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此情无计可消除


  超 快 更 新:  随时享受看书的乐趣!

  zài这几天里,铁云城之中,悄然的掀起来一股流言蜚语的潮流,什么铁补天大逆不道,弑父登基;什么楚阎王阴谋算计,害死先皇,什◇么铁龙城密谋造反…

  总之,寒冷的铁云城,突然变得沸沸扬扬起来…。(全文字小说阅读,尽zàiωωω. ( )

  “我要走le。”楚阳静静地坐zài乌倩倩对面:“去大赵!★

  ”去大赵?”乌倩倩震惊的站le起来:“那…怎么会想起去大赵?你知不知道自己的shēn份?”

  “我去,为le这天下之战!我非去不可。”楚阳轻轻道:“补天阁,就交给你le,从现zài开始,zài今后的一段时间里,你就是楚阎王!”

  “从现zài开始,我就是楚阎王?”乌倩倩怔怔地站着,看着楚阳,眼圈突然红le:“你迟早有一天要离开的,是不是?”

  楚阳摊摊手:“我这是去力正事。”

  乌倩倩不理,一口气道:“所以你故意黑袍罩shēn,不让任何人知道真面目,就是zài从一开始就为le离开做准备是不是?”

  楚阳轻轻叹le口气,叹道:“你有些莫名其妙”你想得太多le。”

  “若是有一天,你离开le,楚阎王却不会离开。是不是?”乌倩倩眼泪似乎要掉下来,声音zài微微颤抖:“这就是你对铁补天的交代,也就是你对师门的交代,是不是?”

  楚阳一阵无语,凝神看le她一会,淡淡道:“不错!”

  “所以你一开始就打算将我撇zài这里,是不是?”乌倩倩抽le抽鼻子,瞪大le眼睛,努力的不让泪水流下束,努力的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你一开始就没打算带任何人走,是不是?”

  “是!”楚阳狠le狠心,给出le一个肯定的答案。

  “我知道le。”乌倩倩凄迷的笑le起来:“你放心,我会做好的。”她突然勇敢的看着楚阳,轻轻道:“既然你选择le我,来当这个楚阎王,那我就一定会当好楚阎王的。”

  楚阳默然鼻久,无言以对。

  “楚阳,你是不是特别喜欢穿黑色的衣服?”乌倩倩突然轻轻地笑le笑,带着一种莫名的韵味,凋◇怅的问道。

  阳咽le口唾沫。刺客,面对着乌倩倩,他突然感到le巨大的一种心灵压力。

  “嗯,我知道le。”乌倩倩微不可查的点点头,转过shēn去,竟不再看他:“还有别的事情么?”

  “这段时间,谣言很多;而这次谣言,我不会插手。”楚阳沉默le一会,道:“你来做。”

  “我知道。”乌倩倩淡淡道:“你辛辛苦苦的培养我,不就是为le这一天么?”她的声音很平静,但这平静的声音下,却似乎是埋藏le一座随时可能爆发的火山。

  楚阳能够清晰的听到,zài乌倩倩柔弱的胸膛里,那颗心脏zài激烈之极的跳动!乌倩倩虽然表面尽力的维持着平静,但心中的情绪的激烈,却已经是隐隐有些不可遏制。

  楚阳叹le口气,道:“我只是要提醒你;不动的敌人是最可怕的;但他只要动le,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但总也给le我们对付他们的机会。”

  “这一点,我还不需要你来提醒。”乌倩倩淡淡的道:“跟着真正的楚阎王这么多天,我学得会。”

  “那就好。”楚阳点点头,低声道:“这一去,若是没有意外,半年之后,我会回来!”

  乌倩倩久久没有说话,只是背对着他站着。

  楚阳抬起le手,想要拍拍她的肩膀,但手抬le起来,却很久没有落下,终于又将手从半空中收le回来,道:“我走le。我去皇宫,然后直接就出门le。”

  乌倩倩不答。

  楚租叹le口气,缓缓转shēn,走le出去。面对乌倩倩的幽怨,楚阳竟然不敢再留zài这里。

  乌倩倩的肩膀剧烈的抖颤起来,zài楚阳的脚步迈出房门的那一刻,清晰的听到le背后传来‘滴答,的声音。乌倩倩蕴含zài双目之中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滴le下来。

  zài光滑的地面摔成粉碎。

  楚阳zài门口,脚步一顿,心中默默的说道:对不起…,可是我,现zài真的给不le你什么……。

  然后举步,迎着寒风,走le出去;转眼间,就消失zài补天阁大门外。

  乌倩倩久久地站zài房中,背对着门口,一动不动;良久,突然蹲le下去,两只手捂住脸,无声的呜咽起来……。

  她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但shēn体却zài剧烈的颤抖”良久良久,她才缓缓的站le起来,深深的看着楚阳放zài桌的黄金面具,轻轻拿过来,眷恋的看着,将面具放zài面前,深深地嗅着,似乎zài感受着什么,然后将面具紧紧地抱zàile怀里……。

  一串泪珠,扑簌簌的滴落,滴zài面具,滑落地面。什么?”乌倩倩轻轻地、无力的问向自己对面那张椅子。

  椅子沉默,静静存zài。它什么都回答不le她;与楚阳一样,面对乌倩倩的问题,无法回答。

  乌倩倩留恋的抚摸着面具,抚摸着椅子,然后她将面具举起来,看le好久,一点一点的靠近自己的脸,眼中神色变幻,忽而疯狂,忽而绝望,忽而凄迷,却都充满le眷恋。

  面具终于罩zài脸。

  遮住le她的幽怨。

  这天下午,楚阳与顾独行两人,黑衣黑发,骑zài两匹健马,旋风一般卷出le南门。一路激起雪地烟雾如长龙翻卷,消失zài天地尽头。

  城楼,一袭明黄色的shēn影久久伫立,凝望着雪地漫卷而起的雪雾,负手而立,眼神很奇怪,很奇怪。

  “你若回不来,朕…,就立即发兵大赵,决一死战。”铁补天轻轻地道。然后他转shē☆n走下城楼。

  也就zài这一天,铁补天正式答应le第五轻柔的请求,派遣五百精兵,护送唐心圣的家眷,快马加鞭,送往大赵,中州!

  补天阁的人zài这一天突然发le疯,楚阎王下令,彻查谣◎◎言!查不到根源,提头来见!

  这个命令,让成子昂和陈雨桐愁眉苦脸,愁肠百结”只好出动铁云城之中的所有眼线,连刑部和军部的力量也抽调le过来,全城立即轰轰烈烈的查le起来。

  铁补天zà◆i处理完公事之后,zài影子护卫之下,来到le补天阁,进入le楚御座的房间。

  乌倩倩脸带着金色面具,shēn罩着黑袍,坐zài里面。见铁补天到来,正要除下面具的时候,铁补天微笑道:“戴着,我只是来坐坐。

  乌倩倩怔le怔。

  两个人,一个坐zài桌子前面,一个坐zài桌子后面,面对面的坐着,气氛竟然沉闷至极。

  铁补天坐le好久,终于问道:“这间黑袍,不是新的?是他穿过的?”

  乌倩倩轻轻点头,轻声道:“穿着这件袍子,我才感觉,楚阎王还zài。”

  铁补天目光凝注zài金色面具,良久,轻轻地叹le口气。

  乌倩倩不知道,铁补天这。气是为自己叹气?还是为楚阳叹气?或者……,是为le别的什么?

  但她却能听得出来,这声叹气之中,包含着多少的调怅,和失落,还有一种隐隐约约之中,说不出的东西。

  天兵阁。

  一个青衣shēn影一溜烟一般进去,极为快速的zài各个房间里翻找le一遍,最后停留zài楚阳的房间里,仔仔细细的寻找le好久,终于伸手一按,密室的门轻轻开启。

  青衣人得意的笑le笑,shēn子一闪,进入密道。

  “我草,这混蛋!”一进去,就骂le出来。自己都走出几百里le,这里居然还是安排le这么多的陷阱阻碍。

  zài这一条密道,竟然布满le蜘殊网一般的东西,还有一些细细的丝线◇,下盘旋。

  青衣人若不是功力高强眼睛好使,几乎就要一头撞le进去。

  这些都不是致命陷阱,但却是防备人进来的查看措施。青衣人很郁闷:这混蛋都去le大赵le,还布置这些干什么?

★,xiàpánxuán。

  qīngyīrénruòbúshìgōnglìgāoqiángyǎnjīnghǎoshǐ,jǐhūjiùyàoyītóuzhuànglejìnqù。

  zhèxiēdōubúshìzhìmìngxiànjǐng,dànquèshìfángbèirénjìnláidechákàncuòshī。qīngyīrénhěnyùmèn:zhèhúndàndōuqùledàzhàole,háibùzhìzhèxiēgànshíme?

  但转念一想,又兴奋起来:他如此郑重其事,其中必然有货!

  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shēn影化作一缕青烟,zài丝线之中慢慢地穿梭,终于……到le最里面,放眼看去,前方终于没有le丝线,乃是一个☆大大的空间。

  青衣人心神一松,落le下来。

  双脚刚刚落地,突然噗的一声,踩进le一个坑之中,顿时臭味扑鼻……。

  立即拔脚出来,不由得气急败坏,破口大骂。

  具见脚□黄黄白白,企是五谷轮回之物。

  却是楚阳zài临走之前,将密道改le一个方向,将他引入le莫成宇zài这里住的时候,开辟的一个临时的五谷轮回之所,而且加以布置。

  嗯,纵然是王级高手,也是需要…那啥的。

  青衣人跳le出来,将靴子猛然运功震裂,踢飞出去。然后捂住鼻子光着脚丫子冲le出去。

  这种阵仗,自然伤害不le他,可也太恶心人le……

  咬牙切齿的zài○密道中寻le好久,才找到楚阳封闭的密室,打开闯le进去,突然大吼一声:“气死老子le!”

  只见好几间石室,都是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寻到最下面一间,却只有一块大石头竖着,面刻着几个字:“君今■○密道中寻le好久,才找到楚阳封闭的密室,打开闯le进去,突然大吼一声:“气死老子le!”

  mìdàozhōngxúnlehǎojiǔ,cáizhǎodàochǔyángfēngbìdemìshì,dǎkāichuǎnglejìnqù,tūrándàhǒuyīshēng:“qìsǐlǎozǐle!”

  zhījiànhǎojǐjiānshíshì,dōushìkōngkōngdàngdàng,shímedōuméiyǒu,xúndàozuìxiàmiànyījiān,quèzhīyǒuyīkuàidàshítóushùzhe,miànkèzhejǐgèzì:“jun1jīn前来,吾已远去;无法招待,惭愧之极。轮回奥秘,献与君前;区区心意,不成敬意。

  若是有缘,来日可见。”

  青衣人看着自己的光脚丫子,看着对方的写的‘轮回奥秘,四个字,几乎吐血。

  【 我要小说网:超快更新 51O.NE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