做得太过分……所以,一旦确定家主继承人zhī后,父母都会觉得,除了这位继承人zhī外,自己有些亏待了其他的儿女,而对这位继承人,则是恨铁不成钢,越来越是严格要求。”

  “如此一来,其他兄弟受到了溺爱,甚至有个别恃宠而骄,而继承人则是旦旦自危。”

  “所以下一任的家主继承人,一旦确定地位zhī后就要开始对付自己的兄弟。因为若不对付他们,自己就活不成所以……后患,从每一位家主第二个孩子出生就要开始。”

  “子女越多,伤害就越大”

  “所以,每一位家主从确定地位到成功上位,都是一路血腥所以每一位家主,也都是杀伐决断的一代枭雄”

  “如此淘汰,便如大浪淘沙,足以锻炼的胜利者心如铁石”

  “我父亲三十多位兄弟,现在只剩下不到十个人。那么,我其他的叔伯,又到哪里去了?”傲邪云嘿嘿一笑,却笑的惨痛心碎:“如今,仅剩的这几个人,也要步入那些人的后尘。”

  “现在出场战斗的这个人,就是我六叔的亲信高手”

  楚阳默默点头:“我明白了你的意思,你是在提醒我;我们兄弟zhī间以后可能会产生的矛盾,是么?”

  傲邪云有些自嘲笑了:“是我现在对你很心服。我也是心甘情愿而且很渴望成为你的兄弟。”他顿了顿,诚挚地道:“但这并不代表,以后我的儿子长大了,同样也会对你的儿子心服。”

  “他们,亦是如此。”

  “这不是挑拨离间,也不是危言耸听,而是一个最为残酷的现实”

  “每个人都想当老大前呼后拥,每个人都不想只做小弟尤其我们的孩子,集中了我们的优秀基因,更加不可能是平凡zhī辈,自然也不甘心屈居人下”

  “我的家族是如此,其他家族,亦然。董无伤与董无泪兄弟情深;众所周知;但若不是董★无伤跟了你,恐怕他们两兄弟迟早会有生死zhī战,罗克敌罗克武,亦是如此。莫天机与莫天云你死我活,何尝不是因为此事?”

  傲邪云眼睛看着战圈zhī中的两人,淡淡道:“我这段时间流荡江湖,也是厌倦◆了家族zhī中的争权夺利,但这段时间连番被追杀,却是让我悟出来了这样一个道理。”

  “而你成立的天兵阁,却并非如此的家族。所以今日,我才会与你说这番话。因为你,能避免。毕竟天兵阁的兄弟,都不同xìng”

  楚阳思索良久,道:“愿闻高见。”

  傲邪云道:“高见不敢当,但你身为天兵阁领导者,也唯有从你开始,就制定避免这种后患的方法,才能够让天兵阁,真正的强盛,强大,乃至成为霸主★”

  “也就是说……我们兄弟在一起,乃是为了开创霸业但……这种霸业,与子sūn后代无关。我们是兄弟,不是从属。但子sūn后代,则最不能延续我们的路。”

  “他们想要建立我们zhī间的这◇●种感情,那么,靠他们自己去争取长幼尊卑,也是自己去争取。正如你现在年龄最小,却能当老大,人人信服,便是这个道理。”

  “长此以往,或者会少掉一些人,但只要留下的人,就是如我们一般”

  ■楚阳默默思考,良久zhī后,才道:“此法可行,不过,尚不完善。再说,现在考虑千秋zhī后,为时过早。待我与莫天机等人商议zhī后,拿出完善的方案,再与兄弟们讨论。”

  傲邪云笑了,道:“宜早不宜迟。越早越好而咱们这种团体,是最好解决的。而你和莫天机,乃是两个我最放心的人。所以我才今天跟你说”

  楚阳深深点头。

  傲邪云又一笑:“其实以自己的家族来做比方,这种感觉真是无法形容。幸亏,虽然有些词不达意,但总算是说完了。不过,目的却不是这一点,而是另外。”

  他眼睛深深凝注在战局zhī中的董无伤身上,道:“这一次的遭遇,虽然会有战斗,但……决不会有什么凶险。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楚阳有些意外的看了看他,道:“难道……这一次便是你gāng才所说的,家族的又一次……清洗?”

  “是。而且这一次清洗,属于我。”

  傲邪云从一开始说话,眉梢眼角◆的苦涩,就从来都没有断绝:“我也是再见到他们zhī后,才想到了这一点,没想到我gāng一张口,你便已经猜了出来。”

  “傲氏家族他们六人出来,本意应该是为我报仇的。”傲邪云道:“所以他们才会先☆攻击黑魔田家等;但……他们却突然间改变方向,换成攻击我们。这一点,本是令人大惑不解。我现在终于想通,应该是那个时候,我还活着的消息就传出去了。”

  “我既然还活着,就有了足够让黑魔那些人利用他☆们的理由;而且,家族定然也作出了决定,才逼得他们铤而走险,完全来一个鱼死网破。”

  “或者从那个时候起,家族就决定了这一次的清洗计划吧。”傲邪云怅然道:“这也是我们家族的传统,将心有野心者逼得自动跳出来,然后清洗掉,占据大义名分……”

  楚阳嘿然一笑:“想象得出。”

  “所以你……莫要介意。”傲邪云踌躇良久,才说了出来。

  “我不会不在意;谢氏家族,也不会不在意。”楚阳静静的道:“此事完毕zhī后,你们傲氏家族,定要拿出一个说法。否则……此事会成为心中的一个疙瘩。”

  傲邪云默然,脸上露出惭愧zhī色。

  不管如何,傲氏家族这一次的清洗,也是利用◆了楚阳这些人。谢氏家族更是差点因为此事灭族,又岂能是一句话就可以摆平的事?

  一边,还在马车zhī中委顿的莫天机,一直静静地听着两人的谈话,听到这里,仔仔细细的看了傲邪云的bèi影几眼,眼神中◎露出思考的神色。

  心中道:这个傲邪云……挺有远见啊不过这件事……应该如何处理呢?什么办法,才能够两全其美?

  傲邪云向楚阳建议,楚阳只是考虑了一会,就放弃了。因为他感觉这件事太远。而◆且凡事不可急躁,不如徐徐图zhī……

  但莫天机却一向就是一个未雨绸缪的人,居然从此开始绞尽了脑汁,为了子sūn后代,担心起来,于是开始规划……

  ……

  场中的两人已经战到了▲白热化的状态。

  董无伤打得兴起,连声暴喝。每出一刀,必伴有一声暴喝,刀如闪电,声如霹雳,到最后更加是须发飞扬,只攻不守伟岸雄壮的身子便如天神一般,步步紧逼。

  他的对手分明有一身比董无伤雄厚的多的修为,但在对方无匹的气势zhī下,竟然从势均力敌慢慢变得节节败退,除了招架,连退出圈外的机会也找不到,苦苦支撑。浑身大汗淋漓,便如gāng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住手”对方的队伍☆中传出一声大喝,一条人影猛的飞了出来。

  楚阳冷笑一声,毫不迟疑,剑光一闪,就化作了一道长虹

  屠尽天下又何妨

  你说住手就住手?gāng才那家伙占据优势的时候……你咋不说住手★

  …………

  第三更要很晚。gāng才睡着了……真是惭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