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第四百七十九章 我本楚狂人


  小家伙说的,一点都没错。

  但……这是一个还不到一岁半的小孩子能说出来的吗?

  “哦~~~~”楚阳捂着额头,真心的崩溃的败退了。

  一岁小孩子谁木有见过?那一个不是一把屎一把尿?叫奶奶都得叫‘矮矮’,叫妈妈都要叫‘蛮蛮’……

  裤裆里随时垫着尿布,一不小心,就尿nǐ一身;一不高兴,就拉nǐ裤子上……

  这个岁数,能够清楚流利的称呼自己的亲人长辈而不会认错,那就已经是出乎众人预料的惊喜了。

  但楚阳的这个儿子,显然是比这个人尽皆知的阶段更加往前窜了十万八千里!

  直接的到了可以与楚阳讨论人生说说理想议论议论泡妞的事情……

  楚阳觉得绝对可行。

  甚至,他觉得,在这个妖孽一般的儿子面前,自己与他讨论一下天下大局,说一说九重天的形势……貌似也是绝对可行。

  向来都是楚阳给别人震惊,但这一次,楚御座被自己这个第一次见面的,一岁零两个月的儿子直接震惊的头晕目眩,外加七荤八素。

  现在,这个小家伙就在自己怀里,被自己抱着;而且正在老气横秋的称呼自己:老楚,nǐ明白没?

  楚阳纠结的说道:“我不明白……nǐ说让我怎么明白?儿子,nǐ才一岁零俩月……”

  铁杨扬起小脸:“老楚,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被叫做天才!”

  楚阳这一次是点头若鸡啄米。

  貌似自己这个儿子,不是天才还真说不过去;不过……已经天才的近乎妖孽了。

  “儿子,nǐ他么的,不会是某一个老家伙重生的ba?”楚阳突然审视的看着这小子,想起自己重生的遭遇,心里歪歪起来,警惕地问道。

  “就n▲ǐ那脑袋。也知道重生?”铁杨嗤之以鼻:“老家伙依附在我身上,那不叫重生,而是叫做夺舍!而刚出生的小孩子,是不能被夺的;nǐ懂不?一旦那样做,两个灵魂都会灰飞烟灭!晓得不?”

  楚阳挠挠头:“那▲nǐ是怎么回事?”

  铁杨深沉的叹了口气,幽幽的说道:“老楚,我只能说……这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嗯,只不过是我经过了轮回转世。但运气很好的真灵未灭。某些东西却没有消失,不过我是nǐ的儿子是确定无疑的……这一点nǐ可以放心。要不然我也不敢这样在nǐ面前暴露啊……”

  “为啥我是nǐ爹nǐ就敢暴露?”楚阳很纳闷。

  小家伙深沉的道:“老楚,那是因为nǐ能够接受。”

  “nǐ叫我什么?”楚阳的眉毛立了起来。

  “老楚……能让我叫一声老的。nǐ已经很了不起了。”小家伙用一种‘我这么叫nǐ,nǐ应该光荣’的眼神看着楚阳,很赞许。很嘉奖、很认可的样子。

  “小王八蛋!叫爹!”楚御座连续被叫了三声老楚,现在已经反应过来,勃然大怒,七窍生烟的怒吼一声;小混蛋nǐ还无法无天啦?

  老楚?老楚也他妈的是nǐ叫的!

  老子居然还光荣了?

  小家伙很崩溃的扭曲了脸:“nǐ要骂我打我,那是nǐ的权力,我也不能制止nǐ当爹的唯一乐趣,可是nǐ不能叫我小王八蛋啊。我是nǐ儿子啊,我要是成了小王八蛋……那nǐ岂不就是……”

  “我岂不就是◆要把nǐ屁股打成八瓣!”话音未落,已经被楚阳愤怒的将小身子翻了过来。照着肥嫩嫩的小屁股上就是一巴掌!

  啪!

  “我不说就是!”小东西很识趣的住嘴了。好汉不吃眼前亏。

  “还敢◆不敢叫我老楚?”楚阳威风凛凛杀气腾腾,尽显为人父的威严。不过看着小东西屁股上五个通红的指头印,又有些心疼;心里自己安慰自己:这小王八蛋,这么妖孽,能撑住!

  “nǐ惨了。”被打了一巴掌,小家伙◆当然没哭,只是很幸灾乐祸的看着楚阳:“我的屁股上留下手印了ba?等会母亲过来。我脱了裤子给她看,然后放声大哭……不怕告诉nǐ,我的眼泪可是说来就来,绝对能哭的声嘶力竭!”

  小家伙幸灾乐祸的看□着楚阳:“咱看看到时候谁难受!”

  楚阳手忙脚乱,立即败退:“祖宗……nǐ不是我儿子。nǐ是我祖宗。”

  铁杨小脸上满是坏笑:“而且,不仅仅如此!若是只有这样。岂不是便宜了nǐ?nǐ想要建立感情……我能完完全全的给nǐ破坏精光一切机会,就算被nǐ花言巧语的建立一点点,但,有我在,我保证,立即灰飞烟灭!”

  “有我在,nǐ甭想抱得美人归!就是因为nǐ这一巴掌!”小家伙恨恨道。

  “我的亲祖宗……”楚阳欲哭无泪。

  妈的,别人家的孩子都是当爹的爱打就打想骂就骂,自己这个可倒好,居然反过来威胁自己……

  这还有天理吗?

  “投降不?”小家伙玩味的看着自己老爹。

  “投降。”楚阳垂头丧气。

  “nǐ以为,nǐ一句轻飘飘的没有半点说服力的投降,就能够让我的巴掌印消去?”小家伙得理不饶人:“想得倒美!”

  “到底怎么做nǐ才肯善罢甘休?”楚阳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的问道。

  “两个条件。nǐ只要答应我,我不仅听nǐ的,从此以后改口叫爹,而且还负责帮nǐ追到我老娘,嗯,也就是nǐ老婆!”小家伙伸出两根白嫩的手指头,在楚阳面前晃来晃去。

  看着眼前晃来晃去的这两根手指头,楚御座真是心情复杂的如同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同时涌上来,一时间居然有些想哭。

  若是被兄弟们知道自己被一个一岁的小娃儿整治到◆这种地步……顾独行和董无伤莫天机估计也就只能笑出一个内伤;但纪墨罗克敌那些人却是绝对的会活活的笑死过去!

  尤其是芮不通,绝对能笑的他自己修为大涨!而且涨好几此!这一点毋庸置疑!

  “●什么条件?”楚阳心情干涩,竖起了白旗。

  妈的,老子以后再整治nǐ!

  nǐ老子我可是老芹菜贩子了,还能捏不住nǐ这一把小香菜?

  “第一个问题,我自己取名字没问题ba?”铁杨撇撇嘴:“像现在,铁杨铁杨,难听死了。再挺拔的一棵杨树,不也还是杨树?就是一堆劈柴……我妈取名字的水平真是烂的到家!”

  楚阳的巴掌又有些痒痒,强行控制着自己想要一巴掌揍下去的冲动,咽了一口唾沫,道:“可以商量。”

  “虽然我老妈乃是为了怀念nǐ,可也不能拿着我的名字开玩笑哇。”小家伙舒舒服服的伸了伸腿,那如同莲藕一般胖成好几节的小腿粉嫩嫩的伸出来,用大脚趾头点了点楚阳下巴:“名字可是很重要的。关系到一生的前途。要霸气一些才好。”

  “要霸气?”楚阳愕然道:“那nǐ叫楚霸天怎么样?”

  “俗!恶俗!俗不可耐!”小家伙大怒:“那还不如叫楚吃天呢,霸天算什么?我连天都吃了。”

  “那nǐ就叫楚吃天了!”楚阳拍板。

  “不会ba……”小家伙彻底无语:“顺杆儿爬也不是nǐ这么爬的……”

  “就这么定了!”楚阳不容置疑地说道:“小名字就叫狗蛋!”

  “我抗议!”小家伙一蹬腿。

  “抗议无效!”楚阳哼了一声。

  小家伙眼珠一转:“可是我妈就叫铁补天……我不能跟她重啊……再说,她补天。我吃天……对着干啊,这可是不孝之罪。”

  “那nǐ就叫楚吃地。”楚阳早有对策。小混蛋,nǐ居然还知道不孝之罪:“楚吃屎最霸气了!绝对没重名!”

  “呜呜……”小家伙真心要哭了。

  “那nǐ想叫什么?”楚阳虚心的问道。

  “我喜欢狂。就叫楚狂?”小家伙显然发现面前这家伙很不好对付,采用了商量的口气。

  “楚狂……”楚阳道:“少了些韵味。”

  “楚狂徒?”小家伙锲而不舍,孜孜不倦的讨论:“要不就楚狂人?”

  楚阳晕了。

  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字?

  这家伙怎么想出来的?

  “就这俩了,二选一。”小家伙比较了一下,道:“这样ba,我就叫楚狂人了。关于改名字这件事,nǐ搞定了我妈nǐ老婆之后,nǐ去跟她说,就说是nǐ想的。一定要定下来。”

  三下五除二,居然已经做出了决定!

  刚说了二选一,居然现在连二选一的机会也没了。

  楚■阳这个当爹的瞪着眼睛,居然连参与的权力也被剥夺了。

  这一刻的憋气真是非同小可;呼呼的直喘气:“我干nǐ老母……nǐ这小混蛋……简直让老子我难以忍受!”

  小家伙哼了一声,很不屑的歪歪○yángzhègèdāngdiēdedèngzheyǎnjīng,jūránliáncānyǔdequánlìyěbèibāoduóle。

  zhèyīkèdebiēqìzhēnshìfēitóngxiǎokě;hūhūdezhíchuǎnqì:“wǒgànnǐlǎomǔ……nǐzhèxiǎohúndàn……jiǎnzhírànglǎozǐwǒnányǐrěnshòu!”

  xiǎojiāhuǒhēngleyīshēng,hěnbúxièdewāiwāi▲头:“nǐ要是不那啥……还没我呢。”

  楚阳顿时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口不择言的大怒道:“nǐ懂个屁!老子当时是被干的……”

  “被干的?”小家伙一脸错愕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突然张开嘴哇哈哈▲○大笑。

  天晓得。一个一岁的小娃娃,用一种很崩溃的表情很错愕的眼神很豪放的哇哈哈大笑……这是一种什么情景。

  楚阳一脸的黑线。

  急忙改了话题:“nǐ为什么非要叫做楚狂人呢?”☆

  小家伙吸了一口气,用一种很深沉很装逼的口气,悠悠道:“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手持绿玉杖。朝别黄鹤楼……”

  …………

  <今天家里有事情,回老家陪老妈去舅舅家。回来晚了。我继续码字第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