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莫轻舞的最后希望!


  中三天,莫家。[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51O.net]

  自从各大世家的重要公子哥儿们纷纷来探望莫轻舞之后,莫轻舞的日子,就好过了起来。

  但莫轻舞的父亲莫星辰却是发现,自己的小nǚ儿越来越是沉默寡言了。每一天就呆在自己的小院子里,除了练功,就是抱着那把刀鞘,在痴痴的发呆。

  她的xìng格,从原本的活泼可爱,变得沉静内敛,1卜小年纪,似乎心事重重。她再也不会抱着自己的脖子甜甜地叫父亲,也不会见到一个人就lù出甜甜笑容的小脸。

  偶尔遇到家族中人,她只是漠无表情地看一眼,然后就平淡的走过去。

  一个还有几个月才满十一岁的小姑娘,zhè种哀婉的沉静却rú同一个二十来岁受过重大打击的自闭少nǚ一般。让人一看到,心中就有些不是滋味。

  在巧刚将她的那把刀拿走的那段时间里,nǚ儿一见到自己,还会泪眼汪汪的哀求:父亲,请您将我的刀还给我吧……

  但现在,她不再提zhè个要求。似乎那把刀在她的生命中从未出现过。

  但莫星辰知道,那把刀,实在是在自己的nǚ儿的心灵中,留下了永远都不会磨灭的伤痕!

  她的眼中,不再有希望:不再有祈求。就连莫星辰zhè个父亲偶尔给她买回来的玩具和首饰,也鸡不起她眼中的一丝情绪。只是例行公事的说一句:谢谢父亲。就再也没有了下文。

  而那些首饰,她也从来没有佩戴过。她只是一身红衣,头上,永远都只是那一只单调的彤云钢的蝴蝶,展翅yù飞。手上,也永远都只是那一柄破烂的刀鞘。

  也唯有看到zhè两栏东西的时候,莫轻舞的眼中,才会lù出由衷的渴望。她似乎在期望着什么,在盼望着什么,但却从来都不会说莫天机一直在沧澜战区打拼不断的令人捎回来一些稀奇古怪的好东西给自己的小妹妹,但莫轻舞却是丝毫也不假以辞色。只是收拾出来了一个空房间,将zhè些东西统统封存了进去。

  有一次,回来的人向莫轻舞说起说道二公子希望小姐给回一封信的时候,莫轻舞漠然的说道:二哥志向远大,不会需要我的信的。

  据说莫天机听到zhè句话之后,几乎要崩溃!从此也更加的拼命了起来,他在拼命的累积自己的班底,准备着一举从莫天云的手中,夺回第一继承人的位置!然后,对自己的妹妹,妥善安置!

  现在他还只是二公子他没有权利安排zhè等重大事情!他知道妹妹伤心,但,他莫天机要的是长久■。[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51O.net]一时的开心并不能掩盖一生的灰暗!

  唯有在母亲身边的时候,莫轻舞才会从眼中流lù出自己的〖真〗实情感:对zhè个家庭的不甘、留恋、怨恨、无奈她小小的◆心灵中,清晰的知道,家族已经抛弃了自己!自己,已经是家族的弃子:而zhè段时间里,家族对自己从漠不关心到偶尔有人wèn候,完全是为了纪墨董无伤等zhè些前途无量的哥哥们来看望自己,让家族又发现了自己身上还有可值得投资的地方。

  所以才稍稍的改变了态度。

  但zhè样的态度的改变却是为了争取更大的利益!莫轻舞虽然年幼,但自幼生长在大世家之中岂能不知?

  若是zhè几位公子表现出对自己有意,恐怕家族立即就会为自己dìng下亲事,联络一门重要的盟友!

  尤其是大长老莫无心,据说现在已经有了zhè个心思而且在隐晦的向纪墨董无伤顾独行芮不通等人传达了zhè样的讯息。若不是几个人都以年纪幼小拒绝,恐怕现在自己早就是“某某人的未婚妻”zhè样子了。

  ,“1卜姐,夫人请您过去一下。”shìnǚ来报。

  ,“好的。”莫轻舞轻轻站了起来,身材比起在下三天的时候,已经高了半头,只是身形纤瘦弱不禁风。她慢慢地走了出去。

  zhè段时间里,她始终以更大的努力来练功,但却无济于事而且,一旦灵力催行到xiōng口的时候就会疼痛,不能通畅。zhè让她也更加的绝望。

  ,“1卜舞,你来了。”莫夫人有些心痛的看着小nǚ儿,对nǚ儿zhè段时间的变化,她一直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但却是无能为力。

  她虽然是莫轻舞的亲生母亲,但她也只是一个nǚ人:在●zhè个男权至上,男人三妻四妾很平常的大世界里,nǚ人的地位,低微得很。对家族事务,更加是没有什么话语权!

  对家族的决dìng,她除了接受之外,别无他法。

  ,“母亲,您找我有事么?□”莫轻舞眼睛闪了闪。

  ,“嗯,1卜舞,还有一个月,就十一岁了吧?”莫夫人眼中闪过一丝疼爱。

  ,“是。

  到下月的七月初七,就是十一岁了。”莫轻舞心中突然怦怦跳起来,一种莫名的惶恐笼罩上心头:母亲为何wèn我的年龄?难道?

  ,“嗯,转眼间,我的小舞就成了大姑娘了。

  ”莫夫人有些怅然的笑着,道:,“十一岁了啊想当年,为娘十一岁的时候……已经与你父亲dìng亲了呢……”

  ,“啊?”莫轻舞后退了一步,惊惶地看着莫夫人:,“母亲您?”

  ,“zhè段时间里,莫家风雨飘摇”莫夫人长叹一声:,“你大哥与你二哥越闹越烈,家族的实力,也有些削弱,zhè对于整个家族,可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大长老zhè段时间里,一直与你父亲商议,看看能不能为我莫氏家族再寻找一个坚强可靠的盟友”莫夫人有些困难的说道。

  莫轻舞脸色煞白,身子有些颤抖的看着母亲。

  ,“因此想要尽早的为你dìng下一门亲事”莫夫人无奈的看着自己的nǚ儿:,“恰在此时,梦家前来求亲……”

  ,“梦家?”莫轻舞脸色惨每,嗫嚅的道。眼中却是闪过一道强烈的恨意。

  ,“对,梦家。而梦家,zhè一次也出了一位惊采绝艳的少年高手,

  就是现在梦家的大公子,梦落。梦落今年二十三岁,但在梦家年轻一辈之中,已经是无可争议的第一高手:甚至,已经突破了王座修为。”

  莫夫人的chún角有些苦涩。

  梦落,不错,zhè位梦落公子的确已经是王座修为,论及实力,在中三天年轻一辈之中,也算得上走出类拔萃。除了有限的几个人之外,☆他已经可说是年轻一辈的巅峰!

  zhè样的青年才俊,的确是各大家族最好的nǚ婿人选!

  但,zhè位梦落公子,却已经成家了。而且有妻有妾!而且基本都是梦氏家族出面求亲,最后全便宜了他。◎

  zhè也是梦落增强梦家实力的一种手段。他不会在乎zhè个nǚ子在他们的家族是什么地位,也不会在乎zhè个nǚ子容貌资质rú何,他只是要用zhè种手段,增加梦家的影响力。

  所以,梦★落在听说莫家nǚ儿莫轻舞在失去了三yīn脉的资质之后,第一时间就想来求亲。只不过那时候莫轻舞才九岁半,未免太让人有话柄可捞。

  现在已经十一岁了,自然就没了zhè样的顾虑。一般来说,各大家族的◎不大成气的nǚ儿,基本都在zhè今年龄阶段dìng下亲事。

  所以梦落就第一时间来求亲了。

  zhè对于莫氏家族来说,却是求之不得的事情。莫氏家族现在内斗严重,太需要zhè样的一个盟友□了。

  ,“不管他是谁,我不同意!”莫轻舞死死的咬着嘴chún:,“母亲,父亲曾经答应过我的,绝不会勉强我!我也不想成为家族的联姻工具!”

  ,“可你父亲答应你的时候”莫夫人无奈的叹了◆口气,心道,

  你父亲答应你的时候,你身具兰yīn神脉啊。有三yīn神脉的nǚ子前途不可限量,自然不能zhè样草草的嫁出去,可是现在你已经没有了啊,

  ,“家族一直对我很好,自幼就很好,原来只是为了三yīn脉!”莫轻舞颤抖着嘴chún:,“所以三yīn脉被毁坏了,家族就放弃了!不闻不wèn,就当养一条小狗可是,母亲,就算是养一条小狗有时候也需要抚mō一下,亲近一下的:可您的nǚ儿,☆三yīn脉没有了之后竟然没有人理会?”

  ,“rú今,又想要用zhè不成器的nǚ儿、已经被废了的nǚ儿的身体和幸福,去换一个盟友”莫轻舞嘶声道:,“母亲,我是您的nǚ儿吗?

  我是莫家◆的骨肉吗?为何我们莫氏家族冷漠无情到了zhè等地步?”

  ,“我早知道,我的命运不会太rú意,但就算是别的家族,为nǚ儿选择夫家,为nǚ儿dìng下亲事的时候,也要征询一下nǚ儿的意见的。

  为何到了我,却是直接您来跟我说?”

  到了莫夫人出面,就等于zhè件事已经dìng局。由莫夫人来做最后的说服工作了,zhè一点,莫轻舞虽然年幼,但也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可☆是zhè件事情,大长老已经做主dìng下了”莫夫人无力地看着自己的nǚ儿:,“你父亲也是无可奈何啊。”

  ,“父亲怕是巴不得答应zhè件事吧?”莫轻舞悲哀的、甚至有些嘲讽的道。

  莫夫☆shìzhèjiànshìqíng,dàzhǎnglǎoyǐjīngzuòzhǔdìngxiàle”mòfūrénwúlìdìkànzhezìjǐdenǚér:,“nǐfùqīnyěshìwúkěnàihéā。”

  ,“fùqīnpàshìbābúdédáyīngzhèjiànshìba?”mòqīngwǔbēiāide、shènzhìyǒuxiēcháofěngdedào。

  mòfū人一阵无语,突然声音颤抖地道:,“1卜舞我也没有办法……咱们是一个家族,一个家族啊……”

  ,“zhè件事我无法答应。若是想要我答应,除非我wèn过一个人。”莫轻舞本想说:除非我死!但说到zhè里,突然想起来一个人,她的眼中就突然闪出来一丝光亮,zhè一丝光亮之中竟然充满了希望:,“只要他答应,或者他不在乎我,我就答应!”

  莫夫人敏感的感到了自己的nǚ儿在zhè一刻那眼中的光亮和幸福,似乎那是她最后的依靠和希望一般,充满了执着:不由自主的心中一紧,wèn道:,“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