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小萝莉拜师【第二更!】


  两人在这里低声商议,那边的两个至尊已经争执出了真火。眼看着就要大打出手了:楚阳劝莫轻舞的那些话两人都听在耳朵里,小丫头虽然还是bú情愿,但拜师却已经成了定局。

  现在唯一的问□□
  两人在这里低声商议,那边的两个至尊已经争执出了真火。眼看着就要大打出手了:楚阳劝莫轻舞的那些话两人都听在耳朵里,小丫
  liǎngrénzàizhèlǐdīshēngshāngyì,nàbiāndeliǎnggèzhìzūnyǐjīngzhēngzhíchūlezhēnhuǒ。yǎnkànzhejiùyàodàdǎchūshǒule:chǔyángquànmòqīngwǔdenàxiēhuàliǎngréndōutīngzàiěrduǒlǐ,xiǎoyātóusuīránháishìbúqíngyuàn,dànbàishīquèyǐjīngchéngledìngjú。

  xiànzàiwéiyīdewèn题就在于……拜谁为师?

  “徒弟是我的!”宁天涯气咻咻的。

  “放你的屁!你也配!”布留情怒道:“我的!”

  两位至尊斗鸡一般互相瞪着眼,周身恐怖的气息一触即发!

  这等关键时刻,两人谁肯退让?一向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的神仙一般的超级体质啊!两人本来就互相看bú顺眼,现在更是两句话就爆发了……

  “你让一步!我必有厚报!”

  “你让一步,我啥都给你!”

  “凭什么是我让?”

  “那为什么是我?”

  两人各bú相让,火龘药味越来越浓。最后bú约而同的提出来了一种解决方案。

  “你我一战!胜者收徒,并占据天下第一名号!”

  “早该如此!”

  两人的身影刷的一声错开来,一个伸左手,一个伸右手,空中的灵气突然间就恐怖的聚集起来。

  “咳咳……晚辈倒是有一个hǎo的想。”楚阳干咳两声,眼看着这两个老头就要让这里天塌地陷,楚御座bú得bú出来圆场。

  “什么想?”两个老家伙同时转头看来。他们又何尝想现在就打?两人已经打了一万多年了还是分bú出胜负,现在打……也是无济于事。

  “我有个hǎo办,既可以让两位收了徒弟,又能分出胜负,而且还bú至于伤了和气,更加bú至于伤了身体……”楚阳狡猾的笑了笑。

  “什么hǎo办?还有这等hǎo办?”宁天涯与布留情同时眼睛一亮。刹那间四只眼睛同时暴射出实质的白光,就如同四个探照灯,狠狠照射在楚阳身上。

  “这样……两位前辈可以同时收徒……嗯,也就是说,同时拜两位为师。bú过呢……这个月跟着这个师傅,下个月跟着那个师傅……这个月的进境与下个月的进境作比较,谁胜谁负,那就一目了然。然后若是bú服的,可以从第三个月开始,再进行一次比较……如此,一直到出师……难道两位还分bú出胜负么?”

  楚阳笑的很狡猾,嘿嘿两声,结束了自己的长篇大论。

  “hǎo小子……”宁天涯摸着自己下巴,若有所思:“你小子完全是想将我们两个老家伙都算计在里面,都为这个小丫头呕心沥血?而且bú用心还bú行?你这等于是奴役了我们两人?嗯?你hǎo大的胆子啊!”

  楚阳讪笑。

  “这家伙太阴了!”布留情也是斜着眼看着楚阳:“太坏了!”

  楚阳嘿嘿一笑,道:“怎么?你们bú敢比?怕输给了对方?”他叹了口气,道:“我也■理解,这修炼夫与教徒弟,那可是两码事……没把握,也正常!若是你们谁觉得没把握,可以退出,这样bú就bú用争了么?”

  两大至尊一起瞪眼。

  明知道楚阳是在激将,但这个当口,谁肯认输?谁●认输,这个古往今来第一体质的徒弟就没了!

  宁天涯瞪了瞪眼,有些没有底气地道:“bú过……这倒是bú失为一个hǎo办……”

  布留情一脸黑线,纠结的连连点头:“对,hǎo办,hǎo办。”看着楚阳的目光已经是很bú得将这个一脸坏笑的家伙一口吞下肚去。

  两大至尊都有些郁闷。

  本想一个人独吞,现在却变成了两个人共有?

  尤其是宁天涯,更是后悔的想要撞墙。若是当时就下来收徒弟,那会有这等破事?现在可倒hǎo,要hǎohǎo地摸清楚徒弟的体制,尽心教导,全力督促,而且还要挖空心思的压过对方……

  但这压过对方的决定权……却有一大半bú在自己手里,而是在徒弟身上。

  可这个徒弟只是一个粉妆玉琢的小女娃娃……打bú得,骂bú得,重话说一句恐怕就哭了……

  两大至尊同时在心里叹了口气,愁眉苦脸:这可如何是hǎo?

  但两人对望一眼之后,看到对方脸上的纠结,却顿时都是精神一振:他也在纠结?这下子可hǎo办了。

  “就bú信压bú过你!”两人同时从鼻孔里恶狠狠的喷出粗气,狠狠的宣言。

  “那,我来第一个月!”

  “放屁!凭啥是你?”

  两人顿时又斗鸡一般对峙起来。

  “哎呀……这个你们可以用划拳来决定的嘛……”楚御座忍bú住插嘴,想要解决纠纷。

  “你闭嘴!”两大至尊同时转头怒喝:“就是被你小子害苦了……!”

  但两人商量来商量去,却无奈的还是认可了划拳决定这个儿戏一般的笨办……

  于是布留情获胜,大笑三声。

  宁天涯输了,摸着鼻子bú是滋味,突然宣布:从今天开始,他要搬到布留情那里去住……要看着宝贝徒弟bú被布留情迫害云云……

  当然,大方向已经定了下来;其他的都是末节小事了……

  两人计划一番之后,几乎是锱铢必较的,将莫轻舞的练□时间瓜分一遍,然后彼此才都带着满肚子的委屈和bú忿以及那无尽的郁闷和纠结,象征性的握了握手。

  接下来,小萝莉拜师又出现了问题。

  两个师傅,要有先后的吧?谁是大师傅?谁是二师父?

  还是楚阳冒着被喷的危险,提出:“统统都叫师傅,嗯,宁师父,布师父……这样叫。等小萝莉最终出师得时候,决定谁是大师父,谁是二师父……”

  这样一来,楚御座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将“谁是天下第★▲一”这个名头的归属权的颁发权送到了现在还是一头雾水啥也bú懂的小萝莉手里……

  敢bú尽心尽力的教导小舞?嘿嘿……看你们尽bú尽心!这可是关系到万载千秋的名声问题……

  就bú信你们b★ú在乎,你们若是bú在乎,又怎么会为了天下第一这个名头打了一万年?

  “你狠!”两大至尊憋屈的捏着鼻子忍了。

  两人都是人精,都看得出来,这小子就是那小丫头的主心骨;万一这小子bú爽来一句:小舞,咱bú拜师了。那小丫头肯定是举双手双脚赞成,然后毫bú犹豫的一转就走……

  那样,两人可就是鸡飞蛋打了;更加收bú到徒弟了……

  两人随手一捏,地上出现了两个高台,道貌岸然的并肩坐在高台上,接受了小丫头的九拜,才争先恐后的说了一句:“爱徒请起!”

  看这用语,已经是有些溺爱了。师父对徒弟说话,居然还得用上一个‘请’字……

  “我们走吧,早些回去,也hǎo给这小丫头打基础。”布留情有些迫bú及待。这个月可是他地……

  “楚阳哥哥……”小萝莉嘴一扁,眼泪刷刷的落了下来,张着手走过去死死的抱住了他:“我真舍bú得离开你……”

  “没事儿…只是很短的时间,乖。”楚阳心里也有些bú是滋味,却还是强作笑容,道:“若是你想我想得厉害了,就求你师傅带你来看看我啊。”

  “嗯。”莫轻舞眼睛一亮,重重的点了点头。

  松开手,慢慢地往后退,大眼睛里,满是bú舍。退出hǎo几步,突然纵身而起,一下子扑进楚阳怀中,呜咽着,花瓣一般的嘴唇使劲的在楚阳脸上亲了一下,又觉得bú够,使劲又亲了hǎo几下。

  才凑在楚阳耳朵边上道:“楚阳哥哥……你bú会忘了我的对bú对?”

  “那当然。”楚阳道:“我怎么会忘了我的轻舞?”

  “那你亲我一下。”莫轻舞嘟起嘴,歪着头看着他。

  楚阳凑过嘴去,在小萝莉脸上叭叭的亲了☆两口,布留情和宁天涯看的着急上火,委实是醋意十足。这混蛋家伙,居然亲我的徒弟!我的徒弟才这么小……

  楚阳将莫轻舞紧紧地抱在怀里,贪婪的呼吸了几口小丫头身上的清新气味,良久,忍住心中的酸涩,狠□狠心将她放下地来,道:“走吧,楚阳哥哥等你回来。”

  “嗯。”小萝莉转过身走了几步,一步三回头,泪眼盈盈。

  “你可bú许……”bú许什么,小丫头没有说出来,只是回过头痴痴地看着楚阳。小小年纪,眼神之中竟然是黯然……

  “走啦。”宁天涯有些bú耐烦,挥了挥手就想带着徒弟走了。

  “喂!”楚阳咳嗽一声,道:“两位至尊大人,我可是帮你们收了一个hǎo徒弟,还给你们解决了一个大难题,难道你们就没有啥表示?”

  “表示?”布留情恶狠狠地看着他:“小子,bú要得了便宜卖乖,老夫两个人的下半生,就坑在你手里了……居然还想要hǎo处!想疯了你的心……”

  “啥hǎo处也没?敢情我这么半天白忙活了?”楚阳的表情很是有些郁闷的可笑,看的满是离愁别绪的小丫头也是为之扑哧一笑。

  “去去去……”宁天涯瞪他一眼。

  楚阳放声大叫:“轻舞啊……到了那里◎,可要多从你这两个师父那里弄些hǎo东西出来,你用bú着的可以给楚阳哥哥用哇,越多越hǎo,你这俩师傅可是有的是hǎo东西啊。”

  莫轻舞坚定地攥起小拳头挥了挥:“楚阳哥哥你放心,我一定把他俩◇都榨的干干净净!都给楚阳哥哥你!”

  两大至尊同时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我们这是收徒弟,还是收来了一条饿狼?

  …………

  我先吃口饭。饭后开始码字第三更;月底了,大家的月票别捏着了……很需要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