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第二百七十章不会这么巧吧?


  第六部第二百七十章不huìzhè么巧吧?

  你方唱罢我登场。

  傲天行与楚阳已经将zhè场戏唱得差不多了,自然轮到了傲邪云的表演时间。

  在傲邪云的指控xià,傲氏家族六大天才zhè段时间里做的事情,终于真相大白

  傲天行气的胸膛不住起伏,竟然‘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愤怒的大叫一声:“将zhè帮混蛋给我拿xià”

  傲氏家族的清洗,终于zhǎo到了由头

  或者说,傲天行一手策划的zhè一场大清洗,终于到了落幕的时刻。

  傲氏家族zhè一次出来了六百人,几乎是皇级高手倾巢而出;但属于那傲天风等人的,却绝不超过五十位。

  而且各自在各自的集团里,都是主要的人物

  擒贼先擒王

  只要zhè些人全部束手就擒,剩xià的家族里面的拿xià人,根本连一点点浪花都不huì翻起来。

  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全部拿xià。

  zhè些人也知道大势已去,几乎都没什么反抗;唯有傲天风等几个人骂了几句,就被当场打晕。

  “邪云,依你看,zhè些人如何处置?”傲天行眯着眼睛,看着自己的儿子,不◆知是什么味道的叹息一声道:“他们,可都是你的叔叔。”

  傲邪云沉吟了起来。

  很显然,父亲zhè是在考验自己的xīn性。

  按道理来说,zhè一次傲家的清洗,是应该在自己手里完◎成;但父亲却将zhè一切都做了。对于自己将来的成长,无疑是少了一份残酷的磨练。

  傲邪云踌躇了好久,眼中神色变幻。傲天行紧紧的凝视着自己儿子的眼睛,等待着他的答案。

  楚阳咳嗽了一声。

  傲邪云终于鼓起勇气,道:“敢问父亲,若是今日落败被擒的,是你我父子二人,zhè几位叔叔huì如何对我们?”

  傲天行眼睛一亮:“好”

  他欣慰的,带着些许xīn痛和矛盾,道:“成大事者,不可有妇人之人手足相残虽然残酷,但却可以保全性命;你不杀他,他就杀你”

  “既然他已经开始对付你,那你就不必有任何的不忍或者怜惜。因为他已经不是你的亲人血脉,并不能成为束缚一个人的借口。”

  傲天行慢慢的教诲道:“经过了zhè样的惨剧,无形之中,你的xīn就huì坚定很多。但zhè样,也有弊端,毕竟死在你手xià的,是你的曾经的血亲。所以,xīn灵之中,难免huì有xīn魔所以一般一个成功的上位者,修为绝对到不了巅峰;因为在他上位的过程之中,huì有太多的不必要的杀戮,与阴谋诡计,zhè些huì聚在一起,就是良xīn不安,就成了最大的障碍zhè一点,你尤其要注意。”

  “所以我们傲氏家族,虽然zhǎo借口,虽然也耍手段;但一直以来,只要他们不对付我们,我们就绝不huì出手”

  “我们并非不知道防患于未然,也并非不知道先xià手为强的道理。而是我们必须为自己制造一个理由。哪怕是自欺欺人,但总是一个理由再不济,也能安慰自己。”

  傲天行深深叹息:“因为不管谁胜谁负,总是他们先对付的我们zhè么一想,xīn中便是xīn平气和,纵然愧疚,却○也不huì很严重。”

  “所以zhè一次,我特意派出他们。就是为了给他们一个动手的理由,也是给我们一个清洗的理由。”

  傲邪云呐呐的道:“难道……难道父亲您就不怕……”

  “怕◆你被他们杀死?不你,不huìzhè么容易就死掉”傲天行淡淡地道:“不过,若是你真的就zhè么死了,也只好说明你命该如此,清洗计划就取消,从此xià一辈的大权就交了出去。”

  傲邪云愕然以对,实在不知道,父亲对自己的信xīn,竟然到了如此地步

  “因为你不同于我们”傲天行压低了声音:“你是我们傲氏家族一千多年来,出现的第一个可以不担xīn生死的人”

  傲邪云顿时头晕目眩。

  一千年来,第一个可以不担xīn生死的人?

  zhè是什么意思?

  “你可知道,我们傲家,为何姓傲?”傲天行严肃的说道。

  傲邪云嘴咧了咧,想要笑,却终究没有笑出来。

  为何姓傲?zhè还用说么?老祖宗姓傲,难道我们还能姓张了不成?但见到父亲严肃到了极点的神色,终究不敢笑。

  只好问道:“那……我们为何姓傲?”说出zhè句话,终究还是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觉。

  “我们傲家,直到了千年之前,才zhǎo到了zhè里的一处落脚点。建立了家园;当时,只是一个小家族。”傲天行看了看楚阳。

  傲邪云顿时醒悟,忙道:“楚兄不是外人,父亲不必顾忌。”

  傲天行嗯了一声,深深地看了楚阳一眼。楚阳淡淡一笑,道:“既然傲兄有话要谈,我不妨暂时回避一xià。”说着就站起身来。

  “且慢。”傲天行一伸手拦住他:“未来总是你们年轻人的天xià,楚御座留在zhè里,做个见证,将来或者能有什么……也未可知。”

  楚阳摸着鼻子,只好苦笑着又停了xià来。xīn道,刚才对我有所忌讳的是你,现在极力挽留的又是你……zhè位傲家主,不huì有什么毛病吧?

  “先祖建立家园之后,才在无意之中发现,在我们傲氏家族庄园xià面地底深处,竟然是一条庞大无比的龙脉”傲天行压低了声音。

  楚阳顿时目瞪口呆,险些将眼珠子瞪了出来。

  不是为了龙脉震惊,而是想起了当时谈昙化身夜公子,戏弄梦落的时候说的谎言:傲氏家族,拥有一条庞大无比的龙脉

  那时候谈昙可是绝对没有觉醒的,纯属信口开河。

  哪里知道,当初吹牛吹得云山雾罩的一句话,居然从zhè位傲家家主的嘴里,又zhè么清晰的说了出来。

  刹那间楚阳几乎头晕目眩。

  老天

  您不huì是玩我呢吧?

  傲邪云显然也很震惊:“龙脉?”

  “噤声”傲天行严肃地道。

  傲邪云张着嘴,愣愣不语。

  “而在zhè条龙脉之中,还有一份巨大的宝藏”傲天行叹了口气:“只可惜,却是取不出来。”

  楚阳喉中呵呵有声,眼珠子砸到了地上。

  zhè一刻,他只有一种想法:将谈昙抓起来严刑拷问,看看zhè厮是不是一个预言家?

  因为谈昙当时同样说过:傲氏家族龙脉之中,有一份庞大的宝藏,需要傲氏家族最为嫡系的血脉,才能够打得开。

  如今,又重合了……

  “巨大宝藏?取不出来?”傲邪云也紧张起来:“那……如何才能打开?”

  傲天行失落的叹了一口气,道:“需要我们族群纯正血脉,才能够打开……”

  楚阳瞠目结舌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的娘

  神了

  “楚御座,你咋了?”傲天行吓了一跳。

  “没……没啥……”楚阳揉着屁股站起来,另一只手不着痕迹的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神啊,让我崩溃吧

  谈昙当时只是放个屁一般的信口雌黄随口胡说八道,没想到隔了zhè么久,zhè里居然还有一个圆谎的。

  傲邪云顿时泄了气:“既然你们都不能打开,那◇我肯定也打不开,那岂不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非也我们固然不能打开,但是你,却有希望能打开”傲天行严肃的说。

  楚阳又开始头晕,谈昙也说过,傲邪云能打开……

  “我能打开?▲●”傲邪云显然也晕了。自己乃是父亲的血脉,但父亲本人都打不开,却说自己的血脉能打开?

  “是千年以降,傲氏家族只出现了你一个,有可能打开宝藏的人”傲天行认真地道。

  楚阳与傲邪云同时晕了■……

  只不过两人晕过去的原因,是根本不一样地。

  “到后来,无意之中,得到一份秘典,才知道……我们傲氏家族能够选中zhè里,竟然是有天意循环”傲天行神秘的道。

  “天意循环?”傲邪云呆呆的。

  “不错;因为经过秘典中的方法检测之后,才发现,我们傲氏家族,竟然拥有上古的龙族血脉”

  傲天行声音铿锵的道:“zhè也就解释了,我们为何huì姓傲因为龙族集体的姓氏,就是姓敖”

  傲邪云大口大口的喘气,眼睛瞪得如同铜铃一般,充满了不可置信。

  “而zhè条龙脉之中,封印的宝藏,就是……龙族的宝藏”傲天行一字一字的道:“而且,其中还有不知道多少年前,一位九劫剑主的毕生积蓄”

  宝藏九劫剑主毕生积蓄

  楚阳也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几乎窒息一般。眼睛瞪得如同铜铃一般,充满了不可置信——谈昙那时候也胡说八道过:zhè里面,有宝藏,而且是九劫剑主的宝藏……

  楚阳呻吟了一声。

  天啊,打个雷劈死我吧,我实在不敢相信,我今天看到的听到的是真的……尤其是与那一天对照着听,更加不可忍受……xīn脏都快要爆炸了……

  ●傲邪云没经过那件事,倒是显得平静得多:“但那也不能说明我就能……”

  “你能”

  傲天行肯定的坚决地道。

  “zhè么多年,历代先祖的龙族血统都没有复苏,但是你,却跟我们完全不●●傲邪云没经过那件事,倒是显得平静得多:“但那也不能说明我就能……”

  “你能”

  傲天行肯定的坚决地道。

  “àoxiéyúnméijīngguònàjiànshì,dǎoshìxiǎndépíngjìngdéduō:“dànnàyěbúnéngshuōmíngwǒjiùnéng……”

  “nǐnéng”

  àotiānhángkěndìngdejiānjuédìdào。

  “zhèmeduōnián,lìdàixiānzǔdelóngzúxuètǒngdōuméiyǒufùsū,dànshìnǐ,quègēnwǒmenwánquánbú同”傲天行的眼中全是骄傲:“你可知道你的左脚有什么异常?”

  “异常?”傲邪云突然全身一震:“父亲您是说……”

  “因为从你出生的那一天,你的左脚脚xīn,就有一片牢牢长在上面的……”傲天行目光如电,却充满了炽热:“……龙鳞”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