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第三百零四章一战定中天!


  第六部第三百零四章一战定中天!

  纪墨在惊叫,但顾独行和董无伤谢丹琼等人确实在全神贯注的看着这一战。脸色肃穆,如同朝圣。

  “这就是圣级的力量么?”顾独行手指头轻轻摩挲着剑柄,眼中闪着光,轻轻地道。

  “这就是圣级的力量么?竟然还不是巅峰?”董无伤双眼深沉,轻轻问自己。

  “这才是高手!”谢丹琼傲邪云同时心中这样想,眼中露出炙热。终有一天,我也要到。
★   “这样的力量之中,应该有火。”芮不通心中却冒出来一个匪夷所思的莫名其妙的想法。

  “这样的里拉ing,算个屁而已……”谈昙看着这一战,突然感觉有些不屑。忍不住自己也不明白自己le:我现在◇的力量,还不足这样的力量万一,若是这样的力量还只能算个屁,那么我又算什么呢?

  可是无论如何说服自己,从心中升起来的想法,竟然依然是:这股力量,就是个屁!就是个屁!

  “**你***!”谈昙怒骂一句心中的魔王……全然没想到,其实那家伙就是自己,二者本是一人……

  …………

  说时迟,那时快。在田不悔死灰一般的脸色中,石长风的迎击,也终于到le!

  他的迎击刚刚发出,就发现le田不悔正在其中,不由得怔le一下。

  随即就将迎击中间巨剑的剑风,生生的移开le一些!

  但,他移开le剑风,对面的蔚公子竟然也是将自己的水流巨剑挪开le一道缝隙!

  刚好容石长风的剑气从空隙之中狂飙着呼啸而出!然后蔚公子一直空着的手中长剑化le一个圈子,一股微妙的力量,让那一股破空而出的剑气就改变le一点点方向。

  只是一点点。

  轰的一声,liǎng人的攻击,在空中狠狠撞击!

  但这一次,却没有造成上一次的恐怖声shì。

  但所有的水流剑气,却是整齐的往上空飞le起来。一刹那间,在整个山顶的天空中形成le一大片有水流☆和闪亮的剑气组成的天幕!

  天空中艳阳照射在这个天幕之上,顿时美轮美奂,美不胜收!

  如此奇景,天下奇观!

  石长风一愣,为何蔚公子这一次攻击会用往上托的力量?这根本不合情理呀▲?但他来不及考虑,只是下意识的将田不悔一把抓le过来。

  而下面的人却是看得清清楚楚,忍不住一个个都是张大le嘴巴!

  只见石长风打空的那一道闪亮的剑气,从缝隙之中猛然泄出,流星一般的飞射liǎng百丈,竟然……

  轰的一声,射上le流云至尊的那块矗立le几万年的石碑之上!

  很准!

  正好是瞄准le那个‘天外荡流云’的‘云’字!

  要知道,石长风乃□是在liǎng百丈之外,发出的这一剑!就算他是圣级修为,哪怕是瞄准le发出,也不会这样的精准!

  但这一切,在蔚公子蓄谋已久的借力打力之下,一切都不是巧合!

  而是预谋!

  轰●○!

  剑光轰le上去。

  在到达石碑之前,突然止住,然后无声无息的化作无形,随即,一股铺天盖地的气shì,就从流云至尊的石碑上汹涌而出!

  与此同时,晨风至尊的石碑那一边,也同●时的发出一股震撼天地的猛烈气shì,与流云至尊的气shì合二为一,汹涌浩荡的循着那剑气射来的方向——也就是石长风大高手,轰然而来!

  这liǎng股气shì的速度,可比蔚公子与石长风liǎng人的速度要快得多le。

  攻击力有多大,引起来的反噬力,就会成倍的增长多大!

  几乎是一闪,或者在那道剑气射在石碑上的那一刻,就立即反击到le石长风的身前!

  石长风惊叫一声,◆只觉得liǎng股气shì锁定le自己,浑身冰凉,连一颗心也凉透le。几乎觉得全身都不能动弹。

  大吼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将手中刚刚解救出来的田不悔往外一扔,一推,然后身形急退!

  生◎死关头,那里还顾得这位刚刚认下的‘义子’的死活?

  田不悔手舞足蹈的带着刚刚得救的欣喜的神情,撞进leliǎng大至尊的风暴!

  楚阳发誓,他曾经幻想过无数次田不悔应该怎么死,但却从来都没有想到过,田不悔竟然会是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他作恶多端的生命!

  liǎng位至尊的气shì横空碾压。

  田不悔只来得及说出一句:“多谢义父……”

  这是刚刚他被石长风解救之后,就在说的一句话,一直到事情发展到这里,他这句话才刚刚说完。

  然后就被liǎng股强大的气shì碾压le过去。

  噗的一声,就像是一个猪尿泡被生生挤破,田不悔浑身的血管同时破裂,鲜血成毛毛细雨的形式,从他的身体中同时喷le出来。

  每一条细细的血线,都呈现出一股优美的抛物线。

  随即,田不悔的身体便变成le一团,随即噗的一声爆裂,在空中化作乌有!

  这一切过程,只是眼睛眨一眨的时间的十分之一……

  如此短暂,却又偏偏让人看得清清楚楚。

  一代枭雄,还未来得及成长,就死在le这里。

  楚阳心中一阵嗟叹:***,总算死le!

  石长风亡命的后退,他竟然来不及转过身子。

  那liǎng股恐怖的气shì,在碾压过田不悔之后,就紧接着冲上le石长风!

  石长风一声惨叫,长剑啪的一声,在liǎng股气shì的惊天碾压之下,变得粉粉碎,一张嘴,口中吐出长虹一般的鲜血,这一口血,又粗又长,就算隔着这么远,也能清晰的计算出来:这一口血,差不多会是石长风本人身体里的所有鲜血总量的三分之二!

  至少!

  石长风顿时整个人都瘪le下来一般。

  随后才被那liǎng股狂暴的气shì兜起,一路跟头连天昏天黑地的飞le出去,如同一片轻轻的羽毛,不知道被吹到le那里去……

  蔚公子静悄悄的看着,然后,蹑手蹑脚的追le上去。

  没忘le在自己额头上抹le一把冷汗。

  妈的……幸亏出战之前莫天机提醒le一句……

  要不然,承受这股威压的,有七八成的把握会是我……若是那样……这liǎng股至尊的余威会不会顾及自己最后一个精灵的身份放自己一马?

  蔚公子想着想着,觉得这事儿不大靠谱……

  真他娘的悬啊……

  那liǎng股威压在将石长风扔le出去之后,才又盘旋回来,在众人头顶上盘旋一周,似乎察觉到le什么,轰然往下一压。

  地面上所有人都扑通一声同时坐在le雪地上!

  九大家族与执法者筑起来的高高的冰雪高台,哗啦一声泡沫一般粉碎。所有人都是惊叫一声,从高高高高的高空摔le下来!

  这一刻,竟然不能运起身体之中的元气!

  人人都是摔得七荤八素,狼狈不堪。连白须执法者,也是摔得老脸上一阵通红,liǎng腿颤抖le几下,都没接着站起来。

  更有甚者,陈非尘公子乃是头下脚上的直插下来,噗的一声钻进le雪地。

  就像是雪地上的鹌鹑,噗的一声钻进去,只露出一个大屁股……

  liǎng只脚直挺挺的朝天矗立,一动不动……

  至于夜弑雨公子正在冰台上坐着,伸着腿,昂着头兴致勃勃的观战,这一下子掉下来,正好是叉着腿,连胯下带屁股结结实实的摔在le一块凸起的冰块上,白眼一翻,当场晕le过去。

  楚阳看得一阵咂舌:若是这一下子建功……恐怕这位人妖公子,就要真的变成……那啥……那啥le……

  那liǎng股恐怖的威压便突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似乎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天地间一片静悄悄。

  随即,一阵呻吟的声音,才终于传le出来。

  那些刚才和这几天一直耀武扬威的九重天九大主宰世家的公子哥儿们,与他们的侍卫,狼狈不堪的从地上爬le出○来。

  呻吟声不绝。

  陈非尘liǎng条腿终于落下,碰到le雪地,然后一使劲,将自己的脑袋从雪堆里噗的一声拔le出来,晕头胀脑的转leliǎng圈,又一屁股坐在地上。

  摇l★▲e摇头,才有些清醒。

  “哎哟喂~~~~”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夜弑雨liǎng只手抱在自己裤裆里,整个人如同一只被煮le的大虾一般使劲的佝偻着,脸上五官,都扭曲在le一起,口中‘嘶嘶嘶’的吸着凉●■气……

  “痛死……奴家le……”夜公子哀怨之极的道。说着喘le几口气,liǎng腿大八字形坐在地上,低下头悄悄拉开裤裆看le看,顿时一张脸垮le下来:“呜~~~肿le……”

  叶梦色★施施然站le起来,见到夜弑雨这样子,不由好笑,讥笑道:“你留着这玩意有用?还这么在意?”

  “叶梦色!”夜弑雨尖叫起来:“老娘和你拼le我……”

  “住口!”凌寒雪扶着纤腰,从雪地里站le起来,柳眉紧蹙,一声怒斥。

  liǎng人顿时乖乖闭嘴。

  凌寒雪眼神禁不住地瞄向那liǎng座石碑,眼底深处,充满le戒惧。这……只是数万年前的至尊,留下来的liǎng股意念之力◇!

  若是真人亲身在此,又将是什么局面?

  她在这么想的时候,众人不约而同的也想到le这里,不由得不约而同的打le一个寒颤。

  远方,一道人影踏歌而来,青袍青衣大袖飘飘,丰神俊■朗,潇洒之极,正是占le大便宜的蔚公子,只见他手中提着一具如同木乃伊一般的尸体,正是石长风!

  原来他终于找到奄奄一息的石长风,二话不说一巴掌拍死,将人拎le回来。

  谁会想得到,堂堂一位圣级三品高手,竟然死得这么出乎意料而又憋屈?

  “我赢le!”蔚公子如此道:“他们若是不服,尽管出来理论理论!”

  这句话说出来,在场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尽数的翻起来白眼:理论理论?他们人都死光le,一个也没剩下,谁来跟你理论?

  唯有楚阳,发现le蔚公子眼中一丝深沉的凝重!

  这一股凝重,让楚阳的心,也为之紧张的提le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