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第二百九十六章定计皇座战!


  第六部第二百九十六章定计皇座战!

  黑魔冷笑了一声,道:“我们黑魔暗杀的人多了,可是却从来没有杀过剑帝”他冷冷的看着田不悔:“刀皇,我可以暗杀,甚至君座,我也可以暗杀。但,对于一个浑身都是剑气的剑帝……暗杀?”

  “田公zǐ,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剑帝?”黑魔毫不留情的奚落:“剑帝的敏锐度,天下第一任何杀手,再怎么懂得潜形匿迹,对上剑帝,都只能是正面搏杀,而绝不会是所谓的……暗杀懂么?”

  zhè么一说,zhòng人都是纷纷点头。

  黑魔说的一点儿都没错,哪怕对上普通的至尊,都能采取偷袭的手段,只要手段高明,未尝不可以出乎意料之外。

  但是剑帝……

  剑,本就是天下第一敏锐的兵器由于剑的敏锐的特性,而修成剑帝的人,等于是将自己化成了一把剑。

  对一柄时时刻刻都在锋芒毕露,时时刻刻都在择人而杀的神剑,怎么偷袭?

  田不悔淡淡地道:“黑魔大人误会了我的意思,决战之中,自然不能暗杀。所以我说的是……猝杀袭杀也就是说……有什么办法,将zhè位剑帝,在战争刚起的时候,哪怕付出一些代价,干掉他”

  zhè么一说,zhòng人都沉思起来。

  黑魔沉吟了一会,慢慢的道:“若是zhè样……对我黑魔中人来说,倒也不是做不到的事……不过……付出的代价,未免会昂贵……”

  “什么办法?”田不悔精神大振。

  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顾独行zhè位剑帝。

  而皇座一战,看似在低层,却是中坚力量。王座战既然败了,那么,皇座战,就绝对不能输

  “黑魔大人放心,既然黑魔付出了代价,那么,在将来中三天□的利益划分上,黑魔家族必然会获得相应的补偿”

  田不悔郑重道。

  他知道黑魔对自己有成见,所以干脆起了一个毒誓。

  黑魔哼了一声,沉默了一下道:“我们黑魔,目前五位金牌杀手,三▲位玉牌太上杀手;需要用zhè些力量,一起动手有本座迎面硬撼顾独行zhè位剑帝一次,然后其他人趁机出手。”

  “不过本座已经是君级,三位太上玉牌,也有一位君级。”黑魔皱了皱眉头:“如何能够在皇座战之中出手,是一个问题。”

  田不悔皱起了眉头。

  zhè的确是一个问题,若是没有执法者在,zhè样做倒是可以。但,执法者在场,如何能够瞒得过他们?一旦被发现,岂不就是……

  “除非,生生打落一级,降到皇级。zhè样,修为大损,心神yī然是君级……如此对抗皇座,就算被发现,也能够有话说。”黑魔阴冷的道:“不过既然到了君级,谁又甘心打落自己的阶位?”

  zhòng人先是眼睛一亮,又是深深皱眉。

  是啊,君级高手,谁敢打落自己阶位?而且是在决战之前?

  田不悔深深皱着眉头,想着办法。

  “除非……”黑魔道:“除非有噬骨焚心草和七妙玲珑花。两样配合,便可在战后,立即服下,恢复实力。除此之外,不可能让我做出如此牺牲”

  顿时,zhòng人目光都是灼灼的看向田不悔

  zhòng所周知,噬骨焚心草和七妙玲珑花,都是田氏家族镇族之宝而且也是功效神妙的天才地宝

  黑魔淡淡道:“若是有zhè样的保证,我可以在zhè一战之中,将黑魔力量全盘压上,然后分成六队分散在zhòng皇座之中,趁乱击杀顾独行另外,犬zǐ已经找到最佳伏击地点,皇座之战,也正是他发威建功之时。”

  “只要顾独行死,那么,皇座之战,就已经是胜了。”黑魔淡淡道:“当然,zhè也是有风险的。比如,噬骨焚心草和七妙玲珑花是否真的如传言所说……那也是说不准的事。自然,若是田公zǐ不同意,就当本座没说。”

  田不悔顿时被驾到了火架上。

  他提出来zhè件事,结果却猛地砸回到他自己的头上来,zhè真是始料未及的事。

  噬骨焚心草和七妙玲珑花都是田氏家族保存了一千五百年,而且也是费尽了心思才培育到成熟的地步,zhè一次大战事关千秋万代,田不悔当然带了过来。

  但zhè种奇宝,怎么舍得就zhè么送出去?

  但现在若是不答应……一旦失败,那么所有后果,……田不悔是连想也不敢想的。

  想了好久,田不悔终于猛的一咬牙,道:“既然黑魔大人如此有把握,那我们田家,就贡献出噬骨焚心草和七妙玲珑花,又能如何”

 ○ “田公zǐ果然深明大义”黑魔阴阴阳阳的道。

  “但我如何相信你?”田不悔红着眼。

  “只要你拿出药给我,我立即就在zhè里,自废君级修为”黑魔阴森森的狠狠道。

  “好”
  两人举手,一拍。

  旁观zhòng人无不佩服,黑魔果然不愧是中三天第一狠人为了杀顾独行,竟然肯付出如此代价。

  田不悔心头疼得流血,脸上却还要露出笑容。

  少顷,药拿来。

  黑魔果然在zhòng目睽睽之下,猛然将自己君级修为废掉,哇哇连吐几口鲜血,喘息着,良久才回过气来,一位君级高手上前探脉,向田不悔点点头。

  田不悔脸上一喜。

  黑魔已经是跌落到皇座九品

  “黑魔大人,辛苦了。”田不悔深深一揖。心道,等你杀了顾独行回来,你那里还有服用天才地宝的机会?立即做了你,不就是了?

  黑魔喘息一会,道:“莫要忘记了明日的阵营安排,千万不要将我黑魔的人再集中在一起。那样……实在是暴殄天物,白白牺牲”

  然后顿了顿,道:“皇座之战,也不要分什么几场了,干脆也如王座之战,一战决胜负乱中,才能取胜。”

  zhòng人都明白:杀手趁乱刺杀,才是杀招。人少了……根本隐蔽不住自己,怎么暗杀?干脆称决斗了……

  田不悔zhè一次是真正的诚心诚意的道:“zhè是一定的”

  黑魔收起噬骨焚心草和七妙玲珑花,阴森森◇道:“如此,告辞。”

  出门而去。

  “下面立即安排明日阵营……”田不悔眼中闪着阴鸷的光:“明日一战,只许胜,不许败”

  …………

  天色刚刚蒙蒙亮。

  在zh○è亡命湖侧,却出现了一幕奇景。

  天空中雪花yī然飘飘扬扬,而阳光斜斜照亮天际,竟然是一边出太阳,一边下雪。而且,亡命湖中的温泉热气,腾腾上升,接触到阳光与雪花,竟然诡异的突然变成了五光十色的瑰丽。

  看在眼中,如梦如幻。

  两位至尊高高的石碑中间,竟然似乎蓦然地出现了一座空中的城堡。其中,有楼阁连云起,广厦千万间,五彩光芒,闪烁迷离。

  在zhè空中的城堡之中,竟然yī稀可见有人来来往往,有白衣仙zǐ,飘来飘去,风姿绰约,便如天上仙宫,琼楼玉宇。

  zhè种奇异的景象,持续了半个时辰。

  而不管是决战双方还是观战的九大家族与执法者,都是目不暇接,如同做梦一般看着,直到阳光升起,zhè一幕终于缓缓消散,zhòng人才是如梦初醒。

  yī然回味不已。

  楚阳心中一怔,一阵迷惘。

  zhè空中楼阁琼楼玉宇……怎么看起来如此真实?虽然比真实的小了很多倍,但却是……包括其中每一个人物的那种存在的质感,却是毋庸置疑

  楚阳不相信zhè是幻像。

  尤其,在两位至尊气势对峙中出现zhè等奇异景象,难道就真的是假的◎?

  若是真的?那么,zhè个地方,是什么地方?

  就在一片疑惑之中,只听见白须执法者咳嗽一声,道:“皇座之战,今日开始”

  他话音未落,田不悔就抢先道:“执法者大人,在下有一■个请求,皇座之战,不若也是一战决胜负”

  白须执法者一愣,一皱眉。

  心中就有些不满起来。若是如此,那么提前制定规则做什么?你们干脆所有人也不用分什么级别都是一拥而上,最后有一方死光了◇的就完事了……

  王座之战改了一次,皇座之战,又要改?

  有完没完了?

  忍着气道:“zhè一点,要征求对方……”

  莫天机微笑道:“既然田兄有此雅兴,我们自然是要奉p★éi的。不得为而为之,也要为之。”

  白须执法者彻底郁闷。

  “既然如此,那就赶紧开战吧”说完哼了一声,在高台上坐下。突然又睁开眼睛,淡淡道:“既然如此,那么稍后的君级之战,也做一场论”

  却是直接就下了决定

  田不悔大喜,道:“谨遵吩咐”

  一挥手,身后皇座纷纷而出。

  楚阳与顾独行等人站在一起看着,只见其中黑白相间,各色衣服杂乱的混合在一起。不像是王座之战那样的各自家族成一队了。

  zhè一边,在顾独行的率领下,九十六位皇座也都是缓步走了出去。

  而对方阵营之中,皇座高手足有一百三十四人其中三十余人眼光倨傲,有些不屑。生恐别人不知道他们乃是上三天石家的人一般。

  双方面对,相隔三十丈,静静站立

  顾独行站在首位,弹剑长啸,有些落寞的道:“想不到我顾独行,竟然在今日,今朝,就能够参加皇座之战人生若梦,不外如是。”

  楚阳心中也是有些感慨。

  两年前见到顾独行,他才是一个小小的武宗。而现在,却已经代表各大家族,领军出战数百皇座。而且,各大家族的家主,也都在他统御之下

  并无人不服

  顾独行口中叹息,但眼中神光却是越来越盛,终于化作两道剑芒,冷冷淡淡地道:“早死……早超生来吧”

  ^^

  继续码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