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第九十章漫不经心的挑拨【第三更!】


  第七部第九十章漫不经心de挑拨【第三更!】

  白须lǎo者蹙着眉头,为难de道:“那你说,咋办?”心道这也实在是有些难为这位楚神医了……

  “想要完全治好,也可以,不过,咱们□◇
  第七部第九十章漫不经心de挑拨【第三更!】

  白须lǎo者蹙着眉头,为难de道:“那你说,咋办?”心道这也实在是有些难为这位楚神医了…
  dìqībùdìjiǔshízhāngmànbújīngxīndetiāobō【dìsāngèng!】

  báixūlǎozhěcùzheméitóu,wéinándedào:“nànǐshuō,zǎbàn?”xīndàozhèyěshízàishìyǒuxiēnánwéizhèwèichǔshényīle……

  “xiǎngyàowánquánzhìhǎo,yěkěyǐ,búguò,zánmen要约法十章!”楚阳道。

  “约法十章?”八位黄家高手同时有些晕,一般人也就约法三章,这位怎么成了十章?

  “第一,黄霞柳必须听话!我让他往东,就不能往西,让他打狗,就不能撵鸡,让他脱裤▲子,就不能拽上衣,完全de服从于我de医嘱!若有一点点不服从,随时中止治疗。”楚阳喝道。

  “那,你让我往东,我不能往西,往北行不?”黄霞柳扁着嘴。

  “滚出去!***!不看了!看不了◇!你就处男到死吧!”楚阳横眉立目,一声大喝,手指一指门口。

  黄家众人连忙赔不是,lǎo半天之后,才将这位脾气巨大de楚神医安抚下来,但还是指着黄霞柳de鼻子:“你再敢给我蹦半个不字,立马滚蛋!”

  黄霞柳噤若寒蝉,刚进来时候de嚣zhāng气焰,早已经跑到了九霄云外。

  “约法十章第二,治病期间,黄家要负责我de损失,我也不多要,你可以打听打听我这里每一天de收入。若不能负责,随时中止治疗。”楚阳斜着眼,不情不愿。

  “这是应该de。”白须lǎo者连连点头。

  “第三,你们黄家若是不放心,可以派护卫前来,不过,除了保证黄霞柳de安全之外,一切都要听我调度!若不听话,随时可以终止治疗。”楚阳道。

  “这更加是应该de。”白须lǎo者连连点头:“既然在楚神医这里,不听楚神医de,还能听谁de?”

  “第四,所需药材,需要你们黄家提供!”◎楚阳淡淡de道,眉宇间露出一抹愁色:“这一点可不是额外条件,黄公子所需药材,恐怕以我们楚家de力量,还真弄不来……所以,你们若是弄不到或者不答应,随时可以终止治疗。”

  “这更加是应该de。”☆●白须lǎo者肯定de点头。

  “第五,不能惹是生非。要不然,随时可以……”

  “第六,不准对我de家人不礼貌。这更加是随时可以终止……”

  “第七,这件事情需要严格保密!”楚阳☆☆声音严肃了起来,道:“这件事,恐怕是你们大世家之间de权谋争夺,万一传出消息去了……我这里就是永无宁日。一旦泄露出去,随时中止……额,那时候就不是我终止了,而是别人来终止我。”

  他深沉de目☆光看着白须lǎo者,唏嘘道:“你们应该想得到,我接下黄霞柳这个病人,乃是冒了多大de风险!”

  白须lǎo者长叹一声,说道:“楚神医此言一点也不错。这其中,不知道有多少de凶险啊。”

 ▲ 楚阳道:“所以,第八条就是,你们要负责我和我de家人de安全!不能为了你们,却搭上我们家de牺牲。若不然,随时可以终止治疗……”

  白须lǎo者沉重点头:“这些等我回去禀明家主,定然会给楚神◎医明确答复!”

  “第九条,你们更加要保护我de安全,若不然,也会随时被别人中止治疗……”楚阳道貌岸然,一口一个‘随时可以终止治疗’,把白须lǎo者弄得满脸无奈。

  “还有,我要de是肯定答复,而不是明确答复。”楚阳道。

  “一定de,一定de。”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

  “第十条是什么?”见楚阳说完第九条,就住了口,黄霞柳好奇地问道。

  “第十条暂时我还没想出来,以后看你表现,若是有什么地方不良好,随时加上!”楚阳翻了翻白眼。

  黄霞柳慌忙低头:“反正啥也是你说了算呗?”

  楚阳兴趣盎然de道:“要不,换做你说了算?”

  “不不不……您是lǎo大……lǎo大……楚lǎo大……”黄霞柳弓着腰曲着腿仰起脸,阿谀奉承de道:“lǎo大英明神武玉树临风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浑身是学问两手全本事造福天下泽被苍生做了好事从不留名实在是天下第一流de人物啊……”

  这位黄公子倒也真算是一位俊杰,极是识时务。眼看自己寄人篱下已经成了定局,居然立即就改了口风,疯狂de拍起马屁来。其言语之谄媚,表情之阿谀,那一副卑躬屈膝de样子,让众人大跌眼镜。

  尤其是黄家de诸位高手,更加是目瞪口呆:我靠,我看着少爷长大de,实在没想到他居然还有这一面……

  简直是八面玲珑啊……

  “甭拍我马屁!”楚阳丝毫不为之所动,道:“现在立即去,将浑身洗干净,头发梳好了,将牙齿洁净一下,换一身衣服,在这紫晶回春堂当伙计吧。”

  “啊?”黄霞柳惊叫一声:“lǎo大,不用这么惨吧?”

  “那您请回。”楚阳翻翻眼皮。

  “我去……我去还不行嘛……”黄霞柳委屈极了。

  “嗯,顺便帮我沏壶茶,将医馆打扫干净,外面de广告也擦一擦。”楚阳翘起二郎腿。

  黄霞柳脸色变成了苦瓜de颜色。

  “楚神医……这个,不知道您有几成把握?”白须lǎo者小心翼翼de问道。

  “若是你们找到了药,我就有十成把握。”楚阳微微一笑:“我逐渐de为他调理身体,巩固肾水,不使流失……等你们药材寻到了,就能立即治好了。”

  “太好了!”白须lǎo者振奋道:“不知道需要什么药?”

  楚阳沉吟一下,道:“治这种病,需要以毒攻毒!而且是绝毒,才能攻击到这断子绝孙手那阴毒de功力,量要大,才能与之持平;自然,也需要一些吊命de药,随时要将性命吊住……”

  “那是,那是……”白须lǎo者连连点头。

  “所以,这种病需要九绝藤,九死无生水,九命穿山甲……这是十九wèi,最后一wèi,就是‘刀尖毒刺铁黄瓜’。”楚阳yīnyīn叮嘱:“这前三wèi,乃是毒中之毒,必须要用,而那最后一wèi‘刀尖毒刺铁黄瓜’更加是药引子!一旦缺少,那可就是整幅药没有半点作用了!”

  白●须lǎo者皱起眉:“前面这九绝藤,九死无生水,九命穿山甲,倒是毒中之毒……可是这刀尖毒刺铁黄瓜……也太恶毒了一些吧?那可是一种刑具……虽然剧毒,可也没听说过用来入药de啊。”

  楚阳正色道:“■●须lǎo者皱起眉:“前面这九绝藤,九死无生水,九命穿山甲,倒是毒中之毒……可是这刀尖毒刺铁黄瓜……也太恶毒了一些吧?那可是一种刑具……xūlǎozhězhòuqǐméi:“qiánmiànzhèjiǔjuéténg,jiǔsǐwúshēngshuǐ,jiǔmìngchuānshānjiǎ,dǎoshìdúzhōngzhīdú……kěshìzhèdāojiāndúcìtiěhuángguā……yětàièdúleyīxiēba?nàkěshìyīzhǒngxíngjù……suīránjùdú,kěyěméitīngshuōguòyòngláirùyàodeā。”

  chǔyángzhèngsèdào:“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这固然是自古以来对付奸夫淫妇de刑具,但却没人知道,铁黄瓜之中,含有大量de‘牵引水’;要治这断子绝孙手,就必须要用这刀尖毒刺铁黄瓜通一通不可啊!”

  包须lǎo者连连点头,☆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记住!这些药,半年之内一定要搞到!要不然,我就要再为他重新安排每天de气血运行de补药了,须知,这春夏秋冬,乃是人体气血de■一个大de周期啊。”

  白须lǎo者连连点头,将楚阳de药方珍而重之de收了起来。

  随即就向楚阳告辞,留下四个人护卫黄霞柳,自己率领四人回家禀告家主,准备寻找灵药……

  临走时,黄霞柳一把鼻涕一把泪de抱住白须lǎo者de大腿,嚎啕大哭:“三叔公……您可一定要早一点找到药啊,告诉我爹,不要心疼紫晶呀,我我我……我这半年可怎么过哟……”

  …………

  看着黄家de四个人离去,楚阳安排其他四个人在后院住着,然后就一脚踢在黄霞柳屁股上:“站起来!”

  黄霞柳哆哆嗦嗦站起:“干啥子?”

  楚阳凑上眼:“小子,不想永远de变太监,就lǎo实点,我可没兴趣替你纠正啥毛病,现在,我问你问题,你要如实回答。”

  黄霞柳卑躬屈膝de道:“lǎo大您请问。”猫着腰赶紧搬过来一把凳子yīn勤道:“lǎo大您坐,我站着就行……”

  “嗯。”楚阳毫不客气一屁股坐上去:“你可知道是谁对你下de手?”

  “不知道……”黄霞柳茫然摇头,随即咬牙切齿:“我要是知道了,岂不早就将那混蛋碎尸万段?”

  “说de也是。”楚阳再问:“那么,你们黄家最大de敌人是谁?”

  “应该就是萧家吧……”黄霞柳有些不确定de道:“萧家一直在防备我们取代萧家de地位,不过这些年也没真打起来几次。”

  “哦?”楚阳皱起眉头:“别de敌人呢?”

  “别de?哇哈哈,在这整片东南,谁敢跟我们黄家做对?”黄霞柳志得意满哈哈大笑,笑到一半,见楚阳大白眼翻着看自己,突然想起来自己不该嚣zhāng,立即收声,怯怯de道:“lǎo大当然是例外de……”

  “嗯,这还不错,萧家……萧家……”楚阳在空间里急速de与剑灵谈着话,拍着大腿,终于道:“记得传说之中,当年围攻断绝天尊萨无非de高手之中,貌似领头de那个人,是姓萧de哎……或者是其中主力高手之中,有一人是姓萧de……对这个当年de传说,我记不清楚了……”

  黄霞柳顿时怒火万丈,咬牙切齿:“我马上派人回去查这件事!”

  楚阳无所谓de点点头,漫不经心de道:“我也就这么一说,而已。你不用往心里去。”

  似乎他根本不知道,黄家这些年来因为黄霞柳得病,因为黄家即将断子绝孙,所有de黄家人de压抑已经到了怎么样de即将爆发de地步,他这轻飘飘de一句话,却会引起什么样de血雨腥风……

  事实上,楚阳也没说谎。

  当年围攻萨无非,为首de两个人,一个人姓夜,一个人,姓萧。

  …………

  我陪风嫂出去一次,今天第四更恐怕码不出来了,明天若是有可能,为大家补上吧。

  求月票求推荐票!请大家支持……

  还有件事:“浊世灬佳公子╮”童鞋,你要是再在群里说我坏话,楚神医可就治不好黄公子de病啦,希望我进群de时候,看到你正在努力de歌功颂德疯狂de夸我……这不是威胁,真de不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