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第九十九章我真是太小瞧您了


  第七部第九十九章我真shì太小瞧您了

  一边,被四股君级力量压制的根本不能动一下的楚飞龙,满脸的绝望之色,眼中,全shì深切的恨意。

  极端的恐惧,几乎已经要摧毁他的神智。

  他知道,只要夜无波相信了楚阳的话,自己今日就shì必死无疑!但目前来看,夜无波明显shì已经相信了。

  夜无波的相信,源自于他的超强自信!

  夜家的三重夺魂术,乃shì普天之下名列三甲的审讯秘术。与执法者的审讯秘术不相上下,论及细微处,甚至还要高上一筹!

  以夜无波君级九品的实力,施展三重夺魂术,对付楚阳这一个十**岁毫无修为的少年,若shì还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或者居然还得到了假消息,夜无波觉得自己就应该自己撅个坑把自己埋了算了。

  “我很有兴趣啊。”夜无波敲着桌面,兴趣盎然的询问道:“你这位太不容易的二叔,shì如何安排这一次陷阱的?”

  楚阳的眼中也露出了迷惑与恐惧之色,似乎shì发自内心:“陷阱,shì很容易的……”

  “可shì你事先也不知道,shì么?”夜无波敏感的察觉了楚阳眼中的迷惑与恐惧,顿时极为‘聪明’的的出了结论:“可shì你事先也不知道,对么?”

  “不!谁说我不知道的。”出乎预料之外,楚阳居然反对这一说法。

  “哦?”夜无波一愣。

  “我只shì在奇怪,陷阱的那几个人,都不shì我们楚家的人啊……”楚阳迷惑而又骄傲的道:“那shì二叔的朋友。”

  “你二叔的朋友?”夜无波顿时郑重了起来,有一种‘拨开云雾见青天’,却又‘不识此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迷惑。隐隐然感觉到,这里面大有文章可做。

  “shì啊。”楚阳天真的道:“虽然我回归家族的时日尚浅,但我们楚氏家族没有剑帝这种高手,还shì知道的。更何况shì剑中帝君。”

  “这话说得有理。”夜无波对楚家算计了这么多年,岂能不知道楚家的实力?楚家何曾有剑帝这种属于天才的人物出现过?

  “那shì什么人呢?”夜无波皱起眉头,似乎在问楚阳,似乎在自言自语。

  “我只听到有人叫他……◎七爷。”楚阳道:“也不知道shì哪位七爷。”

  夜无波脸色一震。

  这一刻,他的脸上露出一种震惊、错愕和恍然大悟的表情。

  室内,四位护卫同时身躯一震,眼中露出仇恨的神色。

  ‘七爷’这两个字,对这几个人的震动非同小可。甚至打断了夜无波的三重夺魂术,让四位高手在猝不及防之下,惊震的气势压力也稍稍fàng松了一下。

  就shì这么一点点间隙,楚飞龙zhōng于○●
  ‘七爷’这两个字,对这几个人的震动非同小可。甚至打断了夜无波的三重夺魂术,让四位高手在猝不及防之下,惊震的气势压力也稍稍fàng松了一下。

  ‘qīyé’zhèliǎnggèzì,duìzhèjǐgèréndezhèndòngfēitóngxiǎokě。shènzhìdǎduànleyèwúbōdesānzhòngduóhúnshù,ràngsìwèigāoshǒuzàicùbújífángzhīxià,jīngzhèndeqìshìyālìyěshāoshāofàngsōngleyīxià。

  jiùshìzhèmeyīdiǎndiǎnjiānxì,chǔfēilóngzhōngyú能够开口,fàng声惨叫:“十三爷,我shì冤枉的啊,你不要相信这小畜生!我我……我对十三爷忠心耿耿……”

  “让他闭嘴!”夜无波脸色阴冷,胸膛起伏,一股暴怒和被戏耍了的羞怒如同火山一般酝酿着。

  一位君级高手反手一掌,啪的一声,楚飞龙的脸庞猛得扭过一边,半边牙齿丁丁的落下了地。

  “剑中帝君,七爷……原来shì七爷!”夜无波嘿嘿冷笑,眼中阴森森的鬼火乱窜:“萧七!你好!萧○七,你好!”

  他一声低沉的狂笑:“我夜无波真shì傻子一枚啊!呜哈哈哈……”

  七爷,剑中帝君。萧家,萧七爷;萧家不世出的天才。与夜无波乃shì同一辈分的人物,自幼对剑痴迷,在九大家○○族之中,有一个响亮的外号:剑痴!

  夜无波越想越shì心中难受:自己辛辛苦苦布置了十八年,控制东南楚家,其中一个目的,就shì为了萧家。

  将来一旦大事起,那就通过楚家,在背后将萧家的◇○族之中,有一个响亮的外号:剑痴!

  夜无波越想越shì心中难受:自己辛辛苦苦布置了十八年,控制东南楚家,其中一个目的,就shì为了萧家。

zúzhīzhōng,yǒuyīgèxiǎngliàngdewàihào:jiànchī!

  yèwúbōyuèxiǎngyuèshìxīnzhōngnánshòu:zìjǐxīnxīnkǔkǔbùzhìleshíbānián,kòngzhìdōngnánchǔjiā,qízhōngyīgèmùde,jiùshìwéilexiāojiā。

  jiāngláiyīdàndàshìqǐ,nàjiùtōngguòchǔjiā,zàibèihòujiāngxiāojiāde一个补给大本营完全掐断,更堵塞萧家持续补给的通道。关键时刻,还能够猛插一刀。

  对于这一步,后续如何,持续发展该走什么道路,夜无波精心计划,一步步的实施,可说shì费尽了思量。

  这几年来,随着楚飞龙逐渐掌权,也按照他的计划慢慢的取得了一些萧家的信任,甚至,获得了一些萧家的商路权力。

  正准备完全帮助楚飞龙站稳脚跟,全力扶持,争取扩大战果,将来从这里给萧家猝不及防的致命一击●,哪想到在这个时候,居然得到了如此一个消息。

  楚飞龙居然一直在跟萧家也联系着,居然还勾结萧七,杀害了自己的得力助手马老三!

  这一刻,夜无波真的恨不得要吐血了。

  同一时间,□他又想起,自己前段时间应楚飞龙所请,派遣的九位皇座前qù中三天暗杀楚飞凌的事情。那九位皇座还shì夜家的本家家臣,却同样shì一qù不回!

  难道那时候,也shì楚飞龙的阴谋?

  这么说来,夜家在自己的主导下,自以为得计,却shì被对方逐步利用,将自己的人一个一个的送进死路,而自己居然还在洋洋得意?

  而自己自以为得计的计划,居然一直就在萧家的注视之下,每一步,都在对方洞若观火的观察之下。亏自己还一步一步小心翼翼鬼鬼祟祟的筹谋……

  在萧家人的眼中,自己绝对就shì一个天下第一二傻子!天知道他们看到自己如此用心,会不会笑破了肚皮……

  这么一想,夜无波羞臊的简直shì要自杀了。

  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楚飞龙,夜无波眼神狰狞,脸庞狰狞,连手脚也哆嗦了起来。

  以他的修为,居然表现成这样子,可见其羞辱已经到了什么地步。

  “楚飞龙,好好好,好一位楚二爷。好一位忍辱负重的楚二爷啊。”夜无波重重的点着头:“我真shì小瞧您了……我可真真shì太小瞧您了啊、。”

  楚飞龙绝望的看着他,眼中满shì哀求,却shì说不出一个字。

  另一边,在‘失qù’了夜无波的三重夺魂之后,楚阳软绵绵的伏在桌面,似乎已经晕了过qù——这正shì施展三重夺魂术之后的最正常的反应。

  “楚飞龙,我真的很不解。”夜无波使劲的摇着头,摇◇◇的颈椎都在咔咔作响,又使劲点着头,用力的幅度,几乎要将自己的脑袋狠狠砸在地上一般:“我对你不薄啊……”

  楚飞龙哀求的看着他。

  “十九年前,你被人追杀,我救你一命。才知道你shì楚飞◆◆龙;之后,我发现你有野心,才全力扶持你,与你大哥相斗。为此,我不惜动用夜家的死士,剿杀楚飞凌夫妇,才将他们逼到了下三天,妻离子散,一蹶不振!而你,也顺势掌握了楚家大权。”

  夜无波嘿嘿自嘲冷笑☆◆:“在此之后,你们楚家之中,最忠于你大哥的四位大管事,我一一为你剪除,扫清了你的所有障碍。”

  “就在qù年,你完全站稳脚跟,并开始与萧家合作的时候,我们夜家付出了三位高手的代价,成功让你父亲◎○楚雄成身受重伤,进一步大权旁落在你手中。”

  “然后又趁你大哥外出寻药之机,得你所请,派出九位皇座,剿杀楚飞凌。”

  “更在今日,还在尽心竭力的为你筹划着,扫除最后的障碍楚阳。准备让你○全面入主楚家,主掌大权,成为家主,准备举大事!”

  夜无波咬着牙,嘶嘶的吸着气,阴鸷的双眼圆瞪如铃:“这一切的一切,都shì为了你!都shì在帮助你!我们夜家的事情,根本还没有开始……”
□   “而你居然就又勾结上了萧家!”

  夜无波呵呵呵笑,一个劲的吐气、摇头:“您……真shì好心机!真shì好手段!我夜无波真的没有发现,你楚飞龙居然shì如此一位盖古凌今的人物。”

 □   “érnǐjūránjiùyòugōujiéshànglexiāojiā!”

  yèwúbōhēhēhēxiào,yīgèjìndetǔqì、yáotóu:“nín……zhēnshìhǎoxīnjī!zhēnshìhǎoshǒuduàn!wǒyèwúbōzhēndeméiyǒufāxiàn,nǐchǔfēilóngjūránshìrúcǐyīwèigàigǔlíngjīnderénwù。”

  楚飞龙哀怨绝望的看着他,眼中已经变成了一片死灰色。

  他知道,完了。自己彻底的完了!

  夜无波居然连一点点申辩的机会也不给自己!

  “幸亏我发现得早啊。”夜无波摇头,庆幸:“要不然……本座这一把骨头,岂不shì要被你埋在了东南?”

  他重重的、长长的吐着气,死死的看着楚飞龙,突然一声喉咙里的怪叫:“不要用这种眼光看着我!再看,我就挖了你的眼珠子!”

  楚飞龙焦急的挣扎着,但却挣扎不动……

  “你还看!你还看!**你大爷的你还看!”夜无波咬牙切齿,睚眦欲裂,两眼血红,zhōng于爆发,右手猛地伸出,两根手指,就猛的插进了楚飞龙的眼眶。

  鲜血迸溅!

  红的黑的喷溅出眼眶。

  四位君级的压力,居然也压制不住楚飞龙在这一刻发出的一声惨嚎!

  两个眼珠被扔在地上,咕噜噜滚了滚,楚飞龙的惨嚎已经变成了痛不欲生的吸气:他再次被四股气势压制,不能发出声音。

  只能沉默的承受,这生生被挖出眼珠的酷刑!

  甚至,最悲哀的shì,此时此刻,连晕过qù也成了他的奢望。

  一侧,楚阳伏在桌上的身躯轻轻的一颤。

  楚阳心中,百感交集!

  一侧,两声惊恐地大叫发出,楚腾虎楚腾蛟两人恰在此时醒来,他们两个只shì受到三重夺魂的余波乱了神智,精神受制并不严重。

  但一睁开眼睛,却顿时看到了这恐怖的一幕,忍不住心胆俱裂的惨叫出声。

  楚飞龙听到儿子的惨叫,挣扎更加剧烈,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然在突然间挣脱了四股大力的压制,绝望的大叫:“虎儿!蛟儿!快跑!快逃啊……”

  …………

  第一更!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