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第三十六章天星木


  第七部第三十六章天星木

  “你来了。”老祖宗矗立在画像前,似乎是叹息的那样说了一句。

  “我来了。”楚阳知道这句话不必回答,但这一刻却是在被房中的压抑气fēn压的有些难受,便出声打破这种僵硬。

  因为,老祖宗说话,连声音都与这种气fēn融成一体,无分彼此。楚阳若不出声,便会沉寂在这里。

  而且楚阳敢打赌,自己只要不出声,这位老祖宗就能再度的沉默下去。

  “嗯……”老祖宗嗯了一声,便又陷入了沉思之中,突然无头无脑的问道:“你可知道,这画中人,是谁?”

  画中人是谁?

  楚阳心中疑惑,心道难道不是楚家祖奶奶?这又何必要猜?但……老祖宗问出这句话,又有何用意?

  想了一会,楚阳斟酌道:“画中人……便是心中人。”

  “画中人……便是心中人……”老祖宗似乎无意识的zhòng复了一句,突然回头,深深地看了楚阳一眼,怅然道:“画中人,便是心中人……这句话,大有道理啊。”

  楚阳淡然道:“是的,画中人,是心中人,也是忘不了的人,萦绕于心的人,纵然千年万年,纵然当年红颜已经成为老妪,但在心中念念不忘,梦里时常相会的◇,却依然是当初的豆蔻年华,青葱少女,也依然如当年一般宜喜宜嗔,风情万种……”

  “纵然岁月流逝,纵然白骨成灰,但记忆的鲜活,却将千年万年浓缩,成为心中一幅画。绝不褪色。”

  楚阳低低的○叹息一声:“我不知画中人是谁,可我知道这幅画,是心。”

  从楚阳开始说话,老祖宗就缓缓的转过身,静静地看着他,眼神中神光变幻,到后来,似乎有些湿润,那干涸了数百年的眼眶里,竟然似乎zhòng新有泪?

  数百年的心事,数百年的思念心酸,竟然被楚阳一席话,尽数挑起。

  他认真地听着,仰起了头。将那即将流出来的眼泪,狠狠地憋了回去。

  眼角腾起一团轻雾。

  房中zhòng新寂静了下来。

  良久,老祖宗轻轻道:“看来你这些年在外面,经历了不少。”

  楚阳一席话挑起了他的心事;但他这一句话,却要将楚阳两世的酸甜苦辣都勾了起来。楚阳深深地叹息一声,道:“孤苦伶仃,孤影飘零,四海如归,不见家门。无根浮萍的日子,一言难尽。”

  老祖宗轻轻点头:“也曾经历过不少生死?”

  “是。”楚阳坦白承认。

  “更曾经有了生生世世不离不弃的红颜?”老祖宗又一问。

  “是。”

  老祖宗不说话了,良久才轻轻叹息:“难怪。”

  然后他转过身,不再站在画像前,在椅子上坐了下来,面对楚阳,细细的打量,终于道:“你,很不错。”

  楚阳挺立着,没有吭声。

  “你的伤,出在神魂。但你却不是神魂受损,而是神魂满溢,祸及经脉。”老祖宗看着他,轻轻的道:“这不是伤,而是福。只要能够消化,所有不利,都会即刻消失,而你,将从此拥有强大地神魂力!”

  “看来,你是得到了某些不为人知的传承奇遇,并不是受伤。”老祖宗垂下了眼皮,道:“是也不是?”

  “是!”楚阳惊异,想不到这位老祖宗眼睛如此锐利,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症结。

  “这次惊我出关,是为你治疗伤势,不过,虽然现在的你不用治疗,老夫却也并不失望!”老祖宗眼中闪烁着满意:“能看到楚家竟然出了一个这样的人才,这次中断闭关,也算是颇有收获,大为安慰。”

  楚阳微微一笑:“老祖宗太抬举我了。”

  “你还不值得我刻意抬举。”老祖宗哼了一声,道:“楚家后人,五百六十年了,自楚蒼寰之后,终于又有一位人杰出现!”

  楚苍寰?

  楚阳记起来,自己在祭祖的时候,曾经在牌位上见过这个名字。乃是楚家第九代先祖。

  “只希望你不要同楚苍寰那样性情傲慢,刚烈,懂得圆融一点,才是最大好事。”老祖宗喟叹一声。

  “还请老祖宗指点。”楚阳躬身道。

  “坐吧。”老祖宗微微一笑。

  “是。”楚阳四周一看,不由肚子里纳闷了一声:往哪坐?坐床上反正是不行的。

  楚阳一皱眉,突然洒脱的一笑,就这么席地盘腿而坐,坐在了地上。

  老祖宗眼中露出笑意。

  他从桌上拿起茶壶,拉开抽屉,拿出一个木头盒子,楚阳瞄了一眼,就吃了一惊:这木头盒子上星光点点,似乎整个宇宙都在其中闪耀!

  这竟然是天星木的!

  传说中一点粉末,也能比紫晶贵zhòng千万倍的天星木!

  天星木,乃是九zhòng天大陆公认的第一宝!

  千年一寸,万年不成!便是说的天星木。一千年才长一◆寸,一万年尚不成材。若要取用,须有数十万年以上的天星木,才可以。

  而天星木除了万年不腐之外,最大的特性,可说是神奇!因为,用天星木做的容器,可以做空间容器之用。可以容纳万物。而且,年岁越久的▲天星木,所能容纳的东西越多。

  就连天星木的粉末,若是落在至尊手中,利用至尊气吞河岳之法炼就,便可以做成gè种形状的容器。所以天星木之珍贵,可想而知。

  这么多年下来,九zhòng天大陆的天星木早已经绝迹。没想到居然在这里发现了这么大的一个木盒子,而且居然只是当成了一个茶叶盒子。

  这个盒子足有半个脑袋大小,其珍贵的程度,真是九zhòng天罕见!

  似乎察觉了楚阳的惊讶,老祖宗淡然一笑:“见识不错。不过,你也别以为我有多富有,实际上目前我最珍贵的东西,就是这一个盒子。”

  楚阳哈哈一笑。

  木盒一掀开,里面冲出一股扑鼻的茶香。

  老人从里◆面极为珍惜的捏出来一小捏,放在了茶壶之中,随即两手一挥,外面呜的一声起来一阵狂风,但细细看去,却是连草叶都没动弹。

  老人手一招,一股浓郁的天地灵气从房门中滚龙一般的飞进来。在室内凝聚,然后化☆作一团清亮的水,细细的,无声无息的注入茶壶。

  随即,老人手中的茶壶之中就冒起了淡淡的热气,慢慢的沸腾,而那沁人心脾的茶香,也就越来越浓郁了。

  老人的面孔很沉静,专心的做着这一切。

  但楚阳从腾起的水雾对面看着他那张脸,竟然在这一刻感觉有些虚幻,似乎,有些遥远的伤感。

  他这才注意到,虽然这里没有板凳,也只有一个茶壶,但,茶杯却有五个。

  “这是七百年前的○茶叶。”老人垂着眼皮,看着在壶中翻腾绽开,从一片枯干的叶子,变成嫩绿色的茶叶,眼中是溺爱,道:“我为了保存这些茶叶,才搞来这一个天星木盒。为了这一个木盒……我……杀了凌家十七人,也使楚家偏安一隅,不得◆cháyè。”lǎorénchuízheyǎnpí,kànzhezàihúzhōngfānténgzhànkāi,cóngyīpiànkūgàndeyèzǐ,biànchéngnènlǜsèdecháyè,yǎnzhōngshìnìài,dào:“wǒwéilebǎocúnzhèxiēcháyè,cáigǎoláizhèyīgètiānxīngmùhé。wéilezhèyīgèmùhé……wǒ……shālelíngjiāshíqīrén,yěshǐchǔjiāpiānānyīyú,búdé寸进。”

  楚阳暗暗咂舌。

  为了一个木盒……杀了九大主宰世家之一的凌家十七人,居然还好好的活着……

  这位老祖宗,看来当年也是一位无法无天的人。

  “别以为我很厉害,◎只是那时候,正是九大主宰家族与执法者签订协议,所有至尊和圣级七品之上的高手都赶去了执法殿。而在那时候,我才有机可趁。”

  老人呵呵一笑。

  楚阳撇撇嘴,心道,敢去凌家偷这东西,而且凌家★居然没有报复你,一直让你活到现在,居然也没有将东西拿回去,就证明了很多很多……你谦虚又有什么用?

  “这些茶叶……是你这位祖奶奶当年留下的。我之所以去偷这个盒子,也是为了盛放这些茶叶。本想若是不成,就死在那里,没想到却是成了……”老人轻描淡写,对过程语焉不详。

  楚阳叹了口气。知道这句话的意思:爱妻身死,生无所恋。所以便想去偷这东西将爱妻留下的东西永久保存。若是不成,则追随而去……这是何等深情!

  老人眼中一片回忆的、纵容的笑:“……那时候,她家一片茶园……我初见她,就在茶园中,她在采茶,白衣金环,衣袂飘飘……”

  茶香袅袅中,老人脸上有沉迷:“当时我问,茶香,◎还是你香?她说……”

  说到这里,突然醒了过来,呵呵一笑:“老啦,人老了真是讨厌的紧。”

  “我听着很受触动。”楚阳呵呵一笑:“那么,您为了保存这些茶叶,导致楚家如今局面,可后悔么?”★

  老人摇头,叹笑:“心之所安,有什么值得后悔?”

  楚阳哈哈大笑。

  老人提起茶壶,将壶中之水注入茶杯之中。茶水碧绿,香气四溢。他似乎是忘了,似乎是心不在焉,竟然将五个茶杯全部注满。

  然后自己取了一杯,犹豫了好久,才从中挑了一个茶杯,递给了楚阳。

  “我曾经有三个兄弟,他们经常在这里喝茶。每一次,我夫人就坐在我身边,亲自沏茶给我们喝。你现在所用的茶杯,就是我二弟的……”

  老人有些不舍的看着茶杯:“那上面,有一个小缺口,是二弟用指甲抠了去……如今人,都已经没了,可是茶杯还在。茶杯在,就如同爱妻与他们还都在……”

  老人目光留恋的看着其他三杯冒着热气的茶水,淡淡的道:“看到茶杯,我总感觉他们还活着,还在这里坐着,笑着,说着,所以我每次沏茶,总要给他们也满上,要不然,总说我小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