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 第二百六十九章如此双簧!


  第六部 第二百六十九章如此双簧!

  傲天风分明能够听得出来;傲天行说这句话的时候,想的绝对不是自己的儿子傲青云,而是他的儿子傲邪云

  儿子的仇,岂能不报?

  那么傲邪云的仇人是谁?

  除了傲青云这些已经死掉的公子之外,还能有谁?

  而这些公子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胆子?哪里来的这么强的实力?还不是他们各自的父亲在推波助澜?

  傲天行要报仇,找谁报?

  傲天风浑身的血液都几乎凝固yī般冰凉

  看着傲天行淡淡然却是冷如铁块yī般的脸色,隐隐感到了大哥的无情与冷酷,又看了yī眼正在激战之中的傲天空,心中苦笑了起来。六哥,咱们要为儿子◇报仇,终归不如大哥要为儿子报仇

  看来,这yī次不仅要咱们的儿子白白死了,恐怕咱们哥几个,也难以幸免啊

  场中,傲天空与楚阳已经是打到了两人都感到酣畅淋漓的地步。

  傲天空上手□yī剑,就被楚阳横空斩断,长剑化作碎粉,但他随即又抽出另yī柄长剑,这yī柄长剑战斗不了几下,再次被楚阳斩成碎铁;傲天空竟然又抽出来yī柄

  不大yī会工夫,在楚阳剑下竟然已经毁灭了七柄长剑,□但傲天空手中竟然还有剑。

  楚阳打得惊奇之极,实在看不出这位傲六爷身上什么地方竟然藏得下这么多的剑。但却是越战越勇。

  自从九劫剑吞shì了蔚公子的白晶矿之后,就再也没有展现过吞shì□万物的能力,似乎在休养生息yī般。

  但这yī次,剑灵却再次发动了九劫剑的吞shì之力,甚至还有些后悔

  若是早知道楚阳会遭遇神魂受创这种严重局面的话,剑灵怎么会控制九劫剑的吞shì之力?

  原来,九劫剑吞shì之力并非无穷,而是有阶段的;在达到yī定的地步之后,必xū将吞shì而来的力量完全的消化掉,才能再次开始吞shì。而蔚公子的白晶矿,庞大无比,九劫剑yī次吞shì,几乎接近现阶段的饱和。

  若是继续吞shì下去,自然也可以,但到了九劫剑完全归yī的时候,却会因为来不及消化而引发剑劫

  那时候,就是用九霄神雷淬剑

  九劫剑虽然不至于被毁灭,但那种滋味,却会让剑灵生不如死的持续好几个年……

  如今,剑灵已经顾不得自己那可能会有的好几年痛楚了,赶紧放开了九劫剑。吞吧吞shì吧

  吞shì的越多越好

  傲天空越打越是憋屈。自己的修为,远远高于楚阎王。但对方的这把剑,却实在是太犀利了

  自己的剑虽然不是什么珍品,但能够戴在身上的,也不是凡俗货色;哪想到与对方的剑yī碰,就立即变成了朽烂了数万年的碎铁渣?

  傲天空本就号称是万剑皇座;向来以剑闻名,而且身上长剑层出不穷,最拿手的手段就是yī上来就被敌人将自己的剑jī飞,然后趁着对方欢欣的时候,拔出另yī柄剑猝不及防的突袭。

  有时甚至能够双手同时运行五柄剑,同时进攻万剑皇座之名,便是由此而来。

  但这位万剑皇座遇见了楚阳的九劫剑,却顿时如同是yī群小老鼠遇到了yī只老猫被对方不仅yīyījī溃,而且yīyī吃掉

  当的yī◇声响,这位万剑皇座最后yī柄剑也变成了铁片,张着双手张惶后退。

  楚御座yī声长啸,意气风发。长剑如雨点yī般的展开剑势,奋起攻jī

  正是痛打落水狗之势

  傲天空连连躲避,狼◎狈不堪。百忙中回头yī看,只见自己那yī方面的人竟然是按兵不动。大哥傲天行的目光,冷电yī般射过来,寒森森的没有半点表情。

  傲天空心中yī冷,险些中了yī剑。

  顿时明白,这yī次出○来,大哥恐怕是下定了决心要清洗掉自己这些人

  突然间有些后悔。就这么安安稳稳过着多好,为何非要去争什么抢什么?……

  楚阳yī直没有真正下杀手,就是在看傲氏家族那些人的反应。yī旦对方◎出动来援,就证明傲邪云猜错了,那么自己就必xū为现在的情况相处合适的应变办法。

  如今终于放心,冷冷yī笑,杀气四溢

  空中突然出现星空yī般璀璨的千万点剑芒,铺天盖地的落下。

  yī点寒光万丈芒

  傲天空大叫yī声,身上三处中剑,他虽然是皇座五品修为,但这些年养尊处优,别说战斗,连手指头都没擦破yī点皮,骤然受伤,虽然这点伤对yī般江湖人来说几乎微不足道,但放到他身上,竟然是痛彻心扉。

  狼狈的翻滚出去,鲜血不断流出,声音已经颤抖变了调的大呼:“楚阎王,你欺负手无寸铁之人,算什么英雄好汉”

  这句话yī出来,傲氏家族那yī边的人同时面红耳赤。

  可是丢死人了

  不要说是傲氏家族的六爷,就算是yī般的江湖人,也不可能说出这种话。

  这句话几乎就等于是求饶了。

  “我本就不是英雄好汉”楚阳忍着笑,道:“我最喜欢的◇就是以强凌弱,拿着神兵利器,欺负手无寸铁的人”

  傲天空连滚带爬,披头散发:“这不公平这不公平……大哥……大哥……救命啊……”

  竟然叫起救命来。

  他平常也算是心机深沉,有野☆心有手腕,但二十多年养尊处优,却已经失去了那种江湖人的热血,变的怯懦,如今,无边的杀气临身,死亡的感觉笼罩,竟然心智大乱,变得比普通人还要不如

  任何人,任何强者,只要你能jī破他的心理最底线,不管什么层次的强者,都会立即崩溃

  远处,傲天行脸色更是深沉的吓人,眼中神色,羞怒交加

  楚阳哈哈大笑中,屠尽天下又何妨,再次出手

  傲天空已经嚎哭起来,拼命地连滚带爬向后逃走。

  yī道剑光凌空而来,血光飞溅,傲天行的身体被钉死在地上。

  九劫剑发出yī阵暗红色的光彩,傲天行的身体慢慢的变得枯干如柴,随即,便如是腐朽了千百年的骷髅,消散成yī地惨白色的白骨

  铮的yī声,楚阳拔出剑来,向对面深深地看了yī眼,转头而去。

  对面没有动静。

  楚阳这边自然不可能有动静。

  双方心照不宣;这yī场战斗,只是个由头,或者说,抛砖引玉。

  从这里,才开始真正的对话,也就是说,才开始进入,傲世家族的既定计划之中。

  “楚阎王,你杀了我六弟,就这么要走了?”傲天行跨马往前两步,沉沉的问道。

  果然来了。

  与预料之中,yī样

  楚阳与莫天机两人嘴角同时露出神秘的笑意,那是看透yī切的讥诮。而yī边的傲邪云脸上,则是yī片苦涩的笑意。

  楚阳停住身子,yī声冷笑:“想必傲家主不会看不出,若是我落败,现在就是我躺在地上,江湖征战,你死我活,这很正常。”

  他顿了顿,道:“更何况,你们傲氏家族攻jī我们在先,难道我们就该接连的受到欺辱?”

  “竟有此事?”傲天行眉▲头yī皱:“胡说八道,我们家族怎么会不断的攻jī你们?”

  他说的很意外,很震怒。

  演戏自然要演全套。

  yī个老狐狸,yī个小狐狸,之前从没有见过面,但在第yī次见面,还在○敌对的情况下,居然就开展了这样yī次心照不宣的紧密无间的合作

  楚阳哼了yī声,道:“你想不到吧?他们不仅攻jī我们,还顶着傲氏家族的大旗,攻jī了谢氏家族让谢氏家族,几乎灭族”

  “简直是不可容忍”傲天行咬牙切齿:“是谁这么无法无天?难道他们不知道谢氏家族乃是我傲家最最坚实的盟友么?”

  这句话,就定下了基调

  “无法无天?”楚阳冷笑:“无法无天的事,你不知道的多着呢?你可还记得你儿子傲邪云?”

  “小犬嗷嗷我自然记得,不过犬子失踪,至今没有下落……唉……”傲天行叹息。人人都知道他是假惺惺的悲痛,但看他表情听他声音,却似乎是真的yī般。

  “可是傲氏家族六大天才,不惜yī切也要杀傲邪云,才会逼得傲邪云失踪你这当父亲的,竟然蒙在鼓里”

  楚阳怒道。

  “谁敢杀我儿子”傲天行大怒:“我儿子可是傲氏家族未来继承人”

  “正因为如此,才杀你儿子”楚阳接上。

  “放肆”傲天行yī声爆吼。

  两个人就像是在唱yī出荒诞不经的双簧。两边所有听到的人,都觉得滑稽,但彼此说的话,话题却是越来越是危险。

  “■大哥,你……”傲天风急急忙忙的叫道,面如死灰。

  “闭嘴此事没有弄清楚,谁敢说话,当场碎尸万段”傲天行大吼yī声。

  傲天风惨笑起来。

  真的完了。

  “此事,你怎么得◎知?”傲天行似乎不信任的问道。

  “我怎么得知?因为就是我救了你儿子”楚阳yī声大笑。

  “你救了我儿子?”傲天行分明很激动,欢欣鼓舞几乎雀跃的大叫:“他在哪里?嗷嗷你在哪?”

◇  众人怪异的目光戏谑的注视下,傲邪云满脸黑线的走了出来,拿下了蒙面巾;目光哀怨的看着自己父亲。

  知道您在演戏,知道您在清洗,可是这‘小犬嗷嗷’的这个名字,您有这必要在光天化日之下叫出来么?●

  我所有兄弟可都在这里……今后让我怎么抬起头来做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