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你不配!【求保底月票!】


  超 快 更 新:  随时享受看书de乐趣!

  “青青修竹,乾坤做主,君为雅士,自当惜竹;青竹一动,云龙风虎,青竹一怒,天翻地覆!”

  楚阳大惊,倒吸了一口凉气,道:“原来是…,nǐ们!君惜竹de人!”

  黑魔暗竹孤独客!暗竹!君惜竹!那个主掌整个中三天所有阴暗势力de神秘女人!君惜竹de人!

  楚阳虽然已经觉得很是高估了绝色楼de来历,却也没想到,竟然是暗竹!

  中三天有多大?楚阳不知道,但却知道,就算比下三天小,也小不到哪里去。(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ωωω. ( )更何况,按照下、中、上de顺序来说,应该中三天☆比下三天yào大才对!

  在中三天,各大家族割据一方,家族林立,但黑帮势力,却也是不知道有多少!呼啸来去,纵横天下,中三天可说是一片混乱,乃是一片全然de江湖!

  但,自有其规则存在!□

  各大家族割据一方互不侵犯,而且各自有各自de联盟;黑道势力虽然桀骜不驯,却也有各自de圈子。而,所有de中三天阴暗势力,共司de盟主,就是君竹盟!

  君竹盟,谐音“君主盟”!就是暗竹!

  竹君令所到,中三天黑道力量没有人敢不给面子!这是一个强大到变态de势力!

  若是只论高手数量,或者良莠不齐;但若是论人数,那是海海de!

  楚阳记得,前世有两个中三天de超级世家不知因为何事招惹了君惜竹,结果一枚竹君令出,方圆数千里de黑暗势力潮水一般de涌过去,两大世家只坚持了区区七天,就烟消云散!

  这样恐怖de力量!

  楚阳也终于明白了,为何绝色楼竟然这样de在乎金银这些世俗de东西。因为这些东西,各大世家或者不会在意,但这些黑暗势力却是需yàode!

  “额?楚阳哥哥也知道我姐姐de名字?”君麓麓有些诧异;她本以为自己de姐姐从未在下三天出现过,楚阳不应该知道de,没想到他居然一口就叫了出来!

  而且,关于君竹盟de这三十二字歌诀,只是去年才出现,而楚阳竟然也随口吟了出来!一时间,不由得大是意外。对楚阳de来历不自禁de又有了怀疑。

  “超级实力,赫赫雌威、…,焉能不知!”楚阳微微啃叹一声。从君麓麓这句话就可以知道,现在de君惜竹已经掌握了君竹盟大权!

  楚阳没想到会这么早。

  他本以为既然是跟顾独行等人齐名,自然年龄是差不多de;但现在看来,这位君竹盟de老大则是yào比想象中大一些。

  转念一想,心中释然:中三天de人只yào夫到了武尊之上de,普遍长寿;一百年前de人物与一百年后de人物齐名……那也不是什么怪事……。

  就在这时,一个侍女慌慌张张de跑了进来,道:“小姐小姐,不好了,下面打起来了……是这位楚公子de同伴和连公子de伙伴们…。”

  “为什么?”

  “是……是连公子他们一直在挑巩””小婢期期艾艾de道。

  “啊?”君麓麓de脸色变得很奇怪。

  以楚阎王de凶名,他在铁云城不去招惹这些官宦世家就已经是这些人烧了高香了,这些人居然主动招惹楚阎王?

  这,这事情也太离谱了吧?这个连凡雷de脑袋里,难道是装了屎吗?

  “啊麓,看来我们de晚膳yào吃不成了。”楚阳淡淡de笑了笑。

  “还吃?”君麓麓没好气de翻了翻白眼,道:“刚才已经足够nǐ三天不饿了!”楚阳哈哈一笑,转身走了出去。

  原来,自从楚阳进去之后,连凡雷等人就因为嫉妒而冷嘲热讽起来,在顾独行de压制之下,纪墨和罗克敌等人只当没听见。

  以他们四个人de身份,连凡雷这种小渣津自然是等于无视,哪怕就算是一百个连凡雷de家族加起来,也不值得他们动怒!

  用纪墨de话说就是:我亲手杀了nǐ?**!那不是太给nǐ面子了么?

  连凡雷等人自觉骂人不吐脏字,得意洋洋,但说了一会之后,对方完全没有回应,不由de也是感到无趣。就放弃了攻击。

  阜竟在这绝色楼,是谁也不敢放肆de。

  随即就喝着茶高谈阔论起来,但这伙人谈着谈着,居然谈到了楚阎王de身上。

  连凡雷大言不惭de道:“什么楚阎王,嘿嘿,依我看,也就如此罢了。什么智计超群?那点事,谁做不出来呀。”

  这段时间楚阎王貌似“失宠。”连凡雷说这句话de时候,也是底气十足。

  其中一个少年谨慎de道:“话不能这样说,只说是楚阎王凭着自己de智慧,揪出来那么多de内奸,这份能力,就令人佩服。”

  “智慧?我呸!”连凡雷哈哈大笑,道:“就说前御史台那个姓李de,哈哈,他贪赃枉,草管人命,谁不知道?这个还用查?只yào想办,就办了呗!”

  “再说了,还有前户部侍郎那个姓王de,他与大赵通信达数百封,这样de事情,谁不知道?居然劳都到了楚阎王头上…依我看,楚阎王简直就是个脑残!”

  “还有那谁谁”跟大赵de奸细联系啥de,这个不是只yào派人一查,就是一个准?从何说起楚阎王智比天高了?依我看,楚阎王简直就是个**!”

  “哈哈哈哈…”连凡雷正点评de口沫四溅,突然一个哈哈大笑de声音忍耐不住de传了出来。转头一看,只见纪墨捂着肚子笑de涕泪横流。

  “哈哈哈…,我真★de没想到……。”纪墨狂笑着,道:“都说这下三天**多,我还不相信,原来真de有这样de令人无语desha逼啊…我真是草了……。”

  “文明些!”顾独行也有些忍俊不住,但还是嗔着脸训斥道。

  “我实在忍不住……文明不了……。”纪墨捂着肚子,一脸纠结de痛苦:“真de,二哥,脑残我也见过不少,可这么脑残加自大de,这辈子还真是第一次看见。”

  “放肆!”连凡雷白皙de脸蛋终于涨de通红,大怒道:“这仙…nǐ是在说我?”

  “我草!居然一转眼就聪明了!我说de这么隐晦,他居然也听了出来!”纪墨瞠目结舌:“这份智商,真是令我舌目相看!”

  连凡雷de脸阴沉de像yào滴出水来:“阁下,就算侮辱人,也还yào说出个理由吧……若是没有理由,休怪本公子不客气了。”

  “理由……哈哈……”纪墨大笑一声:“连公子,nǐ在这里大肆de评价楚阎王,可知道是如何可笑?nǐ所说de这些,都是皇榜上写出来de……,nǐ居然还作为nǐde理由了?”

  “左一个sha逼右一个脑残,nǐ骂de够爽啊!可nǐ用什么骂人家?用人家调查出来de、张榜公布天下de罪证,来骂人家?究竟是谁脑残,这还真说不清楚!”

  “人已经抓了,头已经砍了,所有罪证公布于众了,nǐ倒来了聪明了?啊?”纪墨毫不留情de讥讽道:“这里也是漏洞那里也是破绽,nǐ真有智慧啊!nǐ怎么就不用nǐ那被**夹过却只是夹扁了还没夹烂de脑袋想一想,这些罪证,换做nǐ,nǐ成吗?nǐ只能在别人完仓做完之后在这里放屁!铁补天如何?铁补天号称铁云城第一天才,在楚阎王到来之前,也拿这些奸细毫无办,nǐ就比铁补天还yào聪明?nǐ咋就这么牛逼呢?nǐ这么牛逼铁补天咋不用nǐ呢?铁补天咋就这么昏庸呢?”

  连凡雷满脸通红,狂怒之极,怒极之下,反而恢复了冷静,他怎么敢当众说自己比铁补天聪明◆?那可是当今皇上!

  “nǐ是谁?”连凡雷阴着脸问道。

  “我是谁?nǐ还不配知道!”纪墨长笑一声:“尤其是nǐ这种拾h牙慧之后再反过来洋洋自得de攻击原著人de王八蛋,更加不配!” ▲
  听到这里,连凡雷若是还能按耐得住脾气,那他就是圣人了!那里还顾得上在绝色楼不准动手de规矩,尖叫一声:“给我打!打死了我负责!”

  “打?”纪墨抱着胳膊,轻蔑地一笑:“nǐ敢随便打人?难道nǐ就不怕铁云国de王?”

  “王!在这里,老子就是王!”连凡雷怒叫一声,只是一个劲de催促:“上!给我打!给我打!”

  身后de几名护卫一步就踏了出来;另几个公子哥儿de侍卫也不甘其后,一个个撸起袖子,就yào冲上来!

  “住手!”一个冷沉沉de声音淡淡地道:“谁在绝色楼动手,谁就死!”

  这句话轰然炸响,直震得大厅之中de巨大木炭火炉也是闪了两闪!亭顶,灰尘簌簌落下。

  “等出去了,本公子yàonǐ好看!”连凡雷狰狞de道:“小子,本少爷会让nǐ知道,什么叫做后悔!得罪了本少爷,是什么下场!”

  “哎呀呀呀…,我好怕啊!”纪墨双手抱着胸膛,活像是遇到了色狼de可怜小女子,居然还将媚眼一个个de瞟过去:“人家好害怕哦,人家好害怕喔……,人家好害怕嗯哼……。”

  连凡雷七窍生烟!

  就在这时,楚阳从楼上走了下来,淡淡地道:“都这么大人了,跟一些垃圾罗嗦什么?走了走了!”

  丰先出门,竟然连看也没看连凡雷一眼!

  “我们走!”连凡雷一挥手,众位纨绔带着护卫,一窝蜂de追了出去。但出了绝色楼大门,四处一望,同时傻眼:刚刚出来de那五个少年,影踪全是…竟然突然间就消失了!

  重申一句话:看盗版我无禁止,我只能表示悲愤而没有任何力、。看书不满意弃书而去de比比皆是,我更不可能每一个人都能挽留。看盗版而且对书不满意de也有很多。评价书不yào紧,我从未禁止评论。讨论情节更是大力欢迎,不管正版读者还是盗版读者,只yào是真心de讨论情节我都会亲自回复而且加精。

  在看盗版de同时;打着评价de旗号吹毛求疵鸡蛋里挑骨头来攻击也没有什么,最多我禁言也就完事。但请不yào左一句作者sha逼右一句风凌脑残!挨骂de滋味都不会觉得爽,大家说是不是?

  真心de拜托大家了:表骂我,看不爽,静静离开就好。

  君子绝交不出恶言!

  (其实我是一个纯洁de人,我喜欢以德服人。嘿嘿)

  【 我yào小说网:超快更新 51O.NE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