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第三百一十五章扑朔迷离的九劫剑主!


  第六部第三百一十五章扑朔迷离的九劫剑主!

  这个人出现的wú声wú息,半个身子隐没在树丛阴影里面,影影绰绰,若隐若现,如同鬼魅,一双眼睛灿若寒星,

  “谁?”厉拔天浑身汗毛都几乎炸了起来,低声喝问。

  “上三天厉家人?”蔚公子不问反答。声音压得低低的,口气依然冷漠。

  “不错,你是?”厉拔天似乎也察觉了这人没有恶意,挥手止住了两大侍卫的动作。

  “这是我兄弟!”蔚公子指了指厉拔天背上昏迷的厉雄图,森然问道:“你要将他带到哪里去?”

  厉拔天心中一震,突然间浑身血液猛然涌出,脱口道:“他是我厉家人,受了伤,自然要带他回家。”

  “☆放下他!交给我!”蔚公子声音急促:“他的伤,你们治不了!”

  “那不行!”厉拔天心中越来越是肯定,这种时刻,怎么能把厉雄图放下?草,连我死了也不能放下他。

  一旦带回家zú,这可是奇货■可居啊。

  “家里老祖宗已经做好准备!这点伤,不在话下!再说,你来历不明,我凭什么将我弟弟交给你?”

  这番话,已经是暧昧至极。

  换做任何人的一般反应,别人来抢你弟弟,恐怕早已大打出手。而厉拔天这样骄横跋扈的公子哥儿,居然解释起来……

  蔚公子哼了一哼,眼中露出焦灼和关心的神色,道:“既然如此,将这颗药给他服下去!”

  手指一弹,一个紫晶玉瓶滴溜溜飞出。

  “厉家,我随时都会去的!你让他保重自己!”蔚公子催促:“还不快给他服下?”

  厉拔天攥着紫晶瓶的手心,几乎出了汗。

  这就是传说之中生死人而肉白骨的九重丹了!

  就这么给厉雄图服下么?若是留着……这可是……

  但,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厉拔天一咬牙,终于还是打开玉瓶,一缕清香飘出,厉拔天顿时感到浑身舒泰。凑到厉雄图嘴边,丹药骨碌碌滚入了厉雄图口中。

  “告辞!”蔚公子也不打招呼,就在暗影之中一颔首,就要飘身离去。

  身形刚起。

  “留下!什么人!”前后左右都有高手从空中坠落,向着蔚公子围攻过来!

  夜弑雨等家z▲ú的高手虽然飞上大树观看天地异象,但却随时注意着厉拔天这边,剑突然冒出来一个黑衣人送给厉雄图一颗丹药,顿时都敏感了起来。

  纷纷出手!

  蔚公子一声不吭,利剑一般射出。

  在他☆面前的,正是陈氏家zú两wèi护卫,侧后方,便是叶家叶梦色和他的两个护卫。

  三wèi执法zhě,正从高空中急速飞来!

  蔚公子一声冷哼,正在直线飞行的黑色身影突然两臂一张,眼神利剑般一闪,而他的右手中,就这么wú中生有的出现了一柄长剑!

  长剑剑光闪烁。

  陈家两wèi护卫顿时心中一突,浑身一寒,想起了一个遥远的传说:九劫剑主出手之前,没人知道他的剑在何方!但一旦出手,剑,却会自动出现!

  来wú影,去wú踪!

  眼前这个人,岂不正是这样?

  两人身形一滞,蔚公子已经霹雳雷霆一般冲过来!

  长剑一闪,刹那间剑气竟然冲霄扶摇,夭矫★如龙!凌空飞射,以一种一往wú前的气势,滚筒粗的剑气奔心而来!

  与此同时,蔚公子口中阴森森寒凛凛的低声吟啸:“屠尽天下……又何妨!”

  蔚公子与楚阳对战,不止一次;对于这一招的威力和◇rúlóng!língkōngfēishè,yǐyīzhǒngyīwǎngwúqiándeqìshì,gǔntǒngcūdejiànqìbēnxīnérlái!

  yǔcǐtóngshí,wèigōngzǐkǒuzhōngyīnsēnsēnhánlǐnlǐndedīshēngyínxiào:“tújìntiānxià……yòuhéfáng!”

  wèigōngzǐyǔchǔyángduìzhàn,búzhǐyīcì;duìyúzhèyīzhāodewēilìhé□外观,自然是心中清清楚楚,此刻照猫画虎的使出来,果然是惟妙惟肖。

  土地爷放屁,不同凡响!

  这句话一出来,声音虽然低,但听在九大家zú中人的耳朵里,却就像是晴天霹雳一般!

  ◇当当两声响,陈家两名护卫长剑同时折断,惨叫一声,手舞足蹈的分成两边翻了出去,每一次翻滚,地上都有淋漓的鲜血洒落。

  而蔚公子长剑余味不绝,灿烂的剑光一闪,抽射长空百丈,一闪,就失去了踪影!但见暗夜之中草丛微微一震摇动,天地之间,恢复了寂静!

  刷刷刷!

  所有九大家zú中人与三大执法zhě,同时落在地上。

  人人都是看着那人影远去的方向,呆若木鸡!

  每个人的心中,耳中 ,都依然在回荡着那一句话:“屠尽天下……又何妨!”

  所有人心中都是相同的反应:“果然是他!果然是……九劫剑主!”

  厉拔天也做出了一幅目瞪口呆的表情,实则心中激动的几乎要爆炸开来:“九劫剑主!厉雄图果然是九劫之一!哇哈哈哈……”

  一片寂静之后,白须执法zhě沉声问道:“刚才是怎么回事?”

  环顾一圈,没人应答。

  大家还沉浸在震惊之中,没有醒来。

  厉拔天自然早就很庆幸,但,此刻他巴不得别人每个人都变成了哑巴,自己岂会出头自找麻烦?

  “我看到了!”陈非尘一步踏了出来,一手指向厉拔天:“刚才那个人,给了厉拔天一颗丹药,让厉拔天,给厉雄图服下了。然后鬼鬼祟祟的就要走,却被我的人留下了。”

  他的两wèi护卫,都是身受重伤,一个照面,几乎就被废掉!

  幸喜没有性命之忧,却也是暂时没了战力!这让陈非尘觉得憋屈之极,愤怒之极!

  这实在是鬼使神差,这两wèi护卫,人人都是圣jí一品,在厉家,也算是中高层人士,只因此次事关紧要,才派了他们下来。

  仓促之下,说什么也不会连蔚公子的一招也挡不住!

  委实是一看到剑突然出现,心智就已经被夺。再听见那已经震撼了九重天九万年的那一句剑诀,更加魂飞魄散。竟然一触即溃,吃了大亏!

  “厉拔天,可有此事?”随着陈非尘的话,包括三wèi执法zhě,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紧紧地盯住了厉拔天。

  这事情,并非只是一个人见到,厉拔天否认也是wú用。

  厉拔天在心里几乎已经将陈非尘操翻了八辈祖宗,表面上还得咬牙赔笑:“是啊是啊,在下真不知道咋回事,莫名其妙的就有人送了一颗药,还不知道管不管用,呵呵呵,这家伙真是有些不大懂事,其实他光明正大的来,我还能将他赶走不成?”

  在场二十七人,同时对厉拔天露出鄙视的眼神。

◆  事情这么明显,谁会相信厉拔天的这一番鬼话?

  分明是九劫剑主来为厉雄图送药。

  亏得厉拔天这厮居然还想推的一干二净!

  忒wú耻!

  “哦?”夜弑雨扭了扭屁股,巧笑★嫣然的道:“既然如此,倒也是wú可厚非。只不过这wèi厉世兄受伤如此严重,至今昏迷不醒,当真令人忧心啊。倒不如这样,我这里还有些神奇的药,奴家也多少懂得一些歧黄之术,不妨为厉世兄看看。嗯,容奴家先为厉世兄把把脉……”说着,轻移‘莲步’,就要走上前来。

  “不必不必!”厉拔天一叠连声的推托,一双手摇的如同蒲扇。

  开什么玩笑,真让你把上脉,恐怕厉雄图这wèi‘九劫之一’下一刻就会变成严重残疾!若真是那样的话,厉家的万年前途,岂非就等于毁在自己手里?

  那么厉雄图完了,自己也铁定的完了……

  “受了伤岂能不看看?厉兄,夜兄一番好意,你就答应了吧!”其他几wèi公子一起出声劝解,看着厉雄图和厉拔天的颜色,一片杀气腾腾!

  麻痹的,我们都没完成任务,你居然想要带着九劫剑主的九劫之一回去?

  丫不能想得这么美吧!

  “不必不必,我这里还有药,而且我也算是个神医……”厉拔天干笑着:“江湖儿女,久病成医啊……”

  所有人都在撇嘴,夜弑雨眼珠一转,风情万种的捂着嘴笑了笑:“厉兄,还有刚才那个人送的那颗药,或zhě居心叵测也未可知,难保不是◇下了毒……倒不如……”

  “我觉得一定是假药!”厉雄图顺着杆子爬,咬牙切齿:“这么重的伤,哪有一颗药就能恢复的道理?幸亏我已经通知了家zú长老吗,正赶来接应……”

  就在这时,在他背上★xiàledú……dǎobúrú……”

  “wǒjiàodéyīdìngshìjiǎyào!”lìxióngtúshùnzhegǎnzǐpá,yǎoyáqiēchǐ:“zhèmezhòngdeshāng,nǎyǒuyīkēyàojiùnénghuīfùdedàolǐ?xìngkuīwǒyǐjīngtōngzhīlejiāzúzhǎnglǎoma,zhènggǎnláijiēyīng……”

  jiùzàizhèshí,zàitābèishàng已经昏迷了好几天的厉雄图突然发出一声呻吟,随即就睁开了眼睛,茫然四顾:“这……这是什么地方?”

  这一开口,竟然是中气十足。

  正在拼命诋毁拼命贬低那颗药的厉拔天刹那间目瞪口呆:不会这么管用吧?我的祖宗,你咋就能够醒的这么巧?再晚上一刻钟……就好了啊。

  所有人的眼中,都冒出了火光。

  神药!

  绝对是九重丹!

  然后,厉雄图挣扎着,竟然从厉拔天背上下来,站在地上,口中漫wú意识的道:“好热,好热!”

  就开始撕扯自己衣服。

  他刚刚醒来,似乎神智还有些不清醒。

  “他的腿不是被打断了么?怎么现在就能站着了?”凌寒雪双目寒光闪烁,淡淡的问道。

  这句话顿时提醒了众人!

  厉雄图的腿被董wú伤砸断,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现在,居然好了?丹药一下去这才多长时间?居然已经能够站立了?

  厉拔天大急,喝道:“你干什么?”就上前阻止。

  但厉雄图的动作很快,嗤的一声,上衣已经整个的被脱了下来,光了膀子。依稀可以看到,他的身上纵横交错的伤痕。

  随即,他的身上一阵阵白气冒出,随即,众人就一起见证了一个九重天的神话!

  …………

  今天码字,在听歌。冷漠的《小三》,老妈坐在外面沙发上陪我听,由于最后几句翻来覆去的唱,听了半天老妈听明白了,说,这是唱的小三啊?就是小蜜?

  我说,是。

  老妈摇摇头,很不理解的说:这我可就不明白了,这唱歌的男的女朋友都给人当了小三,至于乐的这么一遍一遍的又唱又跳么?看他唱的,真带劲……

  我当场昏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