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第三百一十一章我要闭关


  第六部第三百一十一章我要闭关

  众人呼吸dōu急促起来。

  大家喘息着,脸上,逐渐的涨的通红!眼中射出炙热的愤怒,一双手,也禁不住攥起了拳头。

  大家dōu是心高气傲◎
  dìliùbùdìsānbǎiyīshíyīzhāngwǒyàobìguān

  zhòngrénhūxīdōujícùqǐlái。

  dàjiāchuǎnxīzhe,liǎnshàng,zhújiàndezhǎngdetōnghóng!yǎnzhōngshèchūzhìrèdefènnù,yīshuāngshǒu,yějìnbúzhùzuànqǐlequántóu。

  dàjiādōushìxīngāoqìào的人,岂能甘心被人如此轻视?

  楚阳冷冷看着他们,道:“你们不服?不服有用?”

  他顿了顿,脸色越来越是严峻,如同厚厚的罩上了一层寒霜。

  良久,没有人说话,zhī剩下粗重的喘息的声音。

  “我为你们每个人,dōu量身打造了一个目标!”楚阳淡淡地道:“想要达到这个目标,你们要付出的是……比在此之前,更百倍的努力!”

  “我一个一个的说出来,至于做得到,做不到,那是你们的事!”

  众人精神一振。

  “莫天机安排董无伤上上三天,是因为董无伤有情之守护,有刀之极致,已经不需要目标!”

  “我之所以不说顾独行,是因为顾独行这一生,舍剑之外◎,再无它物!已经不需要目标!”

  “纪墨!”楚阳一声爆喝。

  纪墨浑身激灵灵的一抖,挺直了背脊:“老大!”

  “你天性跳脱,没有长性。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做什么事情,dōu是几□天的热度。热度一下来,就是从此抛于脑后!因为你太看得开,所以,你若是如此下去,终生不能到达巅峰。”

  “所以,从现在开始,你要重点改变的,就是这一方面。这一点,我稍后会交给傲波一个计划,让她来负责敦促你的改变!”

  莫天机几乎一口酒喷出来。

  呼延傲波来敦促纪墨……楚阳这一招真是神来之笔。

  “你不可能专心御剑,但剑依然是你的侧重。你的目标就是,追赶顾独行!这是你的终生目标!不管顾独行到什么地步,你dōu要拼命去追赶!记住了,我永远zhī能允许你落后他三个阶位!超过四阶,你自己看着办。”

  楚阳的声音很冷。

  纪墨zhī觉得心中一阵热血涌将上来:“若是被顾老二超过四阶,那我纪墨也不用活了!”

  “现在就是四阶,而且,独行在半年之内,差不多就能突破四品剑帝!所以,你这半年之中,必须突破皇座,然后突破皇座二品!”

  “死,也要办到!”纪墨挺胸大呼。

  “独行,你若是为了兄弟之情等他,那你也就自己完蛋吧!”楚阳道。

  “我会虐死他的!让他知道,追赶我,是一件需要付出代价的!”顾独行淡淡一笑。

  “完鸟……看来以后纪老三是连洞房的时间也没鸟……”罗克敌挤挤眼。

  呼延傲波脸上飞起红霞,狠狠地看了罗克敌一眼。

  “为了傲波的敦促能够完全见效,所以建议回去之后,立即完婚!”楚阳道:“这一点,莫天机去做媒,顾独行做中人,两家联系之后,赶紧办了事。”

  众兄弟一阵愕然。

  莫天机做媒,顾独行做中,你干什么?你可是老大啊。

  但楚阳明显不想在这事情上多费唇舌。

  接着就改变了目标:“罗克敌!你的目标更简单,跟上纪墨,齐头并进!让他超过你两阶,你就可以回家洗洗睡了。连纪墨你dōu跟不上,那你就真fèi了。再在兄弟们之间混,也没啥前途。”

  楚阳冷酷地道。

  罗克敌脸色一阵煞白,接着又是一阵通红。整个人如同被扔进了冰窟,然后被捞出来接着又进入了火山岩浆口。

  “我岂会连纪老三也跟不上!老大你休要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罗克敌大怒道。

  “跟得上跟不上,不是说的。”楚阳冷冷道。

  “凭你小狼?也能跟得上我?”纪墨嘿嘿冷笑,眼神睥睨。

  罗克敌怒火万丈,怒目而视。

  莫天机心中一阵赞叹,楚阳压根不提什么上三天,压根不提独霸九重天,因为那样的目标太遥远。反而容易被人吓住了。

  zhī是那他们自己身边最熟悉的兄弟,设定目标!

  让他们觉得触手可及。

  所以才会付出千百倍的努力。

  换句话说,楚阳是用大家最珍视的兄弟情,来逼迫他们改变!你不改变,你不进步,对不起,请从我们这个兄弟圈子里退出去!

  这句话,若是在一年以前说,大家纵然难受,却也不会如何。但是现在,这段时间里同生共死,朝夕相处,兄弟几个已经成了不可分割的集体。

  若是因为自己实力不济而羞辱的退出去……

  相信每一个人,dōu是受不了的。

  但莫天机手里却也捏了一把汗。

  追赶顾独行这个目标,虽然具体真实,但其实比纵横九重天更难……这可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剑帝!

  “傲邪云。”楚阳转头:“既然你将我当兄弟,那我也为你制定一套计划!”

  傲邪云沉稳道:★“老大的话,我一定牢牢遵守!”

  “你的杂念太多,不利修行!所以必须摒弃!你现在与纪墨罗克敌而同一阶位,同一水平。所以,你的目标,就是无论任何时候,dōu不能被他们两个落下一步!”

  ▲“不可超出,就是你的失败;若是还被他们拉下,就是你的淘汰!”

  楚阳声音如铁。

  这句话同时激起了三个人的不服。

  “谢丹琼!”楚阳淡淡道:“你与别人不同。你这人内秀,其实已经有了你自己的目标,zhī是,你现在,还不明确。”

  谢丹琼尊敬的道:“请老大指教。”

  “你的琼花,发出的时候,你一脸的杀气,眼中也是杀气!浑身的气息,如同屠夫!”楚阳道:“这是琼花的最低层次。”

  “最低层次?”谢丹琼喃喃自语。

  “到什么时候,你发出琼花的时候,能够心如止水,眼神平静平淡,便是第二层次。当你发出琼花的时候,能够感到快乐,你就进入了第三层次。当你发出琼花,你能感受到琼花的快乐,就是第四层次!”

  “到你发出琼花,能够感到心花怒放,从眼神到浑身,像琼花一般绽放,便是到了琼花的极致!届时,自会有新的领悟。”

  楚阳道:“不过那个目标太远。你还是一步一步来吧。”

  谢丹琼沉思着,良久,道:“我记住了。”

  莫天机顾独行等人暗暗咂舌。咋一听,谢丹琼的修炼非常简单,zhī是脸色变化眼色变化,但细细一想,却是毛骨悚然。

  琼花出手,便是杀人夺命!

  无杀气,岂能杀人?

  要练到琼花出手心花怒放……这是什么样的心境?

  这期间的经历,足够让一个人在十八层地狱趟几个来回的。

  楚阳★说完,就不再说话。

  谢丹凤一直等着他说话,却一直没等到,不由焦急,问道:“楚大哥,你每个人dōu说了,为何不说谈昙?”

  楚阳苦笑一声:“谈昙……有自己的路!我,不能为他做出规划。”◎★说完,就不再说话。

  谢丹凤一直等着他说话,却一直没等到,不由焦急,问道:“楚大哥,你每个人shuōwán,jiùbúzàishuōhuà。

  xièdānfèngyīzhíděngzhetāshuōhuà,quèyīzhíméiděngdào,búyóujiāojí,wèndào:“chǔdàgē,nǐměigèréndōushuōle,wéihébúshuōtántán?”

  chǔyángkǔxiàoyīshēng:“tántán……yǒuzìjǐdelù!wǒ,búnéngwéitāzuòchūguīhuá。”

  他深深地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非但目标不能为谈昙做规划,连婚姻,也不能。

  谁知道魔王的觉醒,是什么样的?

  若是强行将谢丹凤与谈昙绑在一起,将来若是一个悲剧……那怎么办?

  对于这件事,楚阳心中实在没有半点把握。

  “那我呢?”谢丹凤问道。

  “随你的心走!”楚阳想了好久,才沉沉地说出这五个字,道:“但,不论你做什么选择,将来莫要后悔,莫要遗憾。”

  谢丹凤沉思着,脸上发出了光,突然一把抱住谈昙的手,大声道:“不管你到哪里,我dōu跟着你!一步不离!”

  谈昙嘻嘻傻笑,快乐的道:“你真烦!”

  莫天机沉默着,等待着,但他最想听的那句话,楚阳一直没有说。

  莫天机的心渐渐的沉了下去。

  不由试探地问道:“天兵阁呢?天兵阁怎么办?”

  楚阳一听这句话,顿时显得有一种兴奋,快乐的挑了挑眉毛,道:“天◇机果然是天机,一眼看出了关键所在。天兵阁,暂时由顾独行负责,莫天机出谋划策。兄弟们一起努力……”

  “你呢?”众兄弟一起问道。

  “我要闭关了!”楚阳脸上闪着光,看在众兄弟眼中,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期望和欣喜,沉声道:“这一次来到亡命湖,我的感悟最深!”

  “第一,至尊神念,让我似乎朦朦胧胧的感觉到了什么东西,那似乎是属于天道……很飘渺,抓不住。所以,我想在亡命湖这里闭关一段时间。相信一旦成功悟了出来,那就是实力飞跃的时候,这一点,我有十拿九稳的把握!”

  楚阳呵呵一笑。

  众兄弟顿时喜笑颜开:“真的?这可是大好事!”

  “在这里闭关?”莫天机眉头一皱,心中一沉。

  “另外,顾独行这混蛋突破的时侯,竟然拉着我一起进入了他的意境,所以,我对剑道的领悟,也更近了一步。”

  楚阳条理分明的道:“所以,这一次闭关,虽然需要一些时间,不过……收获必然是巨大的!”

  “不错,老大在我突破之后曾经跟我说过。”顾独行点点头。

  “原来如此!”见顾独行点头,众人一阵欢呼!

  “这一次闭关,我需要绝对的安静。”楚阳道:“所☆以,明日你们下山的时候,给我留下些物资,我就不跟你们一起下去了。留在山上潜修!”

  他眉毛一立,眼神一冷:“丑话说在前头,我也不知道这次闭关需要多久,是几天,还是几个月,但等我出关之后,你们的▲实力若是还在原地踏步!哼哼,你们明白的。”

  众兄弟哈哈大笑,道:“届时一定会让老大你刮目相看!”

  “拭目以待!”楚阳以怀疑戏谑的眼光看着众人。

  “一言为定!”罗克敌等人挺起胸膛。

  帐篷里一片欢腾,人人笑逐颜开。

  莫天机面沉如水,端着酒杯的手一颤,zhī觉得自己的心,如同从万丈悬崖掉落,猛地沉了下去。

  一阵绞痛!

  难道,楚阳已经交代完了后事了么?

  …………

  心痛的发现,月票被爆菊了……这真是让我桑心之极……

  求反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