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第三百一十八章剑心断,魂断亡命湖!


  第六部第三百一十八章剑心断,魂断亡命湖!

  “老dà!”顾独行眼中闪出炽热的光彩:“我们都在!”

  “我们都在!”谢丹琼傲邪云莫天机一起dà吼!

  楚阳几乎流下泪来。

  你们都在!

  可是,纪墨和罗克敌不在了……

  不在了……

  楚阳还没有说话,对面已经有人嘲讽的笑了起来:“你们都在?哈哈哈……真是笑话!刚才我杀了一个嗷呜嗷呜的家伙,杀的真爽!”

  另两人dà笑:“不错,那个瘦瘦的家伙,被我们两把剑一起捅进心脏,那种感觉真是……看着他脸上的不可置信,哈哈哈……爽!”

  这句话一出来,顾独行等人顿shí身体一震,脸色dà变!

  顾独行怒道:“你胡说!”

  那人猖狂的dà笑:“不信?那我就让你死心好了!”

  shǒu掌一招,这里的水流突然急速的涌动起来。

  远处,两具沾满了鲜血的尸体,被水流急速的冲了过来,漂浮着。

  “纪墨!”顾独行一声dà叫,心神震颤,剑法dà乱。

  “小狼!”傲邪云与谢丹琼齐声哀呼,两人踉跄后退。

  “不要看!”莫天机霹雳一般dà吼◇:“这是敌人诡计!”

  但,怎么能忍得住不看!

  在看到这一幕的shí刻,众兄弟同shí心碎!

  而无数的剑光,就在此刻天罗地网一般闪现。原来对方还有伏兵!

  此刻,正□是众人心神dà乱,悲痛莫名的shí刻,眼睛,几乎在瞬间就被泪水模糊。那里还能保持平常的水准。

  “小心啊!”楚阳睚眦欲裂,奋不顾身的扑过去。

  却被两个人横剑拦住,楚阳招招以命换命,竟然不能将敌人逼退半步!九劫剑法不要命的一股脑儿全部用了出来,顿shí整片水域激浪滔天!

  但却阻止不了悲剧的发生!

  一声轻响,顾独行的心口,深深插进去一柄长剑,而他的黑龙剑,也深深的插在了对面敌人的心脏!

  谢丹琼琼花一闪,散乱,固定在一个敌人的咽喉,而他的身上,横七竖八的插了七八柄长剑,便如刺猬一般,挺立在水中!

  竟然来不及说最后一句话,就已经气绝!

  鲜血疯狂的在水中飘散开。

  傲邪云的身体,被一刀从左肩膀劈到了右腰!

  楚阳分明能看到,傲邪云身体的五脏,在水中断裂,漂浮!

  “噗!”

  楚阳回身,只见莫天机亘古都不变色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血红。

  胸膛上,一柄剑正狠狠的插在那里!

  而莫天机白皙的双shǒu,正死死的攥住了剑锋!

  噗!

  又是一声响,一刀过,莫天机双腿断裂!

  剑嗖的一声从他胸口拔了出去!

  莫天机有些茫然的看了看自己的胸口,自己的已经随着水流飘出去的双腿,突然仰天一笑,道:“想不到我莫天机一生神盘鬼算,今日居然……”

  “今日居然死在了这里!”一人冷冷的接上了他没有说完的话,一剑又刺入了莫天机的后心!

  莫天机的身体被鲜血染红,缓缓无力的飘落水底,淡淡的一笑,道:“说的不错。”

  就此瞑目。

  “哥哥!”◆谢丹凤一声惨叫,疯狂的向谢丹琼的尸体冲来。

  噗噗噗!

  三声响,三个水色衣服的人,毫不留情的将谢丹凤的身体挥成了三段!谢丹凤长发在水中漂扬,却已经香殒玉消。

  “啊!~~~~□xièdānfèngyīshēngcǎnjiào,fēngkuángdexiàngxièdānqióngdeshītǐchōnglái。

  pūpūpū!

  sānshēngxiǎng,sāngèshuǐsèyīfúderén,háobúliúqíngdejiāngxièdānfèngdeshēntǐhuīchénglesānduàn!xièdānfèngzhǎngfāzàishuǐzhōngpiāoyáng,quèyǐjīngxiāngyǔnyùxiāo。

  “ā!~~~~”谈昙疯狂的dà吼起来!

  dà吼声中,他的身体上,突然冒出来浓郁的黑气!

  “啊…………”谈昙痛彻心扉的继续狂吼,黑气越来越是浓密。

  终于,他的眼中射出了冰冷的,君临天下的神光!

  双shǒu一震,这一片水域之中,所有水流突然同shí消失!

  谢丹凤的身体,嗖的飞进了他的怀中。

  谈昙无限爱惜的看着这具已经冰冷的身体,眼中流下泪来。

  “魔王dà人!你终于觉醒了!”对面,一个穿着水色衣衫的人无声无息的浮现,脸上带着冷笑:“我渴望与你一战,已经等了你十万年!”

  “你们,都要死!”谈昙眼睛凝注在谢丹凤失去了生命的脸上,声音寒冷彻骨。

  “能与魔王dà人一战,死,有又有何妨?!”

  那人豪迈的dà笑。

  下一刻,谈昙的身体从原地消失,啪啪啪三声响,那杀死谢丹凤的三个人同shí脑浆迸裂。他的速度,快到了让人根本无法反映的地步!

  一连串的打击声不绝的响起。

  谈昙的身子便如一抹流色,倏忽之间,已经将将近三十位敌人统统毙在shǒu下!

  在他的面前,只剩下那一个人!

  尸□体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

  那人竟然根本不阻止!

  “魔王dà人,请与我一战!”等谈昙杀完了所有人,那人才温文尔雅的笑了笑,眼中露出针锋一般的光芒:“看着自己一生的挚爱就这么死在自己面前□,魔王dà人想必很愤怒!”

  谈昙一声不吭,身子一晃,已经到了那人上空,疯狂的一千多掌狂风暴雨一般落下。

  “哈哈哈哈……”那人快意的dà笑,身子一旋,已经到了千丈之外:“来!魔王dà人!让我看看一代魔王的本事!”

  谈昙瞬间从原地消失。

  随着谈昙的消失,这片本来空出来的水域,突然间就又被水流充满!所有的尸体,都飘了起来。

  包括兄弟的,包括,敌人的。

  远方,顿shí展开了一场龙腾虎跃的dà战!

  楚阳似乎什么都没感觉到。

  他觉得自己做了一场噩梦!

  只是眨眨眼的shí间。

  罗克敌死了,纪墨死了,顾独行死了○,傲邪云死了,莫天机死了,谢丹琼死了,谢丹凤死了……

  都死在自己面前。

  这就算是梦,也太恶毒了啊。

  楚阳怀着万一的希望,抓起一具敌人的尸体,用力的一撕,血肉淋漓中,鲜血又●◎飘出了少许。

  不是梦!

  这是真的!

  他狠狠的在自己dà腿上砍了一刀,鲜血涌出,那种几乎让身体震颤到了灵魂破灭的痛楚涌出。

  会痛,不是梦!

  “可这怎么可☆能不是梦?!”楚阳仰天嘶吼:“他们分明还在外面!他们分明还在外面!他们没有进来!没有进来啊啊啊啊!…………”

  他疯狂的dà叫着。

  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自己的神智,自己的灵魂,在一点一点的崩溃!

  一声轻微的呻吟传来,楚阳触电一般一震,急忙赶了过去。

  顾独行!

  顾独行还没死!

  楚阳紧紧地将他抱在怀里,热泪盈眶:“独行!独行!醒过来!”

  顾独行缓缓张开眼睛,眼神,依然如以前一般清澈,锋锐,脸上表情,也依然是那样的冷漠孤独,但,眼光深处,却依然不可遏制的路出怅然。

  “楚阳……”顾独行冷调分明的脸上勉强的露出一个微笑:●“我要去了……”

  楚阳只觉得整个天地也灰暗了下来。

  “不!”他撕心裂肺的一声狂吼。

  “我本想伴你纵横九重天……”顾独行呛咳一下,道:“也想与你并肩站在巅峰,只可惜,我做不◇到了……你……你……你保重!”

  “老dà……若是有来生……我必伴你……主宰九重天!”

  他的眼睛慢慢的合上,一丝梦呓一般的声音从他的唇角飘了出来:“小妙姐……真对不起……我又失约了……”

  顾独行的身体在楚阳怀中颤栗了一下,然后就不动了。

  他的身体,慢慢冷去。

  慢慢的,僵硬。

  楚阳失魂落魄的跪在地上,只感觉一颗心慢慢的碎裂,慢慢的冰冻。痛得他,几乎失去了一切的思想。

  没了,一切都没了。

  “真的不是梦吗?”楚阳一剑一剑的刺在自己身上,疯狂的dà吼:“不要痛!我求求你不要痛!我求求你,让我从这梦里醒过来吧!让我醒过来吧……”

  他眼神狰狞,在竭尽全力的挣扎着,我要出去!这一定是梦!

  他专心致志的回忆起自己进来之前的一切。

  我赶走了兄弟们,我自己留下了。我自己躺在帐篷里……然后我就感觉到了九劫剑的召唤……

  我来到了湖底。

  我发现了一个闪烁着白光的洞口……

  然后我进来……

  看到了罗克敌……

  天啊!这一切都是这样的真实!

  可我如何能够承受这样的真实?

  如何能够!?

  楚阳心灰意冷,兄弟们都不在了,我还活着做什么?

  楚阳感觉到自己的丹田之中,那九劫剑的残影在这一刻突然间崩碎!到了极点的悲痛,就算是楚阳这样两世为人的九劫剑主,也无法承受!

  九劫剑残影断成了一片又一片。

  楚阳分明又感到,不,他明明白白的看到,自己的一颗心,突然从中分成了两半。心脉,刹那断,随即,分裂的心脏,再次分裂成一片一片。

  一团火焰从心脏里面燃起,火光熊熊。

  楚阳dà叫一声,口中吐出一片黑灰!

  刹那间,心,已成死灰!

  他举起剑,就往自己脖子上抹去。

  “啊!”一声惊叫,从身后传来。

  楚阳无神的眼睛下意识的一转。

  却见自己眼前突然出现了两个人。

  其中一人,他认得。

  楚飞凌!

  自己的义兄,也就是,自己的生父。

  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中年美妇,正担心的,心痛的,怜爱的看着自己。

  一身的温柔,一身的呵护,满是宠溺的目光。

  这种目光,让楚阳浑身都颤抖起来。

  …………

  第四更!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