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情之苦痛


  化脉手,实在是夜家震慑jiǔ重天de利器!只要被一巴掌拍在身上,就是wán了。这种功夫并不致命,但却比任何一种能够致人死命de功夫更加恶毒!

  因为中了这种功夫之后,不管你是◎○什么修为,浑身经脉都会在三天之内变成乌有。没有了经脉……灵力如何运行?

  随着时间过去,中了化脉手de人,只能是逐渐变成连一根手指头也不能动一动de活死人,但却神智无比清醒。甚至说:若是在中了◇shímexiūwéi,húnshēnjīngmòdōuhuìzàisāntiānzhīnèibiànchéngwūyǒu。méiyǒulejīngmò……línglìrúhéyùnháng?

  suízheshíjiānguòqù,zhōnglehuàmòshǒuderén,zhīnéngshìzhújiànbiànchéngliányīgēnshǒuzhǐtóuyěbúnéngdòngyīdòngdehuósǐrén,dànquèshénzhìwúbǐqīngxǐng。shènzhìshuō:ruòshìzàizhōngle化脉手三天之后你de眼睛是睁着de,那么,连自己闭上眼睛也做不到!

  这才是真正de恐怖!尤其对一位高手来说,更加是生不如死!

  “不错。”孟超然淡淡de笑了笑,眉宇之间掠过一丝深深de痛楚,似乎他de灵hún在这一瞬间痉挛了一下一般,道:“你师娘为了救我,以答应回到家族de条件,换来了我de生机。但那时候,已经过去了两天半:纵然服用了解药,也已经经脉僵化定型。”

  孟超然怔怔de愣了一会,吐出一口气,道:“所以我只能如此暂居天外楼,芶延残喘……、“原来……如此”楚阳眼神一冷,慢慢de说道。在他这句话中,连他自己都没有感觉到,其中蕴含de寒意,究竟有多深重夜家!

  夜家!!

  “不过,从去年开始,却还是发生了两次意外。这两次意外,让我又重新de有了一点点希望。”孟超然和煦de看着楚阳:“而这两次意外,一次来源于你,一次来源于谈昙。”“两次意外?来源于我和谈昙?”楚阳大huò不解:什么意外?

  “不错,第一次,来源于谈昙得到了吸灵圣鱼。”孟超然喟叹了一口气,道:“我无意中发现,吸灵圣鱼在谈昙de养育下,生长极快。

  而且,吸灵圣鱼吸☆取来de天地灵能可以不受化脉手de制约!让我能够持续de提升修为,而且,那种灵能格外快,也格外de凝聚!所以我才能在短短de一年多de时间里,就能够修炼到王座八品!”

  “原来如此。是吸灵圣鱼◎◇de功效。”楚阳默默沉思。

  “还有一次,就是今天。”孟超然道:“来源于你给我de那颗药。我服下之后,发现伤势尽复:而且……

  竟然有充沛de能量,一举冲破了王座jiǔ品,接下来更是一□鼓作气,冲进了皇座一品!”孟超然呵呵笑了笑:“这简直是奇迹!”“奇迹……”楚阳目瞪口呆,顿时愣住了。

  刚才他掏出来de分明是一颗不wán整版dejiǔ重丹,只对恢复身体疗治伤势有效,怎么孟超然居然还能借此提升了修为?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拿错了?

  绝对不可能啊。因为最后一颗wán整dejiǔ重丹已经为莫轻舞服下去了。

  现在de楚阳手里,根本没有wán整dejiǔ重丹存在!

  这是怎么回事?楚阳mí惘了。

  剑灵现在正在调息之中,楚阳也没人可问,只好将这件事压在了心里。心中暗暗做了决定:等剑灵wán功醒来,一定要制造一颗wán整版dejiǔ重丹,将师傅彻底恢复,增强他de实力。顺便,问问这颗不wán整版jiǔ重丹是怎么回事……

  “师娘现在在夜家?”楚阳小心翼翼de问道。

  孟超然果然眼神一黯道:“不错。”随即就不再说这计事。

  楚阳也只好沉默下来,他能看得出来,这其中,实在应该有太多de故事!但孟超然不说,自己自然不能追问。

  这可是师父一生de心伤。

  孟超然沉默了一会眼神无意识地看着洞外飘扬de白雪,轻轻de呢喃道:“风雨难洗心痕,沧桑不灭情伤,莫要轻言亘古,离散才看荒凉:长忆山盟海誓,宁求地久天长一场春梦今生,看君轻舞飞扬:三生路,情根吟唱:一世苦伴卿分享:莫相许,心伤神断:jiǔ重天hún,

  魄同航,………,唉!~~”突然深长de叹息一声,神色黯然,再也不出声了。

  良久,他萧索de站了起来,走了出去,站在大雪之中,一动不动,仰首向天,静静de凝视。似乎……从这一片míméngde天空里,能看到自己远在上三天de爱人,他看de是如此专注,如此用心。

  他就这样站着,良久,才在心里深深地叹了口气,在自己de心中,默默de说道:“这首诗是初初写de啊初晨,你,还好么?”想起这个名字,孟超然突然间就感觉自己de心在这刹那之间活生生de被撕成了血淋淋de两半。

  他痛苦地佝偻起来,蜷缩在雪地里。这一刻突然心痛得不能呼吸,唯有心中却是一片火热,越来越是灼热,似乎要将自己de灵hún灼烧……,

  “初初,初初初初”孟超然在心里连续de呢喃着,这个名字,不叫一声,心中就没有那种身在人间de感觉,但每叫一声,却都是在自己de心中狠狠地又割裂一刀。

  “初初我该怎么办?你所许下dejiǔ重天hún魄同航,对我来说,却是如此艰难啊连死在一起,都成了奢望”

  他终于缓缓闭上了眼睛,两滴泪水,在这个面对死亡都不会有半点变色de男人眼角,

  缓缓渗了出来……

  情之苦痛,一至于斯!没有经历过绝望de爱恋de人,谁能体会孟超然此刻de心痛?

  楚阳默默地坐在山洞里,守着谈昙。他并没有转头往外看,他知道◎孟超然现在不希望让任何人看到。

  他能够体会到孟超然de绝望:应诿是正如自己前世莫轻舞香殒玉消之后de感觉吧?

  一腔深爱,无处表达:只能化作对自己de折磨?

  子yù养而亲不●◎孟超然现在不希望让任何人看到。

  他能够体会到孟超然de绝望:应诿是正如自己前世莫轻舞香殒玉消之后de感觉吧?

  一腔深爱,无处表达:只mèngchāoránxiànzàibúxīwàngràngrènhérénkàndào。

  tānénggòutǐhuìdàomèngchāorándejuéwàng:yīngwěishìzhèngrúzìjǐqiánshìmòqīngwǔxiāngyǔnyùxiāozhīhòudegǎnjiàoba?

  yīqiāngshēnài,wúchùbiǎodá:zhīnénghuàzuòduìzìjǐdeshémó?

  zǐyùyǎngérqīnbú待固然是人世间一大悲剧:但,爱在心却无望,何尝不是人生de最大悲哀?

  世上有几个人,一生相伴de对象是自己真正从一开始就深爱de人?

  那么,那相爱de人怎么办?唯有在心里沉埋,发醇○!最后席卷成一生de痛苦回忆,一生de精神食折磨!

  楚阳有些痴了。他想起来一位哲人说过de一句话:上苍造化弄人,最令人无语de便是:每一位酪百大醉de男人,嘴里无意识呢喃出de名字都不是自己□◎最后de妻子。每一个女子心中最深de痛,都不是她de丈夫……

  但他们却只能在午夜梦回或者神智wán全失控de时候,才会不由自主de叫出那个名字,谁能说他们不贞?

  但这种痛苦谁cén■★g有过?

  这种无奈,谁céng有过?

  这种酸涩,谁céng有过?!

  (这一段纯粹是风凌内心这一刻在想de,或者有些以偏概全大家不要介意。)

  楚阳黯然一叹:师父正◆当年,那位夜初晨也是风华正茂,为何不能在一起?自己难道就不能帮师傅wán成心愿?

  楚阳沉默着,在心中默默de做出了这个决定!

  三天过去了,楚阳已经wán全恢复但谈昙却还是昏mí不醒。

  孟超然和楚阳两人都是极为担心。

  因为谈昙这一次de昏mí,实在是大不寻常。一开始de两天,还只是昏睡但从第三天开始,他de身上,却变成了忽冷忽热。冷de时候,能将整个山洞de石☆头全部冻裂:热de时候,却连楚阳运起七yīn寒气待在他身边也受不了!

  这种诡异de现象,师徒二人都是从所未见!

  连听也没有听说过!谁会想到一个人de体温能够如此变化?冷de时候将石◇▲头冻裂了,热de时候将石头融化了……

  靠,这算是什么鸟事?

  “师父谈昙他经常这样么?”楚阳终于忍不住了。这是咋回事?连不wán全版dejiǔ重丹塞进嘴里,居然wán整de又吐出来这☆▲头冻裂了,热de时候将石头融化了……

  靠,这算是什么鸟事?

  “师父谈昙他经常这样么?”楚阳终于忍不住了。这是咋回事?连不wán全版dtóudònglièle,rèdeshíhòujiāngshítóurónghuàle……

  kào,zhèsuànshìshímeniǎoshì?

  “shīfùtántántājīngchángzhèyàngme?”chǔyángzhōngyúrěnbúzhùle。zhèshìzǎhuíshì?liánbúwánquánbǎndejiǔzhòngdānsāijìnzuǐlǐ,jūránwánzhěngdeyòutǔchūláizhè玩意儿不是一入口就化作灵气de么?

  “从来没有过。”孟超然脸色沉重,看着昏睡de谈昙,忧虑de道。

  “这是怎么回事……”楚阳苦闷了。

  “他吃了一颗jiǔ级灵兽内核”孟超然长叹一口气:“然后就浑身发热…热到我一mō,手上就能起泡de地步可也没发过寒啊。”孟超然皱着眉头。

  “吃了一颗jiǔ级灵兽内核?!”楚阳大吃一惊,随即就瞪圆了眼睛。这家伙活吞了jiǔ级灵兽内核居然没有被撑爆?

  “整个de吞进去de。”孟超然有些无语de补充了一句。

  楚阳一下子张大了。。

  jiǔ级灵兽内核,一般来说也最少有拳头大,最大de甚至有西瓜大de……………,整个儿吞下去de?怎么吞de?

  “这样”孟超然苦笑着比划了一下自己de脖子:“这里一下子鼓了起来……然后慢慢de往下落………”“哈哈哈”楚阳虽然是担心de不行,却也被自己师父做de这个□动作乐de捧腹。

  又过了两天,谈昙才终于醒来。

  在这几天里剑灵早已经恢复,一个劲de催着楚阳去找哪一缕残hún:他百分之一万de肯定:当初自己发出剑气,引动天地异象de时候那远方发◆dòngzuòlèdepěngfù。

  yòuguòleliǎngtiān,tántáncáizhōngyúxǐnglái。

  zàizhèjǐtiānlǐjiànlíngzǎoyǐjīnghuīfù,yīgèjìndecuīzhechǔyángqùzhǎonǎyīlǚcánhún:tābǎifènzhīyīwàndekěndìng:dāngchūzìjǐfāchūjiànqì,yǐndòngtiāndìyìxiàngdeshíhòunàyuǎnfāngfā出来de那一道剑气,就是自己de残hún受到了感应!

  但楚阳丝毫不为解动。

  这里事情没wán想走?不行!天大de事,也给我放下!

  这一天,谈昙终于醒来。

  楚阳正在困得点头,谈昙就突然间一个翻身,一骨碌坐起身来,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唉呀妈呀,这一觉睡de我,浑身疼。”“谈昙,你醒了?”楚阳惊喜de猛地转过头。

  “楚阳?”谈昙比他更惊喜de叫了起来:“快快,看看我是不是比以前更帅了?”说着猛de做出一个“震惊,de表情,乐不可支de“震惊,de道:“帅了吧?比你帅吧?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